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通風口滑行到大倉庫的我和變態,總算成功着地並進入了室內。
 
本意為這裡沒有人在,所有燈都應該是關上的,但情況有點出乎預料。
 
在大倉庫裡的所有燈,全部都被亮起,四周的一切都看得非常清楚,就好像是因為要進入這裡而把燈亮起的一樣。
 
這真的很奇怪,動物應該不會自己把燈亮起來的吧?就算是猩猩或者猿猴都未必懂得會亮燈。
 
被捉住的深雪學姊,應該沒有能自己跑去亮燈的機會,所以這些燈應該不是她亮起的。
 


在我和變態進來大倉庫之前,在這裡的應該就只有深雪學姊和第十八級危險動物,如果燈不是深雪學姊亮的話,那就只有那群動物會去亮燈的。
 
會亮燈的動物?我真的完全想不到有那一種動物會主動就去亮燈呢。
 
懂得把入口破壞,也懂得留出路給自己,而且也會亮燈,這到底是有着怎樣的智慧的動物啊?
 
我和變態環視着四周,把眼前的一切都確認清楚。
 
目前,映入我們的眼中,就只有大大小小的貨物,就是廣告牌子、各種工具、文件雜物等等
 


不要說深雪學姊,就連動物的影子也看不見,本意為會嗅到動物特有的氣味,誰知連氣味也沒有。
 
在這裡,就只有安靜的雜物,它們都各自各的安守本份,一點雜音也不發出。
 
在這裡能聽到的,就只有我們的呼吸聲,以及來自外邊遠處正在尋找動物的職員們的聲音。
 
「喂,情敵。」
 
突然,變態叫了叫我,他說話的聲音把四周的安靜打破,在室內迴響着。
 


只不過是短短的三個字,就隨着牆壁不斷的反彈再反彈,形成了回音。
 
「噓!!」
 
我立即豎起一隻手指放到嘴邊,向變態提示要保持安靜。
 
一臉不解的變態,雙手插腰,以身體語言來問我到底在幹甚麼。
 
我慌張的望了望四周,確定沒有發生甚麼奇怪的事情之後,就走近變態的身邊,壓低聲線跟他講話。
 
「你腦筋是不是那裡不對勁啊,那班動物可能會聽得到我們的聲音,從而判斷到我們的位置的啊,那個時候來一個突襲,我們就得哭哭了。」
 
真是的,變態完全沒想到這一點。
 
有些動物的聽覺比較好,能夠憑着音波的反彈來判斷四周的環境,也有些動物嗅覺比較靈嗅,在遠遠的氣味都能力嗅得到。


 
我們對於那些第十八級危險動物一無所知,唯一知道的是牠們可能是比較高智慧的動物。
 
要是牠們除了有較高的智慧之外,還有良好的聽覺的話,那就麻煩了。
 
「抱歉啊,情敵。」
 
明白到我的想法,變態也壓低聲線向我表示抱歉。
 
「不過呢,我好像感應到深雪大人的腦電波。」
 
「你幾時進化成新人類的?」
 
就好像阿寶遇上馬沙的一樣,大腦就很自動的「叮呤」一聲,難題變態也有這個能力?
 


「才不是新人類,是因為深雪學姊的愛正在呼喚我!」
 
我不知道變態為什麼會能感應到深雪學姊的位置,但我相信不可能是因為深雪學姊的愛在呼喚他。
 
「是甚麼都沒所謂,總之趕快帶路吧。」
 
「怎會沒所謂?」
 
「走吧!走吧!」
 
我用雙手推着變態的背後,並催促他快點向前走。
 
憑着變態的感應,我們向着前方走着,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個方向應該是正門的方向。
 
這個大倉庫分為兩個部份,第一個部份是由正門到大倉庫的一半,而第二部份是由後門到大倉庫的一半,這兩個部份是由一道鐵閘分隔開。


 
由通風口來到這裡的我們,是落在第二部份的,而變態所感應到的深雪學姊是在第一部份。
 
幸好這個鐵閘只普通不過的鐵捲門,在兩旁都有門可以打開,可以輕鬆的通過,減少了很多麻煩。
 
穿過了鐵閘的我們,離開了第二部份的位置,來到了第一部份。
 
第一部份的燈都是亮起的,就跟第二部份一樣,但是雜物的數量比較少。
 
不,不是比較少,而是有被整理過。
 
為了有更多的空間,這裡的雜物都被整理後,並推到左右兩旁去,有些貨物更被疊高,節省了很多空間,所以才會有雜物比較少的錯覺。
 
雖然我沒看到,但是這些被整好的雜物,應該是不久前被整理好的。
 


這種感覺,就像是因為等等要做一些很大幅度的活動,所以刻意把東西都整理去,騰出空間來活動的一樣。
 
從疊高了的雜物箱中間空隙穿過,我和變態來到了第一部位的中心位置。
 
在那裡的雜物被整理得更加好,騰出了一個更大的空間,而在這個大空間的正中央,我們的目標人物就在這裡。
 
「深雪學姊!!」
 
「啊?是新陳代謝耶!」
 
「深雪大人!!」
 
「死開。」
 
這簡直是天堂和地獄級的對待差別。
 
在我們眼前的深雪學姊,絲毫無損,衣服沒破沒爛,衣服上還有一些地方因為H2O9的關係還未乾透。
 
真是奇怪,明明H2O9有催情的作用,而深雪學姊被捉住,竟然連一條頭髮都沒少。
 
而更加奇怪的是,為什麼她在跟幾個大叔玩家家酒遊戲?
 
