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一輪拼命的搏鬥,我拖展了混身解數,終於把一湧而上的發情動物全部擊退。
 
當然,與我一同戰鬥的還有動物園的大叔,有了他的協助,我才能贏過這班動物。
 
與那群動物激戰了大約三百回合,並得到勝利的我,終於支撐不着那累透了的身體,倒坐到地上去。
 
「哎呀……我都要累死了。」
 
我覺得這比起跑完馬拉松更累,累得現在就想要睡在地面上,不顧四周的一切。
 


「小伙子,辛苦你了。」
 
大叔走到我身邊,對我豎起了姆指,表示讚賞。
 
真是有夠辛苦的,我覺得這個大叔應該要給我薪水以作補償,不過進來動物園已經沒收我錢,而且還能退票,已經很好了,看到這點份上,我就當無數吧。
 
身為動物園的職員,大叔得負責把各種已經被麻醉了的動物送回牢子裡去。
 
不單單要送回牢子,還要為每一種動物點數,比我還要辛苦。
 


「老虎…齊。土狼…一隻,兩隻,三隻。獅子…有。」
 
說起來,到底當時為什麼牢子會自動打開的呢?
 
照我所知,現在的動物園裡的牢子,應該是用電子鎖來開啟的。
 
而電子鎖通常是連接一部中央電腦,只要在中央電腦中按幾個按鍵,就可以輕鬆把全部牢子打開。
 
剛才所有的牢子,全部都被一口氣打開了,相信應該是有人使用中央電腦來打開的。
 


但那到底會是誰呢?
 
總覺得自己身邊的迷團多得很,想要解也解不開耶。
 
算了,現在總算沒事。
 
剛才的戰鬥實在累得要命,我現在最想要的就是回家睡一下覺,當然要在睡覺前洗個熱水澡囉。
 
我想經過剛才的一戰,我保護深雪學姊的樣子,以及安慰她時候的樣子,已經足夠令變態相信我和深雪學姊是男女朋友的關係了,雖然事實並不是。
 
再加上今天所有的行程,變態就算不是百分百相信,也有百份之八十會相信。
 
既然是這樣,我想今天的約會行動應該可以結束了。
 
這場約會,真的糟糕到極,絕對是令我畢生難忘,我絕對不想要再來第二次了。


 
我努力撐起我那累到不行的身體,從地上站起來。
 
「喂,情敵啊。」
 
當我想要稍微伸一下懶腰或者嘆出一口氣時,變態突然叫住了我。
 
「怎麼了?」
 
我沒精打彩地以懶洋洋的語調來回應他。
 
變態會主動找我實在難得,因為在他的眼前我是一個天大的敵人,難道說他已經認同我是深雪學姊的男友了?
 
「我有個問題想要問你。」
 


「你問吧。」
 
「你這傢伙到底把深雪大人收藏在那裡啊!!」
 
喂!你剛才不是說要問問題的嗎?怎麼突然捉住我的衣領了?你想要打架嗎?
 
變態以「我要你立即交出深雪大人」的眼神,狠狠的瞪着我,他看起來很是生氣。
 
「你…你到底在說甚麼?怎麼我都聽不懂。」
 
我實在懷疑,到底變態剛才是不是說了火星語。
 
說我把深雪學姊收藏,我完全不懂他在講甚麼了。
 
深雪學姊雖然嬌小,但是她也有一百三十多厘米,我到底要怎樣收藏她才不會被其他人發現。


 
再說,我那敢收藏她啊?你以為我是有十條命的嗎?
 
「別再裝了你這色情狂,我就知道你對嬌小的女孩有濃厚的興趣,你這蘿莉控變態!」
 
救命呀,有個變態說我是變態呀!
 
「你跟動物們激戰過後,我就發現深雪大人消失了,一定是被你收到不知那裡去!」
 
咦?這麼說起來,我就覺得奇怪了。
 
正常來說,深雪學姊看到我打動物們打敗了後,也會來讚我一下。
 
例如會說「新陳代謝好帥」「長大後要嫁給新陳代謝」「人家沒有很喜歡你啦,你別誤會啊,笨蛋」------
 


等等!到底是誰幫我亂加上這些句子呀!!
 
------總之是會說一兩句話來,但是我完全沒聽到她的聲音。
 
現在四周看看,把視線環繞全場一週,都沒有發現深雪學姊的影子。
 
就好像變態所說的一樣,深雪學姊消失了,就像是被收藏了的一樣。
 
我用力甩開變態捉住我衣領的手,稍微整理一下被扯亂了的衣服。
 
「我沒有把她收起來啦,我都是現在才知道她不見人影了。」
 
「異議!!」
 
情緒高昂的變態,豎起食指,直指着我的額頭,他那強勁的氣勢實在把我嚇到。
 
「情敵,最後接觸深雪大人的人就是你,證據就是上一集的結尾。」
 
「雖然是這樣,但我真的沒有收起她耶。」
 
「快承認你的罪行,以及你是個M男!」
 
怎麼又扯到M男的部份啦,你以為被老虎的電鞭打到真的會有爽到令人有種升天的感覺嗎?我剛剛才沒有體會到呢!才沒有!
 
