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aIY_Tq2ARhI


一小時過後,我們得出的結論,就是拼死一戰,以歌聲作為我們最後的武器,跟天頂星人展開最後一戰。
 
重拾信心的奈奈站到馬克羅斯橋艦下邊的一個空地上,雖然只是一個普通極了的空地,但因為充滿信心的奈奈出現,幻化成一個演唱會舞台。
 
最神奇的是,奈奈不知道那裡找來了一件演唱用服裝並換上,整個人變得閃閃發光的。
 
她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隨着不知那來的背景音樂漸漸出現,以想要把感受傳給每一個人的心情,隨隨唱出了歌詞。


 
♪    一直以來都聽得見        一直以來都在找尋        ♪
♫     ずっと聞こえてたよ    ずっと探してたよ        ♫
 
那悅耳的聲音,傳到我們每個人的耳邊,包括在停機庫準備乘上由薪水昂帶給我的VF-30的我。
 
為了這一場最終決戰,深雪學姊以最快的速度,把VF-30稍微修理,以及進行彈藥補給。
 
「新陳代謝,別給人家戰死,因為人家等等要為裝甲變身器V2報仇啦!」
 


裝甲變身器V2的事,還是被深雪學姊知道了,雖然她想要處死我,但現在並不是時候。
 
「爸爸,答應謝西嘉,一定要回來啊!」
 
謝西嘉緊緊地抱住我,以擔心極了的水嫩雙眼望向我。
 
看到自己的女兒為着自己擔心,身為爸爸的我真的覺得不好意思呢。
 
我摸了摸謝西嘉的頭,然後對道她微笑說道。
 


「放心吧,爸爸可是保衛地球的戰士耶!」
 
在這一句話落後,我就已經在VF-30之上,正準備出發。
 
♪    即使命運之輪再如何轉動    ♪
♫     運命の輪を廻し続けても    ♫
 
我要活下去,我想要活下去,即使已經窮途末路。
 
「宇宙塵,準備好了嗎?」
 
由依艦長的臉孔出現在通訊器之上,她正引領我起飛,前往戰場。
 
「雖然覺得你聽得厭煩,但我還是想要說,別給我死啦,你這笨蛋宇宙塵。」
 


「這個時候還叫我笨蛋,由依老師真是由依老師。」
 
「要叫我艦……算了…總之別死啦,笨蛋。」
 
我用力點了點頭,然後做了個飛行員爽朗的示好手勢。
 
「線路清空,VF-30請出發!」
 
「謝新陳,VF-30,出發!」
 
♪     你的身影 卻也比海市蜃樓更遙遠      ♪
♫     君の姿 蜃気楼より遠すぎて    ♫
 
「砰」的一聲,VF-30向着無盡的太空飛了出去,向着不遠處的敵人飛去。
 


敵軍的第一攻擊線發現了我的行動,立即派出機體應戰。
 
派出來的機體為數實在不少,只不過是第一道攻擊線,就已經有先頭部隊數量的三分二。
 
在下一刻,拖着火焰的飛彈向我射過來,數量多得令我眼都花了。
 
而在我身後,一道火黃色的火線射出,把飛過來的飛彈,一支一支的擊落下來。
 
「新陳,這裡交給我,你就上吧!」
 
飛麗斯大叫了一聲,並持續向飛彈群射擊。
 
被命中的飛彈一一爆開,一條可以飛得過去的空隙就在我眼前出現。
 
捉緊這一個機會,我一口氣加速,衝向飛麗斯為我打開的通路,從多不勝數的飛彈群之中穿過去。


 
無法捉到我的飛彈碰撞在一起,發出強大的爆炸,像是要把我身後的退路封上。
 
我不會後退,不單是因為沒有了退路,而是在作戰的並不只有我一個呀!
 
