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奈,妳在後邊掩護我!」
 
「是的!」
 
留下了一句話後,我就向着翅川衝去。
 
奈奈以火神炮作為掩護射擊,由火神炮射出來子彈,快速劃過天空,朝翅川射去。
 
翅川輕輕地發出「哼」的一聲,然後輕鬆的迴避過去。
 


在翅川作出迴避之後,我揮動重劍,向着翅川斬下去。
 
「你的動作太慢了。」
 
翅川一個小幅度的側身閃,閃到我身旁之後,以拳頭向着我的背部狠狠打下去。
 
「咳!」
 
這一擊的威力,把我穿透我的背肌,震撼着我的肺部,當場讓我大聲咳了一下。
 


下一刻,翅川把我一鄆踢開,然後向着奈奈的方向飛去,想要向她攻擊。
 
我即時作出反應,快速以鉗子射向翅川,但翅川的飛行速度,比起鉗子的射速還要快,根本追不上去。
 
「奈奈!小心!」
 
我高聲一叫,向奈奈作出警示。
 
在這句話的聲音還未落下,翅川就已經來到了奈奈的臉前。
 


翅川一下腳踢,把奈奈向後踢飛。
 
這一記踢擊,因為得到了高速的輔助,威力相當的驚人。
 
如果說飛行就是羽者的步行,那麼剛才的一擊,就是踢足球了。
 
「竟然對女生下這麼重手的攻擊!你這……!」
 
「先別管你的同伴了,你連自己都還未照顧好。」
 
「嗚呀!!!」
 
看到奈奈被這樣的攻擊,我的太陽穴都爆出青筋了,我馬上拿好重劍衝向翅川飛去,決要狠狠的教訓他。
 
在飛去的同時,我向翅川發出怒吼,但我的話都還未說完,翅川就向後折返,馬上就來到我面前。


 
他給我同樣強大威力的踢擊,痛得我大叫出來,口水也噴出了來。
 
這一記攻擊,讓我向後彈飛,幸好有飛行組件的協助,沒有被踢飛到遠遠。
 
「哼,即使兩個人聯手,也不外如是。這下子換我進攻了?」
 
翅川召喚出一把單手劍,並直指向我。
 
下一刻,翅川向我猛襲過來,先把目標鎖定為我。
 
翅川急速襲來,他舉起單手劍,一下快速攻向着我砍過來,我只好舉起重劍擋住。
 
但是翅川突然之間在我眼前消失,在我眼睛都還未看清一切的時候,他就已經來到我的背後,並快速砍向我。
 


被擊中的我,着個「弓」字一樣被向前打飛,這次翅川沒有停下攻擊動作,又出現在我眼前,又快速的砍向我。
 
「呼呀呀呀呀呀呀!!!!!!」
 
這種攻擊,不斷重複又重複,而且速度越來越快。
 
「秘技.循環斬!」
 
最後的一擊,翅川出現我的眼前,他把劍直指向天,然後狠狠地由上而下斬向我。
 
劍身伴着劍氣,把我整個人震撼着,向着後方高速擊飛。
 
「嗄…嗄…嗄…嗄…」
 
我整個人被打飛得在空中翻滾着,不好容易才在空中站穩,現在的我真的氣喘如牛了。


 
被這樣的秘技擊中而還未死去,我真的要感謝一下這套裝甲。
 
不過,身上的裝甲,已經開始出現了殘影,相信在受到攻擊的途中,裝甲變身器受到了攻擊。
 
沒有裝甲的話,就只是廢人一個…會被一擊秒殺的。
 
「你這個壞蛋!」
 
在遠處的奈奈,在從肩膀炮射出了兩杖飛彈,並發出了怒吼的聲音來。
 
翅川一個拍翼,以最低幅度的側身閃與兩杖飛彈擦過,沒辦法擊中翅川的兩杖飛彈,在飛到遠處不久後隨即爆炸起來。
 
奈奈見翅川沒受到傷害,馬上以火神炮繼續攻擊。
 


「竟然一直傷害我的朋友,不論是飛麗斯還是新陳…你這!」
 
生氣了的奈奈,已經不再管有沒有瞄準目標了,她現在就只是不斷的射擊。
 
這樣的亂射,完全沒有對翅川做成任何威脅。
 
翅川一個快衝,飛到奈奈的身前,一個快速的斬擊,就已經把奈奈擊退。
 
「簡直是一隻蚊子。」
 
翅川再一下攻擊,把奈奈的肩膀炮破壞掉,爆炸的光團,隨即出現在奈奈身處的天空中。
 
受到了爆炸傷害的奈奈,被炸得彈飛開去,幸好她沒有因此失去意識,沒有墮向地面,依然留在天空之中。
 
但是翅川並沒有放過奈奈,即使奈奈現在的武器全部被破壞掉。
 
「妳也試試循環斬的威力吧!」
 
這下糟糕了,奈奈的體力,根本不可能承受這麼強勁的攻擊。
 
在她身上的裝甲變身器,一定會受不住攻擊,而被破壞掉,然後奈奈就會由高空掉向地面。
 
怎可以讓這種結局出現!
 
