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這個東西這現在竟然大派用場,這一刻,我真的要感謝發明這個東西的人呢。
 
看到變態一臉不解,以及為了爭取時間,我立即從褲袋裡拿出我的電話。
 
拿出電話後,我就打開一個程式,讓早就設定好的程式在我手機裡運行。
 
「喂,情敵!你在這個時候還有心情玩手機的嗎!!」
 
完全不知道我在做甚麼的變態,突然對我激動地怒吼。
 


雖然我知道他是出於擔心深雪學姊而有這樣的反應,但我不太喜歡就是了。
 
「我才不是玩手機遊戲啦。」
 
「那你拿手機出來幹甚麼了?還在運行程式。」
 
「唉,那是約會程式啊。」
 
約會程式是今早深雪學姊安裝在我手機的程式,這個程式會像是玩戀愛遊戲一樣,給用家幾個選項。
 


雖然是有選項可以給用家選擇,但系統會強迫用家選出能通向Good Ending的選項。
 
我稍微把這些事情告訴了變態知道,但他還是未明白我到底想要做甚麼。
 
還真的有夠笨耶,我都說到這裡,竟然還不懂,那我就只好解釋一下吧。
 
在今早,這個約會程式已經把約會對像鎖定成深雪學姊,只要是關於她的事情或問答,都會出現選項。
 
而現在,深雪學姊被第十八級危險動物捉走,這絕對是與深雪學姊有關的事。
 


因此,我相信只要問有「到底深雪學姊在那裡呢」之類的問題,這個程式就會出現相關的選項。
 
雖然我不知道程式會出現甚麼選項,但裡邊有一個選項絕對是正確的。
 
之前也提及過,這個程式會強迫用者選出正確的選項,所以我決定就讓這個程式來強迫我選對答案。
 
只要選對了後,就可以知道深雪學姊所在的位置,比起大叔的徹底搜尋要來得快。
 
我們對於第十八級危險動物一無所知,除了是那種對物是非常危險之外。
 
所以,我們現在得爭取時間了。
 
「好吧,變態,望着手機的鏡頭,然後問個關於深雪學姊的問題。」
 
我拿着手機,把鏡頭對着一臉「原來是這樣啊」的變態。


 
當他聽到我叫他問個問題的時候,他就進入了思考的模式,兩隻眼珠正朝四周望來望去。
 
「有了!」
 
「快問吧!」
 
「我是不是深雪大人最愛的人?」
 
約會程式對變態的說話起了反應,立即運轉起來,會運轉的原因是因為他問了一條關於深雪學姊的問題。
 
這一刻,螢光幕上出現了三個選項。
 
------ 我(變態)是不是深雪大人最愛的人? ------
 


------  1.去死!  2.去死吧!  3.你給人家去死吧,你這變態豬! ------
 
雖然這裡有三個選項,但我覺得這三個根本都一樣,而且第三個選項竟然是跟深雪學姊的語氣和用字一模一樣。
 
「怎樣了,出現了甚麼選項?」
 
「呃…呃…呀…」
 
聽到變態的提問,我一時之間沒辦法回答,因為我怕他會太傷心。
 
等等,現在不是怕他會傷心的時候啊,變態剛剛問的問題完全不是我想要的,不是可以引導我們找到深雪學姊的問題。
 
「大哥,拜託你問個關於深雪學姊現在在那裡之類的問題吧!」
 
「甚麼嘛,那你早就叫我問這類的問題!」


 
嗚…一時間我無法反駁變態的說話。
 
的確,我真是太笨了,應該早就這樣做。
 
「變態,你拿着手機,用鏡頭對向我。」
 
應該直接由我來問問題還比較快,靠變態幫忙還不如由我自己來。
 
我望着拿着我的手機,並把手機的鏡頭對向我的變態,然後高聲的問出問題。
 
「深雪學姊到底現在在那裡?」
 
約會程式收到了關於深雪學姊的問題,立即運轉起來,把之前變態問的問題完全蓋住。
 


接着,我走到變態的身邊,看看約會程式出現了怎樣的選項。
 
「那個…這要怎樣選了?情敵?」
 
「我的天……」
 
看到約會程式中出現的選項,我們兩個人一臉茫然。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約會程式給的選項最少有五十多個。
 
