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甜心!我來了!)
 
嚴重發情的老虎一邊發出雄叫,一邊向着被H2O9潑得一身都濕的深雪學姊衝過去。
 
這如同一個禁慾了十多年,然後一瞬間得要解放的大色狼一樣。
 
「噠咩~~~~!!!!」
 
不知道是不是太過害怕,深雪學姊竟然出現語言錯亂,不小心就以日文代替了粵語。
 


要是以英文的「Stop」叫老虎停下,或者叫「Help」來求救還好,但是那隻老虎聽到日文的「不要」,反而變得欲罷不能。
 
深雪學姊這一句說話,弄巧反拙,刺激起老虎獸性和男兒本性。
 
「吼!!!!!!!」 
 
剛猛的雄叫又再次響起,老虎已經迫近在眼前,再這樣下去,就要發生超級糟糕的場面了!
 
我立即強忍住下體的劇痛,站起了來,擋在深雪學姊和老虎的面前。
 


見到我突然出現,那隻老虎立即停下了腳步,並向後一退,對我進行警戒。
 
老虎的雙眼正盯着我,像是在跟我說「小子,你要跟本大爺搶妞嗎?」的一樣。
 
我記得有人說話,被敵人盯着時,就一定要盯回去,不然的話就表示你是弱者。
 
所以我也盯着我眼前的老虎,並同時擺出戰鬥的姿勢,做好戰鬥的準備。
 
雖然我說做好戰鬥的準備,但我跟老虎戰鬥的經驗,就只有去盜墓訓練時用散彈槍跟老虎戰鬥。
 


赤手空拳甚麼的,我完全沒有經驗,也沒有信心可以打得贏。
 
但為了保護深雪學姊,我只好站出來,戰鬥到底。
 
「深雪學姊,妳退後一點,去找個安全的地方吧。」
 
我一邊盯着老虎,一邊跟深雪學姊講話,而當我的話聲落下後,就立即聽到了來自超遠距離的喊話聲。
 
「新陳代謝要加油啊!」
 
搞鬼啊!就留下我一個人跟老虎戰鬥,妳就逃之夭夭啊!
 
順帶一提,剛才還在的奈奈,現在不知道去了那裡。
 
大家都只顧逃走,掉下我一個人去戰鬥,實在是太過份了。


 
「吼!!!!!!」 (別擋住我啊!!!)
 
在我稍微分神的一刻,老虎整隻飛撲向我,更同時舉起尖抓,想要一擊收拾我。
 
我立即反應過來,向旁邊一個閃跳,成功迴避過老虎的抓擊。
 
只能抓破空氣的尖抓,發出了破空的「嚯」一聲,相信被這尖抓抓到的話,一定會受到嚴重的傷害。
 
老虎現在就在我的旁邊,是我進行反擊的好機會。
 
我舉起右手,以手刀向着老虎的背部砍下去。
 
「體術奧義.手刀!!!」
 


依照指定的動作叫喊出招式名後,手刀就隨聲砍落在老虎的背部,發出了強大的打擊聲。
 
「吼!!!!!!!!!」  (你這也叫作攻擊嗎?這麼廢弱就別擋住本大爺泡妞!)
 
明明已經擊中了老虎的背部,但是完全沒有造成甚麼傷害,這根本是等同幫老虎搔癢。
 
老虎大吼一聲,然後稍微轉身面向我,然後揮出尖抓。
 
我立即作出迴避反應,但老虎的攻速實在太快,我的褲子都被抓出了一道抓痕。
 
太可怕了,牠的抓實在太尖銳,要是肉體被抓到的話------
 
「吼!!!!!!!」  (我要女生!我要女生!我要女生啊!!)
 
嚴重發情的老虎,突然一個轉身,以牠的尾巴來攻擊我。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老虎會用尾巴來攻擊敵人,那像貓尾一樣的尾巴,那會有甚麼殺傷力。
 
「哈!那裡逃!」
 
向我打過來的尾巴,被我一手捉住,這下子,這隻老虎就難以走動了吧?
 
「吼!!!!!!!」  (計劃通!)
 
忽然間,我看到老虎對我露出超奸的笑容。
 
當這笑容映入我眼中的一刻,一道電流立即通過我的全身。
 
如同被兩部防狼器同時電擊,我全身都震抖起來,快要被電到跳舞了。
 


「嗚呀!!」
 
下一刻,老虎以頭部撞向我,擊中我的腹部,把我撞退。
 
鬆開了老虎尾巴的我,並撞向後之後,就沒再被電流電到,難道這隻老虎的尾巴會放電?
 
我聽說自護軍的老虎會用電鞭,難道這隻就是自護軍的老虎嗎?
 
雖然我之前是聽說過這動物園有着稀有的動物,但真的沒想到連這樣的老虎也會有。
 
眼前的老虎又再次對我露出奸狡的笑容,牠該不會是想要用電鞭來教訓我吧?
 
「吼!!!!!!!!!」 (接招吧!你這M男!)

我才不是M男呀!我被鞭打不會覺得爽的呀!!!
 
連思考時間都沒有,老虎就立即以電鞭向我攻擊。
 
帶着電流的鞭子------其實是尾巴------打破了空氣,毫不留情的打落在我身上,發出「啪滋」的鞭打聲。
 
每發出一下鞭打的「啪滋」聲,我就以一下「嗚呀」的呻吟聲來回應。
 
這令我想起跟男女之愛的阿修羅對戰的時候,但這次與那次並不一樣,我不能捉住牠的鞭子反擊,因為這是持續受傷害的啊。
 
「吼!!!!!!!」  (很爽嗎?很爽吧!快承認自己就是M男!)
 
