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的一聲,我完全推開了鋼門,然後衝了出去。
 
冰冷的雨水馬上打落在我的身上。
 
不論是頭髮、上身、下身、以及臉,都沾上了雨水。
 
在落在我臉上的雨水,不知為何是有點鹹,如同眼淚的味道。
 
到底是眼淚,還是雨水,我都已經沒有時間去分辨了。
 


為了不被屍人追到,我只顧向前跑,沿着由學習大樓一號通往公園的路拼命跑。
 
通往公園的原因,就是為了繞路過去基地,並不是其他原因。
 
在漆黑和大雨的情況下奔跑的我,不用一會就跑到在公園中的湖邊。
 
「嗚…哈哈…!」
 
本來還以意為會逃走順利,誰知在公園之內,有一班屍人在埋伏我。
 


屍人的出現擋住了我的前路,並把我步步迫退。
 
它們為數至少有十個,要是跟它們戰鬥,並在視野不清的情況下,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
 
「可惡…」
 
我不服氣地講了句話,然後折返回去,打算先沿着湖繞過屍人,然而再前往基地。
 
「嗚…哇!」
 


看到我轉身逃走的屍人,馬上大叫起來,像是在說「不要走!」的一樣。
 
屍人加快了腳步,朝我快步走過來。
 
幸好它們本身的速度並不快,就算是快步,也比不上我跑步的速度。
 
但就在我轉身走了一段路的時候------
 
轟隆!
 
------一道閃電把眼前的一切都照亮,例如從學習大樓一號那邊上追來的屍人。
 
眼前突然出現了二十多個屍人,它們是由學習大樓一號追我而來,還真的有夠窮追不捨。
 
「嗚哇!!」


 
看到獵物就在眼前,見獵心喜的屍人們馬上洶湧而上。
 
不妙!現在的我被前後包圍了。
 
來自兩邊的屍人,與我越來越近,再這樣下去,我就會變成它們的大餐了。
 
可惡…怎可以在這裡停步?
 
要是我在這裡成為了屍人的大餐,由依老師所做的一切不都是白費了嗎?
 
------「宇宙塵,這是老師的最後的命令,生存下去!」------
 
由依老師的說話,以及她回望我的那個眼神,在我腦內閃現。
 


我不能死!不能成為屍人的晚餐!絕不可以!
 
由依老師為了讓我生存而犧牲自己,要是我在這裡死掉的話,怎對得住由依老師呀!
 
我馬上緊握手中的柱塞和坐廁板,準備為着生存下去而戰鬥。
 
要把所有的屍人打倒,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包圍我的屍人,最少也有三十多個左右,而且隨時會有增援,根本沒可能打得完。
 
