把飛麗斯綁好後,我就轉身,繼續去收拾場地。
 
「嗚咿!」
 
然後,我馬上就看到一個驚人的畫面。
 
明明應該是回宿舍去了的奈奈,竟然站在了基地的門前。
 
「新陳……你這是在做甚麼了?」
 


並已經是一張想要殺死我的臉,雖然看起來只是跟平常的沒兩樣。
 
「甚麼跟甚麼了?」
 
「為什麼要打昏飛麗斯,然後綁住她?」
 
奈奈豎起一根手指,指向被綁在床上的飛麗斯。
 
「果然新陳跟飛麗斯是有甚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對吧。還是新陳你正打算做一件不可告人的秘密…對吧!」
 


奈奈的太陽穴正爆出青筋來,同時雙手握成了拳頭,並準備來痛打我。
 
「誤會!這是誤會!」
 
被別人看到我把飛麗斯打昏後,再把她綁在床上,誤會是正常不過的事。
 
「如果是誤會的話,那麼請好好解釋到底發生了甚麼,要是解釋不好的話……哼哼。」
 
嗚咿!奈奈發出了冷酷的冷笑聲了。
 


為保生命,我馬上把所有事情全部說出了來。
 
由遇到了羽者的男子開始,至到把飛麗斯打昏,我都給實告訴了奈奈知道。
 
幸好她相信我這不是說謊,不然我等等就比飛麗斯先走一步了。
 
「竟然要飛麗斯做這一場不公平的交易,太可惡了。」
 
聽完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後,奈奈馬上為飛麗斯感到生氣。
 
「說起來,奈奈妳是回來做甚麼了?」
 
「呃…那個…哈哈…當然不是為了調查新陳跟飛麗斯啦…哈哈!一定不是。」
 
「啊啊,我明白了。」


 
我完全明白,看來奈奈對我和飛麗斯是有甚麼誤會。
 
應該是因為在天空中臉貼臉的關係,而讓奈奈產生疑心吧。
 
「總而言之,我決不可以讓飛麗斯去進行這場死亡交易。」
 
「可是啊,新陳,你打算怎樣做?」
 
「甚麼怎樣做,當然是把那個羽者打到連他的媽媽也認不出來吧!」
 
「所以說,你要去跟他決戰?」
 
「嗯,要是打敗羽者,飛麗斯就會安全了。」
 


「新陳,這樣太危險了吧,再說,我們都不清楚羽者的實力。」
 
關於羽者的實力,我是見識過的。
 
而且當時不是飛麗斯出手救我,我應該變成了亡魂了。
 
不過這個時候跟現在的時候又不同,當時是完全沒有準備戰鬥,而現在是準備好的。
 
「以正常的情況來說,要勝過羽者,應該是困難的事,但是我已經做好了準備。」
 
「做好了…準備?」
 
「裝甲變身器。」
 
我「鏘鏘」的把深雪學姊的發明品拿出了來。


 
沒錯,要是我也有裝甲的話,實力一定不輸給羽者的。
 
「用這個變身器,就可以打倒羽者?」
 
「給人家放一萬個心,因為這是人家的發明品!」
 
我模仿了一下深雪學姊的語調和用字,也做了拍胸口做了個保證的動作。
 
奈奈看到了這個熟識的動作,輕輕的笑了一下。
 
「雖然是這樣,但我還是放不下了心,我也要跟新陳一起去。」
 
「這樣太危險了吧!」
 


「新陳一個人去也是危險啊,身為會長的我,絕~對~不批准新陳一個人去。」
 
竟然用上了會長的身份來阻礙我,奈奈真的這麼不想我去嗎?
 
「可是,如果妳也去了的話,也會有生危險的,我總不能照顧到妳啦。」
 
「哼,誰要被新陳照顧了,我也可以很厲害的啊。」
 
有自信是一件好事,但有自知自明是一件更好的事啊。
 
「總之,要是新陳獨自一個人去的話,我就是不准許。」
 
奈奈別過了臉,雙手抱胸,整個動作像是在說「沒有討論的餘地」一樣。
 
沒辦法了,只好帶上奈奈吧。
 
還好,深雪學姊的裝甲變身品一共有兩個,即使帶多一個人也不成問題。
 
「奈奈,帶妳去也是可以,但你要答應我,要是有甚麼大危險的話,就一定要逃走。」
 
「放心吧,我相信新陳一定會保護我的,嘻。」
 
她以為我是肉盾了嗎?我是人來的啊!我是人來的啊!
 
