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在即,在場的每一個人神情都認真了起來,四周都瀰漫着火藥的氣味。
 
看到我們決定挺身一戰,要以雄性的方式來爭雌性,被稱為第十八級危險動物並同時擁有蘿莉戰隊之稱的四個變態蘿莉控大叔,不禁對我和變態露出微笑。
 
「我們盡快解決這班小鬼,然後好好享用我們的妹妹吧。」
 
待表着黃色的蘿莉控大叔一臉「就這樣做吧」的表情,並對着他的同伴講話。
 
「呵呵,一想到能享用小妹妹,我就興奮了。」
 


那個代表黑色的蘿莉控大叔,竟然還在開戰之前偷瞄深雪學姊,甚至露出更猥瑣的表情,真是叫我找狂。
 
我就要用我的拳頭,把這一班連動物都不如的雄性狠狠教訓一頓。
 
「變態!我們上吧!」
 
「啊!」
 
在黑色蘿莉控大叔的話聲落下後的一秒,我就與變態向着敵人衝過去,並同時握緊我們的拳頭,對準他們那猥瑣到不行的臉打下去。
 


我們與大叔們的距離馬上拉近,他們那醜陋的樣子,已經盡收在眼底之內。
 
在眼前一共有四個大叔,而我們這邊卻只有兩個人,換句話說,我和變態得每人對付兩個。
 
依照我們現在奔跑的方向來決定敵人的話,我要面對就是黃色和粉紅色的蘿莉控大叔,而變態則是面對黑色和藍色的蘿莉控大叔。
 
當我們把各自的敵人鎖定後,在心裡邊就只有打敵人打倒,並救出深雪學姊的想法。
 
「小鬼,叔叔就教你們甚麼叫作自討苦吃吧!」
 


正當我全力奔跑向黃色的蘿莉控大叔時,他的話聲瞬間就耳邊響起,而他的人影就出現在我的眼前。
 
「甚-------嗚!!!」
 
連吃驚的聲音都還未響完,我的腹部就被眼前的黃色蘿莉控大叔用膝蓋狠狠的撞上,整個人「弓」字型的向後彈飛。
 
他到底時甚麼時候接近了我的?為什麼我完全看不到?
 
瞬間被擊退了的我,好不容易才站穩了腳步,不至於一擊倒地。
 
在同一時間,變態那邊也開始了戰鬥,本意為他不會像我一樣被成功反擊,但我和他的結果都是一樣。
 
變態在接近黑色蘿莉控大叔的一刻,就被他用一套警察用的制伏式攻擊捉住。
 
被捉住了的變態,就像個剛剛偷完小褲褲的人,被警察捉住的一樣,他的雙手都被扣在背後了。


 
下一刻,藍色蘿莉控大叔快速向着變態進攻過去。
 
「見識一下人類的偉夢想吧!!!」
 
在藍色蘿莉控大叔講完了這句話後,他的腳下邊就發出藍色的光環,光環通過他的全身,展現出海洋般的氣息。
 
「人類偉大之夢------童顏巨乳!!!!!」
 
藍色蘿莉控大叔把雙手用力向前一推,一對巨大的胸部就向着變態飛撞過去。
 
此情此景實在太變態,變態到根本沒有文字可以形容得上。
 
看到一對巨乳向自己直奔而來,本來是應該要感到高興,應該要全心感激,但如果這衝擊等於高壓水炮的話,那就不能相提並論。
 


黑色蘿莉控大叔鬆開了變態的手,在巨乳即將撞過來的時候立即逃脫,離開攻擊範圍。
 
沒再被捉住的變態立即得到自由,但是他要面對的是那波濤洶湧的巨乳攻擊。
 
變態是一個有打籃球的人,運動神經應該比一般人要好,但即時他神經再好,反應再快,也不可以在這半米的距離下逃過這一下攻擊。
 
碰磅!!!!!!!!!!!!!!
 
