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咿呀呀呀呀呀呀呀!!!!!!!!」
 
才剛轉身逃離了男洗手間,慘叫的聲音又再次傳出。
 
這次的聲音是由課室傳出的,是我的課室啊!
 
我和由依老師不管追着我們出來的屍人,只是快步走向課室。
 
「別過來…別過來!」
 


來到課室的我們,馬上就看到四五個屍人,把兩個學生包圍,並把他們迫到死角。
 
另外,有一個學生,正被屍人撲倒在地上,被大口大口的咬着。
 
我都來不及出手救人,其中一個屍人就飛撲而上。
 
一位學生馬上就被撲得失去了平衡,跌倒在地上。
 
下一秒,其他的屍人洶湧而上,把另一個都撲倒在地上。
 


四五個屍人二話不說,就用盡力向着慘叫中的兩位學生噬了一口。
 
兩個學生痛得手腳亂動,用力掙扎,但過了幾秒,就失去了意識,最後變成屍人站起來。
 
「這…這種攻陷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原本打算通知在課室的學生,叫他們鎖好門窗,但沒想到屍人就這麼快就攻陷了課室。
 
我不禁這種情況嚇得講了句話起來,因為實在太快了,比起流行性感冒還要傳播得快。
 


「說不好四周已經是屍人了……」
 
由依老師沒有我那麼慌張,鎮定地講話。
 
我覺得她能這樣的情況下保持鎮定,絕對是非常厲害。
 
因為現在所見的,根本就是恐怖片的劇情,我就像是活在裡邊的主角一樣。
 
「嗚…哈…哈…嗄…」
 
眼前所有的屍人把目標鎖定了我和由依老師,緩步向着我們走過來。
 
「這裡已經不安全,我們必須要離開這裡!」
 
我和由依老師一邊後退着,同時一邊講話。


 
「那…那麼又要逃去那裡了?天台嗎?然後找個會刀術的女生、會槍術的女生、胸大大的女醫、千金傲嬌小姐,然後在恐怖的世界中建立後宮嗎?」
 
「宇宙塵!你是被嚇得傻了嗎?」
 
我真的可能被嚇傻了,連我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在講甚麼話。
 
「先逃出學習大樓一號,然後前往社辦吧。」
 
「很好!很好!不過現又要怎樣逃出學習大樓一號,說不定在地面的那一層已經被屍人在侵占了!」
 
「總之,先離開這裡再說。」
 
「這真是一個完美的計劃啊,由依老師!」
 


「宇宙塵,你就冷靜一點好不好。」
 
「嗚…是的。」
 
眼前的屍人漸漸迫近,幸好它們的行走速度,是非常的慢,才不至於我們馬上就要被撲倒。
 
我和由依老師轉過了身,然後逃去。
 
在逃走的時候,四周也出現數之不盡的慘叫聲。
 
看來屍人已經攻陷了學習大樓一號,並讓更多人成為了屍人。
 
悲嗚聲和慘叫,伴隨雨水的沙沙聲,傳到耳邊,這是我所聽過最恐怖的音樂。
 
跟在由依老師的身後一直走,我們來到了一間房子。


 
由依老師把房子的門打開,裡面全都是槍械!
 
才怪啦!
 
你以為這是甚麼故事!
 
房子裡面全都是清潔用品,由依老師打開的,大概是雜物房之類的房間。
 
「拿好,宇宙塵。」
 
我都還未清楚現在到底是甚麼情況,由依老師就把個清潔用品遞到我手上。
 
「喂,由依老師,妳是不是應該給強勁點的武器我啊?」
 


「你笨蛋啊?這裡只有清潔用的東西或者雜物,那有強勁的武器?」
 
這倒又是……基本上眼前的東西都是鈍器,連一個會刺傷人的武器也沒有。
 
「以前我當學生時聽過喪屍應對教學講座,裡面說面對喪屍災難,一定要拿些武器在手。哼,真沒想到當時聽的講座現在會幫得上忙。」
 
「管他是甚麼講座,能拿得上的武器,就盡量拿吧。」
 
於是,我們就在這個雜物房中,拿了一些類似武器的清潔用器。
 
現在的我,右手緊握柱塞(plunger),而左手則是坐廁板,腰間一支碧麗珠,還帶上了黑色的膠手套。
 
這個模樣,除了以小丑來形容之外,就是神經病患者。
 
而由依老師則是手持鋁製吸水地拖,而背後則是一支木製地拖。
 
雖然她帶上的武器比較少,但全都是能作出遠距離的攻擊,不必貼身跟屍人作戰。
 
相反,我則是近戰類型。
 
原來清潔工具也有分遠攻和近攻啊?
 