突然有點妒嫉飛麗斯,被她們當人般看待。
 
然後,時間來到了早上六時左右。
 
這是我和奈奈要出發前往南方海岸的時間。
 
我們兩個為了不讓其他人膽心,所以沒有通知她們,而只是留下了便條在基地的桌面上。
 
她們會來到基地的時間,大概就只有午飯的時候,也就是說十二時半左右。
 
那個時候,相信我已經跟羽者戰鬥完畢了。
 
即使她們要來參一腳也是不可能的事。
 
為了飛麗斯,這一場戰鬥,我非戰不可。
 
明明飛麗斯只是跟我認識了不夠一個月,但我也已經把她當作了朋友。
 
最初認識她的時候,還以為是侵略地球的外星人,還與她戰鬥,真沒想到現在竟然為了救她而去戰鬥呢。
 
我望了望躺在床上的飛麗斯。
 
朝陽照在她的臉上,讓她的不安和恐懼,在這一刻飛到遠處。
 
那張睡得正甜的臉孔,是一直強裝堅強,獨自走到現在的臉。
 
只是一個女生,看起來還不到二十歲,有點像有女孩,但竟然把自己強裝得像個大人。
 
不去依靠別人,只依靠自己,真是一個傻女孩呢。
 
之前說過,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種生命,是單單靠着自己就可以生存下去。
 
動物的話,如果生物鍊斷開,動物就難以生存。
 
植物的話,如果失去了泥土、水、空氣、陽光,也是難是生存。
 
動物如是,植物也如是,人類當然也如是。
 
如果沒有父母,也不可能有現在的我,沒有父母的父母也不可能有我的父母。
 
人類失去了動物、植物,當然也不能生存下去。
 
生命是需要互相幫助的。
 
飛麗斯救了我,現在我也要去救他。
 
不過,這並不是出於生物與生物之間的互助,而是朋友與朋友之間的與助。
 
留在這裡,好好睡一覺吧,飛麗斯。
 
睡醒了後,所有的惡夢都會消失不見了。
 
「奈奈,我們走吧。」
 
「嗯。」
 
我帶上了裝甲變身器,然後閉上雙眼,在腦海中幻想出一套裝甲。
 
神高達的裝甲可能已經被羽者進行過監視,被敵人知道得一清二楚。
 
再說,跟羽者戰鬥,戰場一定會在空中,所以一定要選對空中戰有利的裝甲。
 
而那個就是!
 
「空中霸皇.重劍配備! (Sword Sky Grasper) 」
 
我大叫一聲,然後全身發光,一道熱力侵襲全身,然後下一瞬間,光芒爆開,一套新的裝甲在我身上出現。
 
藍色的肩甲,白色的手腕甲和鎧甲,這種色調,跟空中霸皇的一模一樣。
 
背部除了裝上了飛行組件之外,還有着一把稱為「斬艦刀」的藍色巨劍,右手的手腕還有一個藍色飛鉗。
 
還以為因為是戰鬥機類別,而不能轉換成人體裝甲呢。
 
「空中霸皇.重炮配備! (Launcher Sky Grasper)」
 
奈奈也跟我想像了同一套裝甲,不過重炮裝備,她好像是刻意跟我選同一個種類的?
 
深綠色等身大的加農炮,就背在奈奈的身後,同時她的右肩裝上了一個飛彈及火神炮肩頭炮。
 
成功穿好了裝甲之後,我們就發動了背後的飛行組件,讓它噴發出火焰來。
 
一下子成功飛起來的我們,離開了地面,前往到天空之中。
 
然後,向着即將成為戰場的南方海岸飛往而去。
 
這一刻,我的腦中,就只能打敗羽者,救回飛麗斯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