♪     比如時代 比如星球 全部綑在一起    ♪
♫     時代とか星とか全てを束ねて    ♫
 
穿過了飛彈群之後,我就離馬克羅斯已經有一段的遠距離。

但是,明明有一段距離,我還是聽得到奈奈的歌聲。
 
那充滿了活力的音樂,那動聽又滿是感情的聲音,以及那想要傳達的感情,讓我的心起伏不停。
 
我的心隨着節奏而舞動着,我的血液隨着旋轉而起伏,我的身體因為歌聲又再一次燒起來了。


 
我把油門踏到底,然後直奔向敵群。
 
顯示器自動鎖定了他們,然後更發出了咇的一聲來告訴我。
 
「喝呀!!!」
 
大喝的一聲響起,我同時按下飛彈發射的按鍵,數十枚飛彈就從VF-30那直射出去,向敵人急飛。
 
♪     帶入情感 聯繫起來 就能開始    ♪
♫     思い リンクしたら 始まる    ♫
 
飛彈的出現,敵方立即散開,在迴避的時間加以反擊,一道道火線橫交錯,在我身邊閃現。
 
VF-30雖然飛得快,但在這麼密集的攻擊之下,難免也被子彈擦到。
 
被擊中的震動,大得差我差點咬到舌頭,要是稍一分神,絕對會被擊中的。
 
我實在懷疑自己到底有沒有辦法從第一攻擊線的猛攻之下活下來。
 
不!我說過不會戰死的,我才不要就這樣死去呀!
 
為着大家一定要活下來,一定要贏得這一場戰鬥!
 
♪     往遙遠的前方        用記憶讓我們無遠弗屆的牽手    ♪
♫     遙か先へ        あまねく記憶たずさえて    ♫
 
這一刻,來自馬克羅斯那邊的奈奈的歌聲,變得更加響亮。
 
她那觸動着心靈的歌聲,伴隨着我的想法和感受一瞬間放大,衝破了VF-30的裝甲,往外天太空綻放出去。
 
情況就像是VF-30變成了移動式揚聲器的一樣,把奈奈的歌聲帶到我所經過的地方。
 
神奇的情況頓時發生,本來想要對我發攻猛更的天頂星人,一瞬間停下了動作,像是被無形的魔法定住了似的。
 
「這…這到底是…?」
 
「我的心頭裡正有着一種奇怪的感覺啊。」
 
「好神奇,這種感覺讓我感到好舒服。」
 
不是親身看到都不禁相信,奈奈的歌聲真的對天頂星人起效。
 
曾經有人說過,音樂可以陶冶情性,原來這是真的。
 
所有聽到歌聲的敵人,都沒再對我發動攻擊,他們靜了下來傾聽着歌,一瞬間失去了戰意。
 
♪     好想讓你知道 靠近我而來的音符 ♪
♫     届けたいんだ わたしに寄り添ってた音        ♫
 
到底是發生甚麼事,我真的不清楚,奈奈的歌聲仿佛把大家的心都串連起來。
 
這就是叫作共嗚?
 