唯一可以讓我殺出去的方向,就是我原本要走的那個方向,也就是只有十個屍人的方向。
 
所以現在只能緊握武器,殺出重圍,向着本來應該要走的方向突破過去。
 
我一個轉身,然後喝斥般的大叫,加強了自己的氣勢,並衝向十個屍人的那邊,與他們展開戰鬥。


 
「嗚哈哈!」
 
看到獵物自己送上門,屍人發出了非常高興的笑聲,並伸出雙手準備迎接我這個獵物。
 
「我會成為你們的獵物嗎?不會!」
 
我拿坐廁板,然後一個用力打向眼前一個快步走過來的屍人,坐廁板打在屍人身上的聲音頓時響起。
 
屍人像是被某個女人用盡全身的氣力嘗了一記耳光,順着同一個方「砰磅」一聲倒在地上。
 
下一刻,兩個屍從我斜角兩側進攻過來。
 
我先是用柱塞把右邊屍人的臉用力吸住,並把它推向地面,同時舉起坐廁板,擋住由左邊壓過來的屍人。
 


「喝呀呀呀呀呀!!!!」
 
接着我用力一推,隔着坐廁板把那隻還未倒地的屍人用力推回去。
 
連走路都搖擺不定,受到我這用力的推擊的屍人,即時被推跌在地面上。
 
這個時候,在我身後的屍人,已經毫不客氣地向我衝過來。
 
在我眼前還有七個屍人,要是我的動作太慢的話,就沒可能在後邊的屍人撲上來前殺出去。
 
當我稍微留意一下後邊的情況時,眼前的一個屍人突然撲上來,我反射性地用柱塞吸向屍人的臉,然後用力把它推到地上。
 
柱塞緊緊的吸住屍人的臉,正當我想拔回來時,左手邊又一隻屍人向我作出攻擊。
 
連拔回柱塞的時間也沒有,我就要開始應付另一個屍人。
 
我快速用坐廁板擋住,成功防禦。
 
但是這個屍人是個大肥仔,無情的壓力加上它自身的重量,簡直是泰山壓頂的一樣。
 
我拼盡全身的氣力去抵抗這肥仔屍人,用力得差點連大便也被擠出來!
 
平常的屍人,單手就可以擋得住,但是眼前的肥仔屍人,卻要我用雙手才可以擋得到,我只能放棄拔回柱塞,用雙手去抵抗肥仔屍人。
 
就在雙手忙過不停的時候,另一個屍人就向我完全沒有防禦力的右邊進攻。
 
「嗚耶哈!」
 
雖然屍人說的不是人話,但我猜到它是在說「你死定了!」之類的說話。
 
屍人哈哈笑的張開了口,準備把我像個大蘋果一吃。
 
「那有這麼簡單!!!!!」
 
我即時用力把右手握成拳頭,用力向右一揮,正好打中了屍人的側臉。
 
「砰」的一聲,屍人被我打倒在地上。
 
但就在我以右手用力打向屍人的一刻,肥仔屍人更用力壓過來。
 
單憑一隻左手,根本沒能完全擋得住肥仔屍人的壓擊,我整個人即時被壓得曲了起來。
 
我的右手馬上擋回去,但是處於下風的我,即使追加右手的力量,也不能把肥仔屍人推回去。
 
而且,我的手已經開始感到麻痺,已經快要沒力了。
 
再這樣下去,我就一定會被肥仔屍人壓得變成肉餅。
 
禍不單行,右手邊又再次被屍人襲擊,同時間,身後的屍人已經距離我只剩五米左右。
 
死定了!這下真的死定了!
 
所有的時間就用在跟肥仔屍仔比力,結果就落得如此下場。
 
嗚……由依老師……對不起……
 
「新陳!向上伸出右手來!」
 
由依老師是打算把我拉去天國了嗎?哈哈,沒想到我也能進天國呢。
 
不對!這不是由依老師的聲音,是某一個女生的聲音。
 
四周充滿着雨水的聲音,以及屍人的歡笑聲,害我不能聽得清楚是誰的聲音。
 
我甚至懷疑我是有了幻聽,因為在這麼危險的情況下,人總會是想聽到自己想聽的事吧。
 
不過,如果這是幻聽,那麼我就是一個連死之前都在想女生的人了。
 
要相信這句說話嗎?還是不要信。
 
雨水用力打在我的身上,像是嘲笑我猶豫不決,它催促我立即做決定。
 
後方的屍人步步迫近,在我右手邊的屍人已經快要走到我的身邊,我已經沒有時間再去思考了!
 
管他是幻聽還是真的了,現在只能放手一搏。
 
即幻聽也好,不是幻聽也好,如果我不做的話,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條。
 
人生有一些事,就是你不試着去做,就永遠都沒有成功的機會。
 
「隨便啦!找個人救我!!!!!」
 
我把一同用力擋住肥仔屍人的右手,向着上空一舉。
 
筆直向上空舉的手,五指盡伸,像是請求神明救助。
 
然而,只有雨水打落在我的手上,冷冰又無情的。
 
雨水又再一次嘲笑我,把我傻當笑子般嘲笑。
 
「你真是一個無藥可救的笨蛋」
 
我苦笑着,說出了雨水嘲笑我的說話。
 
果然這都是幻--------
 
「捉到你了!」
 
就在我打算承認我聽到的是幻聽,並準備認輸的時候。
 
一隻手把我向天空伸出的手緊緊捉住,並把我拉上天空去。
 
「飛…飛麗斯!?」
 
我抬頭一望,就看到背上了飛行組件的飛麗斯正握拉着我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