一下炸烈的聲音響起,以水造的巨乳瞬間爆炸開來,水花濺到高空之中,並掉回到地面,像是下雨似的。
 
而在爆炸的現場,已經看不到變態的身影,因為他已經被炸飛到與遠處的貨物撞成一團了。
 
「變態!」
 
「戰鬥中是不能分心的呀。」


 
我想要去救助變態,這是我瞬間就受到了黃色的蘿莉控大叔襲擊。
 
黃色蘿莉控大叔瞬間又出現在我面前,他的拳頭正對準我的臉打下來,我都來不及反應,就以臉頰接下了這一擊。
 
口沬橫飛不單單形容一個人說話的情況,也可以形容我現在被打的情況。
 
受到了這一記強勁的快速攻擊,我的平衡一瞬間受到破壞,整個人順着打過來的方向傾過去。
 
「喝呀!」
 
這時黃色蘿莉控大叔的攻擊還沒因此而停下來,他打完了另一邊再快速的打向另一邊。
 
我的口水都還未來得及分泌,就已被擊中,口沬都不能橫飛出來。
 


然而攻擊還未因此而停下,黃色蘿莉控大叔繼續給我一連串的快擊。
 
當下的一刻,我只知道自己得先進行防禦,甚麼反擊的待會再想。
 
我像個拳擊手的樣,以手前臂擋在臉前,成功擋下黃色蘿莉控大叔的快擊,但是就只能防禦,甚麼反擊的根本沒辦法。
 
「你這樣的實力就想來搶我們的妹妹?你是在跟我們開玩笑嗎?」
 
不斷地打出拳頭的黃色蘿莉控大叔,竟然連氣都不喘一下,甚至正正常常的對我講話。
 
「你給我滾回家跟抱枕玩啦!」
 
這一下,黃色蘿莉控大叔的叫喊聲強得差點要把我的耳膜震破,並把右拳向後一拉,蓄力一擊。
 
同時間,在黃色蘿莉控大叔身後的粉紅色蘿莉控大叔正進行魔法咏唱。
 
一道粉紅色的光芒集中在黃色蘿莉控大叔的右拳,他的右拳像是加裝了堅實的手甲一樣。
 
「磅!」的一下打擊聲響起,黃色蘿莉控大叔的右拳傾盡全力的打落在我的手前臂上。
 
只不過是一個人的一下打擊,但感覺就像是用了兩個人的力量打下來,隨着這強大的一擊,我的防禦瞬間被打打破。
 
防禦像玻璃一樣瞬間被破掉,我整個人失衡的向後一傾。
 
「喝呀!」
 
黃色蘿莉控大叔捉緊機會,整個向左側傾斜,同時提起右腳,以掃膛腿的方式來向我作出攻擊。
 
被破防的我,不要說迴避,就連站穩也非常困難,這一下攻擊我毫無遺留地全部吃下。
 
這一下強勁的衝擊,把我像個足球一瞬間踢走,筆直向後飛去,直到撞上了遠處的貨物才停下來。
 
太痛了!實在太痛了,全身上下每一個位置也痛得要命!
 
這一連串的攻擊,只不過是花了幾分鐘,而我和變態,就在這幾分鐘之內被打得慘兮兮。
 
看到我們兩個被打慘,深雪學姊也一臉慘不忍睹的樣子,閉起了眼睛別過了臉。
 
我用力撐起痛到快要哭出來的身體,把痛楚這回事掉到一邊後,再次站了起來。
 
「變態…沒事吧?」
 
「沒事,我剛才只是忘記了閃避。」
 
變態也跟我一樣重新站起來,看來他沒有因為剛才的一擊而倒地不起呢。
 
我們兩個再次擺出戰鬥的姿勢,然後再一次向着我們的對手進攻過去。
 
「他們還打不死耶!」
 
「這麼快就死掉的話,那就沒能舒展好筋骨了。」
 
看到我們進攻過來,黃色蘿莉控大叔和黑色蘿莉控大叔竟然氣定神閒地對話,沒把我們放在眼中。
 
「怎可以一直被你們打啊!!!!!」
 
我把自己心中的怒火全部爆發出來,把所有的力量傾注在這一拳之上。
 
伴隨着我的怒吼聲,我的拳頭同時打出,向着黃色蘿莉控大叔打過,決要把剛才受到的痛雙倍奉還回去。
 
吃我這一攻擊吧!你這變態的傢伙!
 
「體術奧義.直拳!!!!!」
 
拳頭頓時打出,連在眼前的空氣也一拼打散,朝着黃色蘿莉控大叔那猥瑣的臉打去。
 
拍!!
 
一聲撞擊的聲音響起,那是肉體與肉體碰撞而產生的聲音。
 
我這一擊,的確是命中了黃色蘿莉控大叔,但是卻不是他的臉,而是他包裹住我拳頭的手掌。
 
「我開始覺得你這小鬼好煩耶。」
 
「甚麼?」
 
把我打出的拳頭接住,並一臉從容不迫的黃色蘿莉控大叔,揚起了嘴角對我說話。
 
我會露出吃驚的表情,不是因為他說了一句我不太懂當中的意思的話,而是他竟然可以這麼輕鬆就接住我的一擊。
 
再怎麼說,這是新陳流派的必殺技,怎可能這麼輕易就接到?
 
在同一時間,與我同時進攻的變態,也再度被黑色蘿莉控大叔捉住,當然用制伏式的。
 
「喂,黑色,熱身也到此為上吧?我覺得悶了呢。」
 
「也對,黃色,雖然熱身運動是很重要,但是過量的話就本未倒置了。」
 
他們兩個是在說粵語嗎?怎麼我完全不懂他們在說甚麼?
 
忽然間,把我的拳頭接住的黃色蘿莉控大叔,一邊捉住我的手一邊繞到我身後,變成了與黑色蘿莉控大叔一樣的動作,把我制伏着。
 
身體想動也動不了,手完全被扣住,更開始向着不能屈曲的方向屈去,他們是不是想把我的手骨屈斷?
 
下一刻,粉紅色蘿莉控大叔又再一次咏唱,粉紅色的光芒就出現在藍色蘿莉控大叔身上。
 
同時,藍色蘿莉控大叔腳下又再次出現藍色的光環,藍色的光環馬上就通過了他的身體,藍光與粉紅色光混雜在一起,發出耀眼的光芒。
 
「見識一下人類的終極夢想吧!!」
 
不會吧,單單是一擊的巨乳,就已經能讓目標受到重傷,再加上粉紅色蘿莉控大叔的幫助,威力必定會幾倍上升。
 
「喂!等等!暫停!我要暫停!」
 
我立即叫喊暫停,希望他們能我一點時間,思考一下現在應該投降還是加入他們成為綠色蘿莉控大叔。
 
可是他們根本不理我耶!
 
拜託,要我當大便色的蘿莉控大叔也可以啊!請給我暫停!
 
「搖晃吧!童顏爆乳!!!!」
 
一個已經如同導彈一樣的胸部,隨着藍色蘿莉控大叔雙手的推出,出現在每個人的眼內。
 
到底是要怎樣吃,怎麼揉才可以弄出這樣的爆乳啊?
 
白光閃現,把四周都照亮。
 
在我回過神後,才發現自己已經與變態一同倒在一堆被炸得破爛的雜物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