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了手機中的約會程式,我們得出了下一個約會的目的地。
 
「喂!新陳代謝你走快一點好不。」
 
「拜託,別跑那麼快,動物又不會自己跑走的。」
 
我們現在的約會地點,正是最近新開幕的動物園。
 
聽說這個動物園有着各種動物,稀有的、常見的、甚至古代的,就能夠在這裡見到。
 


來到了動物園的入口處,深雪學姊已經變成了一個小女孩,既興奮又期待進去動物園裡邊玩。
 
她一直拉着已經買了門票的我的手,猛向着閘口走去,我都覺得自己的手被拉長了。
 
不知道是因為新開張的關係,還是假日的關係,在閘入那邊已經排了一條長長的人龍。
 
在人龍之中,除了海外的觀光遊客和家庭之外,就是情侶們。
 
情侶們一邊手抱手的閒聊着,一邊等待着入場,可以說正常不過的情景。
 


而稍為不正常的是,在入口處那邊有一職員負責為各情侶拍照。
 
這項服務除了很受情侶歡迎之外,就是製造人龍的主要原兇。
 
來到了人龍尾端等待進入動物園的我,只好耐心的等待人龍前進。
 
然後,過了大約十分鐘。
 
「呀呀!!怎麼還未進到去呀!這是耍人家的嗎?」
 


已經按耐不住煩躁的心情的深雪學姊,雙手抱胸並一臉不爽的抱怨着。
 
雖然我也是覺得這樣排隊好麻煩,但是對我來說,就算在動物園裡,還是在外邊,都是在跟深雪學姊裝作情侶約會,沒有任何分別,都是同樣的麻煩。
 
「喂,新陳代謝,你能不能想過辦法進去啊!」
 
「咦?會有甚麼辦法進去呀?」
 
「你竟然反問人家,人家怎知道啊。」
 
接着,深雪學姊留下一句「你給人家想辦法啦」後,就很煩躁的等待人龍前進。
 
叫我想辦法,那即是要怎麼做?
 
難道要我打眼前的遊客一一擊倒,好讓我們繼續前進嗎?


 
真是的,怎可以這麼不講理啊。
 
在我們後邊遠一點的變態,正以「如果是男朋友的話就要做點甚麼」的眼神來瞪着我,看到他瞪着我的表情,我不小心被嚇到。
 
我想要告訴他知道,即使是男女朋友的關係,都沒可能在這個時候做到把眼前的人龍打散,讓我們進去吧。
 
「唉……」
 
我因為這個兩個人,而用力地嘆了一口氣,表達我的無奈之情。
 
「喂,新陳代謝,你還在嘆氣甚麼了,快想辦法,人家想要早點進去。」
 
「不是妳想就可以早點進去的啊,深雪學姊,排隊是規則。」
 


「吓?那為什麼那對情侶可以大無私樣地直接走進去?」
 
深雪學姊豎起一隻手指,指着剛剛經過我們身邊的情侶。
 
那對情侶,就跟正常遊客一樣,但因為他們是買貴賓票,所以可以不用排隊就進去。
 
我照事實解釋給深雪學姊知道,但她馬上又無理取鬧。
 
「那你就給人家立即買貴賓票啦!」
 
「這不可能吧……」
 
再怎麼說,貴賓票也是貴價的票,我這個平民怎有可能買得起,而且是買兩張啊。
 
另外,如果買了貴賓票,那我們現在進場的票不就是白買了嗎?誰來補償我那買票的錢啊?


 
我照着我的想法來解釋給深雪學姊知道,但她馬上又這麼說:
 
「出來約會就別那麼計較啦,快點人家去買。」
 
錢不是她出,她當然說得輕鬆了,要是換成她出錢,我敢賭她不會去買。
 
讀到這裡的你,不可以說我「沒有紳士風度」,或者「斤斤計較」呀。
 
「不,我拒絕。」
 
我堅持自己的立場,拒絕去買貴得要死的貴賓票。
 
「快去買!」
 


「不要。」
 
深雪學姊以憤怒的聲音,雙手插腰的對我怒吼,但我如同石頭一樣,不為之所動。
 
「給人家去!」
 
「不。」
 
「快點啦!」
 
「不。」
 
「去買啦!」
 
「不要。」
 
這個情況,就好像女兒向爸爸求買玩具的一樣。
 
說到女兒,不知道我家的謝西嘉現在是怎樣過她的假期呢,應該是跟未來的我玩得很開心吧。
 
不像我現在一樣,要與這可惡的深雪學姊裝男女朋友去約會給變態看。
 
咦?謝西嘉是誰?都已經第七集了還問這個問題?
 
