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怪物手上逃走出來的我們,依照魔力橋射出來的光線走着。
 
大既因為屍人現在結集在發明學系倉庫那邊,在我們行走的道路上連一隻屍人也遇不到。
 
前進得比預期中要順利的我們,馬上就來到了魔力橋所指出的位置,也就是死靈法師身處的地方。
 
「不會吧…竟然是這裡。」
 
我望着魔力橋所指着的地方,驚嘆不已地說了句話。
 


因為那個地方,就是我每天上學都會到的地方。
 
學習大樓一號。
 
「起點就是終點,喂,喂,這不是很搞笑嗎?」
 
之前我和由依老師拼命逃出來的地方,就是死靈法師身處的地方。
 
如果我在最初知道這一件事,我一定不會逃出來的。
 


上天真是愛戲弄人呢。
 
走了這麼久的路,原來還是回到起點。
 
想到這裡的我,不禁自嘲起來。
 
「根據魔力橋的顯示,死靈法師就在天台上邊。」
 
薪水昂說了句話,然後站了出來。
 


「好了,你們的任務已經完成,接下來實在太危險,所以交給我處理。」
 
不知道薪水昂真的考慮到我們的安全,還是他想自己一個人把功勞盡取,他不打算讓我們進去。
 
「喂喂,你這是做甚麼啦,想一個人當英雄啊?」
 
深雪學姊雙手抱胸,很不滿地瞪向薪水昂。
 
「考慮到你們的身份,為了安全,我不可以讓你們進去。」
 
「這是在小瞧人家們嗎?」
 
「隨妳怎說,裡邊的危險程度,已經不是小妹妹妳們等人可以面對的。」
 
「哈,失去了電話簿的你,雙手也受了傷,你打算怎樣跟死靈法師戰鬥呀?跪地求饒?」


 
深雪學姊一針見血,把薪水昂現在的問題講了出來。
 
薪水昂比誰都要明白自己的情況,所以他沒能反駁深雪學姊。
 
「總之,接下來沒你們的事,我不可以讓犧牲者出現。」
 
薪水昂還打算獨自一個人進去。
 
「喂!薪水昂!」
 
我高聲叫着他,想阻止他一個人進去。
 
然而,薪水昂竟然拿出了手槍,直指向我。
 


從他手槍發射出的紅外線,連點丁震動也沒有,直指着我的額頭。
 
「我是認真的,為了你們的安全,你們不能進來,不然我只好把你們打暈。」
 
不是開玩笑。
 
薪水昂現在的眼神絕對不是開玩笑的,他真的會向我們攻擊。
 
雖然我明白他是為了我們的安全,才出此下策,但這樣也太過認真了吧?
 