這隻老虎是不是有病的呀!牠的大腦被自己的電流電傻了嗎?
 
「吼!!!!!!!」  (如果我用鞭打你的那裡,你一定會更爽吧!)
 
正當我以雙手交叉的擋在身前,對打過來的電鞭進行防禦時,這隻老虎偷瞄了我沒有防禦的下體,而且還瞄準了男人的弱點。
 
犯規啊!打架的時候是不可以打那裡的呀!
 
「吼!!!!!!!」  (爽到升天吧!!!)


啪滋!!!

「啊~~~~~~~~!」
 
一種不知道應該要怎樣形容的感覺侵襲我的全身,很痛!十分痛!這是世界上最痛的痛!是想要把一切都抹殺的痛……
 
………可是還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出現…………這種感覺是…………啊~~~~~~!
 
回神過後,我就已經是一個倒在地上的姿態,只能以痛苦和幸福充滿而流出淚水的眼睛望着我眼前正在偷笑的老虎。
 
老虎一個轉身,就面向着遠處的深雪學姊,露出了興奮不已的笑容。
 
接着,牠一聲雄叫,然後直衝向深雪學姊。
 
受到了致命一擊的我,完全動不了,只能看着老虎直衝向深雪學姊。
 
下體那強烈到不得了的痛感,已經快要讓我的大腦停頓,真的沒辦法再思考更多。
 
只是保持意識,不要被升天,就已經花了我絕大的氣力了。
 
看到老虎正猛衝過來,一臉好色的樣子,深雪學姊嚇得臉也發青,立即轉身逃走。
 
可是,人類的跑速那有可能比老虎快?
 
即使深雪學姊拼盡全力去跑,但也被老虎漸漸追上,雙方的距離正快速縮短。
 
終於,只顧着逃走的深雪學姊,沒有理會自己正向那一個方向逃走,一不小心被走到一個空的動物牢子前邊。
 
被牢子當住了去路,深雪學姊想要立即掉頭走,可是已經太遲了。
 
「嗚咿!」
 
那隻老虎已經近在眼前,與深雪學姊的距離大概只有六七米左右,深雪學姊被嚇得發出了叫聲。
 
可能是因為剛才跑了步的關係,老虎身體裡的血液正流動得快,令牠雄風大展。
 
「吼!!!!!!!」 (收藏了好幾年的東西,今天終於要大派用場,我真是超興奮啦!)
 
「別…別過來呀!」
 
在嚴重發情的老虎面前,深雪學姊不斷的揮動雙手,當作攻擊或者防衛,但這是毫無意義的。
 
「吼!!!!!!!!」  (我來了!!!!)
 
最強勁的一聲雄叫響起,老虎整隻撲到深雪學姊面前。
 
完全來不及迴避的深雪學姊,立即就被撲倒在地上,被老虎壓倒在地上去。
 
「不要~人家不要呀!」
 
「吼!!!!!!!!!!」 (口裡說不,但身體卻很誠實耶!)
 
老虎張開了嘴把,把舌頭申出,想要好好品嚐眼前的深雪學姊。
 
深雪學姊當然不會這裡輕易認輸,她不斷地掙扎,避開朝她而來的吞頭。
 
行動好幾次都失敗的老虎,開始有點點不爽,但這沒影響都牠那發情的心情。
 
「吼!!!!!!!!!」  (前戲完畢!馬上要入正戲了!)
 
老虎的一隻前腳正伸向深雪學姊的裙子,準備寬衣解裙。
 
不行,再這樣下去,這被故事就得被例為三十六禁了,誰來阻止一下這隻超色老虎啊!!
 
「吼!!!!!!!!!」 (見識一下本大爺的厲害吧!)
 
「救命呀!!!!」
 
深雪學姊的求救聲響起,迴響着每一個人的耳邊,也迴響着我們身處的場地每一處。
 
當絕望要把每個人都擊潰之時,一陣風吹起,從我的身邊掠過。
 
砰!!!!
 
打擊的聲音響起,一記由下而上的踢擊正擊中老虎的下巴,把老虎從深雪學姊的眼前踢得後退。
 
一個人影出現在深雪學姊的眼前,以散射着陽光的天空作為背景,那個人顯得特別帥氣。
 
「深雪大人令妳受驚,實在對不起。」
 
「變…變態豬?」
 
沒錯,如同超老掉牙的英雄救美劇情一樣,正當深雪學姊陷入危機的時候,變態就像風一樣出現,拯救了他最愛的深雪學姊。
 
看到變態如同英雄般的出現,深雪學姊的臉頰不禁泛起了紅來。
 
差點就得手的老虎,在重要關頭竟然被阻止,這下子牠真的生氣了,雖然牠還是在發情。
 
「吼!!!!!!!」 (臭小子!竟然阻礙本大爺!?)
 
變態無視了老虎的吼叫,輕輕的扶起深雪學姊,接着才以一種「你要為你所做的事情懺悔」的眼神來瞪着老虎。
 
這兇狠得單單被看就感覺到被千針萬插的眼神,氣勢強勁得令老虎後退了幾步。
 
「我不會再讓你傷害我所愛的人------」
 
變態擺出了戰鬥姿態,為了保護他所愛的人而戰。
 
「------深雪大人由我來守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