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我不是幻聽,這是真的,這是真的,我真的被救了。
 
這一刻,我不禁把飛麗斯看成天使。
 
「新陳,你要捉實我!」
 
「這是當然的吧!」
 
飛麗斯馬上提升馬力,拉着我向上升起。
 


但就在飛麗斯拉着我向上升的時候,肥仔屍人卻不甘就此讓我走。
 
肥仔屍人捉住了我握在手的坐廁板,想把我連到飛麗斯一起用力拉下來。
 
可是,肥仔屍人這樣的行為真是笨得很。
 
「吃坐廁板吧!」
 
我大喝一聲,鬆開了坐廁板。
 


用力拉着坐廁板的肥仔屍人,即時被我鬆手了的坐廁板撞上了臉,狠狠地吞下了坐廁板。
 
肥仔屍人馬上就向後倒地,鼻血猛流,連門牙也被坐廁板撞飛。
 
看到這個肥仔屍人的狼狽樣子,我不禁哈哈的笑了。
 
包圍了我的屍人,本來以為吃掉我是十拿九穩的事,誰知道飛麗斯竟然從上空救了我。
 
只能眼白白看到我被救人,所有的屍人都噘起了嘴,有些不開心的低下了頭,有些則是手舞足蹈地發脾氣。
 


哈哈,想吃我,再等幾年吧!
 
就這樣,我被飛麗斯救離了屍人的包圍網,在雨中飛行着。
 
「新陳,沒事吧,沒受傷吧?」
 
「沒事,我沒事。」
 
「那個,由依,在那裡了?」
 
被飛麗斯突然問了這樣的問題,我不禁沉默起來。
 
聽到我沒有回應,飛麗斯轉了個頭,望了一下我。
 
從我的沉默和沉了下去的臉色,飛麗斯大概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了。


 
因此她沒有追問下去,只是顧好飛行。
 
「飛麗斯,請送我去社辦,我要拿武器去救奈奈她們。」
 
「沒這個必要,因為她們已經在社辦內了。」
 
「真的嗎?」
 
「嗯。」
 
聽到飛麗斯這樣講,我不禁放下了心頭大石般呼出了一口氣。
 
要是因為我動作太慢,而害奈奈她們……我真的……
 


總之,現在就是鬆了一口氣。
 
在暴雨中穿梭,強忍着冷雨與寒風,終於回到了基地。
 
才剛着陸,我就急不及待跑向基地的鐵門前,快速把門打開。
 
「奈奈!謝西嘉!深雪學姊!」
 
「爸爸!!!!!!!」
 
砰磅!
 
