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蹲下來啊!」
 
正當我們全部人都感到徬徨無助的時候,一把男性的聲傳到我們的耳邊。
 
那一把聲音有點熟悉,但我一時刻想不起這時誰的聲音。
 
聲音是誰的並不重要,重要是這一把男聲叫我們蹲下來。
 
雖然不知道在發生甚麼事,但我們全部人都蹲了下來。
 


因為謝西嘉蹲了下來,由她所展開的力場頓時消失。
 
沒有力場的阻礙,來自前邊的屍人即時湧上來。
 
飛麗斯也蹲了下來,沒有繼續以重劍擋住屍人,來自後邊的屍人即時衝上來。
 
兩邊前後夾攻我們的屍人,都一一湧上來了。
 
「秘技.轟天炮!!!」
 


就在我們蹲下來,以及屍人湧上來的一刻,一道光芒就在我們頭頂掠過,由我們的前方衝向後方。
 
正確一點來說,這不是光芒,是光束,是帶着電粒子的光束。
 
轟!!!!!!!!!!!!!!!
 
強勁的撞擊聲瞬間出現,光束一口氣把夾攻我們我屍人全部打飛。
 
有的被撞飛到九霄雲外,有的一直撞上牆壁上,有的更被撞到水裡去。
 


這一下攻擊,讓下水道震動起來,不知道還以為發生了地震呢。
 
灰塵和碎石都被這一下攻擊掀了起來,一塊又一塊的碎石從我們的頭上掉下來。
 
「呀!!!」
 
突然,一塊有一個人頭一樣大的石塊,向着奈奈的方向掉落去。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事件,奈奈反射性地做出女性面對所有害怕的事情的第一個反應,那就是尖叫。
 
「奈奈!」
 
我馬上作出反應,想上前救她,但是有一個人比我還要快就做出了反應。
 
「…薪…薪水昂?」


 
薪水昂就在石塊要撞上奈奈的時候,以超快反應跑到奈奈的身邊,並伸出雙臂擋住了石塊。
 
「嗚!」
 
石塊由上而下撞上了薪水昂的雙臂,給予薪水昂強烈的痛楚感覺。
 
薪水即的嘴角不小心流出了痛苦的聲音,看來這石塊真的讓薪水昂感到非常痛。
 
「喂,妳沒事吧。」
 
為奈奈擋下了石塊的薪水昂,不斷揮動雙臂,好讓痛感消去,同時跟奈奈講話。
 
「沒…沒事,謝謝。那個,你還好吧?」
 


「這很小事,別擔心。」
 
雖然薪水昂說是小事,但他的眉頭很明顯是因為痛楚而皺了起來。
 
奈奈有點想為薪水昂驗查傷勢,但又好像感到不太好意思。
 
「新陳君!」
 
之前叫我們蹲下來的男聲又再響起,而男聲這次是呼叫我的名字。
 
「啊,新陳代謝,你的男朋友來了。」
 
大概深雪學姊也跟我一樣已經知道這把男聲是屬於誰了,在我們認識的人之中,就只有一個人會叫以這樣的方式來叫我。
 
應該是這樣說,在這間學校,就只有一個男人會這樣稱呼我的。


 
如同深雪學姊所說,我的「男朋友」來找我了。
 
「谷先生………」
 
我半瞇起了眼睛,有氣沒力地望着赤裸全身而被聖光包圍住重要部位的谷先生。
 
谷先生看到我非常高興,由我們整個隊伍的前方走過來。
 
谷先生,全名 谷花約瑟。
 
他是一個不節不扣的男同性戀,是男男社的會長。
 
雖然是一個男同性戀,但卻擁有很強的實力。
 


一身健美先生的身型,肌肉和脂肪有着平衡的比例,絕對是每個男生都想有的身型。
 
颯爽的短髮,讓他看起來充滿了夏天的氣息。
 
「新陳你們沒事吧?這裡的水流好急,跟猛獸好像,我覺得跟猛獸搏鬥的男生好帥。」
 
谷先生有一個很奇怪的習慣,他會突然講題外話,或者在緊張的時刻突然講笑話。
 
總之就是在不適當的場所,講不適當的話,害我都難以跟他溝通。
 
「沒事,謝謝你救了我們,谷先生。」
 
「別客氣,親愛的新陳君。」
 
「可以不要加上親愛的嗎。」
 
「呵呵,新陳代謝已經和他到了親愛的關係囉?」
 
「才不是這樣啊,深雪學姊。」
 
「行啦,行啦,別跟人家解釋。」
 
深雪學姊別過了臉,「嘻嘻」的偷笑着,真是的,谷先生害我被人嚴重地誤會了啊!
 
