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宰了你們這班傢伙!!!!!」
 
「情敵!冷靜點!」
 
要不是變態緊緊的捉住我雙手,我現在一定把那四個蘿莉控變態大叔打得如同爛泥的一樣。
 
上一集加插莫明奇妙的OP也算了,竟然還真的把故事標題給改寫!!!
 
雖然我知道這部故本的標題早就不正常,但現在變得更加不正常了啊!再這樣下去,這部故事就得被板主們封殺。
 


「我上一集已經講過會改標題,難題你是沒聽到?」
 
代表着藍色的蘿莉控變態大叔對着我無奈地攤了攤手,並一臉「現在的小孩子真是講不聽」的。
 
我是有聽到,但是沒想到他們真的會把標題改寫耶,再這麼下去,我的主角位置就要被搶走了。
 
蘿莉“呀”一聲 --- 第一聲:蘿莉由我來推
 
蘿莉“呀”一聲 --- 第二聲:要聽怪叔叔的話
 


蘿莉“呀”一聲 --- 第三聲:蘿莉神姬
 
蘿莉“呀”一聲 --- 第四聲:蘿莉速遞
 
蘿莉“呀”一聲 --- 第五聲:∞之蘿莉
 
蘿莉“呀”一聲 --- 第六聲:蘿莉要塞Nice
 
我的天呀!這部故事要向着奇怪的地方發展下去啦!神啊!甚麼你要讓這些事情發生啊?
 


「情敵!冷靜點,自殺是解決不到問題的啊!」
 
「變態,別阻止我,我不能待在這變態到連人…不,連蘿莉都”呀”一聲的世界。」
 
「現在不是在意這些小事的時候,我們得去救出深雪大人啦!」
 
雖然我不認為連標題都被改寫是一件小事,但變態說得對,我們現在應該要先救出深雪學姊。
 
在這班蘿莉控變態大叔手上的深雪學姊,現在真是危險極了。
 
他們甚至想要對深雪學姊做出非禮又喪盡天良的行為,我們得要阻止這件事情。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把混亂極了的思想重新整理好,把標題被改寫的事情放到一邊,先解決了眼前的問題。
 
「大叔們,我才不管你們到底要玩甚麼成人遊戲,我只知道我們一定要把深雪學姊帶走。」


 
豎起了一根手指的我,直指向我眼前的四個大叔,並瞪着他們不放。
 
聽到我講出這句話,待表黑色的大叔站了出來,對着我搖搖頭。
 
「這可不行啊!小鬼,這妹妹已經是我們的東西了。」
 
「甚麼鬼你們的東西啦!」
 
這班傢伙,不單單態度令我覺得相當討厭,而且選用的字眼更令我覺得他們並不把深雪學姊當成人的看待。
 
竟然選用「東西」這個字眼,他們到底把深雪學姊當成甚麼了?
 
感覺就好像那些變態的遊戲,把女生當作是發洩的對象,把女性的尊嚴以及作為人的尊嚴完全抹殺。
 


一想到這裡,我自己的拳頭就不禁握緊了起來,更用力得震抖。
 
「大叔們,拜託你們放過深雪大人好嗎?」
 
這次換成變態跟蘿莉控變態大叔們講話,但也只有換來拒絕的搖頭。
 
「小鬼,看在你誠懇的態度,你要不要也加入我們?」
 
這個大叔在講甚麼了,竟然邀請別人一同做這些道德淪亡的行為?
 
叫這班大叔做動物,簡直是貶低動物,他們就連動物也不如啊!
 
在聽到大叔這一句話後,變態整個人呆住了起來。
 
我留意得到變態的眼神,他現在的眼神是猶豫的眼神,就好像真的在考慮要不要加入蘿莉控變態大叔那邊。


 
喂!喂!喂!他該不會真的是想要加入的呀?
 
沒辦法得到深雪學姊的愛的變態,可能是想到,即使自己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與深雪學姊有親密的行為。
 
但是現在只要加入蘿莉控變態大叔的那邊,就可以得到嘗禁果的機會,所以才會有想要加入那邊的想法?
 
看到變態那猶豫中的眼神,我整個人都被嚇得靠向了後,一臉難以置信的。
 
「喂!變態!你不會真的想要加入那邊吧?」
 
我戰戰兢兢的向着變態講話,希望能聽得出他立即就回應我一句「當然沒想過」之類的說話。
 
但事實並非如此。
 


「我想…我可是想得要命……」
 
果然!天下的烏鴉一樣黑,不管是來自那裡的變態,變態始終是變態,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這是對我來說,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我可以跟我最愛的深雪大人………」
 
這下子不妙了,變態成為了我的敵人,現在的情況變成了一打五,而且其中四個是有第十八級危險動物的稱號。
 
「即使事後會造成各方面的慘劇,但我也想要吃下這禁果!」
 
到底這是出自H2O9的關係?還是變態本身的問題?還是男性本身的問題?
 
