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了深雪學姊所在的位置就是動物園大倉庫的我們,馬上加緊腳步衝向那裡。
 
雖然動物園是挺大的,但是路標的指示相當清晰,即使是第一次來動物園的我和變態,也能夠馬上找到通往動物園大倉庫的路。
 
在路標的帶領之下我和變態就很容易來到了動物園大倉庫,我們兩個現在就在大倉庫的門前了。
 
「這…這搞甚麼呀……」
 
變態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禁被嚇得講了句驚嘆的說話。
 


在我們眼前的倉庫,除了非常大之外,它的正門完全被破壞掉。
 
說是被破壞掉又好像不太對,因為這道正門只不過是被打壞,像是被某些東西進行摧殘的一樣。
 
即使是鋼鐵造的大門,也被打得凹凸不平,體無完膚的,簡直是被恐龍攻擊過的一樣。
 
不用試都知道,現在的大門根本沒辦法打開,除了直接把大門炸毀之外。
 
那些第十八級危險動物,竟然有想到會有人來追尋牠們,或者把牠們搶到的東西搶走,所以才破壞掉入口。
 


即使我們知道了深雪學姊就在眼前的大倉庫內,但也沒辦法救到她。
 
可惡,現在尋找炸彈也來不及了,深雪學姊絕對會被那些動物融掉。
 
明明她就在我們眼前的倉庫裡,但我們因為進不了去而救不了她,這叫我那有可能甘心啊!
 
「情敵,我們走吧!」
 
「呃?」
 


正當我在獨自苦惱好何是好的時候,我身旁的變態向着大倉庫那邊踏出了一步,並催促着我向走前。
 
變態看起來完全是沒想要要用甚麼辦法進去,他只是走到被打得爛的正門前,嘗試把門打開。
 
可是,即使變態用盡全身的氣力,用力得連臉也紅了,但都沒辦法把門打開。
 
那道鋼鐵造的大門,只是保持着破爛的模樣,原地聳立。
 
「喂,變態,這道門是肯定打不開的呀。」
 
我不了解變態到底想要做甚麼,他應該是知道這道門被刻意破壞成無法打開的。
 
雖然我再一次告訴變態知道這道門是打不開的,但他還沒有放棄,依然出盡全力嘗試把門打開。
 
「你這傢伙,你這樣也算是深雪大人的男朋友嗎!?」


 
當我對變態不能理解的行為而搔着自己的臉頰時,變態一邊拉動着大門並一邊對我怒吼。
 
「你突然間講甚麼了?」
 
「你這傢伙,深雪大人就在裡邊,我們一定要救她,你不會是想要放棄吧?」
 
「放棄?」
 
「嘖,既然你這廢到掉渣的男朋友不願去救深雪大人的話,那我就自己去,即使粉身碎骨啊!」
 
變態再次一次發力,他傾盡自己能發出的最大力度,嘗試把大門打開,但是即使他的手都用得力快要斷掉青筋,但大門也絲毫未動。
 
雖然這傢伙是個變態,而且做事也不怎動動腦筋,但是我看得出他真的很喜歡深雪學姊呢。
 


只要深雪學姊出事,他就連想都不去想,立即衝去幫助深雪學姊,即使他根本沒有任何力量。
 
我覺得,比起我,這個變態更適合當深雪學姊的男朋友,絕對比誰都要適合。
 
話雖如此,就算他有多麼想要救出深雪學姊,但那道大門還是沒有動過,就站在原地如同頑石。
 
「喂,變態。」
 
「怎麼了呀?」
 
「你不覺得奇怪的嗎?」
 
「奇怪?」
 
這刻我留意到一件事,這道門應該不可能是大倉庫的唯一出入口。


 
試想想,那群第十八級危險動物雖然成功把深雪學姊收藏在大倉庫裡頭,也把正門破壞得無法打開,讓外邊的人無法進入。
 
但是同時,牠們不就是也把自己困在裡頭的嗎?
 
雖然人手沒辦法打開那道門,但用機械或者炸藥是絕對可以的,到時候等到其他動物的職員把門打開,那麼這群動物就是把自己趕入困局。
 
我相信,即使是豬都不可能會把自己困於這個地方吧?所以那群動物一定有準備好其他的出口。
 
牠們會逃進這裡,只不過是暫避風聲,待時機成熟才一口氣逃離動物園。
 
因此,我覺得這裡是有另一個入口的。
 
我把我所覺得奇怪的事告訴變態知道,而變態也認同了我的說法。
 


於是在我們兩個人快速的短暫相議後,決定立即去尋找能進入倉庫的另一個入口。
 
根據一般的設計,如果有第二個入口的話,那應該是設於大倉庫的後邊,就是正門的另一邊。
 
果然不出所料,在大倉庫的後邊果然是有一道後門。
 
「可惡呀!」
 
可是這一道後門也落得前正門一樣下場,都是被破壞得無法打開。
 
明明找到了另一個入口,但也是沒辦法通到大倉庫裡邊去,變態忍不住內心的急燥,用力地踢了那道門一下。
 
正門被破壞,後門也被破壞,難道那群動物真的想要把自己困在裡邊?
 
