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變態是如同害蟲一樣的生物,是應該要在這世界上消失,但是突然叫我去殺死一個變態…
 
我自己又不是刺客或者殺手,怎可能突然跑去殺人啊!


「我拒絕。」


我立即拒絕深雪學姊的請求,把自己之前說過去幫她忙的話甩到九霄雲外。




「甚麼!你剛剛不是說會幫人家的嗎?」


「妳是那根耳有毛病?竟然聽到我說幫妳?」


「上一節你有說過呀,不信你就往上看回去!」




「這次某個作者亂寫的,才不是我講的呀。」


總之我是絕對不會幫深雪學姊去殺一個變態,絕對。


聽到我的說話,站在床上深雪學姊輕輕低下了頭。


她的瀏海把她的雙眼撇掉,讓我看不到她的眼睛,這個情況就像是她很不開心的低下頭去。




下一秒,深雪學姊的身體微微的震抖起來,像是想要哭泣似的。


「深雪學姊…妳還好吧?」


「新陳代謝……」


深雪學姊以同樣是震抖的聲音來叫出我的名字,說話聽起來帶有傷心的感覺。


果然是因為我騙了她,明明說過答應幫她然後又反口,對一個小女孩來說,這實在是傷透心。




「你自己還是由人家……」


看起來又傷心又激動的深雪學姊又講出了一句話,但我不太懂她這句話的意思。


「妳在講甚麼話了?」


「你要自己跳樓還是由人家掉你這笨蛋出去呀!!!!!!!」


嗚噫!傳說中的惡鬼出現了!聖水,誰來給我聖水呀?




我由床上被嚇到跌到地面去,並拼命地倒退到牆去。


我想要逃走,但我已經沒有退路了。


惡鬼正向我走過來,她想要吃掉我…不,是想要把我掉下樓啊。


「人家再問你一次!你想要自己跳樓,還是由人家掉你下去?」


「這兩個選擇都得要死耶,我可以選擇第三個嗎?」




「甚麼!?」


由深雪惡鬼所爆發出來的怒氣,一瞬間充斥着我整間房,四周我玻璃都爆裂開來。


不論是小女孩,還是女生,只要是女性都是令人難以捉摸。


她之前的表情看起來是傷心,但原來是憤怒啊。


靠近了我的深雪惡鬼,一手捉住我的衣領,她的右腳更踏到我的胯前,我感到生命和生育危機了啊!




「快給人家選擇吧,不然就由人家來幫你選,就選掉你落樓乘以十次吧!」


剛才根本沒這個選項啊!


「我幫妳啦,我幫妳殺掉那變態啦!我幫妳啦!請讓我幫妳!」


為了保住性命,我還是決定幫深雪學姊忙。


在我這句話響起之後的一秒,以深雪學姊為核心往外爆出來的怒氣消去。


而深雪學姊則是一臉高興地摸着我的頭,還以像是對代小狗的語氣跟我說「這才是乖孩子嘛」。


由惡鬼模式切換成正常溫柔模式只是連一秒都不到的時間,我實在懷疑眼前的深雪學姊正體是甚麼。


實在太可怕了,寧得罪小人,別得罪小女孩,這是剛才我所學到的。


銘記在心,嗯嗯。


就這樣,我和深雪學姊正前往目標人物的所在地,向着那個變態所在之處前往。


而目標人物的所在,就正正是深雪學姊的家。


我是很好奇甚麼那個變態會在深雪學姊的家中,但既然叫得上是變態,即使會出現入侵別人的家的事,也算是正常不過。


雖然我是答應了深雪學姊殺掉那個變態,但我只不過是口頭上的說話,才不會真的走去殺人。


我打算先了解發生了甚麼事情,然後再在打算。


深雪學姊會特地來找我去殺死那個變態,想必那個變態做了很變態的事,讓深雪學姊生氣得不得了。


只要解決了讓深雪學姊生氣的事,那事情就會迎刃而解。


我和深雪學姊兩個人在街上走着走着,穿過不同的街道,再乘過巴士,終於來到了深雪學姊的家門前。


「騙人的吧?」


一間獨立的大屋就出現在我眼前,這屋子就像是某某花園的屋子一樣。


淡粉紅色的屋子,全高兩層,給了我渡假小屋的感覺。


不知道住在這裡的人,是不是每一天都有着渡假的心情呢?