拿過了武器之後,就是要逃離學習大樓一號,逃去應該比較安全的基地。
 
在逃走之前,由依老師把雜身房的門完全打開,讓有需要的人,隨時能拿到武器。
 
真是一位想得周全的老師呢,不過到底會不會有人在這裡拿到武器,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走吧,宇宙塵。」
 
「是…是的。」
 
我們已經決定好了計劃,依照計劃行動,就一定可以逃出學習大樓一號。
 
計劃是這樣的。
 
長方型建築的學習大樓一號,算上天台,一共高六層。
 
在每一層的左右兩邊盡頭,都有樓梯通往下一層。
 
最左邊的通往前門大樓正門,目前稱它為A樓梯。
 
而另一條,就是通往後門,目前稱為B樓梯。
 
正門和後門當然都是在地面那一層,而兩者中間就是一條約一百五十多米,可同時讓十個人行走的走廊。
 
一直都打開的正門,相信就是屍人攻進來的唯一入口。
 
為什麼後門沒有成為入口,因為後門是只能出,不能入的,也就是只能從學習大樓裡邊推門而出。
 
因此,在正門那邊,一定是聚集相當多的了屍人,而只能出不能入的後門應該沒有屍人在聚集。
 
從正門逃出去,雖然可以馬上就找到前往基地的小徑,但卻要面對一群屍人。
 
而後門雖然要繞過學校的休憩公園,才可以來到前往基地的小徑,但屍人的數量,卻比正門的少,比較安全。
 
有見及此,由依老師決定由後門逃出去。
 
由第五層開始逃走的我們,以一前一後的方式------在前邊的當然是我啦------從B樓梯前走着。
 
我們越是前行,悲嗚聲就越是接近。
 
慘叫聲也是,這根本如同是在我們的耳邊發出沒有分別。
 
停電的關係,讓四周都暗得很。
 
萬一走太快而差錯步,像個冬瓜一樣滾下去,然後遇上屍人的話,那就只有死路一條。
 
因此,我和由依老師只好慢慢前行。
 
「宇…宇宙塵…別走太快啊!」
 
「別這麼用力抱着我的手臂好嗎?」
 
「但是…但是…我都看不到路了。」
 
雖然是暗,但還是可以看得到路的,人類的瞳孔是會自動放大的呀,由依老師是有心要抱我的手臂的嗎?
 
在這樣的觸碰下,我的手臂都不小心撞到了某個軟綿綿的半球體了。
 
「嗚哈哈!」
 
一個屍人突然從轉角位殺出。
 
我反射性地舉起坐廁板擋住壓過來的屍人,並推開了由依老師。
 
「你這不識情趣的傢伙!滾開呀!」
 
由依老師馬上站穩,並突然變得非常生氣。
 
在她大喝一聲之後,以比閃電還要快的速度,以鋁製吸水地拖一個橫掃打落在屍人的後腦。
 
被擊中的屍人即時失去了意識,倒在地上去。
 
成勝追擊的由依老師,追加了一記腳踢,把屍人踼得一仆一滾的滾落了下一層。
 
「哼,竟然阻礙老師我的難得機會,真是找死了。」
 
「由依老師…好厲害。」
 
我都被她嚇得瞪大了眼呢。
 
「啊,宇宙塵,這裡好暗,我都看不到路了。」
 
「那個…妳又在抱着我的手臂了……」
 
「因為,我怕跌倒嘛!所以,宇宙塵就來當我的盲人杖好了。好吧,走吧。」
 
到底我被當成甚麼東西了,工具嗎?
 
再說,由依老師妳剛才不是很剛勁的嗎?現在怎變得小鳥依人的?我是覺得她是故意這樣做的。
 
或許,人類比起屍人,更是一種可怕而難以理解的生物。
 
就這樣,我們繼續向後門前進,決要離開目前身處的危險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