剛才射出來救了我們的光束,就是由谷先生所射出來的。
 
包圍着谷先生重要部位的聖光,在谷先生要戰鬥的時候,會變成了聖劍狀況,以光芒變成劍狀來攻擊對手。
 
而剛才,谷先生就是以聖劍的狀態來使用他的秘技,把所有的屍人擊退。
 
「新陳君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是來找我的?嗯,我真的感到很高興。」
 
「不是,別誤會。再說,谷先生你也為什麼會在這裡?」
 
「說起來就長了。」
 
說到這裡,谷先生一臉悲傷,我留意到他的眼角正泛起淚光。
 
谷先生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其實也是跟屍人有關係的。
 
根據谷先生所說,他在社辦休息的時候,有一個男生出現在他的眼前,並準備「攻」擊谷先生。
 
谷先生當然馬上就接「受」了,但這時候,谷先生留意到該男生的表情有點不對勁。
 
該男生的眼睛變得血紅,而且把口盡量張大,想要咬向谷先生。
 
谷先生馬上把男生推跌在地上,然後即時逃走出社辦。
 
但是社辦外邊,竟然出現了跟該男子一樣的人,那些人都想要攻擊谷先生。
 
谷先生只好一邊保護自己,一邊逃走,最終逃到了地下水道。
 
我是有點不明,他實力這麼強,但為什麼不去認真一戰,反而選擇逃走呢?
 
這點小事就別在意了,可能是他心地善良,不想隨便傷人吧,總之他就是逃走了。
 
接着,在地下水道就聽到打鬥的聲音,之後就發現我們被屍人包圍而出手相救了。
 
「谷先生也被屍人襲擊了呢。」
 
「屍人?是甚麼?是指包圍你們的人?嗯,總感覺不是好東西。今天吃的午飯,也不是甚麼好東西,還真的第一次吃到這麼差的午飯。」
 
這個時候,薪水昂來到了我和谷先生的中間,打斷了我們的對話。
 
「打斷你們的對話,真是很抱歉,因為它們又來了。」
 
我回頭一望,就看到好幾個屍人,正快步走過來。
 
另外,之前被光束打倒在地上的屍人,開始恢復了意識,也慢慢地爬起來,想要吃掉我們。
 
「你打算留在這裡聊天,還是前進?」
 
薪水昂問了問我,而我當然是選擇後者。
 
要是我們留在這裡,就一定會再次被屍人包圍,到時候都不知道能不能再逃出去。
 
雖然谷先生在場,但屍人的人海戰術,一定會把我們打得沒氣可喘,被打敗只是時間問題。
 
再說,我們必須要在日出之前收拾死靈法師。
 
所以,我們沒時間可以浪費了。
 
「我們走吧,薪水昂。」
 
「這是個很好的決定。」
 
薪水昂的聲音才剛落下,他就趁着前方還未出現屍人,就快速跑起來。
 
谷先生雖然不知道我們在做甚麼,但他也知道留在這裡會性命不保,所以人跟着我們一起走。
 
整個隊伍都向前移動着,與後方的屍人越來越遠。
 
大概可能是前方的屍人都被谷先生收拾掉,所以我們才可以這麼容易前進吧。
 
「新陳君,那位先生是?」
 
「薪水昂,是DSO的成員,詳情情況等等再講吧。」
 
「是新陳君的新男朋友?他的肉很結實,而且很有幹勁,相信是攻型吧。嗯,那麼新陳君就是受了。」
 
「別突然講奇怪的話好嗎?我跟薪水昂沒關係!另外我不是男同性戀,不攻不受。」
 
「年輕真好。」
 
他到底有沒有把我的話聽進耳內的啊。
 
擺脫了屍人的追擊,我們就向着發明社的倉庫前進。
 
距離日出的時間,還剩下十二小時,我們得加緊腳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