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徑行走一段路,穿過了樹林,就來到了一片空地。
 
其實都不能叫作空地了,因為在這片土地上,有着兩個建築物。
 
華麗的花園的中間有着噴水池,沿着花園的路走着,就會來到一坐西式的皇室大屋,全高三層。
 
貴麗、華麗、美麗、美好,這些字眼全都是容易這座建築物。
 
在旁人的眼中,不禁會認為這是千金少爺或小姐的住宅。
 


但我會告訴你,這只不過是社辦而已。
 
這樣貴麗堂皇的社辦,雖然我很想說是地球防衛學會的社辦,但事實上並不是。
 
它是男男社的社辦。
 
男男社是一班男同性戀者的社團,他們每天都會在社辦裡愛來愛去,幸好我已經習慣,所以才不到感到噁心的地步。
 
順帶一提,我不是同性戀的。
 


至於地球防衛學會的社辦,就是在男男社社辦方邊的鐵皮屋。
 
感覺還真是差天共地……明明我是保衛地球的,為什麼不能有個比男男社社辦更好的社辦。
 
我平時都稱自己社辦為基地的,因為這樣的感覺跟身份很配合吧。
 
來到了基地的鐵門前的我,慢慢把門推開。
 
在基地之內,一班成員已經齊集好了。
 


「大家好。」
 
「啊,新陳代謝!」
 
我的話聲都未落下,深雪學姊的聲音就已經把我的聲音掩蓋住了。
 
深雪學姊,大學二年級生,發明學的學生。
 
她看起來像個小女孩,大概比謝西嘉還要小一點,但實際年齡已經是十七歲了。
 
聽她的解釋是因為有一次實驗發生意外,導致變成了只有一百三十至一百四十厘米高的小女孩。
 
平陰的瀏海上邊,綁上了一條紅色的蝴蝶結,非常印人注目。
 
說話的時候,會露出犬齒,笑起來的時候也會。


 
順便也為大家介紹一下我們的新成員,飛麗斯。
 
飛麗斯是半機械人,因為她的星球發生了戰爭,在追殺之下逃亡到地球去。
 
淡粉紅色的頭髮,綁了一對低位的雙馬尾,這可以說是她與地球人最不同的特徵,不過在社會裡頭,別人只會把她當她成染了髮。
 
之前飛麗斯是身穿機甲的,不過為了融入社會,換成了一般衣服。
 
另外,她的身份就只有我們知道。
 
而她在地球的身份是飛行學助教。
 
對飛麗斯來說,飛行就如步行一樣,所以擔任飛行學的助教來,對她來說是非常容易的事。
 


跟我講了句話的深雪學姊帶着微笑,並走近我的身邊。
 
「新陳代謝,快進來,快進來。」
 
「啊,喂?」
 
我都還未清楚發生甚麼事,就被深雪學姊拉到基地裡邊去了。
 
「好啦,好啦,快坐下來。」
 
還被強制坐下來。
 
「深雪學姊,到底要做甚麼了。」
 
「嘿,新陳代謝,給人家留心看好!」


 
突然,深雪學姊「鏘鏘」地拿出了個東西出來。
 
「這是…魚蛋?」
 
深雪學姊手上的東西,有着黃色的球體,看起來挺彈牙,不過就比一般的魚蛋更細小。
 
「笨蛋,這才不是魚蛋啦,給人家看清楚。」
 
「嗯嗯……這怎樣看都是魚蛋。」
 
「這是櫻桃大小的小丸子啦!笨蛋新陳代謝!」
 
櫻桃大小的小丸子?櫻桃小丸子?
 


喂,這樣也說得通的嗎?
 
「好啦,重點不是名稱,而是味道。新陳代謝,快點人家試味!」
 
「……深雪學姊,這是妳的發明品之一吧,妳又打算戲弄我了嗎?」
 
根據過往的經驗,深雪學姊只要有新的發明品,就會拿我來當實驗,這次也不例外吧?
 
