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了!」
 
像是找到稀有寶物的謝西嘉,非常高興地大叫起來。
 
找了兩個小時,我們終於找得到魔力橋。
 
會這麼快找到,全靠深雪學姊的記憶力。
 
雖然她發明了很多東西,但外型卻一一記住。
 


深雪學姊把魔力橋的外型告訴了我們,甚至畫了出來,我們才可以輕易找到呢。
 
被謝西嘉拿在手,被稱為魔力橋的東西,外型其實跟電視搖控器差不多。
 
我還以為是一個超大盒的東西,但竟然跟我所想像的完全不一樣,我是有一點點的失望呢。
 
長方型的形狀,表面有着數字鍵、開關鍵,絕對是跟電視搖控器沒兩樣。
 
唯一的分別,就是擺放電池的位置。
 


本應該是擺放電池的位置,變成了一個透明蓋子,而裡邊有一粒波子一樣大的藍鑽石。
 
「做得好啊,謝小鬼。」
 
就為了尋找這個東西,就已經花了兩個小時了……
 
雖然我很想抱怨一下,但既然現在找到魔力橋,那麼最重要的就是啟動它去尋找死靈法師的位置。
 
「好了,現在就把魔力橋------」
 


「啟動!」
 
「喂!謝小鬼,等等呀!」
 
謝西嘉馬上按下開關鍵,被她拿在手上的魔力橋即時起動了來。
 
藍鑽石綻放出刺眼的藍光,刺眼得讓我們差點睜不開眼。
 
看到藍光的綻放,謝西嘉覺得非常美麗,露出了開心的笑臉。
 
就在下一秒,藍光更強的綻放起來,因為現在太強,藍色的光都變成白色。
 
不對,這不是藍光因為綻放得太強而變成白光。
 
我認得這種光,這是爆炸之前一刻的白光呀!


 
「謝西嘉!」
 
「嗚哇!」
 
注意到這一點的我,馬上飛奔上前,把謝西嘉撲倒在地上,以自己的身體去保護她。
 
同時,因為我這一下突然的一撲,讓謝西嘉手中的魔力橋彈飛離她手中。
 
磅!
 
下一刻,魔力橋整個爆開了來。
 
雖然魔力橋比較細小,但爆炸的威力卻不能小觀。
 


所有的零件都被這一下爆炸,炸得煙消雲散,連灰塵都不見。
 
本來一個原整的魔力橋,最後只剩下一粒藍鑽石,其他的都消失在爆炸之中。
 
藍鑽石從半空中掉到地上,發出清翠而又堅硬的聲音,並落在深雪學姊的腳下。
 
「哎呀哎呀。」
 
深雪學姊一臉「人家就說等一下嘛」的表情,並撿起藍鑽石。
 
「謝西嘉,妳沒事嗎?」
 
「沒…沒事啊,爸爸。」
 
我馬上檢查謝西嘉有沒有受傷,而謝西嘉好像被嚇到的一樣,慢了好幾秒才回應我。


 
我扶起了謝西嘉,然後望向深雪學姊。
 
「深雪學姊,到底為什麼會這樣的?」
 
隨了深雪學姊之外,大家都對眼前這個突然的情況,嚇得愣住。
 
深雪學姊先是嘆了一口氣,然後回應我的提問。
 
「果然是這樣呢,機件問題。」
 
「機件問題?」
 
「畢竟這是人家初入學時的作品,距離現在已經有兩年了,而兩年來都是在這個倉庫,會因為潮濕或者灰塵和昆蟲,而對魔力橋的的機件造成問題,沒有保養,沒有維修,所以才會爆起來。」
 