「變態…你這臭傢伙!」
 
「但是----!!」
 
我想要把剛才握住的拳頭打在變態的身上,好好教訓這個用下半身來思考的男人,不過,在我想要這麼做的時候,變態講出的話把我停住了。
 
這一刻,變態的眼神不再是猶豫不決的,變得非常堅定。
 
「雖然我是想要品嚐這禁果,但想歸想,我才不會這樣做!」
 
「變態?」
 
「深雪大人是我最愛的人,如果我這樣做的話,只會傷害她,我怎可能會這麼做?」
 
變態那雙意志堅定的眼神,直視着那四個蘿莉控變態大叔。
 
 
「就算面前的並不是深雪大人,作為一個人,我才不會被自己慾望打敗!我可是人,人跟動物不同,人是可以控制自己的慾望。」
 
雖然出自變態的口中,這一句話變得怪怪的,但他說得非常好。
 
人跟動物不同的其中一點,就是人能夠控制到自己的慾望。
 
作為男性,有時候看到一些身材火辣的正妹,真的會有想入非非,但是我們不會真的去做,那是因為我們是人類,我們會控制自己的慾望。
 
如果只是為了慾望而去做,那就等同於一隻發情的狗沒有分別。
 
甚至是因為自己的一絲慾望,而讓別人受到身心理的傷害,我覺得這比發情的狗還要差勁,連狗也不如啊!
 
「所以,我不會加入你們,即使我有多想要吃禁果,還有,我一定會把深雪大人救回來!!!」
 
最後的一句,變態作出了騎士宣言,他不單單是跟那班蘿莉控變態大叔講,也是跟深雪學姊講。
 
因為這班大叔的關係,我沒能看到深雪學姊現在的表情,不過根據推斷,我相信深雪學姊現在的臉應該是泛紅了的。
 
之前的我,竟然對變態完全失去信心,認為他會與這班大叔狼狽為奸,我真的打從心裡要跟他道歉。
 
明明只是一個只有半桶水實力的變態,但竟然這麼大言不慚,不過我並不討厭。
 
為了自己所愛的人而站出來,即使他沒甚麼力量,但我覺得現在的他就如同一個英雄的一樣。
 
當一個變態竟然可以當得如此的帥氣,到底他是怎樣做到的?
 
就算是變態,他也是一個會為了守護所愛的人而站出來的變態。
 
聽完變態的一番說話,四位大叔也不禁拍了拍手,但是他們拍手的原因似乎是終於聽完變態把廢話講完。
 
「雖然你說得很精彩,但我完全不懂就是了。」
 
代表黃色的大叔,甚至一邊拍掌一邊講話。
 
「誰管你們懂不懂,總之把深雪大人還給我!」
 
「不行就是不行,我們得要跟小妹妹玩到明天呢。」
 
嘖!這班傢伙,真的非常討厭,而且是變態中的變態,即使再怎樣跟他們講,他們都不可能會明白
 
果然,面對這些發情中的動物,就算是和尚大師跟牠講道理,也會被氣得火冒三丈。
 
雖然我不支持凡事用武力來解決,但現在就只有這一個方法。
 
「變態,我們上吧,把這比狗還差勁的動物全部打倒,然後救回深雪學姊。」
 
我站到變態的身邊,並對他豎起了姆指。
 
這姆指是我讚賞他之前講的說話,跟我自己講的那句沒有關係。
 
接着,當我放下姆指後,就聽到變態發出了一聲「嗯」來回應,表示要與我共同作戰。
 
「情敵,雖然我跟你是愛情上的敵人,但我們就先放下敵人的身份,一同合作救出深雪大人吧。」
 
「嗯!雖然我你很變態,但我不討厭你。另外,這件事情完了以後,我有些話想要跟你說。」
 
我覺得再這樣幫深雪學姊暪着變態,實在對變態太不公平了。
 
難得變態都這樣站出來,決意跟蘿莉控變態大叔戰鬥,從這班怪物的魔掌中救回深雪學姊。
 
我認為應該給變態一個機會,用他自己的能力去追求深雪學姊,即使最後他還是以失敗告終,但好比用我和深雪學姊是情侶這種騙局把令他卻退來得要好。
 
我和變態擺出戰鬥的動作,站好腳步,準備隨時開戰。
 
看到我們都準備好要打一場架,四個蘿莉控變態大叔也立即做好準備。
 
代表粉紅色的大叔,先把深雪學姊帶到一旁去,並把她綁住在一張椅子上,成為了這場戰鬥的旁觀者。
 
「小妹妹,妳就好好看着你的朋友如何被我們打敗,然後妳就會被我們玩得很爽囉。」
 
「你們這群變態!!」
 
現在的深雪學姊才知道這班大叔不是好人,真的好後悔跟這班人玩家家酒,她現在的樣子是一臉悔恨的呢。
 
「新陳代謝!變態豬!給人家狠狠的教訓這班傢伙!」
 
「不用妳講我也會把這班發情生物打得跟豬頭一樣,連媽媽也不認真耶!」
 
「為了深雪大人,我一定要贏!」
 
贏了的話,我們就可以把深雪學姊帶走,讓她回到安全的世界去。
 
可是輸了的話,一件慘絕人環的事就要發生在這個少女身上。
 
為了深雪學姊,為了女性的尊嚴,也為了道德,所以我們一定要贏。
 
這一場人類與發情動物(?)的戰鬥,在這一刻拉起序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