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下水道的行人路一直走,拐了好幾個彎,再走了一段路後,終於來到了發明學系的倉庫附近了。
 
「上邊就是倉庫囉?」
 
「嗯,照地圖的顯示,上邊就是目的地。」
 
隨着深雪學姊的一問,薪水昂再次拿出電話來確認。
 
等確認好了後,薪水昂便第一個向爬上梯子,向着我們頭頂上的人孔蓋前進。
 


「我是去確認一下外邊的情況,安全再叫你們出來。」
 
薪水昂留下了一句話後,就沿着梯子向上爬。
 
雖然薪水昂自己一個去探路,但我一點都不擔心,因為他的實力高強。
 
爬到梯子最頂的薪水昂,慢慢又輕輕的把人孔蓋打開,之後小心翼翼地探頭出去。
 
「他沒問題嗎?我有點擔心。」
 


站在我身旁的奈奈,看到薪水昂危險的行動,不禁擔心起來,便問了我一條不懂得回答的問題。

看到奈奈為着薪水昂而擔心起來,我都只好苦笑。
 
「沒事的,因為他是薪水昂。」
 
「可是……」
 
「不用擔心啊,薪水昂能一個打一百個的呢。」
 


「不,我是沒可能打贏一百個敵人。」
 
正當我以開玩笑的心態跟奈奈說話時,薪水昂突然講起話來,我的玩笑被打一瞬間打翻。
 
「上邊安全,可以上來。」
 
薪水昂以「別拿我來開玩笑好嗎」的眼神望了我一下,然後就把安全的消息告了我們。
 
我只好苦笑幾下,然後就與大家一起爬上梯子,向出口前進。
 
「好吧,大家快上去。」
 
我向着各位女生說話,催促她們先上去,讓我留在後邊保護他們。
 
不過,現場所有的女生都沒動過,除了謝西嘉之外。


 
聽到我的說話,謝西嘉第一個爬上梯子,不過馬上就被深雪學姊拉住了。
 
「謝小鬼,妳真的跟你爸爸一樣笨笨的。」
 
「嚯呃?為什麼要說謝西嘉笨笨啊?」
 
「你爸爸是要大家先爬上去,好讓他在下邊抬頭望裙子裡邊的小褲褲啦!」
 
喂喂,深雪學姊,別冤枉我好嗎?我才沒有這樣想過。
 
深雪學姊這麼一講,我才留意到女生穿裙子的問題。
 
要是女生們都先爬,那麼走在最後邊的我,只要向上抬頭一看,就會看到她們的小褲褲。
 


「新陳君,你想要看小褲褲,我的可以給你看,你看這是純灰色的內褲。白色的內褲,很容易弄污,黑色的又好像很沉重,灰色的比較適中呢。」
 
「別拿你的內褲出來,我對男人的小褲褲完!全!沒有興趣!」
 
真是的,谷先生突然拿出他的內褲,還真是把我嚇到。
 
了解到女生要面對的問題,所以身為男生的我們就先上去。
 
為了不讓我向上爬的時候看到谷先生散發出聖光的臀部,我即時第一個向上爬。
 
第二個爬梯子的谷先生,之後是深雪學姊的機械人,接着是深雪學姊、謝西嘉、奈奈、飛麗斯。
 
深雪學姊還真聰明,為了不讓她的眼睛看到谷先生發出聖光的臀部,就以機械人來隔開谷先生和她。
 
雖然我不用看谷先生的臀部,不過谷先生在爬的時候,一定盯着我的臀部,害我混身不自在。


 
「新陳君的臀部很有肉。」
 
「喂!盯着我那裡不放,然後又講出莫明奇妙的話!」
 
我覺得自己的臀部正面對危機。
 
穿過了由薪水昂打開的人孔蓋,我們終於從下水道來到了地面了。
 
「呼,新鮮空氣。」
 
來到了地面的深雪學姊非常高興地喊出了話,並拼命地呼吸新鮮空氣。
 
謝西嘉看到深雪學姊這個有趣的模樣,覺得很好玩,於是也一同拼命在呼吸空氣。
 


這兩個小女孩還真可愛呢。
 
的確,陸地的空氣是比下水道內的空氣要好很多了。
 
連我也不自覺地深呼吸了一口空氣呢。
 
呼吸過新鮮的空氣後,我就環視了一下四周。
 
在我們的身後,是一片樹林,而眼前則是整齊一字排列的倉庫。
 
倉庫的外觀設計非常簡單,長方型屋身和三角型的屋頂,跟殼倉非常相像。
 
在長方型的兩個短邊,都有着以電子鎖來打開的鋼鐵大門。
 
在鋼鐵大門的上邊,有着不同的號碼,絕對是用來辨別倉庫的。
 
深雪學姊望了一望那些號碼。
 
「嗯,人家的號碼是一號,還真是個好號碼。來吧,走囉。」
 
深雪學姊的倉庫是一號啊?是因為身高的問題,而排在第一嗎?
 
