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死裡逃生的我,伴隨深雪學姊,向着二樓前進。
 
然而------
 
「啊啊!!為什麼這條樓梯會裝有彈簧啊!」
 
越是向二樓走------
 
「這是電射嗎!?嗚呀!」
 


就越是多機關。
 
「啊……啊……」
 
飽受機關和陷阱的攻擊,我帶着半死的身軀爬到一道門前。
 
據深雪學姊的說話,我的目標人物是在這間房裡邊。
 
在我眼前的這一間房,是深雪學姊的睡房。
 


「聽着!進去之後,別給人家留下任何一個活口!」
 
沒有為我的生命着想過的深雪學姊,狠狠把伏在地面上的我揪起,讓我重新站好。
 
然後,她對我說了句毫不體諒我的說話,再做出準備推開房門的動作。
 
我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事了,我總覺得我好像被耍的一樣,我是來幫深雪學姊測試機關的嗎?
 
我嚥下了口水,做好裡邊會有甚麼可怕的機關在等我的心理準備。
 


在屋內的地方都充滿機關和陷阱,而且越是向深雪學姊的房門走,機關和陷阱就越是多,我絕對有理由相信房內是有更可怕的機關和陷阱的呀。
 
雖然不知道裡邊有甚麼等待着我,但鼓起勇氣進去吧。
 
深雪學姊對我點了點頭,向我表示她要打開門。
 
下一刻,「怦」的一聲響起,房門被全力打開,深雪學姊衝進去同時大聲怒吼,而我也伴隨她衝了進去。
 
「你這死變態給人家準備去死啦!」
 
這是一句相當狠毒的說話,充滿了想要把眼前的目標人物殺死的感覺。
 
正常人聽到這一句怒吼,也應該會稍微被嚇到,或者做出想要逃命的行動。
 
但是在我眼前的這一個人……


 
「啊,深雪大人妳回來了,我等妳好久呀,我在決定妳今天要穿的小褲褲顏色,白色的好嗎?」
 
他不單單沒有感到絲毫害怕,反而覺得能見到深雪學姊感到非常開心。
 
他坐在深雪學姊的睡床上,把她好幾件的小褲褲平放在床上,正細心思考着,非常淡定。
 
很多人說,給人第一個印象是很重要,而他給我的印象是-----變態。
 
竟然闖進小女孩的家,而且坐在她的床上,還要把她的小褲褲全拿出來,更思考應該讓深雪學姊今天應該穿怎樣的小褲褲。
 
這不是叫作變態嗎!!!
 
「你…你這變態!竟然把人家的小褲褲…!」
 


「這條有小熊圖案的好可愛,很應合深雪大人呢。」
 
「喂!你別亂碰呀!這是人家最喜歡的呀!」
 
看到深雪學姊的小褲褲全平放在眼前,我不禁有點心跳加速,我也是個變態嗎?
 
「嘖!竟然連新作的機關也沒辦法把這變態殺死,真可惡。」
 
深雪學姊咬了咬牙,很不憤地喃喃了句話。
 
原來之前遇上的機關和陷阱都是用來對付這個變態的呀?
 
這下子,我真的不能不佩服這個變態,他竟然絲毫無損的突破所有機關,成功來到深雪學姊的睡房。
 
我仔細地打量眼前這一個深不可測的變態。


 
在薄薄的頭髮之下,有着端正的五官。
 
唯一稍微特別的,就是他的雙眼,因為他的雙眼看起來是如此的溫柔,不像一個男生應有的眼神。
 
從他的雙眼中,大概可以猜到他的溫柔個性,感覺他是個不會發怒的人。
 
不論身形還是臉孔,都是十六或十七歲的模樣,跟深雪學姊是同一個年齡吧?
 
總而言之,就外表而言,他是一個正常到極的男生,沒可能一眼看出他是個變態。
 
「喂!新陳代謝你在發呆甚麼呀!給人家去殺死這死變態!」
 
比平時發飄得更厲害的深雪學姊,以膝蓋撞向我的屁股,把我用力踢向前。
 


這真是有夠痛,但如果我向深雪學姊抱怨的話,相信等等換成前邊被踢。
 
「深雪大人,這是妳新的發明品嗎?實在是太讚了,就跟一個真正的人類一模一樣。」
 
「等等啊,我是真正的人類,才不是深雪學姊的發明品啦!」
 
「是嗎?對不起,我誤會你了。」
 
「啊,別在意。」
 
啪!
 