我捉緊這一個空當,立即高速飛去,從停下了行動的敵群中穿梭。
 
一瞬間越過了第一攻擊線的我,馬上就面對想要攻擊我的第二攻擊線敵人。
 
飛過來的戰機,以及數百部的人型機體,架好了武器,準備要攻擊我。
 
奈奈的歌聲對第一攻擊線的敵人有效,相信都會對第二線的敵人有效。
 
「你們能不能聽聽歌啊!!」
 
來自敵人的飛彈陣急奔而出,如同大雨般向我急驟。
 
看到情況相當惡劣,我擊發出飛彈,為自己作為掩護,把半數的飛彈擊落。
 
接着,我拉緊控制器,咬緊牙關,一口氣作出翻滾,在暴雨之中左閃右避,並衝向敵群之中。
 
♪     總有一天        一定可以重新塗上宇宙的色彩♪
♫     いつかきっと        宇宙の色も塗り替える        ♫
 
以我為中心綻放而出的歌聲,突破了敵人們的裝甲,傳到了敵人的耳中去。
 
情況就跟第一攻擊線的敵人一樣,他們因為奈奈的歌聲,全部停下了動作。
 
「怎…怎麼了…我感覺。」
 
「這是誰的歌聲,啊……」
 
「啊…呀…好厲害…啊…」
 
他們全部都像是被感動了的一樣,因為歌聲而忘記了戰鬥。
 
奈奈的歌聲真的起效呀。
 
♪     有著夢想        明天也好        我們也會♪
♫     夢見て    明日も    僕らは    ♫
 
「各位,請撤退吧,我們不想跟你們戰鬥!」
 
我廣播系統跟敵人們說話,嘗試說服他們,請他們撤退,因為深雪學者為這系統造了自動翻譯,所以不怕語言不通。
 
正常來說,身為戰鬥民俗的天頂星人,是不可能會撤退,但在這一刻,他們因為奈奈的歌聲,而失去了戰鬥的心。
 
奈奈的歌聲,讓敵人只有戰鬥的心裡,有另一種感覺覺醒,這是天頂星人們一直遺忘的感覺?
 
停下了攻擊的敵人們,互相交換了個眼神。
 
「如果戰鬥會讓這種感覺消失,我才不想戰鬥。」
 
「總覺得,這樣的戰鬥太無意義了。」
 
「我很喜歡這種感覺。」
 
第一攻擊線和第二攻擊線的敵人,全部都放棄了戰鬥,甚麼連第三線的,都因為歌聲而抱持半放棄。
 
♪    為誰而歌唱    ♪
♫     誰かに歌う    ♫
 
太好了,他們願意停下戰鬥了。
 
就以這樣的氣勢,以奈奈的歌聲打動他們,讓他們心裡遺忘了的感覺覺醒吧!然後讓他們撤退,這樣地球就得救了。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通訊器傳來了天頂星人司令的指揮話音。
 
因為馬克羅斯那邊入侵了敵人的通訊系統,所以對方的通訊才可以聽得到,不過沒想到直指聽到司令的指揮。
 
「要塞主炮準備發射。」
 
而且是聽到他說要發射主炮。
 
發射主炮?他看不到在射程上有自己的同伴存在嗎?
 
我相信他是看到,但他根本把同伴無視掉,只當作是宇宙上的一點塵。
 
在敵軍最後排的超巨大要塞,粗大的粒子正集中在類似眼睛的主炮之上。
 
金黃色的粒子,連一分鐘都不到,就結集成一個光團,整個主炮和其四周都發光了。
 
艦隊所有的人都留意到要塞要發射主炮,他們知道主炮的威力,想要走開,但已經太遲了。
 
當光團結集到快要衝破極限時,就像是爆炸般的射出。
 
一道金光閃閃的耀眼光束瞬間發射出來,掠過了天頂星人軍隊的機群,並迫向馬克羅斯
 
光束所經之處,爆出一串又一串的光團,數以十計的大型小型戰艦全部被消滅,無法數清的機體一瞬間化成了碎片。
 
第一攻擊線、第二攻擊線、第三攻擊線,每個被奈奈的歌聲感動到的天頂星人,這一刻全部消失。
 
「馬克羅斯!!」
 
光束衝向馬克羅斯,在我作出反應回望過去,就已經見看到光束飛到馬克羅斯不遠處。
 
由依艦長她們來不及反應,即使來得及反應,也迴避不過這一發主炮攻擊。
 
再這樣下去,奈奈她們會---------
 
!!!!!!!!!!!!!!!!轟隆!!!!!!!!!!!!!!!!
 
