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人被炸飛的時候,痛得失去了知覺,就好像醉酒了的一樣,失去了部份的記憶。
 
被爆乳衝擊的一瞬間,我竟然連一點的記憶也沒有,當時的光景在腦內是完全找不到。
 
當知覺恢復過來,只知道自己全身痛得要死,我想被鞭炮炸到,應該就是現在的感覺,我已經沒辦法再用言語來形容了。
 
全身被炸傷,好像有幾根骨被折斷了?被炸飛後撞上了倉庫裡的貨物,弄得遍體鱗傷,損手爛腳的。
 
現在身上穿的衣服,也被炸得破破爛爛,跟一個乞丐沒兩樣。
 


「變…變態…沒死去吧?」
 
我盡我所能轉動自己的頭部,望向着倒在我身邊的變態,他現在的情況完全是跟我一樣。
 
雖然變態有玩籃球,體力應該也不差,但是受到了這樣的攻擊,會有個萬一也不出為奇。
 
「……………」
 
沒有回應,在我身旁的變態只是閉着眼睛的倒着,與那些破爛的雜物一同沉睡。
 


喂!他該不會真的是………不會吧?騙人的吧?
 
「喂!變態!變態!」
 
我努力擺動自己的身體,強忍着劇痛把四周破爛的雜身推開,爬行到變態的身邊。
 
來到了變態身邊的我,搖動着他的身體,嘗試把他叫醒,從我喉嚨深處不斷的呼喊着他的名字。
 
雖然這傢伙真的很變態,有時候真想叫他去死一死,但也不是現在就死吧?
 


「起身!變態!喂!」
 
「……………………………呃…你好吵。」
 
有回應!這傢伙原來還未死的耶!太好了,果然是一個變態,就跟曱甴的命一樣強大,也一樣噁心。
 
這刻的變態,半睜開眼睛,很辛苦才從口中擠出了句子來回應我,聽到他的說話聲我真的覺得好高興。
 
看到這一個情況,四個蘿莉控大叔也不禁吃了一驚,他們萬萬沒想到我們吃了剛才的一擊都還未死去。
 
「還真是頑強呢。」
 
「記得鼓掌。」
 
黑色和黃色的蘿莉控大叔不禁對我們的生命力感到讚嘆,但他們望向我們的眼神,卻像是看到討厭的昆蟲一樣。


 
被他們稱讚,真是叫人感到不快。
 
「變態,你還能動吧?」
 
我努力把身子撐起來,準備再一次去戰鬥,因為身體的擺動,現在全身上下都痛得叫人想哭。
 
雖然是很痛,但是為了把敗那些變態的蘿莉控大叔,我得繼續戰鬥下去。
 
「怎麼可能…會輸給你…情敵。」
 
看到我還能站起來繼續戰鬥,變態也拿出了不輸給我的魄力,強忍着痛苦的站起來。
 
好不容易才從地上爬起了來的我們,身體有點沒氣沒力的向前傾,腳步也有些少不穩。
 


在這一個狀態之下,我不知道可以怎樣跟這班蘿莉控大叔戰鬥,說不好等等一拳就被打倒。
 
但是我們還得要戰鬥下去,這是為了救出深雪學姊,也是為了道德而戰。
 
身為人類的我們,怎可以輸給這些被情慾衝薰頭腦的動物,我們才不會輸給慾望!
 
「哎呀呀,他們還想要戰鬥呢。」
 
看到我們已經從地面爬起來,擺出了戰鬥的動作,準備再一次戰鬥,藍色蘿莉控大叔便一臉「他們好煩啊」的樣子,並不知如何是好的搔了搔後腦杓。
 
「沒辦法了,粉紅色,我們再來一次,讓他們再見識一下人類偉大的夢想。」
 
「好的!」
 
下一刻,藍色的光環通過了藍色蘿莉控大叔,而粉紅色蘿莉控大叔也開始進行咏唱,把力量注入藍色蘿莉控大叔的攻擊之中。


 
他們又想要用剛才那變態到極的一招來攻擊我們嗎?
 
雖然身體是受到了重傷,行走起來不算很輕鬆,但在這麼遠的距離下,要再次命中我們不是件容易。
 
同一個類型的攻擊,我和變化已經見識過,也感受過,只要捉緊時機,要迴避過這一攻就不算是困難。
 
我立即站好腳步,準備與變態分散開來跑,以分散的方式來迴避這一擊。
 
但在這時,黑色的蘿莉控大叔把手一橫,擋在藍色蘿莉控大叔的前邊,示意停手。
 
「我們可沒這麼多時間跟這些小鬼玩遊戲,熱身運動也做好,他們沒必要存活下去。」
 
黑色的蘿莉控大叔以把我們視為用完即棄的垃圾眼神瞪着我們,並同時跟他的同伴講話。
 


到底他講出這樣的話是甚麼意思?他為什麼又要阻止藍色蘿莉控大叔的攻擊?
 
「我們用絕招吧。」
 
下一刻,聽到黑色蘿莉控大叔講話的各位大叔,不禁被嚇得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不會吧,他們還有絕招還未使出,之前把我們炸飛的,不就是必殺技了嗎?那不就是最強的一擊了嗎?
 
