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大家都冷靜下來,氣氛回到正常之後,我們三個人離開了房間,前往大廳去。
 
我們坐在大廳中的飯桌面前,深雪學姊坐我旁邊,而變態則是坐我對面。
 
不知為何深雪學姊拿出了太陽燈,更關上了四周的窗簾和燈光,以太陽燈直射向變態,像是審犯的一樣。
 
明明只是普通的交談,但氣氛竟然嚴肅起來,害我都猛吞口水了。
 
「正式及重新自我介紹,我叫朱載飛,跟深雪大人是同齡,這實在太幸福了。」
 


聽到變態的重新介紹之後,深雪學姊就用手吋頂撞我,要我代替她去跟變態對話。
 
而深雪學姊,只是一臉超不爽的別開臉,同時雙手胸着小小的胸。
 
「你好,我是謝新陳,我是有些事想要問問你。」
 
「嗯,只要是關於深雪大人的事,我全部都答得出,包括她正確的身高數字。」
 
「甚麼!你竟然連這個也知道!」
 


反應超大的深雪學姊馬上去撲向變態,如果我沒有阻止她,我相信馬上就會搞出人命。
 
返回正題。
 
「你跟深雪學姊是甚麼關係?」
 
「夫妻。」
 
哇,我的話聲都未落下,變態就已經回答了我,這麼快答出的答案,我實在懷疑有沒有經過大腦思考。
 


「人家一定要宰了那隻豬呀!!」
 
「冷靜點!深雪學姊!」
 
深雪學姊的殺意越來越大,我怕她快要暴走了。
 
甚麼「夫妻」當然不是正確的答案,於是我放棄問變態,改為問好不容易冷靜下來的深雪學姊。
 
從她的口中我知道,原來變態跟深雪學姊是兒時玩伴,是青梅竹馬的關係。
 
他們兩個從小就一起玩,讀同一間學校,直到深雪學姊入讀了現在的大學,才稍微分開。
 
「那麼,變態先生,請問你是不是喜歡上深雪學姊?」
 
接着,我非常直接的問了個問題。


 
很親切的變態沒有因為我亂叫他的名字而生氣,反而突然站了起來,用力地吸了一大口氣。
 
而我旁邊的深雪學姊,則是迅速閃到飯卓下,像是要迴避甚麼似的。
 
「我對深雪的愛沒有極限!!!!!!!!!!!!!!!!!!!!!!!!!」
 
一道超強的音波從變態的喉嚨深處湧出,如同把消防喉的水力開到最盡,也如同核子爆炸的衝擊波。
 
我整個人被彈飛出幾米,直到撞上牆跌到地面去,還好耳膜沒有破掉。
 
「這…這是甚麼鬼獅吼功……」
 
一個咬着一口煙的包租婆,與變態的身影一瞬間重疊,我大概看到幻覺了。
 


我完全接收得到這變態對深雪學姊的喜歡程度是有多麼的強大。
 
「深雪大人那閃亮亮的雙眼,那白晳無瑕的肌膚,那天使一樣的臉孔,那蘿莉一樣的嬌小身,那小女孩一樣的性格,那小學生一樣的可愛………」
 
不知道還以為最近多開了一個叫「深雪教」的教會,變態不斷猛講出深雪學姊有多好,跟個傳教士沒兩樣。
 
但我不太覺得深雪學姊是變態所講的那樣。
 
被喜歡上,深雪學姊應該是覺得高興,但因為對方是這個變態,所以才高不興吧。
 
站了起來,重新坐回飯桌前的我,詢問了一下關於為什麼他會喜歡上深雪學姊的事。
 
從變態口中沒能得到甚麼正確的答案,因為他的傳教模式還啟動着,所以我轉向深雪學姊提問。
 
深雪學姊先是用力地嘆了一口氣,然後回答我的提問題。


 
我留意到她是一臉不想回想起來,像是在尋找一段非常黑暗的歷史。
 
根據深雪學姊的說法,在她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
 
當天是萬聖節,不論是大人還是小孩都會化妝成妖魔鬼怪。
 
當時的變態,實在非常害怕這些鬼怪,害怕得要躲到被子裡。
 
而萬聖節當天,變態是有約深雪學姊一起外出去玩,然而變態實在太懦弱,害深雪學姊好不爽的直接衝到變態的家,把變態從被子裡揪出來。
 
「不要吃我,不要吃我。」
 
被揪出來的變態,放聲地猛叫猛哭,又害深雪學姊更加不爽。
 


「你這!懦弱的男人!懦弱的男人!懦弱的男人!」
 
