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能接受!!!」
 
我和變態同時因為深雪學姊爆炸性的發言而大叫起來。
 
深雪學姊立即力踩了我的腳一下,表示我必須乖乖的閉嘴,同時配合她的行動。
 
我強忍住痛楚感覺,用力吞回了去,然後用眼神瞪向深雪學姊,以眼神來問她「妳在搞甚麼啦?」
 
深雪學姊立即以皮笑肉不笑的最虛假笑容來望向我,同時以最不配合那笑容的兇惡眼神來瞪我,她是在說「你現在就配合人家!不準異議!」。
 


悲劇,雖然我不知道發生甚麼事,但我怎可能當深雪學姊的男朋友。
 
我想要推開那跟豆一樣的深雪學姊,脫離她的魔掌,但她已經比我更早一步行動。
 
她那跟小女孩一樣白滑的手,早就以成年人的氣力來緊緊鉤住我的手肩。
 
我越是推開她,她就越是鉤得緊,痛楚從我的神話線傳到我大腦,我快要痛得大叫出來。
 
深雪學姊知道我想要逃走,她又再一次用力踩我的腳,這次更用上揉躝的方式,使威力以數倍上升。
 


痛感以手肩和腳爆發出來,我覺得自己的腳掌骨好像碎掉。
 
「我認輸!我認輸!求妳讓我當妳男朋友!」我以這樣的眼神望向深雪學姊。
 
正因為我這樣的眼神,所以深雪學姊才沒有再攻擊我,我的小命才得以保存。
 
「怎樣了變態,人家已經有男朋友了啊。」
 
以恐怖方式強行把我屈伏的深雪學姊,面向變態露出犬齒奸笑。
 


深雪學姊的發言,實在讓變態當場大受打擊,變態的樣子像是死去了的一樣跪了下來。
 
我好像看到變態的靈魂從他的口中飄出。
 
他把靈魂吞回去之後,便一直大聲叫道「我不能接受!我不能接受!」
 
這個情景就像是他精神崩潰了的一樣。
 
「呵呵,這沒到你選擇接不接受,因為這是現實。」
 
「我才不接受啦!」
 
這一刻,變態站了起來,並不知道從那裡取來了小刀。
 
他以超有殺意的眼神盯着我,從他那眼神中,我只感到無限的怨恨。


 
現在對我恨之入骨的他,相信是沒留意到我發出求救訊號的眼神吧。
 
這下了,我的小命不是又要面對死亡的威脅嗎?
 
「深雪大人是我的呀!你這不知道那來的路人甲給我去死!」
 
竟然叫我路人甲,我怎說都當了六集的主角耶。
 
不…現在不是講這些事的時候。
 
我立即踢起了飯桌,把由變態手中擲飛而出的小刀擋住。
 
飛來過的小刀把整張木桌都插穿,足以證明這變態是超想殺死我。
 


「人渣就應該要得到鮮血的結末啊!!」
 
變態又不知道在那裡取來了小刀,在擲出第一把小刀之後就直撲向我。
 
深雪學姊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然後按了按個機關鍵,一個超級無敵大拳頭就從天花板出現,一拳打落在變態的臉上去,使變態整個人向後跌倒。
 
「嗚…嗚…不可能…這不可能…」
 
倒在地上的變態,成為了悲劇愛情故事中的主角,很不憤地流下了淚水。
 
看到他這個傷心慾絕的模樣,我實在不忍心繼續騙他下去。
 
但是深雪學姊好像還樂在其中,她立即補上一句話,來刺痛變態的內心。
 
「死心吧,你這變態豬,人家的男朋友比你好太多了。」


 
可憐的變態,為着這麼狠心的女生而流淚,同樣身為男性的我,不禁同情他。
 
深雪學姊應該是不想變態繼續煩擾她,所以才找我來騙他,好讓他立即就死心。
 
立竿見影,效果拔群,深雪學姊的計劃成功了。
 
傷心的變態,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證明……」
 
「證明?」
 
「證明吧!深雪大人!證明這男的就是妳男朋友!」
 


變態以非常老掉牙的愛情故事的對白來反擊,雖然超老梗,但卻很有成效。
 
深雪學姊跟我根本不是男女朋友的關係,所以是沒可能有甚麼證明到我與她是情侶。
 
這下子還深雪學者也招架不住了吧。
 
「好啊,人家證明給你看。」
 
她果然馬上就認輸,要說對不起啦…………甚麼呀?妳剛才在講甚麼呀,深雪學姊!
 
