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奈在做甚麼了?她好像在情侶餐廳發現了我們之後,就一直跟着我們。
 
首先是讓人的眼睛不知道放那好的女僕裝,然後是跟蹤用的偵探服,接着是動物園的工作人員服,她到底是在那裡找來這些衣服啊?
 
「我說,奈奈啊,妳為什麼會在這裡的?」
 
我半瞇起眼睛,一臉「妳在搞甚麼呀」的表情。
 
聽到我叫出了她的真名,奈奈無意義的揮動放在空前的雙手,稍微有點慌張。
 


「討厭啦,新陳,我是奈奈子,是奈奈子呀。」
 
她是覺得這樣的遊戲很好玩嗎?我一點都不覺得就是了。
 
看到奈奈破綻百出,我內心中的「揭穿謊言之魂」好像想要爆發。
 
要不是深雪學姊之前告訴我知道,要對女生的事情體貼一點,我一定會揭開她的謊言。
 
既然奈奈想玩這樣的偽裝遊戲,就讓她去玩吧,只要沒阻礙我和深雪學姊的偽裝約會就好了。
 


嗯……最近很流行玩偽裝嗎?
 
「那麼,奈奈…呃…奈奈子,妳找我們有事嗎?」
 
有點改不了口的我,把話題帶回正軌。
 
被我們承認自己是奈奈子而不是奈奈的奈奈------好亂啊------,安心地呼出一口氣,她同時輕輕撫摸着心口的位置。
 
「是的,兩位是今天被選中的特別嘉賓啊。」
 


奈奈以工作人員的標準笑容來面向我們,並突如其來的告訴我們是特別嘉賓。
 
我總覺得是那裡不對勁的,怎會突然被選為特別嘉賓,感覺好像在拍攝那些惡作劇節目的一樣。
 
明明事情發生得這麼奇怪,但深雪學姊卻完全沒有在意。
 
當她聽到自己被選為特別嘉賓的時候,立即就想到特別嘉是可以不用排隊進場,因而感到興奮。
 
她那散發着小女孩熱切期待的眼光,正閃動着光芒,好比正在我們頭頂上方的太陽。
 
「人家真的是特別嘉賓嗎?」
 
「是的。」
 
「好耶!」


 
當深雪學姊真的確認了自己是特別嘉賓之後,就高興得跳了起來,非常的開心。
 
但我依然覺得是有點不對勁。
 
雖然動物園是新開張,但也沒聽過有甚麼特別嘉賓的活動。
 
而且特別嘉賓應該是可以用優惠去買票或者玩樂,對於早就買了票的我們來說,再買一次票是一件很浪費金錢的事。
 
「順帶一提,被選為特別嘉賓的人,今天可以免費享用園內所有的設施啊。」
 
「甚麼!?」
 
我吃驚得叫喊了出來,嘴巴都成了個橢圓形了。
 


竟然能免費享用園內所有設施,那我不就是能省下了很多金錢嗎?當特別嘉賓太好了!
 
「那麼,之前買了的票可以退回,並拿回現金嗎?」
 
「當然可以。」
 
「萬歲!特別嘉賓萬歲!」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成為特別嘉賓,但這又有甚麼關係,能享用這麼棒的福利,我應該要全心感激。
 
跟深雪學姊約會,這麼突如期來的事,害我這個月的生活費變得捉襟見肘。
 
現在能夠省的,都要去省啊!
 
「新陳代謝真是的,對於金錢都這麼斤斤計較呀。」


 
「深雪學姊真是的,說到玩就這麼高興呀。」
 
我們兩個帶着笑容來嘲笑對方一番,正當我們講了句話之後,奈奈又再次跟我們講話。
 
「雖然兩位是特別嘉賓,但是也有一個條件。」
 
條件?會是甚麼條件?該不會是收集甚麼稀有東西來換取特為資格吧?
 
好吧,告訴我知道要收集甚麼東西,為了我的錢包君,我會努力的。
 
我正洗耳恭聽奈奈會給我開出甚麼特別條件,她對我們兩個微微的笑了笑,然後說:
 
「我希望知道你們的關係,例如兩位是情侶嗎?」
 


這一刻,我感覺到奈奈的身後,有着一個巨大的黑影,這是甚麼的氣勢?
 
