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踩踏到直線躺在地上的我,連想捉住由依老師的腳也沒有機會,只見由依老師飛奔向奈奈。
 
奈奈被嚇得後退,但她已經退無可退了,因為她已經在天台的邊緣的牆了。
 
「讓她成為我們的同伴吧,叫由依的女人。」
 
死靈法師的聲音還未落下,由依老師已經來到奈奈的眼前。
 
由依老師立即把奈奈用力壓向牆壁,然後準備瞄準奈奈的頸,當作咬蘋果一樣咬下去。
 


「由依老師!!!!!!!!!!!!!!!!!!!!」
 
「不要!由依姊!!!!!!!!!!!!!!!!!!」
 
我和奈奈的叫聲同聲響起,傳到不同人的耳邊。
 
包括由依老師。
 
這一刻,神奇的事發生了。
 


本來應該咬了奈奈一口的由依老師,竟然動也不動。
 
「叫作由依的女人,妳怎麼了?」
 
死靈法師又再次以魔杖叩了地點,命令由依老師咬下去,但由依老師依然不為所動。
 
「……宇…宇宙…塵!」
 
忽然,由依老師的聲音響起。
 


她的聲音聽起來是多麼的辛苦,簡直是強行從喉嚨中擠出來,不,是從靈魂中擠出來。
 
「由依老師?」
 
我也呼叫了由依老師,並強忍着痛楚站了起來。
 
由依老師非常用力地把頭望向我,像是有兩道力量在抗衡中的一樣。
 
這一刻,我望見了,她本來空洞的眼神,恢復了光澤。
 
現在出現在我們眼前的,不是由死靈法師所控制的由依老師,而是真正的由依老師,她的靈魂強大得暫時奪回了自己的身體。
 
由依老師的眼睛不斷地掉出淚水,一滴又一滴的淚水就落在奈奈的身上。
 
「把我……打倒!」


 
由依老師再次強行擠出說話來。
 
「打倒我…宇宙塵!」
 
我還的大腦只顧處理痛楚的感覺,都來不及處理眼前的事情。
 
在我回神過來的時候,就已經過了十多秒了。
 
由依老師內心深處的靈魂,大概因為剛才我和奈奈的喊聲,而被喚醒,也可能是因為她那不願去傷害同伴的心而喚醒吧?
 
這大既也是因為死靈法師的魔力還未完全恢復過來的關係吧,所以由依老師的靈魂才能夠一時奪回身子。
 
她的靈魂現在正與由死靈法師所控制的肉體抗衡着,表情非常非常的痛苦。
 


「快點!…宇…宇宙…塵。」
 
由依老師放聲地催促我。
 
她的頭漸漸地望回了奈奈,嘴巴再次張得大大,準備咬下奈奈,死靈法師的魔力開始把由依老師的靈魂驅走。
 
但由依老師的靈魂依然努力對抗着肉體,她現在是把靈魂的氣力完全拼出來啊。
 
「我已經……不行了…宇…宇宙塵!快點!」
 
我望向了自己手中拿着的重劍,再望向由依老師。
 
這一刻,我回想起由依老師跟我說過的一句話。
 
------我說,如果我變成了屍人,你會殺了我嗎? ------


 
毫不猶疑。
 
不論是現在還是當時的回答,我也是毫不猶疑!
 
「喝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我拿着重劍,直跑向由依老師,奈奈看到我充滿殺意的眼神,大聲地叫我「停手呀!!」。
 
由依老師!我會殺了妳!但我會用我的「殺法」!
 
我以重劍的劍身,向着由依老師的後腦,用力地拍打下去。
 
磅咣!!
 


