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死陰的幽谷,我在黑暗料理的魔掌之下,活過了來。
 
「啊…………」
 
只剩下半條命的我,跟一隻喪屍分別不大。
 
吃過深雪學姊的料理,我才明白到,平時吃的食物是真正的美食。
 
「哈哈,新陳代謝一臉滿足呢。」
 


看到我把所有料理吃完,深雪學姊感到非常高興。
 
同樣吃完午飯的各位,開始閒聊起來。
 
「喂,宇宙塵,我們趕快回課室去吧。」
 
才閒聊起來,由依老師就催促我回課室。
 
現在距離上課時間至少有四十五分鐘耶,回課室去冥想嗎?
 


由依老師望身望窗外的景色,然後又再說。
 
「等等會下大雨了,沒有帶傘的我們,還是快點回去吧,免得等等在下雨時回不了。」
 
「啊,是這樣啊,那好吧。」
 
由依老師說得很有道理,所以我馬上就同意了她的提議。
 
「嗚…糟糕了,謝西嘉今天也沒有帶傘子。」
 


「人家也是呢,為什麼會突然烏雲密佈的啊,天氣學的學生都說今天是晴天。」
 
雖然我沒聽過天氣學的學生說過這樣的說話,但連天文台的天氣報告也是說今天天晴的。
 
我總是覺得這黑雲的出現,是非常的奇怪。
 
不過,天有不測的風雲,可能就在今天,所有預測天氣的人都預測錯了。
 
「飛麗斯,今天妳應該沒課上吧。」
 
突然奈奈向着飛麗斯講話。
 
「嗯,是的,因為天氣不好,飛行學取消上課。」
 
連雨都未落下,就已經取消上課,好羨慕啊。


 
不如也叫由依老師取消下午的課吧。
 
「所以,飛麗斯,可以拜託妳速遞雨傘給大家嗎?」
 
「嗯,沒問題。」
 
「一把…兩把…三把…就三把好了,新陳的雨傘不用送。」
 
「咦!為什麼我的不用送?」
 
「因為…嘿嘿…新陳放學後要等我。」
 
不知為何,各位女生都用「好狡猾啊」的眼光望向奈奈,除了飛麗斯。
 


雖然不知為奈奈要做甚麼,不過既然她這樣說,就等等她吧。
 
跟大家講話過後,我和由依老師就趁着還未下起大雨,就馬上離開了基地,向着課室前進。
 
才剛離開了基地,就被外邊的黑暗吞噬了。
 
黑雲好像越來越厚,厚得連丁點陽光也照不進來,四周漆黑得如同在郊區的晚上。
 
「喂,宇宙塵,等等我呀!」
 
「由依老師,妳再不走快點,就要下雨了。」
 
「因為…這的好黑嘛。」
 
「唉,牽好我的手。」


 
為了帶領由依老師前進,我只好牽起她的手,不然花上半小時,也走不回課室。
 
由依老師的手,非常的溫暖,應該說是熱。
 
「妳的手好熱,身體不舒服嗎?」
 
「才…才沒有不舒服。」
 
「都已經這麼大個人了,要注意自己的身體。」
 
「囉嗦,明明是宇宙塵,還在這邊教導我!」
 
哎呀呀,被怒吼了。
 


因為我牽着由依老師的手,所以前進得比剛才更容易。
 
走過了小徑的我們,來到了水泥硬地上邊。
 
雖然四周很黑,但還是可以看到一號學習大樓就在我們不遠處。
 
「宇宙塵,那邊發生甚麼事了?」
 
「我也正想要問。」
 
我們之所以會說出這樣的話,大概都是看到學習大樓一號的門前,有一架救護車。
 
醫護人員正用擔架把幾個傷者抬上救濟車上,而四周則有學生正圍觀着。
 
我們快速走到那裡去,並好奇地望了幾眼。
 
雖然望到了,不過就只有表面上的情報,就是有人受傷被醫護人員抬上救護車。
 
對於發生了甚麼事,我們是完全不清楚。
 
「真是瘋了,人咬人。」
 
「是啊,是因為太久沒吃飯,所以去咬人嗎?」
 
「不對,聽說被咬的人叫家明,所以才被咬。」
 
「這邊也有幾個人被咬,但不是叫家明。」
 
「瘋狗症,人咬人,這個世界都瘋了。」
 
「唉,這真是連青蛙也GAP一樣的瘋狂世界。」
 
喂!不要搶我的對白來說好嗎?
 
