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陸畢姆跑速相當快,雖然沒及得上翅川的速度,但在我們眨幾下眼的瞬間,就來到了我們身邊。
 
我即時反應過來,把重劍橫向,擋下了捷陸畢姆的雙劍斬擊。
 
奈奈看到捷陸畢姆突如其來的進攻,遲遲才反應過來。
 
因為加農炮的冷卻時間還未完成,所以奈奈只好以肩膀上的火神炮,向捷陸畢姆作出攻擊。
 
捷陸畢姆一個跳起,然後來了個後翻,轉了一圈後着地。
 


下一秒,捷陸畢姆把目標鎖定為奈奈,並快速猛奔過去。
 
看到捷陸畢姆猛奔過來,奈奈被嚇得慌亂了。
 
射出去的火神炮子彈,沒經瞄準就射,差點就命中了我。
 
捷陸畢姆舉起雙劍,直指天空,然後在奈奈的眼前斬下去。
 
「咿呀呀呀呀呀!!!!!!」
 


出於本能反應,奈奈拿起身邊的東西擋住了捷陸畢姆的雙劍斬。
 
而那個東西,就是最強的射擊武器------加農炮。
 
斬下來的雙劍,被加農炮擋住,但是加農炮馬上就受到了強勁的傷害,發出了「滋滋滋」的聲音和閃光。
 
下一刻,整支加農炮自爆起來,強大的爆炸把奈奈和捷陸畢姆彈飛。
 
身手敏捷的捷陸畢姆彈飛到空中,然後翻了一圈着地。
 


可憐的奈奈,卻被彈飛到撞上了樹幹,然後跌到地面上去。
 
「奈奈!沒事吧!振作點!」
 
我馬上跑到奈奈的位置,扶起了她,把她背靠向樹。
 
「對不起…新陳…又給你麻煩了。」
 
她終於知道自己在給我麻煩了嗎?真是的,我早就說不應帶她來的嘛。
 
「妳先休息一下吧,這傢伙交給我應付。」
 
我望向了捷陸畢姆,再次緊握手中的重劍,準備戰鬥。
 
「嗄呀呀呀呀呀呀!!!!!!!」


 
下一刻,我立即發動噴射器,向着捷陸畢姆飛去,而捷陸畢姆也向着我急奔過來,像是在說「放馬過來吧!」的一樣。
 
重劍與雙劍砍在一起,頓時擦出了火花,雙方正互相較勁,兩道強大的力量互推,使得三把劍都在顫抖。
 
突然,捷陸畢姆把長長的腳曲起,想要以膝蓋的部份撞向我的腹部,以此把我擊退。
 
我反射性的向後一跳,迴避過攻擊,但捷陸畢姆趁我還未來得及架好姿勢時,就來了一連串的快攻。
 
吀!吀!吀!吀!吀!吀!
 