我以最大的速度,向着翅川的身邊去,嘗試阻止他向奈奈攻擊。
 
盡管是空中霸王裝甲,飛行速度算得上是快,但也不能在奈奈受到傷害前阻止到翅川。
 
「了結妳!」
 
「停手啊!」
 
翅川把劍一橫,準備砍向奈奈,即使我用最大的氣力高聲大喊,但都沒能阻止到翅川的攻擊
 
碰!碰!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當翅川的雙手劍快要斬上奈奈的身體時,兩顆黑球狠狠地打落在翅川右邊的翅膀。
 
黑球瞬間脹大,脹大至少十倍。
 
我認得這黑球,這是能讓超能先生壓倒在地上動也不能動的黑球。
 
黑球的出現,讓翅川失衡了一下,他所砍下去的劍,也出現了第一次的失誤,斬了個落空。
 
翅川停下了動作,望向了發射出黑球的方向,在他做出這個動作的時候,終於飛到奈奈身邊的我,即時抱走奈奈,與她一同拉開了與翅川的距離。
 
然後,我也望向了黑球發射出來的方向。
 
馬上,就看到一首熟口熟臉的飛行運輸船出現在遠方。
 
我記得那是在飛行表演中司儀用的飛船。
 
「笨蛋新陳代謝!竟然私自拿走人家的東西!你這可惡的小偷呀!還打算把人家的發明品用到爛掉才心休!呀呀呀呀!人家要殺了你!新陳代謝!」
 
這樣的用字,這樣的怒吼,相信就只有一個人才會這講話。
 
「深雪學姊!」
 
在我叫出了深雪學姊的名字之後,飛行運輸船就投射出深雪學姊超級生氣的特寫表情。
 
嗚咿!比起翅川還要可怕得多!
 
「竟然把飛麗斯打昏,還綁在床上,你這變態的新陳代謝!留下便條就想溜走嗎?人家追天腳底也要追到你!」
 
我說,現在不是怒吼的時間吧。
 
「爸爸,大家都來幫忙囉!」
 
「宇宙塵,你打算自己一個當英雄嗎?你啊,沒了老師我,只不過是一條蟲。」
 
雖然看不到大家的臉,但我可以清楚聽到大家的聲音。
 
「喂!那邊的那個長雞翼的傢伙!」
 
長雞翼的傢伙,是指翅川嗎?
 
翅川沉默地望向投影出來的深雪學姊,一臉「這是甚麼奇怪的東西」的表情。
 
「就是你要人家的飛麗斯做這場可怕的交易嗎?很好,人家已經把她送過來了,不過這並不是交易,而是速遞!」
 
這個時候,投影結束,飛行運輸船快速靠近了過來。
 
同時間,飛行運輸船的貨倉門打開了。
 
然後就看到已經站在了彈射器上的飛麗斯。
 
「飛麗斯,準備好了嗎?」
 
在彈射器上的飛麗斯,本來是靜靜地閉起了雙眼,但在聽到深雪學姊的說話後,便慢慢地睜開。
 
「準備好了。」
 
飛麗斯充滿了信心地回答,然後擺出了一個即將要起飛的動作。
 
留心一看,她背部裝載了修理好的飛行組件,她不會是想飛過來吧?
 
「新陳代謝,你的 飛麗斯速遞 要送來了!」
 
隨着深雪學姊的這一句話,下一刻,飛麗斯腳下的彈射器發動起來,用盡力把飛麗斯彈射出飛行運輸船之外,讓她來到了天空去。
 
飛麗斯真的打算在這裡飛?不會吧!
 
被彈射而出的飛麗斯,立即被恐懼感侵襲,本來睜開了的眼睛,快速閉起來。
 
飛行組件沒有被發動,只是安靜的沉默着。
 
沒有噴射推進,被彈射而出的飛麗斯,正向前掉向地面。
 
「加油呀!飛麗斯!妳並不是一個人在努力的呀!」
 
在我身旁的奈奈向着飛麗斯大叫起來,正以語言來給予飛麗斯勇氣。
 
不知道飛麗斯對奈奈的說話是不是起了反應,她的雙眼正慢慢地,非常用力的睜開。
 
------------我們都是妳的朋友,所以也請信任我們多一點,讓我們一起去解決這一件事吧-------------
 
------------有甚麼關係呢?飛麗斯是大家的朋友嘛----------
 
在飛麗斯身後的飛行組件,正間斷地噴發出火光,這是飛麗斯當時為了救我而努力飛起來的景象。
 
我相信,現在的飛麗斯,也是為了救助我這一班朋友,正努力飛起來。
 
「飛起來吧!!!!!」
 
我不自覺地,大叫出來,學奈奈一樣,以自己的語言把力量傳遞到飛麗斯那裡去。
 
剋服恐懼,其實就只需要做一件事,拿出勇氣和決心來!
 
而現在,飛麗斯為了救我們,她拿出了超大的勇氣和決心了!
 
飛行組件感受到飛麗斯的勇氣和決心,瞬間爆放出火光來,出於本能反應,飛麗斯的雙腳向上一曲,變成了戰機型態。
 
戰機以一剎那的速度劃過了天空,拉着白色的煙,以飛行的方式向着我們飛過來。
 
恐懼被勇氣和決心所擊倒,飛麗斯終於再次飛起來了。
 
除了翅川之外,所有看到這一個場面的人,都是滿心歡起。
 
「新陳代謝!奈奈!趁現在,跟飛麗斯進行合體!」
 
深雪學姊的聲音出現在腦海之內,她這次是用她手上的控制器來跟我和奈奈說話。
 
「合體?要怎樣合體?」
 
收到突然的指示,奈奈和我完全不知道要怎樣做,便向深雪學姊提問。
 
「方法只有一個,讓你們三個人的靈魂同步,讓三顆心合成一體。」
 
「說起來簡單,這到底要怎做啊,深雪學姊?」
 
「笨蛋,飛麗斯不是都示範給你們看了嗎?勇氣、決心、以及信心啊!」
 
勇氣?決心?信心?我明白了!
 
讓我們三顆心合成一體,結束這一場戰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