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吧!奈奈!」
 
「嗯!」
 
我和奈奈互相確定過對方的勇氣、決心和信心之後,便向着飛麗斯的方向飛去。
 
成功與飛麗斯的匯合之後,我們三人排成了三角型的陣式。
 
飛麗斯位於最尖頂,而我和奈奈則是在後方的左右兩側。
 


這時,一條電光把我們三個人連接起來,這表示着我們三個人的靈魂已經同步起來!
 
「合體吧!飛麗斯!新陳代謝!奈奈!」
 
深雪學姊應該是輸入了指命,我的身體馬上變得熾熱起來,相信奈奈和飛麗斯應該也是一樣!
 
乘着這鼓氣勢!上吧!
 
「創聖合體!」 ------ 首先是我大叫。
 


「GO!」 ------ 然後是奈奈。
 
「亞庫艾里翁! (Aquarion)」 ------ 最後是最前頂的飛麗斯。
 
三個人的靈魂,瞬間結合,一種強大的快感侵襲全身。
 
「啊!我的身體,燃燒起來!燃燒起來了!」
 
「好…好舒服…」
 


「這就是…合體!?」
 
三個人的身體,漸漸融合在一起,大家內心的說話,都聽得一清二楚,感受和想法變成了互通,再不獨立。
 
光芒包裹我們融合在一起的身體,然後一綻放開來!
 
「深雪,這是Evol?」
 
「不,這並不是Evol啊,由依,這是------」
 
三個人的腦海中,都聽由依老師和深雪學姊的對話。
 
是的,這不是Evol,這是------
 
「機械天使LOVE!」


 
從光芒之中綻放而出的,是以飛麗斯為主體的新型態。
 
身為無羽者的飛麗斯,在完成了合體之後,飛行組件變成了機械翅膀,向左右兩方展翅起來,還隱約看到有羽毛的出現。
 
翅川看到合體了的飛麗斯,當場呆眼了起來,表情相當吃驚。
 
「飛麗斯!一口氣收拾他!」
 
深雪學姊像個司令一樣,向飛麗斯發出指令。
 
接着,飛麗斯點了點頭,然後把力量集中到右拳,接着下一秒------
 
「無.限.拳!!!!!!!!!」
 


與飛麗斯融合在一起的我和奈奈,也與飛麗斯一起喊出傳說中的招式名子。
 
靈魂交匯的吶喊聲,不單單只是把天空,就連大家的心靈也撼動起來。
 
下一刻,右拳快速向前打出,不單單是這樣,前整隻手臂竟然無限地向前伸長。
 
明明是拳頭招式,但現在已經變成了遠距離攻擊的招式。
 
拳頭像是子彈一樣,以飛快的速度,向着翅川飛奔去,在天空之中飛翔,瞬間在天空中拉出了一條直線。
 
但是這只不過是一下直拳,即使速度再快,對於翅川來說,這只不過是足球比賽中以傳球的方式來射門,根本不足為懼。
 
「哼!妳打到那裡去了!?」
 
輕鬆就閃過的翅川,一臉從容不迫,還發言嘲笑着飛麗斯。


 
「還未完的呀!」
 
但在下一瞬間,飛到翅川身後遠處的拳頭,竟然「U」字般轉了一個大彎,向着翅川的背部衝向。
 
完全沒想到直拳會轉彎的翅川,來不及作出迴避反應,馬上就被拳頭擊中。
 
被拳頭擊中的翅川,受不住威力,當場吐出了血來,他整個人變成了一個「弓」字,並在有數十道光芒在他的身體爆放出來。
 
「一萬二千年之後……我會再回來的!」
 
!!!!!!!!!!!!!!!!!!!碰磅!!!!!!!!!!!!!!!!!!!!
 
火團瞬間綻放,翅川整個人爆炸起來,連灰也未能看得到,就消失在天空中,只剩下一條白色的羽毛,墮到海裡去。
 


那條白色的羽毛,最被海浪淹沒,沉到海底的深淵裡去,消失在我們每一個人的眼前了。
 
竟然只是用一擊就把翅川秒掉,到底是翅川的體力值太低,還是這一擊的攻擊力太強呢?
 