這麼多的選項到底要怎樣選才好?明明平時都只有三個,現在竟然多達五十多個。
 
比起只有很少的選擇,大量的選擇更讓人不知道如何是好。
 
「沒辦法了。」
 
我深呼吸了一大口氣,然後下定決心般講出了話。
 
「變態,由你來選吧!」
 
「咦?由我?真的好嗎?」
 
我拍了拍變態的肩頭,然後以堅定不移的眼神望着變態。
 
變態這下子明白到自己的重任,對着我用力地點了個頭,並發出了「嗯」的一聲。
 
下一刻,變態就全神貫注在手機的螢光幕之上,然後大喝一聲!
 
「喝呀!!!!!!!」
 
他充滿了氣勢,豎起一隻手指,對着我的手機,對着約會程式中的五十多個選項中的其中一個按下去。
 
滋滋滋滋滋滋!!!!!!!!
 
「嗚呀!!!!!!」
 
電流通過變態的聲音響起,而變態的慘叫聲也隨即傳出。
 
相信大家都記得,這個約會程式只要用家選錯了答案,就會釋放出電流來表示選的選項是錯,並強迫用家去選另一個答案,直到對為止。
 
我之所以會讓變態去選,當然就是避免那五十多次的電擊啦,不然你們以為是為甚麼?
 
真的沒想到,在這個時候變態竟然幫得上忙。
 
害我之前還說靠他不如靠自己,現在真的要收回這一句說話呢。
 
「變態,為了深雪,去選下一個吧!」
 
我對着變態握了個拳頭,以示支持和鼓勵,並叫出深雪學姊的名字來推他一把。
 
「沒錯!為了深雪大人!」
 
雖然我事前沒有告訴變態選錯選項就會被電擊,良心是有點點過意不去,但看到他現在全力以赴的模樣,我還是不要打擾他好了。
 
變態再之大喝一聲,然後對着其他的選項按下去。
 
隨着這個動作,電流通過變態身體的聲音也瞬間響起,而變態的慘叫聲也響了起來。
 
「喝呀!!!!!」
 
然後又是再一次拔出全力來按選項,以及被電流通過而發出慘叫。
 
接着又是一次,然後又是再一次,又再來一次。
 
一次又一次,我就站在旁邊看着變態不斷被電流通過而發出慘叫。
 
這一刻,我在想像如果剛才去按選項的是我的話到底會是怎樣。
 
嗚……只是想像一下都覺得恐怖,明明沒被電擊,我都全身顫抖了。
 
滋滋滋滋滋滋滋!!!!!!
 
「嗚呀!!!!!」
 
變態,你要加油啊!
 
去到最後的最後------
 
「終…終於選對了……」
 
被電流通過全身為數不少過五十次的變態,倒在地上從喉嚨深處吐出了這一句話。
 
他拿起了顯示出選對了選項的手機,對着我展示。
 
這一刻,映入我眼中的,就是一張顯示了深雪學姊所在位置的地圖。
 
而這個地點就是------
 
「動物園大倉庫,原來是那裡嗎?」
 
要把個東西收藏,最佳的地方就是倉庫,就好像要把一本書收起來,最佳的地點就是圖書館。
 
知道了深雪學姊所在的地點,我就拿回在變態手中的手機,然後向着動物園大倉庫走去。
 
「嗚…情敵…等等我啊!」
 
被電得全身都麻了的變態,努力撐起身子,追趕我的背影。
 
明明都被電了五十多次,這個變態竟然還能站起來,這刻我覺得他真是厲害呢。
 
「真是的,快走吧!」
 
我折返回變態的身邊,扶了他一把,並一同肩搭肩的向前走。
 
我不是很知道為什麼我會這樣幫他,但我覺得等等他應該會派得上用場,就例如當肉盾,或者食物誘餌。
 
這一刻,我咬緊牙關,向着深雪學姊的所在之地走去。
 
深雪學姊,千萬不要有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