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擋在深雪學姊面前,並保護着她的變態,除了酷之外就沒有其他字可以形容。
 
「OO由我來守護!」這句說話是我覺得最帥氣的說話中其中一句呢!
 
應該是聽到有人會說守護自己,深雪學姊本來泛紅的臉,現在變得更加紅,連耳根都紅了。
 
老虎看到變態的氣勢,也不敢隨便進攻,只好擺出一個備戰的姿態。
 
寸步不離的變態,就站在深雪學姊面前,也跟老虎一樣擺出戰鬥的動作。
 


兩者之間的眼神交流中,有着一種一觸即發的火藥味,氣氛一瞬間變得緊張起來。
 
一陣強風吹過,樹被吹得發出「沙沙」的聲音,樹葉飄落地面,發出輕輕觸碰聲。
 
這一刻,兩者都知道,當這一陣風掠過之後,就是一決勝負的時候。
 
呼…………
 
風聲漸漸減弱,最後完全聽不到,因為這一陣風已經離我們而去了。
 


第一回合!開始!
 
「喝呀!!!!!!!!!!」
 
「吼!!!!!!!!!!!」
 
變態與老虎的戰鬥立即開始,兩者發出迴響着天空的聲音,把空氣都撼動了起來。
 
同時,兩者朝對方跑起來,向着對方進攻。
 


變態緊握自己的右拳,並往後一拉,蓄力一擊,對準老虎的臉,準備給予一記重擊。
 
可是,老虎立即加速跑起來,把自己能跑出的最快速度完全展示出來。
 
突然加快的跑速,讓變態的出拳時間出現了誤算,沒能在老虎來到自己的面前打出。
 
反而老虎就能十分準確的捉緊攻擊機會,一個尖抓立即打出,狠狠的打落在變態的身上。
 
「嗚呀!!!!!!!!!!」
 
如同被一個拳擊手重擊臉部的一樣,變態被打得口沬橫飛,整個臉部都像是被打凹了的一樣。
 
然後立即臉朝了地的,狠狠跌到地上去。
 
這時候一個身穿白衣黑褲的裁判走了出來,對着倒在地上的變態進行十秒的倒數。


 
而老虎也乖乖的後退,等待裁判進行倒數。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結果,在十秒倒數完後,倒在地上的變態還沒有站起來,所以這次比賽的勝利者是老虎。
 
哀!你這變態登場是用來幹嘛,才一回合就被擊倒了,而且敵人只是打了一拳啊!這叫作秒殺嗎?
 
「對不起…深雪大人…我盡力了…我輸了……」
 
「你這叫作盡力了!?廢物!垃圾!沒用鬼!白痴!笨蛋!變態!!」
 
「啊~~深雪大人竟然用腳來為戰敗的我按摩耶~~」
 


可憐的變態,戰敗了之後還要被深雪學姊踐踏,但他看來很享受就是了,這應該要同情他嗎?
 
果然,不論他有多酷,變態就是變態,就算再酷都只不過是變態。
 
正當我在感慨萬千的時候,老虎又再次發出剛勁的雄叫。
 
這一下雄叫,把正在把變態如同垃圾一樣猛踐踏的深雪學姊嚇到,她好像現在才記得有這隻老虎存在。
 
發出雄叫的老虎,正流下一行又一行的口水,想要好好品嚐牠的戰利品。
 
牠正一步步的走近深雪學姊,看到這隻嚴重發情的老虎,深雪學姊被嚇得想要後退,可是她身後就是動物牢子,已經無路可退了。
 
「吼!!!!!!!!」 (來吧,小妹妹~)
 
「不要呀,你這東西快走開呀!」


 
老虎漸漸迫近,深雪學姊的害怕得倒坐到地上,眼睛更是湧現出淚水。
 
害怕得全身震抖的她,知道已經沒有人可以再來救自己,不論是我還是變態,都已經被老虎收拾掉。
 
「吼!!!!!!!!!」 (放心吧,很舒服的,不會痛的。)
 
深雪學姊就連回話的想法都已經從腦子中掉去,她的腦內只是被害怕的感覺完全侵佔。
 
我努力撐起身子,想要去救她,但是受了老虎的電鞭攻擊的我,不要說站起來,就連爬也很吃力。
 
可是,我還是想要站起來,因為深雪學姊正面對重大的危機。
 
要是被這隻嚴重發情的老虎得手,深雪學姊的將來就不堪設想了,所以一定要去救她。
 


但是,即使我有多想要去救她,身體都不聽使喚,就算能成功站起,在步行了一兩步之後又跌回地面,根本沒辦法前進。
 
「吼!!!!!!!!!!」 (我來了!)
 
