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靈法師!」
 
我們三個人一口氣直衝上天台,把途中遇到的屍人全部都被打倒。
 
第一個衝到學習大樓一號天台的我,在推開了天台大門的一刻,已經大叫出死靈法師的名字。
 
這一刻,一個站在天台最尾的人,輕輕的轉身望向我。
 
黑色的連身斗蓬,等身高的魔杖,纖瘦的身體,像是由出生到現在也沒吃過飽飯的一樣,這完全是標準的法師模樣。
 


老邁的外表,大概已經有六十歲左右。
 
頭髮只剩下兩旁和後邊的,而頭頂和前額都沒有頭髮,看來連法師也不連擺脫脫髮的命運。
 
「你們終於來到了呢。」
 
死靈法師一臉輕鬆的望向我們。
 
「我們現在就要收拾你!死靈法師!」
 


「收拾我?為什麼要收拾我?我只是在創造一個新世界而已。」
 
「我聽你在胡說八道呀!」
 
「新的世界,不會有爭鬥,大家的思想會共同,地球不會再受到破壞,這樣不好嗎?」
 
「一點也不好!」
 
這時候,奈奈站了出來,她勇敢地對着死靈法師講話。
 


「正因為不同,才需要溝通,才需要理解,才需要愛。雖然人類讓地球受到破壞,但是人們已經盡力在補救,我們應該是要給他們機會,而不是把他們握殺。」
 
聽到奈奈這麼一講,死靈法師頓時苦惱起來,因為他不知道要講甚麼話才好。
 
「再說,你新世界裡的人,就只是一堆傀儡,這樣的世界誰都不需要。」
 
現在的奈奈,好像有點激動呢。
 
「快把由依姊還給我們!」
 
奈奈一聲大叫,而死靈法師在這一刻就笑了笑。
 
「由依?啊,妳在說她啊?」
 
死靈法師稍微向旁邊移動一下,一個熟悉的臉孔就出現在他的身後。


 
「由依老師!?」
 
對,站在死靈法師身後的,正是由依老師。
 
雖然是由依老師,但又並不完全是她。
 
站在我們眼前的,只不過是由依老師的身體,裡邊是沒有靈魂。
 
或許是有吧,但也應該被禁固着。
 
她空洞的眼神,正好證明了這一點。
 
「老實說,我是很感動,你們為了這個女人而千辛萬苦地找我,那麼我也好心一點,把她交還給你們。」
 


聽到死靈法師這麼一說,奈奈一臉愕然。
 
連我和飛麗斯也一臉愕然,因為這真的比想像中要簡單。
 
就這樣把由依老師交還給我們?
 
