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課的時刻正式來臨,由依老師開始講課,而我也開始留心上課。
 
雖然我說我留心聽課,但整個上午都一直在聽由依老師在那邊咇哩叭啦的講課,始終會感到有點悶。
 
當我覺得悶慌了的時候,就不小心把眼睛望向窗外,我是真的好不小心啦。
 
平時望向窗,都會漫無目的的隨心去看。
 
不過,今天有點例外。
 


我把所有瞧點都望向那片黑雲,即使我不是很想看到它。
 
那一片黑雲,越來越接近這裡,還時不時像是跟我打招呼的閃起電來。
 
隨着來一片黑雲的近來,四周開始吹起風來。
 
本來晴朗的天空,瞬間多了好幾片雲。
 
明明是炎夏,但氣溫卻下降了起來,因為室內有冷氣的關係,現在變得有點像冬天了。
 


在室內的聽課的我們,因為冷氣的關係,有些人已經冷到要顫抖的程度了。
 
「喂!宇宙塵!上課時要留心呀!」
 
「哇呀,對不起。」
 
正當在看着窗外被黑雲搞得風雲色變時風景之時,由依老師突然在我身邊大聲叫喊起來。
 
受到突如其來的驚嚇,我不禁大叫起來,並被嚇得全身彈起。
 


四周的同學看到這個樣子,都紛紛笑了起來。
 
「哼,聽老師講課,真的這麼悶嗎?」
 
「不是的,我覺得由依老師的聲音很動聽。」
 
「這是事實,不用特別講出來,別再給我分心,留心聽課。」
 
由依老師還真厚臉皮,竟然認同我講出來的謊言。
 
這是我一生之中,說得最超過的謊言。
 
由依老師一臉高興的表情,輕輕撥了一下長長的頭髮後,就回到黑板面前。
 
「聖書上記載,神子之死而復生。而納尼亞傳說中,獅子亞斯蘭也死而復生。前兩者都是聖人,所以死而復生是正常,但為什麼哈利波特又能死而復生呢?只是因為單純的重生石?還是劇情需要呢?而且要甚麼條件的人,才能死而復生呢?」