金屬撞擊頭部的響亮拍打聲響起,受到了這一擊的由依老師,當場暈倒,失去了意識。
 
頭部被攻擊,就會失去意識,這是識用於任何屍人,對於屍人化的由依老師也是不例外
 
要真正的殺死她,我是不可能做到,為了阻止屍人化的由依老師繼續活動,我只好這樣做。
 
失去了意識的由依老師,就伏在奈奈的身上,動也不動。
 
「由依姊!由依姊!」
 
奈奈猛搖動着由依老師,非常擔心她。
 
「安心吧,她是由依老師,不可能因為這樣而死掉。」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一個好理由,但我就知道她不會因為這一擊而死掉。
 
「奈奈,照顧由依老師和飛麗斯。」
 
「嗯。」
 
安心地把由依老師交給奈奈照顧,我留下了這一句話,然後轉身望向死靈法師。
 
「這樣,你的對手就是我了吧!」
 
我緊握着重劍,把劍尖對上死靈法師。
 
「好吧,反正我也想舒展一下筋骨呢。」
 
死靈法師的話才剛落下,我就已經先下手為強的衝了上去。
 
現在的時間已經所剩無幾,距離日出只剩下不到一小時。
 
只要時間一到,死靈法師的魔力就會完全恢復,到時就只有等死。
 
死靈法師看到這麼勇敢地衝上來,便很開心的笑了笑。
 
然後他以魔杖叩打地面,施展魔法。
 
天台的地面,突然凸起了岩石,岩石像是有生命的一樣,向着我衝過來,感覺像是有個東西在地面行走的一樣。
 
雖然我是大眼開了界,但這樣筆直的攻擊,是沒辦法擊中我的。
 
我一個側身閃避,就迴避過攻擊。
 
「嘿!」
 
但是死靈法師卻因為我的迴避而發出笑聲,那是奸狡的笑聲。
 
「黑魔法.邪靈召喚!」
 
突然,在死靈法師身邊的地面爆出好幾個暗紅色的光球。
 
光球隨着死靈法師的魔杖一指,向着我衝過來。
 
我反射性的後退閃避,成功閃避一個。
 
但是光球的數目不是只有一個,其他的光球都向着我襲來,而且速度也相當的快。
 
來不及閃避的我,馬上就被光球擊中。
 
整個身體像是燒起來的一樣,這簡直是被燒完的鐵放在身上的一樣。
 
「嗚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光球飛過來的衝擊,加上強勁的熱力,讓我不禁痛得大叫。
 
吃過了所有光球,我就已經被擊飛到幾米遠,「大」字型的躺在地上。
 
「哈哈,就這麼一點能耐嗎?我都未熱好身呢。」
 
死靈法師望着躺在地上的我,很高興的笑着。
 
「新陳!」
 
奈奈想上前扶起我,但我馬上喝止她。
 
「別過來!」
 
「可是,新陳你…」
 
「我沒事,你要照顧由依老師和飛麗斯。」
 
要是奈奈也走了過來,死靈法師一定不會放過機會,把我兩都一同攻擊。
 
我不可以讓奈奈面對危險的,不論身為朋友或是男生。
 
「還未完…還未完呀!」
 
我再一次拿着重劍,直奔向死靈法師。
 
大概是因為技能冷卻的時間,死靈法師沒再使用剛才的技能,依然是用凸岩石來攻擊我。
 
我依然快速閃避過去,並加快速度,拉近與死靈法師的距離。
 
死靈法師再次使用凸岩石來攻擊我,想阻止我前進,在我眼前「一」字凸起。
 
但這樣的岩石,是沒可能擋得住被稱為「斬艦刀」的重劍。
 
我用力把劍一揮,馬上就把眼前凸起來的岩石斬碎,然後跨過岩石,來到死靈法師面前。
 
「受死吧!」
 
「天真!」
 
死靈法師以魔杖用力叩打地面,同時把五指張開。
 
這一刻,我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正襲向我的身體。
 
抵受不住這股力量的我,馬上被反彈出去,撞碎了凸岩石,並彈飛到遠處去,狠狠的摔落在地面。
 
「嗚…呀……呀……」
 
以背部朝天著地的我,頭望着佈滿陰雲的天空,仿佛告訴世人知道太陽是不會再出來,而我的嘴角也慢慢流出了血來。
 
「嗯,還有更多嗎?」
 
死靈法師對於這樣的熱身運動,感到十分高興,他的臉上再次露出抹奸笑。
 
剛才的進攻,根本連死靈法師的頭髮都沒碰到,只要他使出魔法,我就被擊飛出去。
 
就算走近到死靈法師的身邊,我也立即被無形的魔力彈飛出去,這可是犯規的技能呀。
 
可惡…到底要怎樣才可以贏過這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