再說,以現在的薪水昂,單獨一個人進去,實在跟自殺沒兩樣。
 
「退後。」
 
「呃?」


 
「我說退後,不然我就開槍。」
 
「好…好的。」
 
我們跟着薪水昂的指示,慢慢地後退。
 
看到我們退後到一定的遠距離,薪水昂才放下手槍,轉身向着學習大樓一號走去。
 
「飛麗斯!」
 
我壓低了聲線呼叫了飛麗斯。
 
飛麗斯一臉「甚麼事」的表情望向我,而我則是望着她沒有說話。
 


然後在下一秒。
 
「喝呀!!!!!!!!!!!!!」
 
我放聲大叫,立即向着薪水昂的背影跑去。
 
薪水昂不知道我要做甚麼,但他看到我跑過來,知道我要應該是要向他攻擊,便馬上拔出手槍來。
 
紅外線即時對準我,我即時有一種被子彈射穿了身體的感覺。
 
但就在薪水昂都未能扣下版機的一刻,一道威力比較弱的光束正襲向薪水昂。
 
那道光束正是飛麗斯拿着的等身大的加濃炮射出,是重炮裝備的武器。
 
光束直迫向薪水昂,薪水昂即時向着側邊閃避。
 
就在薪水昂閃避完的一刻,我已經來到了薪水昂的眼前。
 
「我也是一樣!不打算讓任何人再犧牲!!!!!!」
 
我的拳頭和聲音,向着薪水昂衝去。
 
聲音轟炸着薪水昂的耳朵,而拳頭則是狠狠打落在他的臉上。
 
被我的拳頭打中的薪水昂,直線飛出,以背脊撞向地面。
 
下一刻,薪水昂想要站起來,但我已經撲了上去,騎在薪水昂的上邊。
 
「現在的你,單獨一個人前往!就跟自殺一樣!這樣的事,我不准許!」
 
我想都沒想,就揮動起雙拳,猛打在薪水昂的臉上。
 
我只顧打!就只顧打!毫不留情的打!
 
「不論是由依老師!谷先生!你!或者是任何人!我都不准許犧牲!」
 
我的右拳,就狠狠打在薪水昂的左邊的太陽穴。
 
就這一拳過後,我眼前的薪水昂動也不動。
 
受到這樣的突然的猛烈攻擊,薪水昂太既是暈過去了,我覺得自己完成了一個叫作「戰勝薪水昂」的成就任務。
 
我一邊喘氣,一邊站起來,然後叫了其他人過來。
 
「新陳,你這是……?」
 
「呵呵,新陳代謝好帥呢。」
 
奈奈向我提問的聲音,馬上就被深雪學姊興奮的聲音掩蓋。
 
「爸爸,大哥哥這樣沒事吧?」
 
我望了望薪水昂,只看到他現在的樣子只豬頭一樣,本來帥氣的臉已經變得不再帥氣,看來我出手是有點重。
 
不過,如果我不是下這麼重手的攻擊的話,薪水昂絕對能夠馬上反擊我。
 
為了把他打昏過去,阻止他那個白痴一樣的行為,我只好這麼做。
 
我苦笑了幾下,然後說了句「大既沒事吧」。
 
「深雪學姊,謝西嘉,可以把薪水昂交給你們照顧嗎?」
 
要是把薪水昂留在裡,說不定等等就被屍人啃食,所以我把照顧他的任務流給深雪學姊和謝西嘉。
 
兩個小女孩互相望了一眼,然後就點頭答應。
 
之後,她們兩個就拉着薪水昂的手,把薪水昂拖向距離這裡最近的安全地方,即是基地。
 
「爸爸要加油啊。」
 
「新陳代謝…呃?加油吧。」
 
就這樣,我把照顧薪水昂的任務任給她們兩個了,而她們兩個人離開了隊伍,回到了基地去。
 
「新陳還真有顧慮到她們兩個呢。」
 
在兩個小女孩離開後,奈奈講出了這句話,並笑了笑。
 
「甚麼嘛…」
 
我頓時感到有點不好意思。
 
看來奈奈是明白我的想法。
 
帶着謝西嘉和深雪學姊到學習大樓一號裡邊去,並跟死靈法師戰鬥,對她們兩個來說,真的太危險了。
 
我不可以讓她們兩個去冒險,其中一個更是我的女兒聊!我怎可以讓我自己的女兒去做這麼危險的事?所以才讓她們去照顧薪水昂。
 
「我們走吧。」
 
飛麗斯把重炮裝備換成了重劍裝備,然後催促着我們前進。
 
她會催促我們,是因為現在距離日出只剩一個半小時了,我們已經在各個細節上浪費了太多時間了。
 
動作再不快點,死靈法師的魔力就會完全恢復。
 
當死靈法師的魔力恢復過來之後,到時就非常糟糕了。
 
不單單之前所做的一切都變成白費心機,由依老師也沒能救到,就連世界也會陷入危險。
 
我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決不會。
 
雖然我不知道等等要怎樣做就是了。
 
「我們來了,死靈法師。」
 
現在,就只剩我、奈奈和飛麗斯三人。
 
我們三個人一同向着學習大樓一號前進,準備跟死靈法師一決勝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