一連串的快速攻擊,讓我未能來得及作出反應,在回神過來,就已經被擊飛到跌在沙地。
 
為免被有機可乘,我馬上站起來,然後飛向捷陸畢姆,發動攻擊。
 


重劍一揮,由斜上方劈向下,配合着飛行組件的速度,相信這樣的突擊捷陸畢姆應該是想都沒想到。
 
雖然是這樣,但捷陸畢姆竟然馬上就作出反應,一個側身就閃過了攻擊。
 
剛剛越過了捷陸畢姆身邊的我,一個轉身,以同樣的方式再進攻一次。
 
可是這一次,捷陸畢姆沒有閃避,它把雙劍交叉起來,接下了我的劈斬,像是空手奪刀的一樣。
 
在接下攻擊的一刻,捷陸畢姆輕巧地一個轉身,把正使用飛行組件向前飛行的我,狠狠地摔到沙地去。
 
臉部向沙地撞去,口腔內馬上積起了沙,飛行組件把我繼續向前猛衝,口腔內的沙越來越多,所以我只好停下飛行組件。
 
「哇吐吐!咳咳!」
 
從沙地爬起來的我,把口中的沙吐出了來。


 
呀……吃沙的感覺真的好不受……噁,一口都是沙了。
 
捷陸畢姆沒有停下了攻擊,依然持續向我進攻。
 
捷陸畢姆的雙劍就朝我的頭斬下,幸好我馬上站起,一個後跳,閃過了捷陸畢姆的斬擊。
 
可惡,這傢伙,的速度非常之快。
 
不論是移動速度、反應、攻擊力、防衛力,全部都升了好幾級。
 
即使有裝甲來增強我的力量,但我也不是這傢伙的對手。
 
在天空上看着我被捷陸畢姆打得手足無措的翅川,一臉高興的表情。
 


看到他這樣的表情,真的令我火冒三丈。
 
雖然我很想把所有憤怒變成力量,以這股力量來把捷陸畢姆擊倒。
 
但是,我還在處於挨打的地步。
 
吀!吀!吀!吀!
 
突然,捷陸畢姆再連續發動幾下快速攻擊,又再一次把我向後擊飛。
 
被擊飛的我,在倒地的一刻發動了飛行組件,讓自己馬上站起。
 
站起之後,我發射了飛鉗,嘗試以飛鉗來阻礙捷陸畢姆的行動。
 
但是捷陸畢姆一個側身,閃過了攻擊,然後又來到了我身邊,向我發動攻擊。
 
吀!
 
快速的一個上斬,捷陸畢姆又再一次把我打退。
 
再這樣下去,一定會輸的。
 
必須要找個方法來抓住捷陸畢姆,阻礙它的行動,但到底要怎樣做?
 
用飛鉗進行遠距離攻擊,馬上就會被捷陸畢姆計算出迴避路線,然後閃過我的飛鉗,並作出反擊。
 
但是不用飛鉗來抓住捷陸畢姆的行動,我就會被它的快速攻擊打得要慘。
 
到底有為什麼辦法抓住捷陸畢姆………
 
正當我在思考的時候,捷陸畢姆又向我進攻。
 
捷陸畢姆來了一個交叉斬,我只好以重劍來擋住。
 
在下一秒,捷陸畢姆把雙劍夾着我的重劍,把我向一邊擲飛過去。
 
差點失衡跌倒的我,努力站穩,雙腳踏落在沙地上,在一個轉身後,就看到捷陸畢姆向我高速衝過來。
 
捷陸畢姆的雙劍,快速斬下來,我只能反射性的拿起重劍擋住。
 
這樣的快速近身攻擊,捷陸畢姆把我緊緊的抓住,完全玩弄於手掌之中。
 
咦…就這樣把我抓住?
 
我想到個辦法了。
 
「哼,還以為你這傢伙變身了之後有多利害,打了這麼久還殺不死我!」
 
我對着捷陸畢姆大叫,向它作出挑釁聽到我說出這樣的話,捷陸畢姆的臉上露出了生氣的符號。
 
很好啊!非常有效,它已經對我感到生氣了。
 
捷陸畢姆先是後退了幾步,重整姿勢,然後握緊雙劍,把雙劍合在一起,衝過來給予我一下記由上而下的重擊。
 
我立即舉起重劍,擋下了攻擊。
 
這看起來跟之前的戰鬥情況沒有改變,但接下來就不同了!
 
「一直被你抓住來打,但反過來看,其實是你自己前來被我抓住而已!」
 
在我說了句話的同時,我把右手的飛鉗對準了捷陸畢姆的腰間。
 
「就是現在了!」
 
飛鉗一瞬間射出,緊緊抓住了捷陸畢姆的腰部。
 
在下一刻,我發動飛行組件,整個人向後倒飛,並飛向天空之中。
 
被我的飛鉗抓住的捷陸畢姆,即時被我拉到上天空之中,即時失去了行動力。
 
接着,我大喝一聲,像是擲鐵餅的一樣,把捷陸畢姆擲到天空的更高處。
 
捷陸畢姆在天空中翻滾着,這是一個無能為力的狀態,我看它連上下都分不出來了。
 
「最後一擊!」
 
我握緊了重劍,放到自己的腹部,劍尖朝向在空中的捷陸畢姆。
 
然後讓飛行組件的馬力全開,以最高速衝向捷陸畢姆。
 
吀!
 