算了,以後有機會再介紹一下吧。
 
正當我因為你提問的問題而感到無奈時,深雪學姊拉了拉我的衣袖。
 
我望了望她,只見她低下了頭,一臉很不開心的樣子站到我身前。
 
下一刻,深雪學姊突然猛抬起頭,以突然變得很水汪汪的大眼睛望向我。
 
她雙手放到胸口前,緊緊的握成拳,並讓身子稍微傾向我。
 
整個動作,就像是個楚楚可憐的女孩子,請求別人買她手上的火柴一樣。
 
「新陳哥哥,求求你買一張貴賓票給人家好嗎?」
 
那讓人想要把眼前的小女孩疼愛一番的臉孔,那讓人想要實現她的願望的聲線,那讓人想要把她擁在懷中的動作。
 
好一句「新陳哥哥」,聽到之後,我的心跳竟然加速起來。
 
「好嗎?新陳哥哥?」
 
深雪學姊再次以「新陳哥哥」來稱呼我,同時她忸怩地扭動着身子,實在惹人憐愛。
 
在男性心底裡那「憐香惜玉」的能力,在這一刻爆發出來了啊!
 
「不行,我拒絕。」
 
「嘖!甚麼呀!你剛才不是很感動的嗎?」
 
「感動是很感動,但這是另一回事。」
 
「嘖……那試試這招吧!」
 
深雪學姊立即擺出一個可愛的動作,並單起了眼睛,對我展露出甜甜的笑容。
 
「新陳哥哥,要買貴賓票給人嗎~~☆☆」
 
在深雪學姊單眼的一刻,兩粒閃亮亮的星星射向了我。
 
幸好我反應快,不然就被擊中。
 
「不行。」
 
可愛是可愛,但和買貴賓票又是兩回事。
 
「那這樣呢~~☆」
 
她換成了另一邊,雖然同樣是可愛到爆表,但我還是拒絕買貴賓票。
 
這下我留意到,在身後不遠處的變態,正猛噴鼻血,差點就失血過多了。
 
結果深雪學姊連續試了三分鐵,在不斷可愛和楚楚可憐的表情交替之下,終於------
 
「不行,我拒絕。」
 
終於放棄了。
 
「你到底是不是人呀,竟然連這樣可愛又楚楚可憐的人家都拒絕,你絕~對會被上天懲罰啦!」
 
「不會,我才不會因為這小事而被上天懲罰。」
 
「人家的快樂竟然當作是小事!你這可惡的冷血動物!」
 
深雪學姊使出了車輪拳,但幸好我來得及反應,立即接住她的頭,讓她接近不了來。
 
「呵呵!」
 
我發出了奸狡的笑聲,而深雪學姊則更是憤怒,總覺得有是惹她生氣是很好玩。
 
「不好意思。」
 
正當我和深雪學姊打得火熱時,一把女聲叫住了我們。
 
我和深雪學姊頓時停下交戰,望聲音的來源。
 
「等候你們多時了,深雪,新陳。」
 
明明都沒有自我介紹,就被叫出了名字,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是一個工作人員。
 
這是一個女工作人員,而是她有着一個很大的特徵,就是綁在右邊頭髮的一條馬尾。
 
沒有太陽眼鏡,也沒有口罩,一張正常的臉就出現在我們眼前。
 
無論再怎麼看,左看右看,眼前的這個人一定是奈奈。
 
「奈奈??」
 
我和深雪學姊異口同聲的叫出了眼前的女生的名字。
 
肯定是被我們說中了,奈奈的不禁露出苦笑。
 
「哈哈…你們認錯人了,我才不是那個青春又可愛的奈奈啦,我是奈奈子,你們好。」
 
從她偽裝用的名字,我更加肯定她就是奈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