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步向前走着的我,也不太清楚自己走到那一個動物園區,只看到這裡有很多猛獸。
 
獅子和老虎不在話下,就連罕有的土狼和大象都有,這會不會是非洲動物區?
 
「喂!等等啦!你這樣拉住人家走,人家都看不到動物啦!」
 
已經被我拉行了好一會的深雪學姊終於忍不住憤怒向我大吼,她的聲音都比猛獸的吼叫聲還要強。
 
深雪學姊用力把我的手甩開,然後停在原地,繼續像隻獅子一樣張大嘴巴對我吼叫。
 


「由剛才開始,你這笨蛋就一直跑呀跑呀的,你是在逃避甚麼了嗎?」
 
被她說中了,我的確是因為想要逃避那可怕到於人雞皮疙瘩的怨氣而向前猛跑。
 
可是,即使我走到多遠,那怨氣還是沒被我甩掉。
 
只要我稍微放慢腳步,那怨氣立即追上了我,狠狠的撞在我身上,這真的太可怕了啊。
 
咿…!現在停下腳步的我,已經可以感覺到那怨氣非常的接近了耶。
 


「別再講了,深雪學姊,我們快走吧。」
 
「不,人家腳累了,走不動囉。」
 
「累甚麼累啊!?妳的樣子看起來非常有精神,怎會是覺得累。」
 
「人家要好好觀看這裡的動物啦。」
 
「看甚麼動物呀!?這裡的動物還只不過是那些非洲的動物罷了,又不是會飛天,沒甚麼好看。」
 


「新陳代謝別任性行不行?」
 
竟然被個小女孩反過來叫我別任性,現在的小孩子真沒禮貌。
 
不過,現在的我真的像個跟家人去買東西,然然催促着家人,並嚷着要回家的小孩子。
 
踏!踏!踏!踏!踏!踏!
 
正當我在跟深雪學姊講話的時候,一道快速步行的聲音傳來我的耳邊。
 
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何會知道,但我就是知道這腳步聲是衝着我而來。
 
同時間,那叫人混身不自在的怨氣越來越迫近,我心中的警報器正亮起了紅燈猛閃動。
 
踏!踏!踏!踏!踏!踏!


 
朝我而來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不對,那腳步聲已經在身後邊了。
 
被怨氣充滿的空氣,已經近得撲進了我的肺部之內,由心裡邊湧出來的寒氣一瞬間侵襲全身。
 
搭!
 
突然的一刻,一隻手搭住了我的肩頭,我整個人嚇得發出了「嗚咿」的一聲。
 
我不知道搭住我肩頭的是人還是鬼,但肯定就是朝我而來的人,也是發出恐怖怨氣的人。
 
我不管三七二十四------才不是害怕得乘數表也背錯------就立即跪下來求饒。
 
「嗚咿!求你放過我呀!」
 


求求你請不要吃我!我不好吃的啊!去吃那邊叫深雪的小女孩吧!她好吃多了!
 
「新陳,你在做甚麼了啊?」
 
忽然間,可怕的怨氣全部消失,四周恢復到原來的一樣,同時間,一把熟悉的女聲傳到來我的耳中去。
 
我輕輕的睜開眼睛,確認一下發生了甚麼事,雖然我大致上都猜到。
 
當我睜開雙眼之後,一個左邊綁着一條馬尾的女生就映入我的眼睛之中。
 
那水嫩嫩的眼睛,那熟悉不過的少女臉孔,以及那動人的聲線,我可以肯定眼前的人就是奈奈。
 
「原來是妳啊,奈奈。」
 
不是妖魔鬼怪實在太好了,我從地上站起來之後,按住了自己猛跳動的心臟,呼出了一口氣。


 
雖然不是妖魔鬼怪,但是怎麼又見到奈奈了,今天已經是第幾次了?
 
在我眼前的奈奈,身穿的是動物園導遊服,很有職業女性的感覺。
 
「你又記錯我的名字了,我是奈奈子,不是又可愛又溫柔的奈奈啊。」
 
明明已經被識穿了真正身份,而且也在不同的場合暗中承認了自己就是奈奈,但她還是想要繼隱瞞身份啊?
 