震耳慾聾的聲音響起,在馬克羅斯那一邊爆起了一層厚厚的黑煙。
 
我無法得知道那邊的情況,與馬克羅斯的通訊在這一擊過後突然中斷,只傳來沙沙的聲音。
 
我猛呼叫大家的名字,奈奈、謝西嘉、深雪學姊、由依艦長、飛麗斯、肥醬,我全部叫了一次又一次。
 
「沙…沙…沙…喂…新陳…喂…砰,可惡的機器正常點好不,啊,正常了,新陳代謝。」
 
通訊器大概被深雪學姊踢了一腳,總算恢復了正常。
 
聽到她的聲音,我安心了下來,這證明了馬克羅斯沒有被消滅。
 
但是,怎可能在這一發主炮中活下?
 
忽然,厚厚的黑煙散開,無的紅光出現在馬克羅斯的面前,數量非常的多。
 
紅色的甲殼,綠色的眼睛,非常顯眼的獨角,以及跟昆蟲一樣的翅膀。
 
「是Vajra!」
 
Vajra竟然出現在這裡,為馬克羅斯擋下了攻擊?
 
咇咇----YF-30裡的通訊器發出了響起,同時雷達顯示出有時空跳躍的反應。
 
「這裡是S.M.S,現在進行救援!」
 
一把聽起來身經百戰的老艦長聲從通訊器中發出,分別傳到馬克羅斯以及我這裡。
 
同時間,在不遠處一道紫色的圓陣出現,一首類似馬克羅斯的戰艦就在裡頭出現,由令一個空間來到這裡。
 
是援軍嗎?我們的求救訊號被接收到了!
 
好幾部偉基利正由那邊飛行過來,正要支援我們作戰。
 
是VF-25機種的偉基利耶,VF-25A、VF-25S、VF-25G、RVF-25,這是骷髏小隊?
 
另外還有一架亮紅色的偉基利,這是VF-27α嗎?
 
在另外一邊,又有幾個紫色的圓陣出現,幾部偉基利也隨即出現。
 
接着又是一部類似馬克羅斯的戰艦出,然後又是一部,又是一部。
 
「這裡是鑽石武力,現在進行救援!」
 
幾部墨黑色的VF-17S出現了,連有名的部隊都前來支援?
 
「耶呼!」
 
接着又是有名氣的VF-19王者之劍出現,以最快的速度掠過不同的偉基利。
 
我方的人數不斷地增加,來自各方的部隊都出現在同一個地方裡。
 
我不認為這是救求訊號把他們叫,我想是奈奈的歌聲,把他們吸引過來的。
 
這簡直就是連繫銀河的歌聲呀。
 
由依艦長正忙於感謝各位支援,然後便揚起了嘴角,大叫了一聲:
 
「我們要反擊啦!」
 
♪     到底經過多少夜晚        才能拼湊出現在    ♪
♫     どれくらいの夜を 連ねてきたんだろう  ♫
 
看到大家因為自己的歌聲而來,大為感動的奈奈再次唱起歌來,以歌聲感謝着大家。
 
把大家連繫的歌聲,以每一個人為核心,向着四方八面散發出去,整個宇域充斥着歌聲。
 
有了大家,奈奈的歌聲變得更響亮,更能傳到遠處去。
 
連裝甲都穿越的歌聲,把敵人的耳膜震動着,撼動着他們的心靈。
 
每個敵人的心靈深處都覺醒出一種新的感覺,讓他們捨棄戰鬥。
 
「我不想再戰鬥,我想要感受這種感覺啊!」
 
「這是…這就是文化,文化是愛,愛是文化…」
 
「司令這樣對我們……他竟然發炮射我們,我的朋友們全部都……」
 
隨着奈奈充滿感情的歌聲,敵人不單單停下攻擊,更倒戈相向,前來助我們一肩之力。
 
♪     永遠的盡頭 在許願什麼呢  永遠的盡頭 在許願什麼呢  ♪
♫     永遠の果て何を願うの        捧げた声 星屑の背に絡まって                ♫
 
乘着這股氣勢,以歌聲來引導我們通往勝利吧!
 
