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海岸,那是一個遠離了都市海岸。
 
雖然未能做到水清沙幼,但是其美麗的程度已經被稱為「東方夏威夷」。
 
現在是平日的上午九時半。
 
因為是平日,而且是早上,所以即使是初夏,這裡也沒看到一兩個人影。
 
羽者還真會選地方,現在的南方海岸,已經是叫天不應,叫地不聞了。
 


我跟奈奈是躲藏到附近的岩石中,觀察四周的環境。
 
眼前是海灘,以及一望無際的海洋,身後是樹林和山徑。
 
「新陳,你有甚麼計劃嗎?」
 
奈奈看到我正觀察環境,便向我提問道。
 
「這裡的地型,最適合埋伏戰。」
 


「埋伏戰?」
 
「奈奈,妳是遠攻型,最適合當狙擊手,妳就先埋伏在樹林裡去。」
 
「那麼,新陳呢?」
 
「我負責跟羽者接觸,先跟他談判一下,如果談判失敗的話,你就開槍射擊吧。」
 
「好的,我明白了。」
 


說明好作戰後,我們去到自己的崗位。
 
奈奈躲在樹林裡去,而我則獨自一個來到海灘上。
 
雖然我說要跟羽者談判,但相信最後一定會是破裂收場。
 
所以我自己也做好了心理準備,隨時展開攻擊。
 
時間來到了上午十時,這是約定好的時間。
 
還以為羽者會遲到,誰知就在剛好十時的時候,四周就吹起了強風。
 
那是由翅膀拍動時所產生的強風!羽者出現了!
 
非常顯眼的白色翅膀,銀白色的長髮,一張美男子的臉,我絕對不會認錯眼前的男子。


 
「嗨!」
 
我先裝熟地打起招呼來。
 
男子慢慢從天空下降到我的眼前,站在我的不遠處,我與他的距離大約只有十米左右。
 
兩人橫向站着,面對面,眼望眼。
 
「我記得我好像沒有邀請你來,污穢不堪的人。」
 
「是的,我沒有被你邀請。還有,我不是叫污穢不堪的人,我名字叫新陳啊。」
 
「新陳?哼,隨便吧。禮貌上我也應該報上自己的名字,翅川.魅影.頭---這是我的名字,不過不用擔心要怎去記住。」
 


羽者和無羽者的名字,果然相差十萬八千里。
 
無羽者只能用出廠編號,而羽者就有一個正常的名字。
 
翅川嗎?光聽個名字,就知道很能飛了。
 
「好了,FS-36951847在那裡了?」
 
「她不在這裡。」
 
「不在這裡?啊呵,原來她打算拒絕交易,很好,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先等一下!為什麼一定要把她殺死不可,沒有相談的餘地嗎?」
 
「當你發現身上的衣服有一隻昆蟲,那你會不會除去?道理是一樣的。」


 
「道理是這麼說,但是飛麗斯已經從你們的星球離開了吧,有必要趕盡殺絕嗎?」
 
「飛麗斯?哼,原來你給了她名字。每一個人總想忘記做錯過的事,為了忘記做錯了的事,就應該把錯事除去,給個例子,即使家中有一隻不偷吃米的老鼠,但你也會對牠趕盡殺絕吧。」
 
這麼好的例子,讓我完全不能反駁他。
 
的確,即使我放老鼠離開我的家,老鼠都會走進其他人的家裡去,對於害蟲,我們只能把牠消滅。
 
「真的不能放過飛麗斯嗎?」
 
「不能。」
 
斬釘截鐵,完全不用思考,這就是翅川給我的回答。
 


現在再說甚麼話都只是白費心機的,用拳頭去把他說服吧!
 
