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先下手為強,我和變態立即就衝過去紅色蘿莉控大叔那裡,向着他作出攻擊。
 
「變態,我攻左邊,你攻右邊。」
 
「收到!」
 
現在的情況是二打一,對我們來說是有利,要善用自己的優勢,向對方攻擊,這樣才可以得到勝利。
 
變態收到了我的指示之後,就向着紅色蘿莉控大叔的右側攻擊,而我則是左側。
 


我們兩個人拳頭同時打出,在攻擊的一刻發出響亮的喊叫聲,以此來提升自己的氣勢和攻擊力。
 
「哼!」
 
雖然我和變態同時從左右兩邊夾攻擊,但是完全沒對紅色蘿莉控大叔造成任何一點傷害。
 
在紅色蘿莉控大叔發出冰冷的一聲哼笑聲後,他就舉起了由火焰變成的雙刀,迅速在我們兩個的中間穿過。
 
同時間,紅色蘿莉控大叔的雙刀拉出火焰色的線條如同尾巴,並在穿過我們的時間向前一揮,一道紅色的光線就穿過我們的身體。
 


砰磅!!!!!!!!!!!!!!
 
雙刀式的一閃攻擊,把向着紅色蘿莉控大叔進攻的我和變態一瞬間在原地擊飛起來,並旋轉式摔回地面。
 
「嗚呀!!!!!」
 
「嗚…!!!!!」
 
單單的一下反擊,已經叫我們痛不欲生,全身上下都像是被爆彈炸到的一樣。
 


好痛,非常痛,好想現在就倒下來,但是如果我倒下來的話,不幸的事就得要發生。
 
「你這傢伙!」
 
我深呼吸了一大口氣,咬緊牙關強忍住痛楚,立即爬起來向紅色蘿莉控大叔攻擊。
 
因為剛才是使用了「一閃」式的攻擊,現在的紅色蘿莉控大叔是背向着我,是攻擊的好機會。
 
他會以為我因剛才這一下反擊就倒地不起嗎?大錯特錯!
 
「體術奧義.右鉤拳!」
 
碰磅!!!!!!!!!!!
 
被擊飛的聲音響起,但是被擊飛的人卻是我。


 
在我攻擊的一剎那,紅色蘿莉控大叔一整個快速轉身面向我,更以肉眼都追不上的速度揮動了雙刀。
 
在殘影之間我看到了一道火焰色的紅光閃現,形成了一道氣流朝我強襲過來,瞬間把我擊飛出去。
 
被擊飛出去的我,摔落在變態的身上,與他撞成一團,我們兩人都發出痛極了的悲嗚聲。
 
可…可惡……這傢伙的力量好強……
 
「還未完的啊。」
 
在我和變態都想要爬起來的一刻,紅色蘿莉控大叔揮動了幾下雙刀。
 
火焰色的線條隨着他的揮舞而出現,一道強勁的衝擊波就被擊發出來,向着我們打過來。
 


「嗚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哇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連爬起身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以全身來吃下這一記攻擊的我們,如同在暴風中的垃圾箱,一下就被吹飛開去,摔在遠處的地面上。
 
以背部着地的我們,已經快要失去知覺…………沒因為這一擊而死去,到底是走運還是不走運?
 
「怎樣了?現在明白到剛才你們是誤會了嗎?」
 
紅色蘿莉控大叔以看待愚者的目光,對着我們嘲笑。
 
可惡…我可是很想反駁,但是事實的確是我們這邊太愚蠢。
 
眼前的這個大叔,實力強得就算再多出兩個我們,也是沒辦法可以打贏,這就是戰隊中紅戰士的實力?


 
不能輸…不能輸…輸了的話…就證明了一隻發情的動物比起人類更可怕…輸了的話,深雪學姊就會………
 
「變態…還起站起來吧?」
 
「嗄…嗄…還可以…」
 
在我身旁與我同樣都是體無完膚的變態,一邊喘着氣一邊努力擠出說話。
 
我們兩拿出最大的氣力,把自己的強行站起,再次迎戰,不過現在連站穩都變得有夠難。
 
雖然可以再次站起來,但是現在又有甚麼方法可以贏到那傢伙?
 