薪水昂聽到了深雪學姊的指示之後,就走在最前邊,帶領我們去到一號倉庫。
 
步行了最少十分鐘,終於來到了一號倉庫。
 
竟然要走十分鐘啊,我很好奇這個發明學倉庫到底有多大,不,到底這間大學有多大?
 
來到了一號倉庫的我們,等待着深雪學姊把鋼鐵大門解鎖。
 
「嘟。嘟。嘟 ------ 密碼已被證實。」
 
不用一會,電子的機械聲就發出,然後,鋼鐵大門就自動打開了。
 
電子系統把倉庫內所有的燈光全部打開,本來漆黑一片的倉庫,馬上光亮起來。
 
本來還以為馬上就看到倉庫裡邊所擺放的東西,結果首先映入眼的,是一個四人家庭的場景。
 
客廳、睡房、洗手間、廚房,全都在裡邊,簡直是把一間房屋搬了進來。
 
「這真的是倉庫?」
 
看到這樣的場景,我不禁一問。
 
本來淡定的薪水昂,也被這個奇怪的場面嚇了一下。
 
「這是校方方便學生的設計啦,畢竟連私人的製作工場都在裡邊,有時候得趕工,就會整日都在倉庫內,沒辦法回宿舍,所以就有這個家居設計。」
 
雖然校方是一片好意,但這也太誇張了吧。
 
「來吧,我們走囉。」
 
如同回到家的深雪學姊,帶着小跳步進了去。
 
雖然說倉庫有這樣的設計,但深雪學姊好像都沒好好用過,裡邊的沙發、桌子和椅子,全都鋪滿了塵。
 
是因為深雪學姊的學習都不需要趕工,還是厲害得沒有趕工的需要呢?
 
穿過了家居室,我們終於真正來到了倉庫。
 
「厲害吧,這都是人家的發明品耶。」
 
「啊!豆姊姊好厲害啊!」
 
「呵呵,把謝小鬼搞得吃了一驚呢。」
 
連我也吃了一驚------
 
「可是,豆姊姊……到底要怎樣才找得到魔力橋呢?」
 
------因為眼前的倉庫如同垃圾堆的一樣。
 
所有的發明品,全部都隨便丟在地面上去,雜亂無章的擺放,實在讓人「目不暇給」和「目定口呆」呢。
 
「謝小鬼,這真是一個好問題,人家相信只要用心去找,不出兩小時,就會找到魔力橋。」
 
總是覺得,如果走進深雪學姊的宿社房間,一定會看到她把所有的衣物都丟在地上。
 
「沒辦法,只好努力找了。」
 
薪水昂嘆了一口氣,然後就捲起長衣袖,準備從垃圾中找出魔力橋。
 
「薪水昂,你的前臂!」
 
這時奈奈像是發現甚麼般叫了起來。
 
聽到奈奈這麼一說,我們都把視線落在薪水昂的前臂。
 
薪水昂左右兩邊的前臂都有很明顯的淤傷,應該是為奈奈擋下石塊的時候所造成。
 
「果然還是因為我……」
 
「別在意,比起以前的槍傷,這算小事。」
 
薪水昂連忙講出說話,好讓奈奈安心。
 
「現在最重要的不是療傷,而是找出魔力橋。」
 
說完了這一句話,薪水昂就着手眼前的垃圾堆,不斷左翻右翻。
 
果然是DSO的成員,真是厲害極了。
 
明明受了傷,卻完全不理,着眼於任務,換轉是我,可能早就要求包紮了。
 
於是,我們就開始在深雪學姊的垃圾堆中,尋找魔力橋。
 
「咳嗯!還真的有夠大塵!」
 
深雪學姊的發明品不單單隨便亂放,而且也沒好好做過清潔和除塵,我們只是隨便翻幾翻就已經塵土飛揚了。
 
在塵埃中找東西,還真的有夠辛苦,不過為了救回由依老師,為了打敗死靈法師,我們一定要做!
 
努力!加油!一定要找到魔力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