 
「老師!」
 
正當由依老師說得興起的時候,一位同學舉手發言。
 
由依老師的講課被打斷,一臉不爽,她的太陽穴出現了個生氣的符號。
 
大家都看到由依老師的不爽臉,但那位同學就沒看到。
 
「我認為死而復生而一非常容易的事。」
 
「為什麼呢?這位同學?」
 
雖然由依老師現在應該很生氣,但她還強行歡笑,以笑迎對這位學生。
 


「因為我有手上這一張魔法卡!」
 
突然,這位同學不知道從那裡,拿出了一張卡牌。
 
這張卡牌出現的一刻展現出強大的耀眼光芒,讓所有人的眼睛一時間未能適應。
 
「這一張卡是……?」
 
「死!者!蘇!生!而且是金字亮面的啊!」
 
同學一臉自豪,雙手抱胸,並繼續說。
 
「只要有這一張卡,我要復活是一件多麼簡單的事!」
 
嗯,話是這麼說,不過……


 
「來吧,老師,即使妳現在對我動刀動槍,我也不會死!」
 
「哼,既然是這樣的話!」
 
由依老師突然揚起了嘴角,然後不知道從那裡,取出了一副卡組,她現在的樣子就像是在說「正合我意」似的。
 
下一刻,由依老師以飛撲克殺人的技巧,把一張又一張的怪獸卡、魔法卡、陷阱卡久擲向同學。
 
「哇哈…哎呀!嗚呀!呃…嗚…呃…停手…停手…停手呀……!」
 
擲向同學的卡牌,把同學打得遍體鱗傷,一道又一道的血痕,出現在同學的身上。
 
由依老師知道持有這張卡的同學是死不掉,但正因如此……
 


「耶哈哈!哇哈哈!嗚哈哈!」
 
由依老師就以令同學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攻擊,讓他感受比死更難受的感覺。
 
「嗚呀…停手…求求你!嗚哎…!」
 
「不是很厲害嗎?不是很會復活的嗎?耶哈哈。」
 
有時候,死反而是一種解脫。
 
面對這個地獄一般的情景,我們所有人都別開了臉,一張慘不忍睹的表情。
 
於是,整個上午的課堂,就以這樣的方式繼續進行。
 
終於。
 
「嗚…嗚…嗚…嗚…嗚…嗚…」
 
死不去的同學,終於在某程度上來說是死了。
 
把所有怒氣都發洩出來的由依老師,一臉滿足又飽滿的樣子。
 
當這場酷刑完結了後,都已經是午飯的時間了。
 
由依老師宣報了下課後,大家就快速散去,離開課室了。
 
「由依老師,你還真不留情呢。」
 
「宇宙塵也要試試看嗎?我會留力點。」
 
「哈哈…不用了,我那有這樣的福氣。」
 
「嘖,難得我也想這樣對代一下宇宙塵。」
 
難道由依老師還未滿足,想在我身上施行多一次嗎?我可不懂復活耶!
 
「走吧,吃飯去囉。」
 
「喺,喺。」
 
就這樣,我和由依老師也離開了課室。
 
在課室之內,就只剩下躺在地上,一口白沫的同學,看來他已經被所有人無視了。
 
沿着一號學習大樓的樓梯走,我和由依老師就來到了大樓的門前。
 
才離開學習大樓,就發覺眼前一片黑暗。
 
並不是因為我的眼睛有問題,也不是世界要末日,而是黑雲的問題。
 
明明早上才出現在遠處的黑雲,現在已經飄到來我們的所在位置的上空。
 
非常厚的黑雲,連太陽光都擋住,讓在雲層之下的世界,都變得黑暗。
 
四周雖然亮起了街燈,但還是未能把四周照亮。
 
現在的情況,就像是晚上的一樣。
 
不單只是四周漆黑一片,也吹起了強風。
 
吹強風對我們男生來說,是完全沒有關係,但女生就不一樣了。
 
走在路上的女生,面對強風的猛吹,不得不緊緊的按緊裙子,不然就要面對走光的問題了。
 
「啊啊,看來等等要有一場暴雨了。」
 
由依老師抬頭望了一望天空,然後感嘆地說起話來。
 
「明明天氣報告說今天是大晴天的。」
 
「雖說天有不測之風雲,但也沒有不測成這樣吧。」
 
面對眼前的情景,不要說是由依老師,連我也感嘆起來。
 
「看起來快要下雨了,快走吧,宇宙塵。」
 
由依老師的話音才剛落下,她就起步向前走了。
 
轟隆!
 
我才剛起步,天空就打起了雷來。
 
先是一道青藍色的電光閃現在天空中,然後一道震耳慾聾的聲音即時響起來。
 
這一道聲音,響得讓我嚇了一跳。
 
轟隆!
 
然後又是一道閃電,閃現在天空之中。
 
不過這道閃電,好像有目標性的出現,而它的目標是我身後的學習大樓一號。
 
被閃電擊中的學習大樓一號,整座發出青藍的光來。
 
幸好學習大樓一號做了防電設計,閃電才沒有流向四周的學生,學習大樓也沒有燃燒起來。
 
「喂,宇宙塵,你在害怕嗎?」
 
已經走了一段路的由依老師,轉身望向我,偷偷地笑。
 
「誰在害怕了?」
 
「啊?原來宇宙塵怕打雷的啊?哈哈,還真膽小,好啦,給你機會牽老師的手吧。」
 
「首先!我不怕打雷的!第二,我才不要牽妳的手!」
 
「甚麼!宇宙塵,你真是有金不會撿!難得我願意被你牽手。」
 
「哈,我看,其實是由依老師怕打雷,想找個人牽手吧。」
 
「才…才…才不是這樣!」
 
於是,我跟由依老師一邊閒聊着,一邊向午飯地點前進。
 
同時,天空不知為何,變得越來越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