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由依老師這麼一說,我真的感到非常高興。
 
整個人高興的睜大了雙眼,並豎起耳朵,等着聽由依老師的辦法。
 
根據由依老師所說,我們現在是處於B樓梯的位置。
 
而供電室是位於A樓梯附近,兩者之間有一條長一百五十多米的走廊。
 
走廊上,大概有四十多個屍人,在走廊不同的地方站着。
 


有的站得很密,有的站得非常疏離,屍人大都是沿着牆邊站着。
 
站在路中間的屍人比較少,如果由中間突破到供電室,是能夠做得到的。
 
但是突破過去之後,就會成為全部屍人的眾矢之的。
 
到時候就算結集我和由依老師的力量,也不可能把四十多個一湧而上的屍人打倒。
 
再說,啟動了電力,也許會吸引到外邊的屍人,到時候我們就是跟源源不絕的屍人戰鬥。
 


不要說是逃出去,連活下來都做不到。
 
「所以,由依老師,妳是有甚麼方法?」
 
聽完由依老師的分析,我只是更覺得眼前的一切是非常的絕望。
 
「方法只有一個。」
 
「別賣關子了,到底有甚麼方法。」
 


這一刻,由依老師又再一次望向我。
 
「由我們兩個人其中一個去恢復電力,讓另一個人逃走。」
 
如果是用這樣的方式,那我們之中的其中一個,的確是可以安全逃出去。
 
但這麼來說,去恢復電力的人,就是等同自殺。
 
我馬上對由依老師所提出來的辦法作出反對。
 
「無論怎樣說,都不可以讓我們其中一個犧牲!絕不可以!」
 
我盡量壓低聲線,以堅決反對的語氣跟由依老師講話。
 
「可是,不這樣做就逃不出去!」


 
但由依老師卻像是要說服我的一樣講起話來。
 
「我們留在這裡越久,就越是危險,如果我們兩個都在這裡成為了屍人的晚餐,那麼誰去救小奈奈她們了?」
 
「即使是這樣,我也不能認同妳的作法!」
 
「難道你有其實更可行的辦法嗎?眼前就只剩下這一條路!」
 
「不行!總之犧牲甚麼的,就是不行!」
 
「宇宙塵!」
 
正當我和由依老師激烈地講起話來時,她突然做出了一件令我愣住了的。
 


來自由依老師柔軟的身體、女生的香味、溫暖的體溫,在這一刻,我感受到了。
 
由依老師,突然把我抱住。
 
她的雙手環抱着我的腰,頭部輕輕的靠在了我的肩頭去。
 
給我強硬感覺的由依老師,在這一刻變成了軟弱的少女,有一種會激刺起男性保護女性的想法。
 
明明由依老師常常都對我怒吼,而且也為難我,應該會令我覺得她很討厭。
 
但在這一刻,我竟然有一種心跳加速,小鹿亂撞的感覺。
 
身體變得熱熱的,特別是臉頰。
 
「由…由依…老師!?」


 
我被由依老師這樣突然的舉動,嚇得連講話也變得斷斷續續。
 
「宇宙塵,以後的事,拜託你了。」
 
由依老師輕輕又溫柔的話音落下後,就用力把我推倒。
 
不是那種「推倒」,是真的把我推跌在地上去。
 
就在我的屁股跌到地面上去的一刻,由依老師向着供電室的方向跑了過去。
 
「嗄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用力地向前快跑踏步的由依老師,在跑的時候同時叫喊起來。
 


四周的屍人被由依老師的舉動吸引住,向着由依老師的方向走去。
 
由依老師這個笨蛋,難道是打算犧牲自己嗎?
 
------「我說,如果我變成了屍人,你會殺了我嗎?」------
 
怪不得當時她會問我這麼奇怪的問題,原來她已經有打算犧牲自己來讓我逃走的打算。
 
由依老師,妳這個沒大腦的笨蛋!
 
