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也餓了吧,不如由我去找點吃的。」
 
我向大家提議,而大家也點頭同意。
 
「不,不用你去找,由我來解決食物的問題吧。」
 
正當我打算離開家局室,前往外邊尋找食物的時候,薪水昂說了句話阻止我。
 
如果他想代替我去找食物,我是不會介意。
 


不過,只見薪水昂的樣子是沒有意思去踏出家居室到外邊去。
 
他只是拿出了電話和電話薄,然後撥了個電話號碼。
 
食物也可以用秘技叫出來的嗎?這到底是怎樣強大的秘技?
 
「我叫了外賣,等等就會到。」
 
原來薪水昂不是用秘技叫出食物,而是用電話叫外賣。
 


「等等啊,薪水昂,外賣有可能送得到嗎?」
 
「沒問題。」
 
我會這麼一問,是因為現在的情況。
 
外邊都是一堆屍人,那有可能有人會送外賣。
 
但是薪水昂卻一臉肯定,信心十足。
 


「你不會是開玩笑吧。」
 
「我像是開玩笑嗎?」
 
「可是外邊!」
 
「沒問題的。」
 
薪水昂依然是肯定外賣會送到,甚至一臉「你能信我好嗎?」的表情。
 
不單單是我,連所有人都質疑着薪水昂。
 
就在這個時候,傳來了叩門的聲音。
 
「外賣來了。」


 
薪水昂從沙發站了起來,準備打開鋼鐵門。
 
「喂!薪水昂!等等,外邊都是屍人!根本沒有人在外邊!」
 
這一刻我們都認為薪水昂是瘋了。
 
有人會在屍人暴動時間來送外賣的嗎?答案一定是------
 
「是不是有個叫薪水昂的人叫了外賣?」
 
-------有可能……
 
薪水昂把鋼鐵大門打開,然後就出現一個拿着薄餅快遞的人員出現。
 


「嗯,辛苦了。收據請送到DSO。這是錢,不用找。」
 
看到眼前這個情況,我們眾人都呆了眼,就只有薪水昂表現正常。
 
「請等等,為什麼你可能穿過屍人,而送外賣來?」
 
我搖了搖頭,好讓自己從這件事中回過神來,然後我就向着送外賣的提問。
 
而送外賣的就向我微笑,並說「因為托運無需驚險情節嘛。」之後就走了。
 
我呆了,這不是廣告裡的對白嗎?
 