燒了起來的我直飛向敵軍最後排的超巨大要塞,並以機槍進行掩護,突破更多的戰線,把歌聲傳開去。
 
加入我方的天頂星人,也叫其他的同伴倒戈,把不把同伴當作一回事的司令打倒。
 
正因為這樣,敵方的戰線不斷地後退,同時更多的天頂星人倒戈。
 
♪     比如你 比如我 全部的言語        披戴上身 聯繫起來 就能飛翔♪
♫     君とかわたしとか全ての言葉を        纏い リンクさせて 羽ばたく        ♫
 
「哼!愚蠢的東西!」
 
司令發出了嘲笑的聲音,同時準備再一次發射主炮。
 
金黃色的粒子再次集結在一起,要是被他成功發射主炮,我們這邊將會死傷無數呀!
 
「大家散開!」
 
在一道男聲傳出來之後,顯示器上傳來了射擊的路線,要我們在路線上避開。
 
我往後回望一下,看到一部戰艦變成了人型,正以馬克羅斯加濃炮直指向敵方要塞的主炮。
 
這是Battle 7,是移民船團七號的旗艦?竟然會在這裡?
 
「馬克羅斯加濃!發射!」
 
在敵方要塞擊發出金黃色的光束的一剎那,馬克羅斯加濃炮就隨即射出。
 
兩道粗大的光束互相碰撞在一起,強大的力量結集在一起,然後像氣球爆破一般爆炸起來。
 
爆炸的強光,以及產生的強大波動過後,兩道力量就消失,敵方要塞的主炮攻擊被抵消了耶!
 
♪     在遙遠的前方        擁抱著零散錯落的記憶♪
♫     遙か先に        散らばる記憶抱き寄せて    ♫
 
還不單單是這樣,我方所有人員,立即捉緊這個機會向着要塞主炮發動攻擊,就連各戰艦也以飛彈來攻擊。
 
令人眼花的飛彈如同煙花般爆射出來,數量多得跟魚群沒兩樣。
 
不用幾秒,飛彈就撞上了要塞的主炮,發生一連串的爆炸。
 
像是為了配合奈奈的歌聲似的,這一下爆炸讓氣氛激昂起來,如同要達到高潮。
 
一連串的爆炸發生,要塞主炮被炸毀得體無完膚,無法再使用。
 
沒辦法使用主炮的要塞,根本不足為懼。
 
我咬緊牙關,直衝向要塞。
 
♪     好想守護你 飄舞落在你身上的音符  ♪
♫     守りたいんだ 君にも舞い降りた音        ♫
 
然而,我的想法太天真,敵放雖然沒有主炮,但還有其他攻擊的武器。
 
不知道是那來的飛彈,成群結隊的飛過來,看起來比我們之前射出來的數量更為多。
 
我先變回人型姿勢,立即以飛彈和機槍作為掩護,把射過來的飛彈擊破。
 
但數量實在太多,根本沒辦法把射過來的飛彈全部擊破,密集的飛彈群,根本沒有空隙讓我閃過去。
 
「退後點!」
 
這時,VF-25A和VF-27α從我身邊掠過,如同疾風一樣飛過的他們來到我的左右兩邊,更同時架起光束機槍,以我為核心一邊旋轉一邊掃射。
 
光束彈子向四周發放,把我未能擊破掉的飛彈一一清理,在眼前一道道爆炸光芒綻放。
 
♪      總有一天        一定可以重新接上破裂的星光 ♪
♫     いつかきっと 裂かれた星を繋げて        ♫
 
「上吧,VF-30!」
 
通訊器傳來了男聲,來自VF-25A的機師正跟我講話。
 
「感謝你們!」
 
我與他交換了句話,然後在他們發射出的飛彈陣掩護之下,直衝向超巨大要塞。
 
因為有大家的幫忙,我才可以順利前進的耶!
 