然後,飛麗斯打出去的拳頭馬上收回來,隨着這一下攻擊,戰鬥正式宣佈結束。
 
而隨着翅川的消失,這一場死亡交易,正式宣佈失敗。
 
這一刻,南方的海岸恢復了原來的平靜,安靜得只聽到海浪的聲音,以及在天空中飛翔時的風聲。
 
這刻的飛麗斯,輕輕按住自己的胸口,露出了一個久違了的笑容。
 
其他人可能以意她是因為能重新在天空飛翔,或許終於逃過追殺而開心得笑出來。
 
的確,這些也是讓她感到開心的原因,但主要的原因是------
 
「謝謝你們------」
 
飛麗斯在心靈裡的聲音,通過合體而直接傳到我和奈奈的心靈裡去。
 
雖然飛麗斯是選用「你們」這一個字眼,但我是清楚明白到,她是在指所有的人,並不單單指我和奈奈,也包括了深雪學姊她們。
 
「------我的好朋友們。」
 
海風輕輕的撫摸着飛麗斯的臉頰,她那淡粉紅色的頭髮,隨着風而飄得着。
 
而積聚在她眼中的淚水,也隨着風,在空中傲翔。
 
終於,一切都回復到正常了。
 
時間來到了下午一時。
 
「乾杯!」
 
戰鬥過後的我們,齊集在基地之內,大家正舉杯暢飲,慶祝着飛麗斯得到了自由。
 
對於為什麼深雪學姊她們會突然出現,由依老師給了我這樣的回答。
 
由依老師在上課的時候,看到我沒有出現,所以就致電去男生宿舍找我。
 
當然在男生宿舍是找不到我,所以她就換成去基地找我,然後就看到已經醒來了的飛麗斯和桌面上的便條。
 
接着也從飛麗斯的口中得知到交易之事,於是由依老師就馬上召集所有人,前來救援。
 
如果沒有她們來支援的話,相信我和奈奈就已經……哈哈。
 
「新陳代謝!人家的雞肉串呢?」
 
「來了!」
 
「動作快點!還有啊!飛麗斯的果汁都喝光了,快給她倒一杯,另外呢,人家還想吃三文治。」
 
「是的……」
 
因為我私自拿走了深雪學姊的發明品,還已經用到快要壞掉的地步,為了補償,我今天必得當深雪學姊的奴隸。
 
「新陳,謝謝。」
 
「嘛,飛麗斯為什麼要跟這個笨蛋客氣!妳應該要大聲地罵道 你這笨蛋快不快倒果汁 的嘛。」
 
「真…真的要這樣說嗎?」
 
「嗯嗯,這是對新陳代謝的基本禮貌。」
 
深雪學姊,拜託妳別在誤人子弟好嗎?這那裡是基本禮貌了?
 
現在的飛麗斯跟昨天的飛麗斯,已經完全不同了。
 
有說的,有笑的,相當的高興。
 
看到現在的飛麗斯,總覺得到目前為止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新陳代謝!三文治呢,人家的果汁都沒了!」
 
「喺…在來了。」
 
然後,時間快進了一周。
 
由依老師取得了校方的同意,讓飛麗斯擔任了飛行學的助教,在飛行學的老師養傷的時候,負責代課。
 
也因如此,飛麗斯成為了校園的其中一份子了。
 
值得高興的還不止一件事,飛麗斯也決定留在這裡生活,也成為了地球防衛學會的新成員。
 
從現在開始,相信一定會變得更熱鬧呢。
 
不過------
 
「爸爸!起床了!要遲到啦!」
 
「哇呀!這次真的要遲到了,由依老師一定會殺了我!」
 
「都怪爸爸的身體太好抱了,害謝西嘉不知不覺都睡著了耶。」
 
------課還是要上,我都學園生活依然是這樣。
 
快要遲到的我和謝西嘉,快速跑到校巴站,那裡的排了一條長長的人龍。
 
這是為什麼?為什麼我要遲到的時候,才出現一條長長的人龍?
 
明明平時乘校巴的時候都沒有的,這是要耍我的嗎?
 
「糟糕了,這樣下去一定會遲到……」
 
「耶,謝西嘉第一次跟爸爸一起遲到耶。」
 
為什麼謝西嘉還可以這麼高興?
 
這個時候我看到深雪學姊和飛麗斯正輕鬆地走到我們面前,深雪學姊更「嗨」一聲的向我打招呼來。
 
「早安啊,豆姊姊,飛麗斯姊姊。」
 
「嗨,早啊,謝小鬼。」
 
「早上好。」
 
「深雪學姊,快要遲到了,妳為什麼還一臉從容的,妳的學分都快要見底了吧?」
 
「是啊,人家的學分都見底了,要是再遲到的話,恐怕沒學分買飯盒。」
 
「那妳為什麼還一臉輕鬆的?」
 
說到這裡,深雪學姊露出了犬齒偷笑起來。
 
「飛麗斯!」
 
「是的。」
 
突然,飛麗斯把深雪學姊抱起來。
 
然後下一瞬間,飛麗斯背後出現的飛行組件,並發動了起來。
 
「人家先走囉,新陳代謝!」
 
「砰」的一聲,抱着深雪學姊的飛麗斯飛到空中去。
 
在飛麗斯懷抱中的深雪學姊,對我露出了犬齒,並以「你就繼續等校巴啦」的奸狡笑容。
 
下一刻,深雪學姊就對我揮了揮飛,跟我說再見,然後消失在我和謝西嘉的眼前,向着她的課室飛去了。
 
這這這這這這!!!!!太狡猾了!不公平!
 
竟然把飛麗斯當作交通工具,這太瘋狂了!!!!我也要啊!!!
 
還有,她是刻意出現在我面前,然後以這個方式來向我示威的嗎?這太過份了我!
 
下一次!下一次!我要叫飛麗斯弄個雙人坐位!一定要!!!
 
這真的瘋狂到令人…不,連青蛙也發出「GAP」一聲的瘋狂世界!
 
「呵呵,飛麗斯,把人家速遞到課室去!」
 
「是。」
 
就這樣,她們兩個就輕鬆地逃過了遲到的命運。
 
 
 
 
 
《第四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