「深雪學姊……妳到底在做甚麼了?」
 
看到她在跟幾個大叔一起玩家家酒的遊戲,我就有點後悔自己這麼急着要找回她。
 
幸好被約會程度連續電擊五十次的人不是我,不用我現在一定會吐白沬然後被氣死。
 
 
深雪學姊望了望眼前的四位大叔,然後不解的丕頭。
 
「其實人家都不清楚,在回過神來之後,就跟幾位叔叔在玩家家酒了。」
 
她竟然連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玩家家酒都不知道,我都無奈得流下一大顆汗珠了。
 
我望了望在跟深雪學姊玩家家酒的幾位大叔,他們的樣子雖然是不同,但有着一個共通點,就是看起來很猥瑣。
 
我知道這樣形容第一次見面的人是很沒禮貌,但是這四位大叔看起來真的很猥瑣呢,就好像會帶小妹妹去看金魚的那些怪叔叔的一樣。
 
而且,他們全部都只穿一條四角褲,這令我想到一個同性戀的人,害我覺得超噁心的。
 
「哎呀哎呀,要叫大哥哥啊,不是叫叔叔,叫歐泥醬也可以。」
 
其中一位大叔更有點難為情的講起了話來,並害羞的摸着後腦杓。
 
這班大叔不單單看起來很猥瑣,而且也有點妹控。
 
先別管這班大叔了,現在得在那些第十八級動物發現我們之前盡快逃離這裡。
 
「深雪學姊,我們得走了,這裡有着危險的動物呀。」
 
「這樣啊,那麼各位大哥哥再見了。」
 
可能是之前被老虎襲擊過,讓深雪學姊知道這些發情動物的可怕,所以她想到沒想就決定要離開這裡。
 
但是------
 
「妹妹,妳要去那裡啊。」
 
------其中一位大叔捉住了深雪學姊的小手,不讓她離開。
 
「大哥哥們對不起呢,人家得要走啦,這裡的動物很可怕,大哥哥也快點離開這裡吧。」
 
雖然深雪學姊對那班大叔道了個歉,但是那班大叔還不肯讓深雪學姊離開。
 
接着,四位大叔站得直一直的,並站在我們和深雪學姊的中間,把我們望向深雪學姊的視線擋住。
 
「你們不可以把我們的妹妹帶走!我們的遊戲還未完成!」
 
唏!這班怪叔叔是玩家家酒玩上隱了嗎?這個遊戲比起「煮媽媽」還要無聊耶,我在三歲的時候已經不玩了。
 
「各位大叔,我們超趕時間的耶。」
 
我拜託各位大叔放行深雪學姊,好讓她離開,但是這一刻,這班大叔竟然以視敵的眼光來瞪着我。
 
「我們還未入正戲,等下就要上演四個哥哥把妹妹推倒的場面,然後就是讓妹妹懷上哥哥的孩子,最後說出最愛哥哥的說話作為結束。」
 
這個大叔在講甚麼話呀!這樣兒童不宜的說話怎可以隨便講出來,這部故事等等就要被當作十八禁處理了。
 
「喂!變態,他們是你的同類嗎?」
 
「你傻了嗎?竟然把我跟這班大叔混為一談。」
 
我覺得你們都是不相伯仲,因為兩邊都是變態。
 
竟然講出這樣的話都不當作一回事,這班大叔到底是甚麼人,要是他們真的有個妹妹的話,那就危險到極了。
 
危險…?喂,等一下,我剛剛就覺得奇怪了。
 
根據消息指出,第十八級危險動物應該是跟深雪學姊在一起,然而我們找到了深雪學姊,卻沒找到那些動物,出現在深雪學姊身邊的就只有四個變態的妹控猥瑣大叔。
 
第十八級危險動物與深雪學姊在一起……四個變態的妹控猥瑣大叔與深雪學姊在一起……
 
第十八級危險動物 = 四個變態的妹控猥瑣大叔
 
「你們就是十八級危險動物!?」
 
吃了一大驚的我,直指着眼前的四位大叔。
 
我吃驚不是因為他們是十八級危險動物,而是我萬萬都沒想到他們會被當作動物。
 
的確,人類也是動物的人一種,但是他們是被當作是動物園都的動裡耶!這會不會是有點搞錯?
 
「沒錯!你說得很對,不過第十八級危險動物只是你們人類給我們的稱號,而我們的正名是------」
 
其中一個大叔對我點了點頭,承認了他們就是所謂的第十八級危險動物。
 
我就覺得奇怪了,那有動物會開燈,也有懂得破壞入口,以及留下難以找到的出口,原來是人類(大叔)這種動物。
 
「天真爛漫的治癒系,蘿莉粉紅戰士!」
 
「金黃雙馬尾的傲嬌,蘿莉黃戰士!」
 
「黑長直的女王班長,蘿莉黑戰士!」
 
「妹妹藍白間小褲褲,蘿莉藍戰士!」
 
「------------------我們就是蘿莉戰隊!!」
 
救命啊,原來他們是四個變態的妹控加蘿莉控的猥瑣大叔,怪不得會被當作十八級危險動物呀。
 
他們會捉走深雪學姊是因為她的身高和外表,看起來就像個小女孩,再加上H2O9的關係,所以才會被捉走?
 
「我們來唱OP啦!」
 
「甚麼你們要唱OP?你以為這是動畫嗎?」
 
我吐嘈的聲音都還未落下,不知那來的背影音樂就開始響起。
 

 
「由下一集開始,將會故事改名成蘿莉「呀」一聲啊!」
 
你們這班傢伙別隨便更改我的故事標題啊!!!!誰來阻止一下他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