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着黑暗,我和由依老師繼續沿着樓梯前行。
 
慘叫的聲音,比之前的少了很多,大既屍人已經把活人變成了同類。
 
「宇宙塵,小心!」
 
「看我的!你這傢伙!」
 
我一個坐廁板打向屍人的頭,眼前的屍人就馬上倒下來。
 


我們每下一層,屍人就越來越多。
 
「喝呀!!」
 
由依老師一個橫掃千軍,就一口氣把她身後的兩個屍人打倒。
 
「唉,還真是多得可怕呢。」
 
由依老師擦了擦額頭流下來的汗,並嘆了一口氣。
 


由第五層到第二層的這段距離,單單是由依老師就已經擊倒了七個屍人。
 
負責當前鋒的我,大概打倒了十個左右。
 
說起來,坐廁板既可防衛,也可進攻,真是相當好用。
 
喪屍災難來到的時候,不妨把坐廁板當作武器用吧。
 
轉了個彎,繼續沿樓梯走,就來到了地面層。
 


「呼…走運了,後門竟然連一隻屍人也沒有呢。」
 
來到了地面層的我,馬上環視四周,確保安全。
 
真的很走運,四周一個屍人也沒有,連後門也是。
 
不用跟屍人戰鬥,我真是鬆了一口氣。
 
「別浪費時間了,宇宙塵,趕快去社辦,拿過武器後,就出發去找小奈奈她們。」
 
「是的。」
 
一號學習大樓出現了這樣的人咬人事件,校方完全不為所動,相信他們並不是在偷懶,而是也受到了襲擊。
 
大概,校園已經被屍人侵占了。


 
才鬆了一口氣,就要擔心起奈奈她們的安全。
 
奈奈都已經是成年人,雖然是女生,但應該都保護到自己吧。
 
但是,謝西嘉才十三歲,遇上這種情況,說不好………
 
嗚!別胡思亂想!
 
謝西嘉是我的女兒嘛,虎父無犬子!虎父無犬子!
 
雖然我是這樣跟自己講,安慰着緊張不已的自己,但心臟還是「砰砰」的跳動着。
 
走畢整條樓梯,我們來到了後門的門前。
 


眼前是一道又厚又重的鋼門。
 
銀灰色的鋼門,感覺冷冷冰冰,絕對令人感覺不到任何開心和溫暖的感覺。
 
但這是正常的情況,在現在這樣的情況下,這道非常堅固的鋼門,卻讓我感到了開心和安全。
 
「宇宙塵,小心點,我們還不知道外邊的情況是如何,有甚麼不對勁就關門後退。」
 
「妳當我是小孩子嗎?由依老師?」
 
「我是把你當作笨蛋,你知道嗎?笨蛋。」
 
她還有心情開玩笑啊?
 
我先把柱塞放到腰間去,然後把右手放到鋼門門柄上,同時緊握手中的坐廁板,準備防禦。


 
當一切都準備好後,我輕輕向前一推。
 
……………………
 
沒反應,鋼門沒有被打開。
 
可能是我用的力道不夠,因為我真的太輕力了。
 
我這次加大了力度,用力一推!
 
……………………
 
依然是沒有反應,鋼門連丁點也沒動過。
 


「喂,宇宙塵,你在玩甚麼了,認真點好嗎?」
 
「我那有在玩啊?」
 
「吓?你沒在玩嗎?那為什麼到現在都沒能打開門?」
 
「誰知道啊?妳來推推試看,我就是推不動啦。」
 
「真是的,一點用也沒呢,宇宙塵。讓開。」
 
由依老師非常暴力地把我推開,然後站到了鋼門前邊。
 
接着,她把手放到鋼門上,然後學我一樣用力一推。
 
「呀呢?」
 
雖然由依老師用力推,但鋼門完全沒有動過。
 
由依老師再次用力一推,不過鋼門根本沒有理會她,像是大石一樣。
 
「芝麻開門!芝麻開門!芝麻開門!」
 
甚至用上咒語,但鋼門像是嘲笑她「妳傻瓜啊?」的一樣,動也不動地望着她。
 
「由依老師,妳在玩嗎?給我認真點好嗎?」
 
「不准笑我!你這宇宙塵。」
 
由依老師一臉不爽,要不是踢門會發出響聲,引起屍人注意的話,相信由依老師已經用力踢門了。
 
嗯,我們現在眼前一個超大的問題。
 
能讓我們逃生的出口,被鋼門擋住,而鋼門也不為我們所動,出口被封住了。
 
「呀!」
 
突然,由依老師像是想到甚麼的叫了一聲。
 
然後她一臉苦笑地摸着後腦杓說了句話。
 
「我想起了,這是用電子鎖,要有電才可以開門的。」
 
要有電才可以開到的門?是那個可惡的人設計這道門的呀?
 
雖說學習一號大樓有後備電力,但原寸這後備電力卻沒有支援到電子門,只是純粹支援電燈。
 
「那我們現在不就是出不了去嗎?開甚麼玩笑!」
 
「宇宙塵,冷靜點,冷靜點,去把電力裝置重啟,不就好嗎?」
 
「是的!是的!重啟電力裝置,對,對。」
 
為了恢復供電,我們只好把目的地先設定為電力室。
 
根據由依老師所說,電力室就在地面層,因此前往電力室是不需要很多時間。
 
但我們遇到了一個很大的問題。
 
「這到底要怎樣過去?」
 
我望着由依老師,輕聲問了一個問題。
 
而由依老師卻被眼前的情況,嚇得愣住,回答不到我的問題。
 
眼前的情景是,一大堆屍人。
 
每一個在眼前的屍人,都成為了前往供電室的障礙物。
 
「由依老師,妳有辦法過到去供電室嗎?」
 
「………………」
 
由依老師沒有回答,她只是用力地深吸呼了一口氣。
 
她這樣的動作,像是告訴我沒有辦法過去。
 
由取得武器開始,就一直很順利,但就在最後被那該死的鋼門擋住去路。
 
然後在前往供電室的路上,一大堆屍人。
 
好了,我們要被困在這裡了。
 
「宇宙塵。」
 
突然,由依老師嘆息似的叫了我。
 
「怎麼了?」
 
「我說,如果我變成了屍人,你會殺了我嗎?」
 
「毫不猶疑!」
 
畢竟由依老師常常對我怒吼,我要出手殺掉她絕對不會手軟。
 
大家還記得她在我加入地球防衛學會時,是怎樣對我的嗎?
 
因此,如果由依老師變成了屍人,我一定會馬上攻擊她,當作報仇。
 
其實我開玩笑的。
 
我那有可能真的會殺掉她,即使她總是對我吼來吼去,但她始終是我的老師,也是我的朋友。
 
「嗯,我自己也不想看到自己跟它們一模一樣去咬人。」
 
所以,由依老師想說甚麼?
 
我現在比較想要的是逃離這裡,而不是閒聊。
 
「聽我說,宇宙塵。」
 
「怎麼了?」
 
「我有一個辦法。」
 
由依老師以下定了決心的眼神望向我,並告訴了我一個天大的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