獨自跑出去的由依老師,被屍人包圍住。
 
由依老師馬上舉起鋁製吸水地拖,向在前邊擋住路的屍人打過去。
 
「滾開!」
 
碰磅的一聲,在由依老師眼前的三個屍被打跌到地面上。
 
接着,由依老師一個跳躍,越過了倒在地面上的屍人,向着供電室奔跑過去,一口氣拉近與供電室的距離。
 
「快回來!由依老師!不要用蠢事!」
 
我嘗試叫由依老師回來,但她卻沒有把我的話聽進耳裡去。
 
一邊揮動地拖,把屍人掃開,並已經成功來到了供電室的由依老師,輕輕的回頭望了我一眼。
 
她這一眼,我不知道應該怎樣講,就像是要跟某個重要的人離別之時的回望。
 
傷心,思念,同時又帶有幸福感覺的眼神,非常的複雜。
 
在場四十多個屍人向着供電室走過去,一片屍人海分隔了我和由依老師。
 
眼見屍人快要淹沒自己,由依老師立即打開電力供應的開關。
 
這一刻,四周一片光亮,電力重新恢復。
 
在我身後的鋼門,也「咇」一聲響出,像是告訴我「你現在可以打開我了」。
 
雖然鋼門已經可以打開,我大可以馬上逃走,但我沒有這樣做。
 
「由依老師!撐着點!我現在馬上來救妳!」
 
我拿起腰間的碧麗珠,用力向着牆邊打去。
 
碧麗珠與牆面的碰撞,發出「叿」的一聲。
 
屍人有喪屍的特性,對光和響聲應該也會有敏感的反應,相信只要我製造出響聲,就一定會吸引到屍人。
 
只要屍人的注意力不集中在由依老師的那邊,她就有機會逃走。
 
我繼續快速以碧麗珠打落在牆面去,響亮的聲音不斷地發出。
 
但是屍人竟然沒有理會我製造出來的聲音,只是向由依老師那邊前進。
 
我加強了力道,聲音變得更響,快要去到震穿耳膜的程度,但是屍人依然沒對聲音給予反應。
 
碧麗珠已經被我打得整罐凹了下去,但是卻沒得到預想中的效果。
 
這一班屍人,在眼裡就只有由依老師這一個獵物。
 
「你們這些傢伙!!!」
 
眼見響聲對屍人沒有效,我整支碧麗珠向着屍人飛擲出去。
 
被擲出去的碧麗珠,狠狠擊中一個屍人的頭,被擊中的屍人即時倒在地上。
 
本來我應該是要大叫「好球」,但我沒多餘的時間來做這件事。
 
在擲出碧麗珠過後,我拿起了腰間的柱塞,然後衝向屍人,準備跟他們來一場肉搏戰。
 
我一個坐廁板打向屍人,然後以柱塞打向屍人的臉,把眼前的屍人打落在地上。
 
接着是下一個屍人,我也是以同樣的方式來對付它,然後又是另一個,之後又是另一個。
 
但即使我怎樣攻擊,把眼前的屍人推開或打倒,都無法開出一條路來讓由依老逃走。
 
屍人如同海嘯般撲外由依老師,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樣子。
 
再過不久,由依老師就會被屍人襲擊,被淹沒。
 
自己的動作再不快點的話,由依老師就沒救了。
 
「撐着啊!由依老師!我馬上就會過------」
 
「走呀,宇宙塵!」
 
正當我繼續奮力打開出一條路,並以說話支持由依老師的時候,她突然對我大叫。
 
「不要讓我所做的變成白費!給我滾出去呀,宇宙塵!」
 
「我做不到,這樣的事。妳撐着點,我馬上就來。」
 
「不要忘記你的身份,宇宙塵,你可是要保衛地球的戰士耶,要是你也在這裡倒下來,地球怎麼辦,小奈奈她們怎麼辦,你的女兒又怎麼辦!」
 
「由依老師……」
 
「宇宙塵,這是老師的最後的命令,生存下去!」
 
「嗚…是…是的…老師。」
 
我停下了攻擊的動作,並退向鋼門,並慘不忍賭的別過了臉。
 
「喂,宇宙塵。」
 
就在我要推開鋼門,並準備離去的一刻,由依老師叫住了我。
 
我停下了腳步,但沒有把臉轉過去,因為我怕只要轉了個臉過去,就會忍不住回去救由依老師。
 
「跟你在一起的時間,我覺得很高興。」
 
由依老師這句話的聲音,過了幾秒後,就被屍人的聲音掩蓋,她的聲音永遠消失在我的耳邊………
 
由依老師妳這一個超級無敵的最強宇宙級笨蛋中的超級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