不,牠們懂得破壞兩道門,很明顯是有一定的智慧,所以絕對不會讓自己走進一個困局的。
 
牠們絕對會留有一條後路自自己逃走,只要找到那一條路,我們就可以進入去大倉庫裡邊。
 
但是,這條路到底在那了?我和變態都沿着大倉庫走了一圈,還是沒看到有另一道門。
 
「可惡呀!我才不會這樣就認輸!」
 
沒能找得到答案的我和變態,回到了正門。
 
我一邊低頭思考着到底那個入口在那裡,而變態則繼續嘗試打正門打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隨着時間的流去,我們心裡就越是急躁,而越是急躁,頭腦就越不冷靜,根本想不出答案來。
 
在外邊的我們,沒辦法知道大倉庫裡邊的情況,深雪學姊現在是安是危我們都不知道。
 
如果有一部熱感探測機的話,我們就可以知道裡邊的情況是如何。
 
或者如果能把大倉庫的屋頂打開的話,就能從空中俯視下去,看到裡邊的情況了。
 
咦?等等啊?從空中俯視?
 
「變態!我想我找到答案了?」
 
「你找了了關係深雪學姊愛不愛我的答案?」
 
我有點不不清楚變態的那句是在開玩笑還是在認真的……
 
「不是啦,我是說另一個入口!」
 
如果我沒推理錯的話,另一個入口應該是在大倉庫的頂部。
 
在平常沒有人使用大倉庫的時候,裡邊的通風是相當差勁,可以說是連半點鮮風都沒有,十分容易積存病菌。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就必須要加設通風設備。
 
但是如果在外牆加設的話,有可能會被不法之徒闖進裡邊,有被偷竊的危險。
 
所以,如果是加設通風系統的話,我相信一定會加在屋頂的位置,從而達到能有鮮風進入倉庫之內,又能確保安全。
 
而那個通風位置,就是能通進去裡邊的唯一入口,也是裡邊能出來的唯一出口。
 
向變態解釋完之後,我就把目標鎖定在屋頂,向着大倉庫的頂部前進。
 
要上到去那裡,就一定要找到梯子,或者類似的東西讓我們攀爬。
 
梯子是沒找到,但我們能從去水管爬上去。
 
稍微花了一點時間和努力,我們兩個沿着水管爬到上大倉庫的頂部了。
 
「果然是!」
 
不出所料,真的有個通風口在頂部。
 
那個通風口不算很高,而且是位於大倉庫頂部的正中心,所在我們在下邊的時候是看不到的。
 
像個「7」字一樣站立的通風口,它的大小足夠一個人通過,而且我看得到,通風口裡的抽氣扇被卸下來了。
 
抽氣扇被卸了下來,就足以證明個通風口就是第十八級動物要離開大倉庫時的通路。
 
「好了變態,我們得下去了。」
 
我望了望變態,並叫他準備一下。
 
我不知道下邊的情況是怎樣,說不好那群動物早就在下邊等着我們。
 
在我們下到去之後,就立即向我們發動攻擊,到時候就會有危險。
 
不單單救不到深雪學姊,就連我們都會成為那群動物的下午茶。
 
變態對我點了點頭,並以決要救出深雪學姊的眼神來回望我,在他的眼神之中我看得出他那超大的決心。
 
那是為了拯救自己所愛的人,不惜粉身碎骨的眼神。
 
雖然我也是很想要救出深雪學姊,但是我跟變態的眼神,以及氣勢都完全是不同。
 
竟然在這個層面之上輸給了一個變態,我真的不知道講甚麼才好,與他相比,我真是遜色得多了。
 
「真是的…我竟然會覺得你這個變態真的好厲害。」
 
「你在那邊自言自語甚麼啦?情敵。」
 
「沒啊。」
 
對某種事物的愛達到一個視旁人如無物的地步,這就是變態?
 
「等着我,深雪大人,我在來了。」
 
變態用力地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跳進了通風口之中,從通風口去到了大倉庫裡邊。
 
比變態遜色的我,也隨着他的後邊,跳進通風口之中,與變態一同去到大倉庫裡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