因為這一曲,讓大家聚集起來,因為這一曲,大家的心連在一起。
 
因為這一曲,我們一定會贏呀!
 
♪     昨天也好        明天也好        為誰而禱告♪
♫     昨日も 明日も    僕らは    誰かに祈る    ♫
 
就在大家的猛烈攻擊之下,一條通往勝利的路打開。
 
「我們會全力掩護馬克羅斯,請你們進行正面突破,攻入要塞之中吧!」
 
來自S.M.S那邊的艦長,向我們這邊進行通訊。
 
聽到他這麼一講,由依艦長就露出了興奮不已的笑容,更大叫一聲進行指揮。
 
「一口氣衝過去!讓敵人見識一下為什麼我們的戰艦是這麼巨大!」
 
「了解呀!」
 
在由依艦長的指揮之下,馬克羅斯開始動起來,以最大的速度直飛向敵人的超巨大要塞。
 
超巨大要塞猛射出飛彈,但在我方的援軍掩護之下,沒有一發飛彈能觸撞到馬克羅斯。
 
♪     相見的你也好 無法相見的你也好      星星的閃爍擁著你的肩膀奏出希望    ♪
♫     会えた君にも 会えない君にも        その肩抱いた星の瞬きが希望奏でる        ♫
 
奈奈的歌聲,也以馬克羅斯為中心,向着四周綻放。
 
她那動聽悅耳的歌聲,已經是充斥了整個宙域了。
 
從遠處看,就像有一團保護罩光芒,包裹着馬克羅斯的一樣。
 
「我雖然是考古學生!但我是有駕駛執照的考古學生呀!」
 
負責駕駛馬克羅斯的肥醬大叫了一聲,以他最大的勇氣讓馬克羅斯翱翔在戰火之中。
 
「就用這一招攻擊吧!謝小鬼給人家準備好!」
 
「啊!就用這一招吧!」
 
兩個小女孩,因為歌聲而變得情緒高昂起來。
 
在她們說要用「這一招」之後,只見馬克羅斯的右臂正移動了起來。
 
♪     明天也好 再來的明天也好  因為想愛你 因為想思念著你♪
♫     明日もそのまた明日も        愛したいから想っていたいから        ♫
 
移動起來的手臂,展現出馬克羅斯的防護罩,防護罩就形成了盾牌,擋在右臂前邊。
 
馬克羅斯急速接近要巨大要塞,就筆直地衝向已經壞掉的主炮那邊。
 
同時間,來自各架偉基利的飛彈以及飛麗斯的攻擊,以比馬克羅斯要快的速度,狠狠打向主炮那邊。
 
動用了所有的武器來攻擊,像是要從要塞主炮的位置突入,想要打開缺口。
 
「格鬥式!代達羅斯攻擊.改!」
 
以防護罩作為保護,成為了手肩的代達羅斯如同以手臂去衝撞的一樣,向着要塞主炮撞過去。
 
大家的猛攻,讓要塞主炮碎裂,像是一片強化玻璃出現裂痕的一樣。
 
只要對準這個位置,就一定可以把強化玻璃撞碎!
 
巨大的衝擊聲頓時響起,主炮一瞬間被撞破,成為了進入要塞裡邊的缺口。
 
♪     能讓我們滿足嘆息的情歌    洋溢四周        ♪
♫     吐息を満たすバラード        溢れさせて    ♫
 
「就這樣衝進去!」
 
成功打開了缺口,馬克羅斯隨由依艦長的指令直攻進去。
 
而我也捉緊這一個機會,伴隨馬克羅斯一同進攻,在突破口攻進去頭邊。
 
至於其他的艦和偉基利,則負責在外邊進行攻擊,實行內外的雙重攻擊,一起把要塞摧毀。
 
馬克羅斯沿着通往司令所在的路線前進,遇壁破壁,勢如破竹的一樣,沒法擋得住。
 
我讓VF-30停在普羅米修斯號的甲板上,稍作休息,讓馬克羅斯為我打開前路。
 
♪     我還能聽得見        一直以來都聽得見        ♪
♫     まだ聞こえているよ    ずっと聞こえてるよ    ♫
 
停在這個位置,更能感受得到奈奈的歌聲。
 
是因為信心的關係,讓她的歌聲更為悅耳嗎?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正在我內心湧現。
 