狠狠的一聲,重劍無情地插穿了捷陸畢姆的身體。
 
!!!!!!!!!!!!!!!!!!!轟!!!!!!!!!!!!!!!!!!!!!
 
先是巨大的一聲爆炸響聲,然後捷陸畢姆整個爆炸開來。
 
爆炸把我整個人炸飛開去,幸好有飛行組件,我沒有被炸到跌在地面去,依然在空中停留着。
 
幾經辛苦終於把捷陸畢姆打倒的我,重整好了一下姿勢後,就把身體轉向同樣在空中的翅川。
 
翅川看到我的表現,不禁拍了好幾下手。
 
「好了,遊戲時間應該也要完了吧,接下來,你的對手就是我了。」
 
翅川氣定神閒地跟我講話,但剛剛把捷陸畢姆打倒的我,已經是氣喘如牛了。
 
「接招吧!」
 
翅川的話音還未落下,他的身影就出現在我的眼前。
 
我都未能作出正常的反應,就已經被他的拳頭擊中了腹部,整個人向下屈曲。
 
下一秒,翅川捉緊機會,以手吋由上而下撞向我的背部,我整個人即時向下急墜。
 
「嗚呀…!」
 
向下急墜的我,以飛行組件的推進力,讓我不直接墜向地面。
 
這時翅川繼續向我追擊。
 
這個翅川,實力遠遠超過捷陸畢姆,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翅川的拳頭向下一擊,我只好以飛行組件最大的馬力向前一飛,閃過了翅川的攻擊。
 
然後,我一個折返,換我進行反擊,把重劍劈向翅川。
 
雖然這個速度是極快之下進行,但在翅川的眼中,這根本是最平常不過的速度。
 
翅川的翅膀非常用力的拍動一下,所產生出的強風竟然比飛行組件的噴射力要大,頓時把我吹飛。
 
被吹飛的我,在空中打了好幾個圈,好不容易才重整好姿態的我,馬上就被翅川追擊。
 
翅川的手緊緊捉住我的頸子,他奸笑着的臉立即映入我的眼中去,非常的可怕,笑得心裡也寒。
 
下一秒,翅川的翅膀拍動起來,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把我向高空拉去,突然又把我擲向下。
 
兩種強大的衝力,讓我完全喘不過氣來,身體有一種強勁的痛楚感。
 
在我回過神之後,就已經是背部撞到沙地去,臉朝天,一種被人摔到地面去的姿態。
 
要是沒有裝甲的保護,我的肺部早就破了。
 
翅川留在天空中,以高高在上的姿態,非常高興地望向着我並露出笑容,這可以說是虐待狂的笑容。
 
「怎樣了?我剛剛才熱身完了。」
 
「哈哈,真巧,我剛剛也是熱身的。」
 
我裝作自信,回答翅川。
 
這下糟糕了,翅川才剛完熱身,但我已經被打得喘不過氣來了。
 
「新陳!」
 
這時奈奈過來我的身邊,並扶了我一把,讓我從沙地上站起。
 
「奈奈,妳沒事了嗎?」
 
「休息了一下,我已經好很多了,倒是新陳,你還好嗎?」
 
「說沒事,是騙妳的……這傢伙…我自己一個人贏不了。」
 
「一起上吧,新陳。」
 
「只好這樣做了。」
 
這刻我和奈奈,望向了眼前一個非常強的敵人。
 
翅川輕輕笑了笑,並說:
 
「這樣才有趣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