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問我,人類最偉大的發明是甚麼。
 
我就會告訴你,是冷氣機啊!!!!!!
 
炎夏裡天堂生成工品------冷氣機!
 
現在是夏季的中段,處於炎夏,真是熱的想死。
 
雖然現在是早上八時左右,但氣溫都已經二十九度了。
 


幸好世界上有冷氣機,要不然我早就熱死了。
 
我是謝新陳,今天年二十歲,是紅慧星紀念大學學生,修讀宇宙生態研究系。
 
平凡的臉,是我最大的特徵。
 
我的臉雖然平凡,但我的身份卻不平凡,因為我其實是地球防衛學會的成員。
 
換句話說,就是保衛地球的戰士。
 


不過,現在這位保衛地球的戰士,受到熱浪侵襲,正躲在宿舍內的床上,享受着冷氣。
 
在炎夏裡享受冷氣,簡直是棒極了的事情。
 
在這裡猶如置身天堂的情況下,我連課也不想上了。
 
「哇哈,好涼快耶。」
 
大字型躺在床上的我,已經連動也不想動了。
 


「爸爸,要上學去啦。」
 
「我才不要離開天堂去上學!」
 
「爸爸是一隻大懶豬。」
 
跟我講話的是謝西嘉,她每一天都會來男生宿舍叫我起床。
 
謝西嘉是我未來的女兒,不過沒有血緣關係,是養女,十三歲。
 
因為很多原因,她跟我一起讀同一間大學,不過謝西嘉是修主女兒學的。
 
一張天真的小女孩臉,純真無垢,配以天然的黃色頭髮和天藍色的眼睛,有點像個洋娃娃。
 
頭髮的左右兩側,各有一個像是白色盒子的髮圈,綁上了兩條小小的馬尾。


 
謝西嘉的左右手腕都帶有手環,手環會發出類似AT力牆的防衛罩來保護主人。
 
「既然爸爸是大懶豬,那謝西嘉就是小懶豬,小懶豬要跟大懶豬睡在一起。」
 
話才剛說完,謝西嘉就飛撲到我的身上,把我壓住。
 
謝西嘉柔軟的身體,馬上被我完全感受了。
 
「爸爸的身體好溫暖耶。」
 
「我倒是覺得很熱!」
 
「嘿嘿,熱的話,就要脫衣服,謝西嘉幫爸爸脫衣服。」
 


「停!停手呀!」
 
「首先由褲子開始,耶嘻嘻。」
 
明明是脫衣服,為什麼要由褲子開始?
 
呃…這不是重點!
 
雖然謝西嘉是我的女兒,但是做出這樣的事情還是太超過了!
 
我馬上推開謝西嘉,並立即站起來,跳離了床。
 
「該是時候上學去了,走吧。」
 
我趕緊收拾到筆記,準備上學去。


 
「嘿嘿。」
 
而謝西嘉一臉「計劃成功」的樣子,坐在我的床上偷笑。
 
離開了宿舍,遠離了冷氣,別過了天堂,我們來到了外邊,也即是來到了地獄。
 
太陽像是在惡作劇的一樣,看到我出了來,馬上用盡力來照射。
 
只是由宿舍步行到校巴的距離,就已經使我汗流浹背了。
 
唉…真的好熱……
 
都是全球暖化所害的!……好熱啊……
 


這樣的熱度,會不會滋生甚麼病毒啊?
 
「新陳,早安啊。」
 
正當我和謝西嘉在等校巴的時候,一把熟識的聲音叫起了我的名字。
 
我回頭一看,就看到奈奈出現在我的眼前。
 
「早啊,奈奈。」
 
奈奈是大學二年級生,是我的學姊,修讀神秘學,二十一歲。
 
一臉少女臉上,有着水嫩嫩的雙眼,青春又可愛。
 
黑色的頭髮,十分有光澤,在頭髮的右邊,綁上了一條馬尾,非常的引人注目。
 
另外,奈奈是地球防衛學會的會長,不過實力就………
 
「早安啊,謝西嘉。」
 
「早。」
 
當奈奈跟我們打過招呼後,我馬上留意到奈奈手上拿着了一把傘。
 
「奈奈,為什麼妳要拿傘,明明都大晴天。」
 
「咦?那把傘,有備無患嘛,說不好等等會下雨,到時候就可以共傘了。」
 
共傘?奈奈打算跟誰共傘了?
 