「沒甚麼好看的啦,快點走,笨蛋。」


「啊……是…」


深雪學姊來到了屋子的大門前,然後把鎖匙插進大門鎖裡。


「咔察」的一聲,大門馬上就開啟了。


雖然大門是打開了,但裡邊因為沒有亮燈的關係,很是黑暗,就算現在是日照時間也都是很黑暗。


「給人家開燈啦。」


本以為深雪學姊是叫我去開燈,但在她的話聲響起來之後,屋內的燈光就自動亮起來。


是聲控亮燈系統啊,果然是發明學的學生耶,製造出這麼方便的系統。


我抱着好奇的心,踏過了門子,進入了屋內。


這時我發現,在門前走廊的最裡邊,有一個鋼鐵色的東西從天花板探頭出來,直指向我。


「深雪學姊,那是甚麼啊?」
 
「機槍。」
 
「什麼會指向我?」
 
「因為你被判定為入侵者。」
 
……………這搞甚麼鬼呀!!!!!!!!!!


在我心裡大叫一聲的同時,來自機槍的子彈一發又一發的猛打過來。


我當機立斷,即時衝進屋裡,更拐了個彎,直衝入距離大門最近的客廳,避開子彈射擊。


然而在客廳裡除了一般的家俱之外,還有數十支粗大的鐵針從地面湧上來,仿佛是預計入侵者會走進客廳而佈下的陷阱。


在我腳下的鐵針湧上來的一刻,我立即起跳,跳到一旁去。


可是鐵針原來不只一組,還有好幾組,不……根本整個客聽地面就是鐵針機關!


猛突上來的鐵針,不斷地追着我走,我所踏過的地方在下一秒就突起了尖刺。


再留在客廳的話,一定會被鐵尖由下而上的插死。


我用盡全力地跑,然後一個起跳,從客廳跳到另一個房間去。


因為我離開了客廳的範圍,所以鐵針並沒有再追着我,頓時安心了下來


真是的,為什麼我會被判定為入侵者,而且為什麼深雪學姊到現在不把系統關掉。


再說啊,這麼可怕的機關,感覺就好像為了防止某人入侵而設下的。


如果是對付普通的小偷,那會需要用上這樣的機關呀?


隆!隆!


突然,我所身處的房間震動了起來,超強的震動,彷如地震,一下子就把我震到跌在地面。


下一刻,房間裡的一部掛牆電視就亮起了強光,直照向我。


這強大的燈光,完全是探射燈級的燈光,害我睜不開雙眼。


接着,一個類似球體的東西打在我背部。


我想要檢查發生甚麼事,但我動不了,連轉身都不行。


因為打落在我背部的球體,一瞬間脹大起來,變得非常的重,重得讓我轉不到身。


這刻我就知道這是用來對付超能先生的黑球,我以前有見識過這東西的威力啊!


隆!隆!


震動的聲音又再響起,不過這次是因為某個東西在動而產生的震動聲。


在我頭頂上的天花板,正向地面壓下來,而所有的家具都沉到地板下邊,免得被壓毀。


唏!我一定會被這個天花板壓成肉醬呀!


「救命呀!誰來救我呀!」


被黑球壓得死死的我,躺在地板上,高聲地求救,我實在是無計可施啦!


天花板距離地面越來越近,我已經覺得距離死亡不遠了。


我想要動,但實在動不了。


「嗚哇!!」


天花板已經來到我的眼前,我與天花板就只有不足半米的距離。


就在我想像到自己被壓成一堆肉醬時,天花板停了下來,就停在屁股可以觸到距離。


「你死了沒啊,新陳代謝?」


「…呼……快死了。」


身為屋主的深雪學姊終於願意把系統停下來,我成功從死亡裡逃出來了。
 
天花板花出隆隆的聲音,退回到應有的位置,家具都升回去原本的位置了。
 
而深雪學姊則是對着被機關耍得快死的我嘆了口氣,然後把黑球除去,再拉起了我。
 
「走吧,你的目標人物在等你!」
 
「啊…啊…」
 
我其實到底是來這裡做甚麼了?
 
事情好像在向一個奇怪的方向發展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