妳到底要證明些甚麼呀,這種話可以隨便亂說的嗎?
 
在我慌張過度的時候,深雪學姊望向了我,同時也轉動我的身子,讓我望向了她。
 
下一刻,她拿了一張椅子來到我面前,並站了上去,與我成了同一個高度。
 
「好好看着男女朋友會做的事,人家現在就證明給你看!」
 
變態聽到深雪學姊的這句話,不禁嚥下了一大口口水。
 
而我也因為不知道深雪學姊想要做甚麼而嚥下口水。
 
「來!男朋友,跟人家接吻吧!」
 
砰!
 
深雪學姊用力捉住了我頭的兩側,以防我立即轉身逃走。
 
竟然被她猜到我想要做的事,這女的連人腦也會入侵?
 
「誰…誰…誰要接吻了?」
 
「笨蛋,給人家閉嘴,人家說接吻就接吻。」
 
深雪學姊的臉頰泛起了紅,明明她很害羞但還是要做,這時候應該要稱讚她嗎?
 
接着她直視着我的雙眼,她那小女孩般可愛的臉容,盡收在我的眼內。
 
她的臉漸漸靠近來,那輕輕但又急促的呼吸聲,已經可以傳到來我的耳邊,來自女孩子的香味也撲進了鼻腔之內。
 
我的眼睛,很不自覺就望住她那淡紅色的小嘴。
 
那微微張開的小嘴,是多麼的柔軟,多麼的可愛,實在讓人有掉去理智,一親香澤的誘惑之感。
 
從深雪學姊的瞳孔中我留意得到,我自己的臉頰竟然紅了起來,就跟深雪學姊的一樣紅。
 
我的心跳也跳得很快,這是小鹿亂撞的心,還是緊張的心?
 
接着,深雪學姊的兩眼輕輕閉起,同時嘴巴也靠得越來越近。
 
看到她的動作,我自己也不自然的跟着一起做。
 
不管是從旁人的眼光看來,還是從我的眼看來,我們都是要接吻的男女朋友。
 
「笨蛋。」
 
「咦?」
 
就在差點就能感受得到深雪學姊小嘴的柔軟以及那溫暖時,她突然最輕聲的講了句話。
 
碰磅!
 
就在這句話的話聲落下後,我的額頭突然被甚麼東西撞到,超突然的撞擊,讓我整個人向後跌倒。
 
跌到之後,我立即睜大眼睛,同時按住我頭死了的額頭。
 
「看到了嗎?剛才的接吻,男朋友都爽得跌倒了耶!」
 
強裝作不害羞的深雪學姊,雙手插腰的望向變態。
 
她的額頭有點紅腫,相信剛才我感受到的撞擊,是來自她的額頭。
 
呼…真是嚇了我一跳,我還以為她真的要吻下來,還好最後只是借了個位,讓變態以為我們真的接吻了。
 
不知為何,我竟然有一種可惜的感覺。
 
不知道這只是借位效果的變態,信我們真的接吻了,抓狂般抱着頭。
 
「不可能!這根本不可能!不可能呀!」
 
變態放聲大喊,還在地上左右滾動,像個瘋子似的。
 
「放棄吧,變態豬,趕快在人家面前消失呀。」
 
「還未完…還未完……」
 
依然不接受事實的變態,再次站起了來,對抗事實,雖然事實是我與深雪學姊不是男女朋友。
 
「在外國,接吻只是平常不過的事,朋友和朋友,甚至同性也可以做。」
 
的確,在外國好像是這個情況的呢,但同性是不是這樣做………
 
「所以你到底想說甚麼呀,變態豬?」
 
「只是單單接吻的話,根本不能證明你們是男女朋友的關係。」
 
我補上一句,特別是剛才的「接吻方式」是更不能證明男女朋友的關係。
 
「所以,約會吧!」
 
「你…你說甚麼呀?」
 
深雪學姊被嚇了一跳,她差點從椅子跌下來。
 
「真正的情侶是會約會的,如果不是情侶的話,就不會約會。」
 
這句話聽起來怪怪,但某程度上卻是對。
 
因為約會正是情侶一般會做的事。
 
「明天…明天是星期天,是約會的好日子,如果妳們能約會的話,我就相信妳們。」
 
「嘖…事到如今……好吧!笨蛋新陳代謝!你明天跟人家去約會吧!」
 
甚麼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