說等等會下雨,可是今天的天氣報告都說全日都大晴天。
 
想要下雨啊,除非有水屬性的魔法,讓烏雲出現,不然根本沒可能耶。
 
接着校巴就來到了,我們就乘着校巴前往學習區。
 
我跟奈奈和謝西嘉的上課地點都不同,所以我都會比較早下車的。
 
來到了位於學習大樓一號的課室,馬上又看到另一個熟識的人。
 
「宇宙塵,你終於出現了嗎?」
 
「我出現了,由依老師。」
 
由依老師,是我的班主任,同時也是地球防衛學會的顧問。
 
明明是二十七歲,但表外看起來卻是二十歲的少女一樣,到底是怎樣做到的?
 
大眼睛,小鼻子,充滿彈性的臉頰,少女才有的特徵,全部都出現在由依老師的臉上。
 
雖然臉孔是少女,但身體卻是成人,特別是胸部,發育得相當好。
 
奶油色的及腰髮,雖然是染成的,但也不錯看。
 
「還以為宇宙塵要躲在宿舍一整天,逃避熱氣,哼,還真是要對你重新評估呢。」
 
「過獎了,由依老師。」
 
其實我在剛開始的時候,真的打算躲在宿舍一整天。
 
要不是謝西嘉出現的話,我相信我現在一定不會站在這裡。
 
跟由依老師說過話後,我就來到自己平常坐的位置坐下來。
 
那是靠窗邊的最後排,可以說是課室的角落位。
 
在這個位置,不單只不顯眼,也可以看到班上的情況。
 
當然,在聽課聽得悶慌了的時候,就可以馬上望向窗外,休息一下。
 
現在窗外的天空,一片晴朗,一片雲也沒有,有的就只有耀眼無比的太陽。
 
咦?
 
等等,遠處好像有甚麼黑色的東西在飄過來。
 
我馬上揉搓起自己的眼睛,然後再次望向窗外。
 
最初我以意是自己的眼睛有毛病,才會看到有黑色的東西在天空中飄過來。
 
但當我再次望向窗外的天空,我就確信了自己的眼睛是沒有毛病的。
 
在超遠處的天空,有一堆黑色的東西在飄過來。
 
如果說是黑霧,但那個東西又有體積可見,所以應該是黑雲。
 
從遠處看,都已經看到一大堆的黑雲,相信這些黑雲,是會引發暴雨的黑雲。
 
喂喂,開玩笑的吧?
 
竟然被奈奈說中了?明明天氣報告說今天是大晴天的。
 
「由依老師,妳認為奈奈會魔法的嗎?」
 
「咦?宇宙塵在講甚麼傻話了?小奈奈當然不會魔法。」
 
「是嗎?那麼天氣預測會嗎?」
 
「喂,宇宙塵,你真的完全變成了笨蛋啦?」
 
某程度來說,我在眾多人的眼中,已經是一位完全的笨蛋。
 
說不好在由依老師的眼中,我也是一位完全的笨蛋。
 
「小奈奈是正常不過的人,不要把你的妄想加進去,甚麼魔法、真理、正義的,你是中二病發作?宇宙塵。」
 
我看我還是閉口好了。
 
遠處的黑雲正慢慢飄過來,這種黑雲,比起大暴雨的黑雲更黑。
 
它給了我一種,惡靈勢力來襲的感覺,真的害我覺得有一點點的不安感。
 
還是不要看它比較好了,不然等等自己混身不自在,無法集中精神聽課,就會惹來殺身之禍,當然是來自由依老師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