死靈法師以魔杖叩了一下地面,然後由依老師就朝我們步行過來。
 
「由依姊!」
 
奈奈現在是十分高興的,她踏前了幾步,更張開了雙手,像是要去迎接由依老師的一樣。
 
「話是這麼說,但是叫由依的女人要不要跟你們走,是她決定的。」
 
突然,死靈法師揚起嘴角,奸狡地笑了起來。


 
在死靈法師的話聲才剛開始,朝我們步行過來的由依老師,突然飛奔過來,向着奈奈的眼前衝過去。
 
一瞬間,空洞的眼神目露凶光的,這刻的由依老師不是想要擁抱奈奈,而是想要攻擊她。
 
「由…由依姊?」
 
奈奈反射性地反退了幾步,但由依老師依然直奔過去,速度相當的快。
 
在我「奈奈!小心!」的聲音還未響起,在我身旁的飛麗斯已經走到奈奈的前邊。
 
就在這一刻,由依老師筆直打出的拳頭,用力地向着飛麗斯的胸口打出下去。
 
因為有了速度的加乖,氣力變得相當驚人,一下子就把飛麗斯擊飛。
 


飛麗斯撞上身後的奈奈,一同跌倒在幾米之遠的地面上。
 
「奈奈!飛麗斯!沒事吧!」
 
「我沒事…」
 
「嗚……」
 
我即時走到她們的身邊,把她們扶起。
 
奈奈雖然沒有事,但為奈奈擋下了一擊的飛麗斯就不同了。
 
飛麗斯全身冒汗,應該是在散熱吧,這是身為半機械人的她的一種自我保護功能。
 
強忍住痛感的飛麗斯勉強站了起來,並架起重劍,準備戰鬥。
 
「哎呀呀,真可惜,看來名為由依的女人不想跟你們走呢。」
 
「說甚麼話,這分別是你搞的鬼。」
 
飛麗斯大喊出一句話來回應死靈法師,接着叫出了飛行組件,讓飛行組件加裝在背部,如同飛行背包。
 
飛行組件即時噴射起來,讓飛麗斯飛向死靈法師。
 
「竟然利用我們的同伴!」
 
咬緊牙關的飛麗斯,在眨眼的一刻,就來到了死靈法師面前,她舉起了重劍,向着死靈法師劈下去。
 
但就在要劈下去的一刻,由依老師出現在她的身後,並用力拉扯着飛麗斯的低位雙馬尾,然後狠狠地向後一擲,擲到地面去。
 
由依老師的這個動作,像柔道的摔人動作應該是一樣的,不過是改為拉扯頭髮。
 
被摔到地面的飛麗斯,想要爬起來,但由依老師已經準備好作出下一波攻擊了。
 
由依老師對準飛麗斯的腹部一踢,飛麗斯整個人即時貼在地面向後飛去,地面即時被磨擦出一條線來。
 
被踢出去的飛麗斯,直到撞上天台的牆壁才停下來。
 
她手握的重劍,在被踢飛的時候飛離手中,插在我身旁不遠處的地面。
 
「飛麗斯!」
 
我和奈奈馬上走到飛麗斯的身邊,只見她一臉痛苦的表情,痛得按着腹部顫動起來。
 
真是慘了,飛麗斯是為了生育而設計出來,被這樣擊中腹部…………
 
「不堪一擊呢。」
 
死靈法師自鳴得意地吹起了口哨,看到他這個樣子我就火大了!
 
「奈奈,妳看好飛麗斯。」
 
我留下了這一句話後,我走到飛麗斯插到地面去的重劍前邊,拿了重劍起來。
 
「死靈法師,這次換我當你的對手。」
 
我雙手緊握重劍,劍尖指向死靈法師,打算與他像個男子漢一樣的單挑。
 
但是死靈法師好像有點不想理我,他望了望由依老師,然後輕輕的對我講話。
 
「不對啊,你的對手是叫由依的女人。」
 
站在死靈法師面前的由依老師,擺出了戰鬥動作,隨時向我突擊。
 
「可惡呀!死靈法師。」
 
我真是火大得兩邊的太陽穴也爆出青筋來了,竟然控制我的同伴來攻擊,要我和由依老師自相殘殺?
 
「見你們這麼有勇氣來挑戰我,不如成為我的人,跟我一起管理新世界吧。嗯?不如給你當一國之王好嗎?」
 
「跟你管理新世界,我還不如跟谷先生混在一起好了。」
 
……我竟然說出了這麼噁心的話。
 
「那麼,沒辦法了。」
 
死靈法師以魔杖叩了一下地面,在他前邊的由依老師馬上向我衝過來。
 
由依老師的速度實在太快,快得跟本不是正常人類的速度,才兩三秒,就已經來到我的眼前。
 
我反射性地拿起重劍擋在身上,成功擋住了由依老師第一波的突擊。
 
但是由依老師即時繞到我身後,對着我的腳肘位置踢下去,我整個人即時跪在地上。
 
下一刻,由依老師便把我的頭,向着地上撞下去。
 
我的下巴狠狠地撞上了地面,被磨擦出血痕來。
 
這幾下的攻擊,只不過是不足十秒內的事。
 
要是在第一集就跟樣的由依老師對戰,相信我也不可能會有今天。
 
人類的大腦,一生人也開發不足三分一,而人類的肌肉力量,也只是會用到十分一左右。
 
死靈法師的魔法,把人類的大腦完全開發,能夠做到把肌肉力量發揮到極至而不會斷裂。
 
這真是可怕的魔法!
 
我連站都沒站起來,就被由依老師的腳猛踏,背脊不斷被踩踏,痛到差點就要暈過去。
 
「新陳!」
 
看到我馬上就被打得無法還擊,奈奈擔心地大叫一聲。
 
這時,死靈法師又再一次揚起嘴角。
 
「唏,我想到個挺好玩的遊戲,不如就讓我先把你的朋友變成敵人,然後再以她們來殺掉你吧。」
 
「甚…甚麼!停手!!!」
 
「抱歉,我已經決定了。」
 
死靈法師以魔杖叩打了地面,然後由依老師就停下了對我的踩踏。
 
她把視線望向奈奈,然後即時飛奔上去,準備對着奈奈大咬下去,死靈法師是想要讓奈奈都成為我的敵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