我的屁股又再次感到劇烈的痛楚,深雪學姊這次直接用腳來踢我,毫不留情的。
 
「別在那邊談天說地!給人家上!新陳代謝!」
 
她猛叫我收拾掉這個變態,但我根本下不了手。
 
雖然他是一個變態,但又沒做出傷天害理的事,最多就是拿着深雪學姊印有小熊圖案的小褲褲載到頭上。
 
………變態,這絕對是變態,誰給我電話,我要報警。
 
「你想對人家的小褲褲怎麼了啦!你這死變態豬!!!」
 
「嗯……這是深雪大人的香味。順帶一提,我的正名叫朱載飛。」
 
「幸會,我叫謝新陳。」
 
「夠了!別再自我介紹!」
 
今天的深雪學姊真是生氣的很厲害,她的咆哮指數和暴力指數,在今天上升了幾倍。
 
原來這個變態叫朱載飛,這個名字聽起來真不錯。
 
豬在飛 耶。
 
這讓我想起一隻會駕駛舊式戰鬥機的豬,也讓我想起一個少女變身成會飛天的豬,也讓我想起一隻只要把豬鼻放在某人的頭頂就會實現某人的想法的豬。
 
「深雪大人,今天我準備了籃球啊。」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依然把小褲褲帶在頭上的變態站了起來,並不知道從那裡拿出了個籃球。
 
他把籃球放在一隻手指上轉動,從這個動作看來,他對籃球運動應該是很了得吧。
 
「我知道蘿莉是最愛籃球的,所以我們一起來打籃球吧,深雪大人。」
 
下一刻,變態做出了一個傳球的動作,他想要在室內把籃球傳給深雪學姊。
 
「Basquash!!!」
 
與喊叫聲完全不成正比的力度,輕輕又緩慢地向着深雪學姊飛去。
 
可能他想要讓深雪學姊接得到這一下傳球,所以控制了速度和力度。
 
從他這樣的舉動看來,就知道他對籃球的控制力相當高,另外也對深雪學姊非常細心。
 
任誰都可以輕易接到的籃球,就簡單地傳到深雪學姊放在胸口前的手裡。
 
變態看到深雪學姊成功接到球,高興得不得了,簡直是活在天堂的一樣,我看他快要跳舞了。
 
「果然是深雪大人,這一球接得太漂亮了,那輕輕的接住,同時發出蘿莉的「嘿」一聲,以及那可愛動人的回望一笑,真在太可愛了。」
 
我說,她根本沒有做出你所說的動作吧。
 
「你…你…你………」
 
深雪學姊震個人在震抖,連聲音也震得相當厲害。
 
「你這個超級無敵死變態!!!!!!!」
 
先是發出要把耳膜震破的咆哮聲,然後深雪學姊以右手緊緊捉住籃球,並朝後方蓄力一拉。
 
「Deatroy!!!!!!!!!!」
 
比起變態傳球時的喊叫聲還要高出數十分貝的喊叫聲立即傳出,她用盡全力把籃球飛擲出去。
 
被用盡全力擲出的籃球,一瞬間拉出冰藍色的尾巴,如同猛獸般向變態直撲過去。
 
速度快得驚人,這根本不是想要別人接得住的速度。
 
只是在眨眼的一瞬間,充滿速度和力量的冰藍色籃球,就撲到變態的臉前。
 
變態早就做好準備接球的動作,但他並不是用手,而是用全身接球。
 
碰磅!!!
 
籃球撞擊身體的聲音響起,深雪學姊擲出籃球的力度,一瞬間傳到變態的身體去。
 
受到這股怪物般的力度衝擊,變態整個人被向後撞飛,連人帶球撞破了身後的玻璃窗。
 
但是沒有感到痛苦,反面露出了無比幸福的笑容,在他的四周綻發出幸福的光芒。
 
「呀~~這就是~~蘿球射~~~」
 
享受着這一球的變態,露出了極樂的表情,就這麼飛到空中,然後向街外掉下去了。
 
享受深雪學姊的射球,這傢伙不單單是個變態,還是個被虐狂。
 
不過,這裡怎說都是二樓,離地也有十多米,這樣摔下去真的沒事嗎?
 
正當我在擔心變態的生命時,他已經由地面再次跑回來這裡,平安無事的伏在深雪學姊的腳前,還遞上了籃球,好像想要再被射多一次。
 
「這真是超級棒的傳球,在傳球前的輕輕一下單眼,實在讓我的心溶化,那輕輕的投出,手肩和腰的曲線互相輝影着,這真是美麗極了。」
 
「你怎麼還未死的呀!變態!變態!變態!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呀!」
 
「啊啊~~深雪大人!請繼續用腳揉搓我的身體吧!啊啊~~」
 
「變態!!!!!!!!!」
 
看到變態被深雪學姊猛踢,但又非常的享受,我只能發出「唉」的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