比起戰爭,我寧願繼續去享受這種感覺。
 
這時,我留意到奈奈的視線正望向我,她對着我露出微笑。
 
那充滿自信的臉孔,以及那溫柔的笑容,不小心就讓我忘記了戰鬥這一回事。
 
我對她豎起了姆指,不單單是為了感謝她站出來唱歌,引領大家走到這裡,也是為了感謝她讓我再次繞樑三日的動聽歌聲。
 
看到我的動作,奈奈不知為何臉都紅了,她害羞般低下了頭,看起來挺可愛的。
 
世界上也有不同可愛的事和物,要是因為戰爭而讓這些事失去的話,這太殘忍了。
 
爭鬥沒為我們帶來甚麼,只會讓我們不斷的失去。
 
所以------
 
♪     往遙遠的前方        用記憶讓我們無遠弗屆的牽手    ♪
♫     遙か先へ        あまねく記憶たずさえて    ♫
 
------現在就讓戰爭結束吧!
 
馬克羅斯把最後的一道牆壁撞破,完全突入了敵方的司令室。
 
超巨大要塞的司令,就出現在我們的眼前。
 
那巨大得很的身體,比起我們見過的天頂星還要高得多,但現在的他,實際上是渺小到極。
 
♪     好想讓你知道 靠近我而來的音符      ♪
♫     届けたいんだ わたしに寄り添ってた音        ♫
 
「你已經輸了!」
 
我踏了踏油門,讓VF-30以人型的姿態飛去司令面前不遠處。
 
如同事實,司令已經輸了,被狠狠的將了一軍。
 
雖然如此,但是他還不願相信這一個事實。
 
「不…不可能,為什麼身為戰鬥民族的我…!」
 
他慌得連說話都震抖起來。
 
♪     總有一天        一定可以重新塗上宇宙的色彩    ♪
♫     いつかきっと        宇宙の色も塗り替える        ♫
 
「為什麼你會輸?你真的想知道嗎?」
 
我架起了機槍,同時讓電腦系統鎖定了司令,擺起了準備射擊的動作。
 
他會輸的原因只有一個,這個答案顯然而見。
 
我輕輕閉起了雙眼,深呼吸了一口氣。
 
♪     有著夢想        明天也好        我們也會        ♪
♫     夢見て    明日も    僕らは    ♫
 
這刻,這次所發生的事,一一在我腦海內浮現。
 
最初收到了肥醬的消息、在瑪雅島的戰鬥、明日小姐事件,以及以歌聲為武器的作戰。
 
在地球上的哈林司令、薪水昂……在戰場上的各位……在馬克羅斯上的每一位同伴……
 
還有為我們唱歌的奈奈。
 
「你會輸掉,是因為---------」
 
♪     為誰而歌唱    ♪
♫     誰かに歌う    ♫
 
「因為這是瘋狂得令人…不!連青蛙都GAP一聲的世界呀!」
 
算準了奈奈唱出最後一句的時候,VF-30的所有彈藥同時發射出來。
 
全彈發射,就連後備彈都一拼傾巢而出。
 
飛彈、子彈、光束彈,全部打落在司令的身上,隨着司令的死亡,整首超巨大要塞也瞬間崩解。
 
一聲巨大的爆炸聲迴響着在要塞裡頭,四周都發生着爆炸,爆炸的光團迅速漫延開去。
 
白光包裹着一切,帶來了最後的終結。
 
然後------!
 
 
 
 
 
 
青蛙“GAP”一聲 --- 第六聲: 超時空FALSE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