這個變態,一口咬定我就是收藏了深雪學姊的人,完全不聽我說的話。
 
再說,他是怎麼確定深雪學姊是被收藏了?難題不可以是她去買雪糕吃的嗎?
 
沒辦法了,我只好拿出決定性的證據,證明我沒有收藏深雪學姊,以及我不是M男。
 
「這下悲劇了!」
 
正當我要拿出證據證明自己是清白的時候,正在為動物點數的大叔的無線對講機傳來了慘叫。
 
本來為着深雪學姊的事而爭吵不休的我兩,一瞬間被那慘叫的聲音吸引住,因為那聲音叫得就像是「發現了自己的女朋友原來是男人」的一樣。
 
大叔停下了點數的動作,拿起了無線對講機,然後詢問到底發生甚麼事。
 
「第十八級危險動物有五隻逃走了!」
 
「甚麼!第十八級!」
 
這次連大叔也發出慘叫,他現在是一臉超震驚的臉孔,就像剛剛發現了「自己的媳婦是男人」的一樣。
 
雖然不知道十八級危險動物是甚麼,但聽到等級的層次,就知道這種動物不是和善的動物。
 
「你知道那幾隻動物逃到那裡了嗎?」
 
「真抱歉,我們完全不知道牠們的去向。」
 
「全面封鎖動物園,不可以讓那種十八級動物離開這裡的。」
 
「剛剛收到可靠消息指出,那五隻動物捉走了一名女孩,目測身高大約是一百三十多厘米,而且身穿在動物園裡買的衣服,還有------」
 
大叔還未聽完報告,他的無線對講機就被突然衝過來的變態一手搶走。
 
「是深雪大人!這一定是深雪大人!告訴我!那班可惡的動物到底在那裡呀!」
 
「呀呀~~我的耳朵!」
 
情緒又變得更高昂的變態,以近乎全力的聲音來大聲喊話,把對講機另一邊的職員的耳朵差點震破。
 
雖然對邊沒有說到深雪學姊的其他特點,但只以身高和服裝來說,這已經可以確定是深雪學姊。
 
到底那種十八級危險的動物,是在甚麼時候混到我的身邊,把深雪學姊給帶走?
 
竟然被敵人搶走了深雪學姊,不只是作為男朋友,就連作為一個保護別人的人,我都覺得自己很不濟。
 
深雪學姊身上還殘留着H2O9,要是有個萬一,這就大事不妙了。
 
「大叔!到底那些動物跑到去那裡了?」
 
我走到大叔的身邊,非常着急的問道,希望大叔會知道點甚麼。
 
但是這就連大叔都不知道,到底那些十八級危險的動物到底在那裡,只知道牠們肯定在動物園之內。
 
「立即進行徹底搜查,一定要救出那女孩,並捉回動物。」
 
大叔搶回了在變態手中的對講機,然後向全體職員發出指示。
 
「大叔!我也要幫忙!」
 
比我更早一步,變態立即捉住想要開始進行搜尋行動的大叔,希望他可以讓自己加入搜尋行動。
 
「不,這種動物跟老虎和獅子是很不同,牠們有着智慧和驚人的力量,不是你們這些小鬼可以應付的。」
 
我實在不禁想像,到底所謂的十八級危險動物是怎樣的動物。
 
這種感覺就像是在說,這種十八級危險動物比老虎和獅子還要厲害得多。
 
「你們應該盡快去安全的地方暫避啊,小伙子們。」
 
「可是,被捉走的是我的深------」
 
「放心,我們會盡快救回她的。」
 
「但是!」
 
大叔連變態的說話都沒再聽,直接跑走,爭取更多的時間去進行搜尋行動。
 
看到自己沒能無力,變態不禁憤憤地咬牙,更跪在地上很不服氣地用拳頭打向地面。
 
我想要告訴變態不要這麼傷害自己,因為用拳頭打地面的很痛的,但我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告訴他。
 
「喂,變態。」
 
「怎麼了呀?」
 
「既然大叔不肯讓我們去救深雪學姊,那我們就自己組隊去吧。」
 
「你傻了嗎?我們都不知道那種動物在那,即使徹底搜尋整個動物園,只有我兩也得要花上一天!」
 
「不,我們不用尋找那群動物,只需要尋找深雪學姊。」
 
「情敵,你到底有甚麼辦法了?」
 
我當然,有我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