在她說到「例如兩位是情侶嗎」這一句,表情是認真到想要立即知道答案的一樣。
 
雖然她是帶着笑容來講話,但我相信這絕對只是表面的微笑。
 
我想要如實告訴奈奈知道,我和深雪學姊只不過是朋友和同學的關係,甚麼男女朋友都是騙人的。
 
但當我想要說的時候,躺在鼻血血泊中的變態,聽到「兩位是情侶嗎」這樣的關鍵詞,就立即彈出起來。
 
變態更豎起耳朵,準備聽我們的答案。
 
正因為變態的復活,我不能夠把真相告訴奈奈知道,不然變態就會知道真相,從而繼續追求深雪學姊,而深雪學姊就會把我和變態殺死。
 
「這絕對不是因為私人的原因而提問的問題,現在也不是催促你們回答啊。」
 
奈奈再三催促,要求我們盡快回答。
 
那沒辦法了,為了自己的生命,現在只好先騙奈奈,在這件事過了之後,再向她解釋清楚吧。
 
「其實,我跟深雪學姊就是妳看到的一樣,是情侶。」
 
啪喇!
 
嗚…我好像聽到了地面碎裂的聲音。
 
不知為何,奈奈雙腳所踏住的地面,出現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痕,剛才有發生過地震嗎?
 
「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
 
聽到出自我口的回答,奈奈整張臉低下,更喃喃重複着「騙人的」這一句話。
 
她看起來很傷心,同時又充斥着怨恨,她的身邊正散發着暗紫色的恐怖怨氣。
 
下一刻,本來陽光充裕的天空,突然被黑沉沉的雲密密的侵佔着。
 
「新陳………」
 
對於這個變化得異常的空間裹未能作出正確的反應的我,突然被奈奈叫了叫我的名字。
 
我的身體,忽然間猛噴出冷汗,一種快將接近零度的寒氣猛向我全身侵襲。
 
「奈…奈…?」
 
「新陳…你這個……」
 
眼前的奈奈,不論是雙肩,還是握成了拳頭的雙手,都劇烈地震抖着。
 
「你這個…你這個,你這個,你這個,你這個!----------------笨蛋!!!!!!!!!!!!!」
 
一下放聲的咆哮後,無數件由小到大的物件向我飛擲過來,全都是由奈奈向我擲。
 
這樣的攻擊我已經面對過好幾次,所以我可以立即就迴避過去。
 
完全不知道在發甚麼狂的奈奈,正不斷的向我投擲東西,在每投擲一件東西的時候,就對叫了一句「笨蛋!」。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我閃!我閃!我閃!我閃!我閃!我閃!我閃!我閃!我閃!我閃!我閃!」
 
然後經過一輪不知道算不上是戰鬥的戰鬥,奈奈稍微冷靜了下來,沒再向我發動攻擊。
 
另外,異變了的天空變回了正常,陽光也再次回到天空之中。
 
奈奈低下了頭,看起來很失落和傷心,我實在搞不清楚她為什麼會這麼大的反應。
 
嗯………如果自己的兩個朋友,瞞着自己去談戀愛的話,自己會有點生氣是情有可原的事,但也用不着這麼激動吧?
 
我覺得這次她實在太誇張了,就好像見到喜歡的男生跟其他女生在約會的一樣。
 
眼前的奈奈,開始調整着自己的呼吸,好讓自己冷靜。
 
「沒辦法,只好實行計劃。」
 
忽然,她以很低聲的音量說了句話,雖然是很低聲,但我還是聽得到。
 
她說要實行計劃,到底是甚麼計劃了?我有些少感到不安。
 
聽到她的這一句話,我不禁嚥下了一口口水。
 
接着,奈奈抬起了頭,以工作人員的標準笑容來望向我,非常有禮地向着一個着「特別用通路」的入口比了比手,並對我們說話。
 
「新陳,深雪,我們別再浪漫時間了,趕快來享受這次奇妙大冒險吧。」
 
總覺得「奇妙大冒險」這五個字有着奇怪的意思,我看到奈奈的雙眼變得尖尖銳銳的。
 
「奈奈…呃…奈奈子,請等等,我們還有個同行的朋友。」
 
雖然我不打算把變態當作是我的朋友,因為他實在太變態了,但為了方便稱呼,我只好這麼講。
 
但是奈奈完全沒把我們的話聽進耳內,已經一支箭的走去,為我們作頭。
 
「呵呵,我們要在這跟變態分別了啊。」
 
然後是深雪學姊,她想到能在這裡跟變態分別,開心得立即就跟着奈奈的背影跑走。
 
「深…深雪大人…!!」
 
「拜拜囉。」
 
「可…可惡…剛才流鼻血太多,雙腳站不穩……請不要離開我啊!深雪大人!」
 
對變態和深雪學姊之間的事沒眼好看的我,也慢慢地跟了上去,在奈奈的引路之前往「特別通路」。
 
不知道為什麼,在「特別通路」之中,有一股海水的氣味,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來吧,新陳,你的冒險在等着你了啊。」
 
現在的奈奈,真的好可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