圍觀的人,大概都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從圍觀者的討論當中,我大概知道了發生為什麼事。
 
就是人咬人事件。
 
聽說有一個口吐白沫的學生,在四處咬人,像是瘋了的一樣。
 
被咬到的人,全都是學生,大概是在午飯時間走動的學生吧。
 
被咬到的學生全部昏迷不醒,而咬人的學生,卻不知蹤影。
 
現情就是這樣了。
 
這個世界,有很多飽受壓力的人,不懂得把壓力發洩出來,所以才會做出狂人的行為。
 
所以,正確的發洩壓力,是絕對需要的!
 
玩遊戲,就是其中一個方法。
 
因此,大家知道為什麼總是看到一班人不論何時都望着電話玩遊戲嗎?答案只有一個。
 
「人咬人,這除了是瘋狗症之外,就是喪屍的行為。」
 
由依老師望着救護車講了句話,她隻手抱在胸前,神情有點點的不安。
 
「沒想到由依老師也懂得喪屍。」
 
「因為喪屍也是屬於宇宙的生物,所以我也有點認識。」
 
「我猜妳跟本就是從記錄電影或者改篇遊戲得知道喪屍的事吧。」
 
「宇宙塵,我可是你的老師,連喪屍這點東西都不懂,你是小看我了嗎?」
 
我怎看到由依老師在流泠汗了?她的表情就好像真的對喪屍這生物不太懂呢。
 
轟隆!
 
突然間雷聲再度傳來,非常響亮的雷聲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簡直就是巨龍的咆哮,四周的空氣都一瞬間被撼動了。
 
嘀嗒!嘀嗒!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一聲雷響過後,天空就開始下起雨來。
 
才剛開始,就已經變得了滂沱大雨了。
 
轟隆!
 
大雨伴着打雷和閃電,這是一張大暴雨的風景呢。
 
看到下雨了,所有人都走進有蓋的地方避雨。
 
本來四周已經因為黑雲的出現,而變得昏暗,現在加上大雨,讓能見度變得更低。
 
不知道其他學生有沒有吃飯呢,因為我相信這場雨應該會下很久,要是到午飯時間結束雨都還是下得這麼大,那些沒吃飯的學生就可憐了。
 
「果然真的下雨了,嗚啊,風吹過來好冷。」
 
「都怪由依老師穿衣服太少了。」
 
「沒辦法,現在是夏天,穿太多衣服會很熱。」
 
「快進課室吧,不然站在這麼會冷病。」
 
「啊呵,宇宙塵在擔心我啊?」
 
「那…那有這個可能!」
 
反正現在站在這裡,也沒可能改變到甚麼,雨還是傾瀉般倒出,所以我和由依老師只好先去課室。
 
我還以為被由依老師打暈了,並倒在一地吐出白沫的學生,到現在還倒在地上。
 
不過,在課室之中,沒看到他的身影,相信應該醒來了吧。
 
「宇宙塵,跟老師獨處會緊張嗎?」
 
「不可能,還有為什麼要問這樣的問題?」
 
「甚麼,為什麼不可能,跟這麼棒的老師獨處,竟然不感到緊張!?」
 
「的確如此。」
 
「可惡的宇宙塵!」
 
就這樣,我跟由依老師閒聊起來,直到上課的時間來到。
 
在我們閒聊的時候,暴雨一直拍打着課室的窗戶,而閃電和雷聲也現過不停,相信這場暴雨在短時間內也不可能會停。
 
一邊跟由依老師閒聊着的我,一邊望着窗外的雨景,不知為何我總覺得這場雨出現得很怪,而且像是在宣告不好的事即將要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