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不管由依老師說甚麼「嚴峻的事」了,在洗手間那裡傳來了慘叫,相信一定是發生了事情。
 
之前發生了人咬人事件,而且兇手還行蹤不明。
 
要是兇手在洗手間行兇的話,在洗手間的學生就有危險了。
 
因此,我和由依老師便馬上前往洗手間。
 
「救…救命呀!嗚哇!」
 


「老兄,你撐着點,現在來救你。」
 
都還未來到洗手間,就已經聽到裡邊的人講話。
 
聲音是由男洗手間傳出的。
 
「由依老師,妳在這裡等一下,我去裡邊看過究竟。」
 
「宇宙塵,小心點。」
 


「嗯。」
 
我點了點頭,然後踏進了男廁內。
 
雖然整座大樓停了電,但走運的是,男洗手間內也有後備燈,所以也不至於漆黑一片。
 
進了男洗手間,拐了個彎,馬上看到裡邊發出叫聲的人。
 
「嗚呀呀呀呀呀呀呀!!!!!!!!」
 


「你這!停手!停手!」
 
在男洗手間內共有四個男生,有一個正失去知覺倒在地上,而另外三個人則交纏着。
 
有一個正被撲倒在地上,另一個正壓在他的身上,向倒在地上的男子施暴,而最後一個,則是在用力把施暴中的男子用力拉開。
 
整個場面非常奇怪,看起來非常的令人尷尬。
 
被施暴的男生,拼命的在慘叫,手腳亂爬,非常的痛苦。
 
看到這個場面,我就回想起在街燈下那個男生。
 
眼前的男生和當時的男生,掙扎的情況完全是一樣,同樣也是被壓倒在地上。
 
接下來,跟當時所發生的事一模一樣,被施暴的男生,不用幾秒,就放棄掙扎。


 
不是放棄了,而是不能掙扎,因為他已經失去了意識。
 
「小明!小明,振作點!--------嗚呀!」
 
用力拉開施暴男的男生,變成了下一個目標,馬上就被撲倒。
 
然後,施暴男就張開了大口,用力向着眼前的男生咬下去。
 
「嗚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慘叫的聲音即時傳出,被咬的男生痛苦地掙扎起來。
 
「救我!救我…嗚呀呀呀!…………………」
 


我被眼前的情景嚇得瞪大了眼,完全給不上反應。
 
這簡直就是恐怖故事中的情節!
 
在我回過了神,被咬的男生,就已經失去了知覺。
 
施暴男緩緩地站來,放棄了眼前的獵物。
 
下一秒,施暴男猛抬起了頭,用力瞪了我一眼。
 
乳白色的眼睛,全都是眼白,全眼珠都沒看到,這跟中邪了沒兩樣。
 
同時,施暴男的口中,正湧出大量的白沫。
 
我已經不知道要怎樣形容他才好,應該叫作神經漢還是精神病人,他是得了狂犬病?


 
是甚麼都好了,這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經成為了他的獵物。
 
見獵心喜的施暴男,伸出了雙手,準備襲向我,同時以緩慢的步速接近。
 
「別!別過來!我會空手道!柔道!跆拳道!胡說八道啊!」
 
我即時後退了幾步,並出言威嚇施暴男。
 
但是施暴男完全沒有理會的的說話,甚至加快步伐,向着我走過來。
 
看樣子,他除了攻擊我的想法之外,其他的想法都被掉出九霄雲外了。
 
施暴男一直靠近我,我就一直後退,直到退到無路可退,撞上了牆。
 


「嗚哈哈!」
 
捉緊時機,施暴男看到我已經走投無路,便即時撲上來!
 
「哇呀!」
 
我反射性地伸出雙手,捉着施暴男的雙肩,用力把他推回去。
 
但是施暴男的氣力大得驚人,完全不為所動。
 
施暴男與我的距離沒有減少,也沒有增加,只是保持在互相較力的情況,僵持起來。
 
雖然是僵持着,但施暴男的氣力,像是無限似的。
 
相反,我的氣力正慢慢下降,被施暴男捉住只是時間的問題。
 
「滾開!滾開!」
 
在這種不利的情況下,只能用極為卑鄙的手段。
 
我提起了腳,用盡力踢向施暴男的私處。
 
這可以說是所有男人的弱點,被擊中者則是痛不欲生。
 
「嗚哈哈!」
 
除了眼前這一個施暴男!
 
被踢到下私處,竟然好像連一點痛楚也感覺不到,依然用力壓向我。
 
這是怪物!這是怪物!他是把所有神經線切除了嗎?
 
施暴男與我的距離越來越近,近得我可以嗅得到他的口氣。
 
他的口正張得大大,大得像是裂開了的一樣。
 
白沫隨着張口而不斷傾瀉而出,全部都向着地面流下去。
 
不行了,我已經再沒有氣力跟這傢伙較勁。
 
「喝呀呀呀!」
 
就在即將要被施暴男咬上一口的時候,一個掃把用力掃向施暴男的臉。
 
掃把打落在臉部的聲音頓時響起,受到這突如其來的一擊,施暴男整個被向後打飛開去。
 
被用了好大的氣力打出去的掃把,沒能承受打出來的力道,而整把斷成了兩段。
 
被擊飛的施暴男跌倒在地上,鼻子正流出鮮血來,並全身抽搐。
 
「不是叫過你小心點的嗎?宇宙塵!」
 
「呼哈,得救了。」
 
剛才用力把掃把打到施暴男的,原來是由依老師。
 
「這傢伙,剛才想咬我,他真的好大力,我差點就被咬到了。」
 
我把剛才所發生的事,全部告訴由依老師。
 
由依老師沒感到驚訝,這真是超出我預料。
 
「因為,它們只有食慾吧。」
 
還非常冷靜地講出了一句話來。
 
「食慾!?」
 
「是的。宇宙塵,之前不是跟你提及過喪屍嗎?」
 
「嗯………咦?該不會是------」
 
我突然想到了甚麼的大叫起來。
 
由依老師看到我一臉吃驚的表情,就知道我想的是跟她所想的一樣。
 
「這該不會就是喪屍吧!?」
 
「可以這麼說,但跟喪屍又有點不同。喪屍是充滿了食慾,但眼前的,卻只是咬了一口就放棄,大概是保留了生前的意識,不想吃人吧,又或者只是單純把病毒傳開去。」
 
由依老師開始進行解釋,但我一句也聽不明白。
 
我只是想知,眼前的,到底是不是喪屍。
 
「喪屍的眼睛,是血紅色的,但現在的卻只是反了白眼,外表特徵和行動特徵,都完全不一樣。再說,如果只是單純把病毒傳開去的話,會不會是背後被人控制呢?」
 
「到底是怎樣了,是喪屍還是不是!」
 
「我只能夠說,這不完全是喪屍,也不完全不是喪屍,目前稱它為屍人好了。」
 
屍人?就是半屍半人的意思嗎?
 
「嗚…呀…呀!」
 
突然,被由依老師打倒了的屍人再次站起來。
 
站起來的屍人並不是只有之前被打倒的一樣,連之前被咬到的,也一同站了來。
 
四個屍人看到獵物就在眼前,四個屍人馬上朝我們行過來。
 
一個屍人已經有夠難應付,變成四個的話………嗚!
 
「走吧,宇宙塵!」
 
「嗯。」
 
斷掉的掃把,已經不能夠當作武器。
 
沒有武器的我們,只有逃走這一個選項。
 
到底,這裡發生甚麼事了!?
 
這一刻,雨,好像比剛才還要下得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