當時深雪學姊一邊恕哮,並一邊給了變態無數個巴掌,讓變態的臉變成了豬頭的一樣,完全不需要化妝去參加萬聖節。
 
也因為這樣,變態的被虐性質就覺醒了,所以很多人說,童年很重要就是這個原因。
 
之後深雪學姊拉着變態的手,帶着他在妖魔鬼怪的世界中穿梭,保護着他。
 
此情此景,就如同騎士與公主的情節,只是深雪學姊變成了騎士,而變態成為了公主。
 
而最後公主就深深愛上了騎士。
 
但騎士卻對這個既變態又懦弱的公主完全不感興趣就是了。
 
「就是這樣了啦。」
 
「竟然有這樣的歷史。」
 
原來深雪學姊在小時候已經很粗魯,呵呵。
 
「從那時候開始,我就被超可愛的深雪大人深深的吸引住,當時她輕撫我的臉,溫柔地方慰着我,猶如昨天發生的事啊。」
 
變態沉浸在私自改寫的回憶,他露出了幸福的紅暈。
 
「我當時已經決定了,待長大成人之後,就要跟深雪大人結婚,要永遠跟深雪大人在一起!」
 
以結婚為前提作出交往的男生實在少之有少,如同僅存於世上的恐龍。
 
難得有這麼有誠意的男生喜歡自己,但深雪學姊卻是一副冷淡以待的姿態,我覺得變態真可憐。
 
變態還一直等待入讀了寄宿大學的深雪學姊回來,這男的雖然很變態,但卻很值得敬佩。
 
「救命啊,到底你要煩憂人家到甚麼時候啊?」
 
「我會愛妳直到世界末日!」
 
面對眼前這一個變態,深雪學姊看來也沒他辦法。
 
雖然深雪學姊嘴巴上說很討厭這個變態,但我看得出深雪學姊依然是把這個變態當作朋友。
 
不然,深雪學姊又怎會去刻意做陷阱和機關去對付耍這個變態呢?
 
看到他們兩個吵來吵去,我實在覺得他們很合得來,說不準會是一對感情很好的小情侶。
 
「喂!笨蛋新陳代謝你這是甚麼「要幸福啊」的眼神呀!」
 
「咦?竟被妳看得出。」
 
「人家才不要跟這變態豬在一起了,噁心死。」
 
深雪學姊非常煩躁地抱着頭,在太陽穴更爆出了青筋來,她好像快要精神崩潰般似的。
 
但就在這一刻,深雪學姊靈光一閃,像是想通了甚麼般睜大雙眼。
 
在她的頭頂上的一個燈泡「叮」一聲的亮了起來。
 
「喂,變態豬!」
 
「是的,請盡情呼喚我吧。」
 
深雪學姊叫了叫變態,而變態則變成了小狗似的伏在深雪學姊面,搖頭擺尾。
 
我看他差點就要發出「汪汪」的叫聲,真是一個令人敬佩但又很噁心的變態。
 
「你知道人家為什麼要回來找你嗎?變態豬。」
 
「難道是要給我妳那情深的一吻嗎?」
 
砰!
 
因為實在太噁心,深雪學姊忍不住心中的怒火,馬上就一腳踢飛變態。
 
「你這該死的變態,為什麼還死不去啊……嘖,人家這次回來找你,是事要告訴你知道。」
 
「終於…我終於等到這一刻,深雪大人要向我表白了。」
 
砰! ------ 踐踏的聲音響起。
 
「其實呢,人家早就交到男朋友了啦。」
 
「甚麼!」
 
「甚麼!」
 
「為什麼連新陳代謝也喊出甚麼呀?」
 
這真的太嚇人,深雪學姊竟然早就交到男朋友,而跟她是朋友的我卻完全不知道。
 
我無法接受,連我都沒交到女友,但她竟然比我早一步交到男友,這不可能!
 
「是甚麼時候!是甚麼時候發生的事呀!到底是那一個傢伙想要與我為敵?」
 
目露凶光,變態現在的樣子比起惡鬼還要可怕,他恨不得把深雪學姊口講的男朋友碎屍萬段。
 
「深雪學姊,妳到底是幾時交到男朋友?」
 
我問了一句話,但突然就受到深雪學姊「閉嘴啊笨蛋」的眼神,她好像不想我過問更多。
 
下一刻,深雪學姊揚起了嘴角,面向大受打擊的變態。
 
「變態豬,你沒留意到嗎?人家的男朋友就站在你面前耶。」
 
變態馬上東張西望,而我也一樣,我們兩個都在尋找深雪學姊的男朋友。
 
接着,深雪學姊露出犬齒一笑,發出「嘿嘿」的奸笑聲。
 
「就為你這可憐又噁心的變態豬介紹一下人家的男朋友------世界級大笨蛋新陳代謝!」
 
深雪學姊突然抱住我的手臂,並為我作出介紹。
 
喂,等等?
 
我是深雪學姊的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