就在我推開了門,非常擔心地叫出女生們的名字後,我馬上就被謝西嘉撲倒。
 
「嗚嗚!嗚嗚!嗚嗚!」


 
把我撲倒了的謝西嘉,用力地抱緊我,更在把臉在我的胸口上磨蹭,同時哭泣起來。
 
雖然我很想告訴謝西嘉知道,我的衣物已經濕透,也不太乾淨,要是她這樣抱着我,也會把她的衣服弄穢。
 
但看來,即使我跟謝西嘉這樣講,相信她也不會理了。
 
看來謝西嘉也知道了屍人的事,也目擊到屍人向她的同學出手,所以感到害怕,一個害怕的小女孩會向要抱住爸爸,這是很正常的事吧,而且我相信謝西嘉也很擔心我。
 
我只好坐直起來,並輕撫謝西嘉的頭髮,安慰着她,讓她的淚水止住。
 
「新陳,你還好吧。」
 
「叫人家擔心你,你還真過意得去呢,新陳代謝。」
 


奈奈和深雪學姊也走近了我的身邊,問候着我。
 
「不好意思,要妳們擔心。」
 
我先向奈奈和深雪學姊苦笑着說了句話,然後與謝西嘉一同站起來。
 
「要謝西嘉擔心爸爸,真的對不起呢。」
 
「嗚…謝西嘉好擔心爸爸。」
 
「哈,爸爸我可是保衛地球的戰士呢。」
 
「嗚……嗯,也是呢。」
 
謝西嘉擦了擦眼角的淚水,然後對我展露了一個放心的微笑。
 
聽到我說出這樣的話來安慰謝西嘉,剛剛進來了的飛麗斯,不禁對我投了個「你還真好意思講出這樣的話」的眼神。
 
雖然飛麗斯知道我剛才被屍人包圍,還差點變成了大餐的事,但她也為了讓謝西嘉安心,所以沒有說出來。
 
要是被謝西嘉這個傻女兒知道了剛才發生的事,相信她又要哭了。
 
「新陳,怎麼不見了由依姊的?」
 
奈奈望了望四周,並沒有發現由依老師,便向我問了句話。
 
「奈奈,妳要冷靜點聽我說。」
 
我的眉頭即時皺起,一臉認真的表情。
 
奈奈被我這個模樣嚇得愣了一下,一時之間不知道應該給個甚麼反應才好。
 
「啊……嗯。」
 
「由依老師她------------」
 
我深呼吸了一下,然後把由依老師為了救我而犧牲了自己的事告訴了所有人。
 
「怎!怎會的!」
 
跟由依老師交情最深的奈奈,聽到這個消息,大受打擊。
 
她瞪大了的眼睛,即時猛湧出淚水來。
 
與由依老師相識了一年有多的深雪學姊,雖然跟由依老師的交情沒奈奈那麼深,但都不禁臉色一沉。
 
「由依姊她……由依姊她…嗚嗯……」
 
落淚如同排洪一樣的奈奈,雙手掩着自己的臉,不想讓我們看到她傷心的臉。
 
她的低哭聲和拒絕相信事實的聲音,從手指隙縫中流出。
 
看到奈奈這麼傷心,我覺得自己真是對不起她。
 
要是我的實力可以變得更強,可以有更強大的力量,例如魔法之類的,當時就可以救到由依老師。
 
「對不起,奈奈…都是因為我。」
 
成為了罪人的我,一瞬間把奈奈抱進懷中,並向她道歉。
 
受到了安慰的奈奈,更是哭泣得厲害。
 
大概可能是在我懷中的關係,不會被人看到她放聲哭泣時的樣子,所以哭得更是厲害吧。
 
碰!碰!碰!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傳出來敲打的聲音。
 
這幾下的敲打聲,把我們所有人嚇得差點心臟都跳了出來。
 
在這個時刻,出現敲打的聲音………屍人!?
 
「聲音,是由門口傳出的。」
 
飛麗斯望向了鐵門,並向所有人講話。
 
本來因為由依老師的事,而哭起來的奈奈,馬上收起了聲音,離開了我的懷抱。
 
「奈奈、謝西嘉、深雪學姊,妳們退後點。」
 
「爸爸,小心啊。」
 
「嗯。」
 
奈奈她們退後到基地的最裡邊,而我則是拿了個不知為何會出現在基地裡頭的球棒,然後跟飛麗斯站到門前。
 
身為男生是應該要保護女生的,但假如等等打開口就一堆屍人衝進來,那時我一個人一定抵擋不住,所以我需要飛麗斯的力量。
 
飛麗斯能夠召喚出手腕機甲火神炮,是個擁有力量的女生。
 
碰!碰!碰!碰!
 
敲打鐵門的聲音繼續響出。
 
「準備好了嗎?新陳。」
 
「嗯,上吧。」
 
當我和飛麗斯準備好後,飛麗斯就即時轉動門柄,把鐵門打開。
 
同時間,我握緊球棒,準備作出攻擊。
 
正當球棒要打落在敲打鐵門的屍人身上時------
 
「原來你們喜歡別人在外邊受風吹雨打的?」
 
------屍人開口講了句話,不,眼前的並不是屍人是人類。
 
「打擾了,各位。」
 
出現在我們眼前的男子,冷冷地笑着說了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