「既然你不能放過飛麗斯,那我就只好把你消滅。」
 
我把背後的重劍拿出,緊緊握好,擺出了戰鬥的動作。
 
這時,一道光束炮直擊向翅川,翅川即時反應過來,一個飛身後跳,閃過了光束炮。
 
由樹林裡射出來的光束炮,把途經過的空氣都燒起來,變得非常熾熱。
 
沒能擊中翅川的光束炮打落在海裡去,即時爆出巨大的水花和蒸汽來。
 
「竟然有後援呢,看來你早就打算消滅我,真有趣,那我就先把你收拾掉,再去把那隻小老鼠除掉吧!」
 
翅川展開了身後的翅膀,往上空一飛。
 
同時從翅膀掉下了數條羽毛,掉下來的羽毛,突然變成了神奇的生物。
 
雖然變出來的生物瘦骨如柴,但說是骷髏骨士兵又不太像。
 
如果硬是要比喻的話,就只能說是繪圖用到的人體模型。
 
「跟他玩玩吧,新陳,這是我的傀儡士兵。」
 
臉無表情的傀儡士兵,有五個,它們各自手執長劍,正把我包圍住。
 
「臭傢伙,有勇氣的跟我單挑。」
 
「哼,還不想想是誰在剛開始就打算人多欺人少。」
 
傀儡士兵馬上向我展開攻擊,全部把長劍向前一伸刺向我。
 
我馬上看上空一飛,然後從包圍網脫出,並降落在遠處的地面去。
 
傀儡士兵一口氣衝向我,雖然它們臉無表情,但我看得出它們是充滿殺氣。
 
我馬上啟動身後的飛行組件,然後貼在地面向前一飛。
 
在即將要撞上傀儡士兵的時候,一個右翻,從它們的右邊穿過,並繞到它們的後邊。
 
果然是空中霸皇,明明是高難道的動作,但我只是穿了件裝甲,就成功做出來。
 
飛到傀儡士兵後邊的我,一個側身,臉向着自己身後的傀儡士兵。
 
然後,我伸出右手,讓我右手的飛鉗發射出去。
 
與我最近的傀儡士兵馬上被飛鉗命中,我立即把飛鉗收回,把被鉗到的傀儡士兵拉向我。
 
接着,我把重劍一橫,對準被拉來的傀儡士兵腰間,狠狠地斬下去。
 
「喝呀!」
 
那隻傀儡士兵即時一分為二,上身與下身分離,然後變回了一條爛掉的羽毛。
 
另外的四個傀儡士兵,雖然看到同伴這麼輕易被殺死,但完全不感到害怕。
 
它們依然向着我衝過來。
 
「新陳,退後點!」
 
奈奈的聲音突然傳出來,我馬上後退。
 
然後從樹林裡出了來的奈奈,舉起了加農炮,並擊發出光束。
 
!!!!!!!!!!!!!!碰磅!!!!!!!!!!!!!!!!!
 
光束打落在傀儡所在的沙地,連沙一同炸飛,炸飛得連屍骸也看不見。
 
「做的好啊!奈奈。」
 
「這是我的份內事。」
 
我馬上給予奈奈一個稱讚。
 
在這個時候,剛剛有一個還未被加農炮所消滅的傀儡,從沙地上站起來。
 
雖然它能站起來,但是因為由加農炮射出光束的威力實在太強,傀儡的左手被完全炸飛。
 
傷痕累累的傀儡士兵,連站起來都已經是非常吃力。
 
要收拾這一隻小東西,簡直是輕易而舉之事。
 
我馬上架好重劍,並準備發動攻擊。
 
但就在要攻擊的時候------
 
「振翅高飛吧!」
 
------翅川大叫了一聲,整個傀儡士兵發起光芒來。
 
光芒把傀儡士兵包裹着,然後爆散開去。
 
「甚麼!?」
 
我和奈奈看到眼前的景物,都不禁叫喊出話來。
 
明明快要死掉的傀儡士兵,突然重生過來,得到了新的型態。
 
長長的雙手和雙腳,雖然依然是非常的瘦,但是已經沒有弱不禁風感覺。
 
純白色的身體,已經不再是繪圖的人體模型,而是骷髏人了。
 
「上吧!我的 捷陞畢姆!」
 
被稱為捷陞畢姆的敵人,從腰間取出雙劍,向我進攻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