「為了早一點能享用妹妹,我讚成用絕招!」
 
「同意。」
 
「我也不想跟小鬼玩下去,只想跟妹妹玩耶!」
 
當吃驚的表情落下之後,就是一臉自信滿滿得得意笑容,他們全部都揚起了嘴角,笑了起來。
 
下一刻,他們四個人橫向的一字型站開,而且是手牽着手的。
 
看到這班大叔手牽着手,真是「基」味四射,令人覺得更加噁心,這讓我想起了一個同性戀的人。
 
接着,在各人的身邊,爆發出各自代表的色系的光芒。
 
在倉庫內充斥着不同顏色的光芒,而且相當耀眼,差點就強得連眼睛都睜不開。
 
藍、黃、粉紅、黑,這四種顏色的光芒漸漸融合在一起,變成了一道強大的能量。
 
在這道能量產生的一刻,四周吹起了強風,也出現了能量在流動的聲音。
 
這股能量向着倉庫的頂部直射上去,在撞到頂部之後再回彈到地面,落在每個大叔的身上。
 
感受到這股強大的能量之後,四個大叔的身體開始出現透明化,而且也開始重疊。
 
「他們現在是要搞合體嗎?」
 
被強光照得快要睜不開眼的變態,向我提問了一句話。
 
我不知道他們是在合體,還是在使出必殺技,但有一點我是很清楚。
 
「現在是好機會!!」
 
在這一個狀態之下,他們就得站在原地不動,不論是攻擊或者防禦都不能做。
 
這個時候最就是我們攻擊的最佳機會,也就是每一個戰隊的最大弱點。
 
每一隻跟戰隊戰鬥的怪物,都不懂得捉緊戰隊變身時候的硬直時間,傻傻的等變好身之後繼續戰鬥,我才不會像那些怪物呢!
 
我捉緊了這一刻的機會,拼命的向着四個大叔的其中一個衝過去,並同時握緊我自己的拳頭,準備打下去。
 
同時,四個大叔的身體漸漸結合在一起,能量的波動變得強為強烈。
 
即使我不是當時的結合者,我也可能感受得到那股能量是多麼的大,大到想要把我淹沒並彈飛回去。
 
我才不會讓這個機會白白流走,現在是攻擊的去機會,就算現在吹起大風暴,我也要把這一拳,打落在他們的身上去!!
 
吃我這一拳!吃下我這全力的一擊吧!
 
「體術奧義.直拳!!!!!!!!!」
 
我的吼叫聲,與能量的流動聲音交雜在一起,而同時,我的拳頭正正打落在重疊着各個大叔的影子身上。
 
能量在這一刻完全爆開,強光直撲進每一個人的眼睛,一瞬間世界仿佛被白色侵佔了的一樣。
 
為了保護眼睛,人類有一個自動反應,當見到突如其來的強光的時候,就會自動閉起眼來。
 
強光漸漸散去,我的眼睛再次慢慢的睜開,世界好像從白色中解放出來的一樣。
 
當我完全睜開了眼睛之後,就發現自己打出去的直拳,被一個紅色髮的大叔捉住。
 
「在任何人變身的時候發動攻擊,是一種犯規的行為。」
 
這個大叔,輕輕地在我耳邊講話。
 
「嗚哇!!」
 
話聲落下的一刻,他捉緊了我打出去的拳頭,然後全力一個轉身,把我像個鐵餅的一樣擲出去。
 
這強力的一擲,把我全速的擲飛向變態,變態都還未來得及反應,就被我狠狠的撞上,一同撞飛開去,直到撞上後邊的牆才停下來。
 
本來已經是痛到要死的身體,現在變得更痛,是不是又有幾根骨斷掉了?
 
撞在一起的我和變態,確認過雙方都沒事之後,好不容易才再次爬起來,然後打量着眼前這個大叔。
 
大叔所站的位置,就正正是剛才四個大叔所站的位置,難題說這就是他們的合身體?
 
即使四個大叔合成一體,但都只是一個大叔,不論怎麼變都只是大叔呢。
 
「自我介紹一下,我就是紅色蘿莉戰士,是蘿莉戰隊的隊長。」
 
我就覺得奇怪,一個戰隊裡邊竟然只有四個人,而且沒了紅色,原來紅色是要合體才會出現。
 
「變態…這下子我們變得有利了。」
 
「你這是怎說?」
 
「之前的戰鬥,敵方一共有四個人,在人數上我們是處於不利的狀態,但是,現在敵人只有一個,而我們這邊有兩個人,情況一下子改變過來。」
 
我向着變態解釋道,但這時候紅色蘿莉控大叔卻對我發出「真是白痴」的笑聲,他那哈哈大笑的聲音迴響着耳邊。
 
「讓你們誤會情況變得對你們有利,真的不好意思,我馬上就會讓你們知道這是不對的。」
 
下一刻,紅色蘿莉控大叔的雙手出現了火焰,火焰變得了雙刀的形狀,在火焰爆開的一刻,一把雙刀就出現在他的手上。
 
「好了,我沒很多時候跟你們玩,我等等還得要享用一妹妹呢。」
 
紅色蘿莉控大叔,一邊望着深雪學姊,一邊露出立心不良的猥瑣笑容,他是我見過這麼多個蘿莉控大叔之中最猥瑣的!
 
「變態,我們上吧…!」
 
「一定要打敗這傢伙,然後救出深雪大人才行。」
 
我和變態擺好了姿態進行迎擊,與發情蘿莉控動物的第二場戰鬥馬上要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