我對科技之類的事一概不懂。
 
不過,我猜事情就類似一個跑步好手,以往跑五六公里,然後沒再跑步好幾年,接着又突然跑五六公里,他的身體一定受不住。
 
「現在要怎麼辦了,魔力橋竟然!」
 
奈奈看到唯一能找到死靈法師的東西在眼前消失,頓時緊張起來。
 
不要說她感到緊張,連我也一樣。
 
沒能找到死靈法師,就救不了由依老師了。
 
「所以剛才人家說第一下嘛,唉。沒辦法了,現在只好重新製作。」
 
「能做到嗎?深雪學姊。」
 
「笨蛋新陳代謝,你以為人家是誰啊?」
 
深雪學姊拍了拍她平平的胸口,很有自信地說。
 
「人家可是魔力橋的發明者,那有可能不能再做出來。還好,魔力橋的核心藍鑽石還在,要重新做出來是完全不成問題。」
 
聽到深雪學姊這麼一說,奈奈和我都放心了。
 
「那麼,拜託妳了,深雪學姊。」
 
「給人家放一萬個心吧,這麼簡單的事,很快就完成啦,你們就在外邊等着吧。」
 
現在只能交給深雪學姊了。
 
「對不起,豆姊姊,謝西嘉完全沒注意到。所以,也讓謝西嘉來幫忙,就當作補償。」
 
「不,完全不用你們幫忙,反正你們都不懂原理。好啦,快給人家滾出去。」
 
雖然我們也像謝西嘉一樣,想幫深雪學姊的忙。
 
但是深雪學生毫不留情地拒絕,還非常粗魯地叫我們滾出去。
 
發明家在工作的時候,真是會變成第二個性格,還是說這就是她原本的性格?
 
如同趕走害蟲的一樣,深雪學姊就把我們趕到家居室那邊。
 
為免屍人在這個時候來襲,我們把鋼鐵大門關上,然後稍微清潔一下家居室,好像我們休息。
 
在休息的時候,谷先生開始詢問我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而我也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全盤托出。
 
「竟然會有這樣的事,死靈法師嗎……不知道我的同伴現在怎樣了,有被屍人襲擊嗎?要是他們都……」
 
聽完我把整件事說出來後,谷先生不禁想到他的同志,然後臉色一沉。
 
「我想他們沒事的,大概吧。」
 
「新陳君,你不用擔心的,我會一直待在你身邊。死靈法師應該是男吧,或許我可以感動他,嗯嗯。」
 
「誰要你一直待在身邊了?」
 
本來我想要安慰谷先生,不過聽到他這樣的話,我即時退避三舍,並以討厭的眼光望着他。
 
現在是休息時間,所以大家都在做自己的事。
 
飛麗斯知道保養和維修的重要性,所以馬上就把她的裝備好好整理一番。
 
薪水昂為了有充足的精神,所以閉起了雙眼休息。
 
比我還要心急的奈奈,就站在通往倉庫內部的門前,正等待深雪學姊報喜的消息。
 
這個情景就像一個爸爸正等待孩子出生的一樣,雖然奈奈是女生。
 
「不用擔心的,對於機械發明,是絕對難不到深雪學姊的。」
 
為了讓奈奈安心下來,我站到她的身邊,跟她說起話來。
 
「嗯,我是知道的。」
 
「所以妳也休息一下吧,要是等等沒有氣力去收拾死靈法師,那就不好了。」
 
「新陳,我們真的有能力把死靈法師打倒嗎?」
 
「為什麼這樣說?」
 
「因為,以前的賢者都只是把他封印……」
 
「放心吧,奈奈,你忘記了我是誰嗎?我可是保衛地球的戰士!」
 
「新陳……嗯,謝謝你。」
 
稍微跟奈奈對話過後,就看到她的心情放鬆了不少,笑容也出現在臉上。
 
「不如妳也跟謝西嘉玩玩吧。」
 
我提議奈奈跟謝西嘉玩,是因為謝西嘉目前在玩過家家。
 
深雪學姊把她的蘋果四號.改交給了謝西嘉保管,而現在謝西嘉正控制着蘋果四號玩過家家遊戲。
 
「爸爸!爸爸!謝西嘉好喜歡爸爸啊! (仿男聲 爸爸也好喜歡謝西嘉!) 真的嗎?那麼爸爸跟謝西嘉結婚吧! (仿男聲 我們結婚吧,謝西嘉。) 好耶!」

…………這樣的過家家沒問題嗎?
 
「爸爸!」
 
看來我有空的時候,應該要教導一下謝西嘉------

「爸爸!」
 
------在結婚之前,是應該要先談一下戀愛,而不是直接進入結婚環節的。
 
「爸爸,謝西嘉在叫你啊,爸爸!」
 
「咦?怎麼了?結婚嗎?」


回過神來,就看到謝西嘉站在我的眼前。
 
她剛才原來是在叫我啊?
 
「謝西嘉肚子凹進去了,肚子餓啊。」
 
謝西嘉掀高了上衣,把她的肚子露給我看,證明她真的餓了。
 
我當然第一時間阻止,把她的上衣拉回去,咳嗯,我有閉上眼睛的。
 
現在是晚上八點,是正常的吃飯時間。
 
謝西嘉會餓是正常的,其實我也有點餓了。
 
看來要去找一下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