「那有?人家真的是要新陳代謝試味的啦!不過,說是人家的發明品,也對呢,因為是人家親手製作的嘛。」
 
深雪學姊親手製作的料理?果然是甚麼人就會製作甚麼東西呢。
 
嬌小的女生,就會製作小丸子,哈哈。
 
被深雪學姊聽都我這樣講,她馬上就會殺死我了。
 
「感恩吧,新陳代謝,你是第一個試吃的!」
 
「給我這麼好的待遇啊?」
 
「別說這麼多廢話,快吃就對了!」
 
這時,我留意到四周沉厚的氣息。
 
在基地之內的奈奈、由依老師、謝西嘉、飛麗斯,都神息凝重的望向我。
 
她們的眼神都在說「你真的要吃嗎?」。
 
為什麼她們都要這樣的表情,難道她們也想吃嗎?
 
這只不過是一粒魚蛋…不…是小丸子而已。
 
有必要像是把它當成毒品的一樣嗎?
 
還是她們在期待我的試食反應呢?
 
的確,試食反應是非常重要。
 
我也曾經看過日式麵包比賽中的黑柳亮先生的試食反應,真是令人不禁稱讚,令大家笑到翻天。
 
好吧,我也要給大家一個捧腹大笑的試食反應。
 
我拿起了小丸子,然後慢慢放到自己的口中。
 
看到我正準備放進口的深雪學姊,非常高興的微笑起來。
 
但其他的女生,更是盯着我不放,神息比剛才更重。
 
好吧,大家,期待我的試食反應吧!
 
我把小丸子放到唇邊-------
 
「嗚!」
 
------突然,我感覺到身後有一道大門被打開。
 
從大門之中漆黑一片,並長出了一隻眼來瞪着向我,同時數千萬條的觸手,正伸向我。
 
這些觸手好像要把我的右手左腳,都拉扯而去的一樣,甚至想要把我整個人扯進門的那裡去。
 
我整個人瞬間被嚇呆,停下了所有動作,連呼吸也一瞬間停住。
 
一秒後,我回神過來,馬上轉身望向自己的身後。
 
剛才的那道門不見了,消失了。
 
門是甚麼時候消失了?不…為什麼我會產生這種幻覺?
 
我再望向手中的小丸子,然後就解開了這道問題。
 
手中的小丸子,突然散發出冷人毛骨悚然的寒氣,感受到這股寒氣的我,即時流下了顆粒大的冷汗。
 
同時,我能夠感覺到,一股黑氣的波動,正藏於這小丸子之內。
 
是這顆小丸子,是它讓我產生幻覺。
 
這是黑暗料理!?
 
我望了一下其他緊盯着我不放的女生。
 
她們看到我突然停下了動作,都不禁呼出了一口氣,像是感到安心的一樣。
 
我終於明白她們為什麼剛才就開始沉默不語,神息凝重了。
 
「新陳代謝,你怎麼不吃了?」
 
深雪學姊看到我停下了動作,便即時問道。
 
看來深雪學姊是不知道她自己製作出黑暗料理,一個瘋狂的科學家永遠不知道自己製作出來的東西是多麼的瘋狂。
 
「快點吃啦,新陳代謝,快點。」
 
「那個…不知道可不可以……」
 
「你不想吃嗎!難得人家還首先找你來試味!你這可惡的新陳代謝!」
 
「不是的,我想吃,但我想留到今晚才吃。」
 
「啊?為什麼?」
 
「因為,晚上才能好好品嚐這顆小丸子嘛,難得深雪學姊讓我成為第一個的人。」
 
「嗯嗯,嘛,這次新陳代謝又不完全笨蛋,說話有道理呢,好吧,人家就批准你今晚才吃。」
 
呼…逃過一劫了。
 
我快速把小丸子收到褲袋裡去,把這害人不淺的東西好好地收起。
 
「可是,其他的都要幫人家試味。」
 
「其…其他的!?」
 
我瞪大了眼睛望向深雪學姊,不知道她有沒有留意到我那求助的眼神。
 
「這是雞肉飯,這是牛肉飯,這是豬排飯,新陳代謝都要給人家試吃試吃。」
 
深雪學姊「嘿嘿」的笑了一下,一臉快樂。
 
但是她沒留意到,我臉上的悲傷。
 
「唉!」
 
坐在一旁的女生們,都不禁嘆氣了來,全都像是在說「安息吧」……
 
在我想要奪門而逃的時候,跟死神沒兩樣的深雪學姊就已經對我揮下死亡之鐮,把由她製作的黑暗料理全部擠進我的口裡了。
 
一幕幕的人生畫面,即在我眼前出現,由小孩子的時期直到現在,這就是人生跑馬燈?
 
啊,我看到天使來迎接我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