「咿呀~~~~~~~~!!!!!」
 
悲慘的嗚叫聲響起,但在同一時間,一道槍聲同時響起。
 
本來因為不想看到那些可怕的三十六禁畫面,而閉起了雙眼的我,在聽到同時響起的槍聲之後便睜開雙眼。
 
嚴重發情的老虎,本來應該是在品嚐戰利品,但牠竟然被一發三倍強力麻醉彈射中,被擊退了幾米,遠離了深雪學姊。
 
一個動物園的職員及時趕到,成功阻止了一場三十六禁的畫面。
 
有着大叔外形的動物園職員,手持霰彈麻醉槍,站到深雪學姊面前,並扶起了她。
 
「小妹妹,沒事吧。」
 
在危險之中被救了的深雪學姊,一邊發出輕輕的抽泣聲,一邊用雙手輕輕擦去臉上的淚珠。
 
大叔看到深雪學姊沒有受傷,沒有流血,也沒有被奪走甚麼後,就顯得安心下來了。
 
「吼!!!!!!!!」
 
這時,被三倍強力麻醉彈擊中的老虎,還是死心不息,牠再次站起來,臉向着深雪學姊那邊。
 
嚇怕了的深雪學姊,躲在大叔的後邊,而大叔也再次為霰彈麻醉槍裝增子彈,決要阻止這隻老虎。
 
已經被連續阻止了三次交配行動的老虎,終於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牠這次完全不再理會任何事物,拼死衝向深雪學姊。
 
明明已經吃了一發三倍強力麻醉彈,但還有這樣的能力,發情中的老虎真是不可少觀。
 
老虎一個快速奔跑,然後起跳,在半空之中撲向深雪學姊。
 
大叔捉緊機會,單起眼睛,對着老虎瞄準,並扣下板機擊發子彈。
 
「碰!」的一聲,另一發強力麻醉針打落在老虎的身上,而霰彈槍的衝擊力把整在老虎轟飛回去。
 
在半空中被轟回去的老虎,整隻狠狠摔在地上,兩發的三倍強力麻醉彈發揮出效果,終於成功把嚴重發情的老虎擊退了。
 
確認過老虎因為麻醉了而動也不再動後,大叔擦了擦他額頭上的大汗。
 
「真危險…要不是那個少女來通知我,事情一定會一發不可收拾。」
 
我不小心聽到大叔喃喃自語的說話,對於他口中所提及到的少女有點好奇。
 
這時大叔走到我身邊,扶起了倒在地上的我。
 
「少年,你叫作新陳吧?沒事吧?」
 
「我剛才爽死了…哎…不對…總之我現在不太像沒事。還有,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之前有個少女氣來氣喘的找我,把這裡的事情告訴了我,從她的口中也知道你的名字。」
 
剛才出現在這裡,並知道我名字的少女?總抱以上這幾點,我相信這個少女應該就是奈奈。
 
我很高興奈奈原來不是逃走,而是去找人救求,不過,為什麼她不跟着一起回來這裡呢?
 
「先別講話了,來,這是完全回復劑。」
 
大叔遞給我那個久違了的東西,自從我喝過幾次之後,就對這東西的雜草味嚴重反感,即使它很有效,但我都沒再飲用了。
 
沒想到,在這個時刻,這個完全回復劑會出現在我眼前,雖然很難喝,但沒辦法了。
 
我取過了完全回復劑,強忍住那雜草汁的味道,一飲而盡。
 
一兩秒過後,我覺得自己的體力都回復過來,全身充滿了力量,但飢餓感還是沒改變。
 
終於可以站穩腳步的我,立即就走到深雪學姊的那裡去。
 
「哎呀!」
 
途中我不小心踩到了被秒殺掉的變態,讓他如同個按鈕玩具一樣,按一接就會發出聲。
 
「情敵,你踩到我了。」
 
「不,我剛剛是用腳來幫戰敗的你按摩。」
 
「情敵,你現在是腦殘,竟然覺得被人踐踏就等同被用腳按摩,你大腦長草啊?」
 
「這句說話我原封不動彈回給你啊。」
 
「哎呀!你還要踩多一腳!」
 
稍微教訓了那個被一擊秒殺的變態後,我來到了深雪學姊前邊。
 
這刻,我兩話不說,立即就把深雪學姊擁在懷中。
 
一個小女孩,面對一隻嚴重發情的色情老虎,心裡邊一定會不好受,甚至會有心理陰影。
 
我覺得,比起說甚麼安慰的說話,還不如直接給她一個擁抱,還她知道自己已經安全,不會再被傷害還比較好。
 
「沒事的了,沒事的了,事情已經過去了。」
 
我一邊摸着深雪學姊的後腦杓,一邊順着她那柔軟的頭髮摸下去,安慰着她。
 
終於,深雪學姊的眼睛像是氾濫了一樣,眼淚流過不停,不斷的掉落在我的身上。
 
過度受驚的弱小心靈,瞬間得到溫暖,瞬間被治療了。
 
然而,事情好像還未告一段落。
 
咇!
 
隨着告示聲的一響,所有動物的牢子突然全部被打開。
 
H2O9依然殘留在深雪學姊的身上,那些動物紛紛看着我和深雪學姊那邊行過來。
 
這時候,四周也出現了遊人慘叫的聲音,看來不單單是我們這裡的牢子被打開,而是動物園裡全部的牢子都被打開。
 
「少年!」
 
大叔把一支強力麻醉槍丟給我,我立即舉起手接住那支槍,以及大叔再丟過來的三倍強力麻醉彈。
 
拿過這支槍的我,知道現在應該要怎麼做。
 
「表演時間!!」
 
我單手為麻醉霰彈槍上膛,同時把深雪學姊抱在懷中,面對包圍住我兩嚴重動發情的動物,展開一場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