「來吃薄餅吧。」
 
薪水昂把薄餅盒子放到桌面去,然後把送在裡邊圓圓的薄餅切開來,分給大家。


 
「新陳,你不吃?」
 
看到有吃的,而且是薄餅,大家都馬上拿了一片來吃,就只有我因為剛才的事而無奈着。
 
我已經不知道要怎樣吐糟了………總之,我們就是找到晚餐。
 
我們留了一兩片薄餅給深雪學姊,而其他的薄餅都在幾分鐘內被吃清光。
 
「嗚呼,好好味啊。」
 
吃過了薄餅的謝西嘉一臉幸福的表情。
 
圍着飯桌坐的我們,現在正是大家飯後休息的時間。
 


「薪水昂,其實我有一件事想要問的。」
 
奈奈突然向薪水昂說話,薪水昂馬上向奈奈投了個「請說吧」的眼神。
 
「我想知道,為什麼死靈法師要創造新世界?」
 
聽到奈奈這樣一問,我們都把視線集中到薪水昂身上,看來大家都想知道原因。
 
薪水昂深呼吸了一下,然後以認真的表情回望我們。
 
「其實是甚麼原因,是沒有人知道,但是我心中有一個答案。」
 
「那麼…答案是…」
 
「死靈法師看到黑暗。」
 
薪水昂吞了一下口水,又接着說。
 
「世界上充滿了戰鬥,不論是在真正的戰場,或者在社會,甚至在一個小小的辦公室,每個人都明爭暗鬥,表面上對你好,其實又是害你。
 
饑荒讓人以秒計死亡,但每日全世界都有幾億頓的食物被浪費,明明有足夠的食物被浪費,但卻有人因饑荒而死亡。
 
過度的開發,讓自然失去了平衡,大量的動物失去了棲息處,特別是居住在南北極的動物,全球增溫,讓冰川溶化,住在那裡的生物,正面對威脅。
 
人類自私的行為,正慢慢讓世界毀滅。」
 
聽到這裡,我們都不禁臉色一沉,總覺得自己是有做過以上的事。
 
鬥爭、浪費、破壞,這些事我們全都有做過。
 
「死靈法師看到了這些事,知道最後會帶來的結果,所以便計劃創造新世界。以團結一致,無私無我的屍人,來讓世界得到重生。而要做到這種事,就必得要消滅人類。」
 
「這麼一說,死靈法師不就是好人嗎?」
 
我想到了這一點,不禁衝口而出的講了出來。
 
薪水昂點了點頭,確定了我的說法。
 
「對,死靈法師是一個好人,他的出發點是沒錯,但做事的方法卻是錯的。
 
之所以會出現鬥爭,是因為不能互相理解;之所以會出現浪費,是因為不知足;之所以會有破壞,是因為自私。
 
要改變人們的想法,要理解、知足、無私,而不是把人類消滅,而且人們正為着所做過的錯事而補救,另外,世界也不是單單只有黑暗的一面,也有美好的一臉,只是死靈法師看不出來。
 
就例如人間中最美好的 愛。」
 
由薪水昂這一位酷男講出這一個字,我真是覺得與他格格不入,好想偷偷在旁偷笑。
 
「因此,我要阻止死靈法師,即使把他殺死。」
 
薪水昂露出了兇狠的眼神,從眼神中看得出他的決心。
 
「我也是,我一定要救出由依老師,即使把死靈法師殺死。」
 
我以不輸給薪水昂的眼神來望向他,以表示我跟他是有着同一樣的決心。
 
我是沒有薪水即這麼偉大的想法,我只是想救出由依老師而已。
 
她是我的老師,也是我的朋友,更犧牲了自己來救我,所以我必須要救她。
 
薪水昂看到我這樣的反應,不禁發出「哼」的冷笑聲。
 
「好吧,大家都去休息,做好準備戰鬥。」
 
薪水昂說過了這一句話後,就站了起來,來到沙發,閉目養神。
 
我們也知道體力的重要,所以也一同休息了。
 
時間來到了晚上十二時左右。
 
現在已經是夜深的時候了,正常來說,我應該都在呼呼大睡,但現在卻睡不著。
 
不只是因為想去救出由依老師的焦急的心情,也因為深雪學姊工作的聲音而讓我睡不著。
 
在倉庫內部,時不時就傳出「砰!砰!砰」的敲打聲。
 
有時又會出現深雪學姊的吼叫聲,例如「這種到底是誰的爛設計呀!叫人家怎樣做呀!」的吼叫。
 
我是很想進去告訴她「這不就是妳的爛設計嗎?」,但深雪學姊看起來相當忙,所以我也不打擾她了。
 
在桌面上的兩片薄餅,深雪學姊完全沒吃過,足以證明她是非常的忙。
 
「新陳,睡不著嗎?」
 
奈奈的聲音輕輕的傳來我的耳邊。
 
「嗯。妳也是啊?」
 
「只要想要由依姊的事,我就沒心情睡了。」
 
「哈哈,妳太緊張了呢。」
 
既然我們兩個都睡不著,那就只好閒聊一下。
 
為着其他睡得著覺的人着想,我們閒聊的聲音都比較輕。
 
當我和奈奈閒聊了一兩句的時候,突然在倉庫內部傳出了深雪學姊的聲音。
 
「耶哈!人家真是天才!終於完成了!」
 
我和奈奈頓時都睜大了眼,因為我們聽到的是個喜訊!這是天大的喜訊!
 
聽到深雪學姊傳來的喜訊,薪水昂第一個反應過來,他馬上就衝進了倉庫內部。
 
看來薪水昂比我們任何人都要緊張呢。
 
魔力橋完成了,既然這樣的話,我們就馬上進行下一步行動吧。
 
死靈法師,我們在來收拾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