雖然我已經知道她的身份,但是深雪學姊告訴我,當場揭穿女生的謊言是很沒品德的行為,所以我還是附和她好了。
 
「啊,對耶,我又把妳跟奈奈弄搞了,妳們的名字太相像了。」
 
聽到我的說話,奈奈很高興的向着我微笑。
 


「奈奈子找人家們有事嗎?」
 
深雪學姊很高興的走到我身邊,對着我面前的奈奈舉起單手打招呼。
 
奈奈也輕輕舉起單手在胸口前揮了揮,也向深雪學姊打招呼。
 
「兩位是動物園的特別嘉,所以主管要我來好好的照顧你。」
 
等等,為什麼說話前邊是「兩位」,但後邊又變成了「你」,而且當奈奈說到最後邊的那句時,對我露出了一個意義深遠的笑容。
 
接着,奈奈從身後取出了兩支水,一支是有牌子名的支裝水,而另一支則只是寫上了「H2O●」。
 
在「H2O」後邊的「●」被一張黑色的貼紙貼住,所以我看不到那到底是個字還是甚麼。
 
不過,既然寫得是「H2O」的話,那這一支東西就應該是水了。
 
沒記錯吧,「H2O」是水的化學式寫化,雖然我沒有修讀化學,但這應該錯不了。
 
「身為動物園導遊的我,想要服務兩位,來,這是小小的心意。」
 
接着,奈奈把那支有牌子名的支裝水遞給了深雪學姊面前。
 
雖然現在不是夏天,而是初秋,但也有一定的熱度,而且我們剛剛一直走着,流了不小汗。
 
因此,深雪學姊毫不容氣地接下那支有牌子名的支裝水,並立即飲用。
 
「來,新陳,這是為.你.特.別.準.備的啊。」
 
為什麼這幾個字要特別分開來講,而且為什麼又要露出來意義深遠的笑容。
 
看到這樣的奈奈,我實在不禁苦笑,自己的額頭立即流下了顆粒大的汗珠。
 
「新陳,請好好享用吧!」
 
突然,奈奈把支裝的蓋子扭開,並揮動拿着支裝水的手,用力把裡邊的水潑向我。
 
身經百戰的我,留意到奈奈的動作,即時作出反應,向旁邊一跳,迴避過攻擊。
 
但是,不知道在搞甚麼的奈奈,再度向我潑水,想要追擊我。
 
看到大量的水向着我潑過來,我反射性的舉起個東西擋住潑過來的水。
 
「嗚哇!」
 
替我擋下潑過來的水的東西,發出了吃驚的叫聲,這下我才發現,原來我舉起的東西正是深雪學姊。
 
我還以為那只是像深雪學姊的人型紙板,誰知原來真的是深雪學姊。
 
也是呢,怎會突然出現深雪學姊的人型紙板,她又不是受歡迎的名人。
 
「新!陳!代!謝!」
 
被我手抱住的深雪學姊忽然間變得非常生氣,她的怒火正燒得旺,甚至外洩出來,把我的手都燒傷。
 
「你!這!個!白!痴!」
 
「嗚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致命一擊!這絕對是致命的一擊!
 
竟然瞄準我的男性重要部位來狠狠踢一腳,這是男人最痛啊啊啊啊啊啊!!!!!!!!!
 
倒在地上慘叫及呻吟的我,按住自己痛得要死的重要部份,像一邊蠕蟲的一樣蠕動。
 
這個時候,跟在我們身後的變態,傳來了「竟然能被深雪大人的美腿觸碰這麼重要的部位,我也想要啊!」的超級變態視線。
 
這不是應該要試的事情,各位年輕人注意啊……特別是各位男性朋友,要好好保護自己。
 
正當我還在痛苦地掙扎的時候,突然間所有的動物都發狂似的大叫。
 
那些好像是瘋了一樣的動物,猛撞向鐵牢,好像想要衝出來。
 
動物發出的吼叫聲,把遊客們都嚇到,所有遊客都一一退後,遠離動物。
 
依然是在痛苦中掙扎的我,留意到這些發狂的動物,全部都是雄性。
 
牠們所發出的叫聲,全部都是為了吸引異性而發出的雄叫。
 
說是有一隻動物要進行交配還不出為奇,但在場所有的動物都一起踏入交配期?有沒有這麼巧合。
 
這時候,奈奈吃驚的表情出現,不過她吃驚的表情不是因為動物的發狂,而是她用那支水潑濕了深雪學姊。
 
她吃驚的用手掩住了自己的嘴,身體微微顫抖,像是不敢相信眼前眼到的一切,更震驚得把那支水掉到地面上。
 
咚隆!
 
掉到地面上的水,本來把「H2O●」的「●」貼住的黑色貼子也同時掉落,把「●」的字顯示出來。
 
那支水的化學式完全出現在我們的眼前,那是H2O9。
 
糟糕了!是H2O9啊,那是高階化學裡的產物,是用來幫助面臨絕種的動物繁殖後代的藥物,另一個叫法就是催情劑。
 
我不知道奈奈是怎樣得到那支H2O9,但是現在不是在意這件事的時候。
 
被H2O9潑到的深雪學姊,正把附近的雄情動物吸引住,即使不是同類生物,但因為H2O9的特別能力,而激發起每種動物的交配慾。
 
如果不阻止這班發情中的動物的話,接下來這裡就得上演三十六禁的畫面了!
 
碰咚!
 
鐵牢的鐵支散到地面上,一個把老虎困住的牢被打破,一隻嚴重發情的老虎正從牢中走出來。
 
看到老虎從牢中走出來,遊客被嚇得慌忙逃走,成為了老虎目標的深雪學姊更被嚇得跌倒在地上。
 
「吼!!!!!」
 
牠大叫一聲,雖然我們沒人聽得明白,但我可以感覺到牠是在說「我不客氣了!」。
 
接着那頭嚴動發情的老虎就向着深雪學姊的絕對領域衝過去,決要大開色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