「真沒想到你們還能站起來,但是接下來這一擊,我會叫你們再次站不起來的。」
 


站起來都還未夠兩秒,紅色蘿莉控大叔就急不及待的想要出招收拾我們。
 
他手中拿着的雙刀,頓時爆發出火焰,烈火在刀上熾烈的燃燒起來。
 
「必殺------」
 
下一刻,紅色蘿莉控大叔把雙刀合起了來,兩把刀的火焰在一瞬間結合。
 
這時,在刀上的烈火完全的燒旺,火勢正猛,更仿佛要把一切都吞噬的伸展開去。
 
「------烈焰.蘿.旋擊!!!!!」
 
就在下瞬間,紅色蘿莉控大叔把合起來的雙刀向前突刺,名為烈焰的怪物破牢而出,朝我們猛襲過來。
 
火焰的尖端,形成了一個鑽頭的形狀,並極高速的轉動,火焰也因為這高速的轉動而向四周濺去。
 
被擊發出來的,簡直是一支裝在正在高速運轉中的電鑽上的鑽頭,粗大得能夠一口氣把我和變態吞噬。
 
要迴避!要迴避!要迴避!滿腦子都知道現在一定要迴避這攻擊,不然就直的如同紅色蘿莉控大叔所說的倒在地上再站不起來。
 
但是,明明知道要迴避,但雙腳就是不聽使喚,只在原地打顫,動也動不了。
 
不論是身經百戰的我,還是變態,看到眼前這一個景象,都沒辦法做出反應,唯一能有的反應,就是來自與生俱來的害怕。
 
連一秒都不到,這一波攻擊就迫在眼前,它所途經過的地面,全部被燒得焦黑起來。
 
四周的空氣都被火燒起來,變得非常灼熱,吸進了肺部的空氣,就像是要先把肺部燒傷似的。
 
「結束吧!!!!」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爆炸聲響起,爆炸的濃煙同時出現,沒有人知道在爆炸的一刻,裡邊的情況是怎樣。
 
就連身為當時者的我………也不知道。
 
砰啪。
 
肉體跌落到地上,在濃煙消散了一點後,只看到兩個人倒在爆炸的場地之中,那就是我和變態。
 
手…身…腳…完全失去了感覺,就連唯一的痛楚感也消失。
 
動不了,不論是身體那一個位置,不論是手、腳、甚至是手指頭。
 
在我身旁的變態…也都跟我一樣…臉朝地面的伏下去……
 
現在,唯一能夠繼續活動的身體部份,就只有臉上的器官。
 
可以聽到聲音的耳朵,可以看到事物的眼精,嘴巴雖然能動,但是想要擠出說話,就得花上奔跑的氣力。
 
這真的如同紅色蘿莉控大叔所說的一樣------倒地不起。
 
輸了…這下子真的輸了……眼前的這隻發情動物,把我們人類打敗了。
 
看到我們這個樣子,紅色蘿莉控大叔不禁發出豪爽的笑聲,他的大笑聲聽起來是多麼的討厭。
 
「你們現在的樣子是多麼的難看呢。」
 
至少比起你,我現在是帥得多-------
 
------我很想這麼說,但是現在連要講一句話都非常困難。
 
紅色蘿莉控大叔走到我的面前,並蹲了下來,把我的頭抬起,然後對着我講話。
 
「你們真的要好好感謝我啊,因為等等你們就可以看到我的精彩表演。」
 
精彩表演?這個人在講甚麼?而且我可不想看以及感激他。
 
「再等一下子,你們就可以看到我怎樣把妹妹幹得死去活來了啊,哈哈。」
 
這死臭發情動物,是為了讓我看到那視道德為無物的畫面,而讓我活下來,不一擊殺掉我的嗎?
 
「感激到連眼淚都流出來吧,這樣的服務可不常見耶。」
 
「…去……」
 
「啊?你想要說甚麼啊?我可聽不清楚。」
 
「你去死吧。」
 
砰!------一下頭部向着地面撞去的聲音響起,我的大腦一瞬間受到強烈的震盪,耳嗚的聲音在我耳邊迴響不絕。
 
「你就好好看着這一切吧。」
 
紅色蘿莉控大叔在把我的頭撞向地面後,就向着深雪學姊的方向慢慢步行過去,雖然沒看到他現在的臉,不過不用想像都知道他現在的表情。
 
「新陳代謝!!變態豬!快救人家呀!!」
 
「嘿嘿,妳喊破喉嚨也沒人理妳的啊。」
 
可惡!實在太可惡!
 
我想要動,想要去救深雪學姊,但是卻沒有這種力量,現在的我連動一根手指的力量也沒有。
 
停手!你這傢伙!叫你停手啊!-------即使我心中不斷的大喊大叫,但完全沒辦法傳遞出去。
 
難道就這樣認輸了嗎?
 
即使我們拼了全力,但都沒辦法勝過一隻被情慾侵佔的動物嗎?還是說,不論是何種的生物,也沒辦法抵抗情慾?
 
「不要…別過來…別過來呀!」
 
「耶哈哈!我開動了!」
 
「不要呀!!!!!!!!!!!!!!!!!」
 
悲嗚的聲音在這裡迴響着,已經無能成了的我,只好閉上雙眼,讓眼前的景象掉進漆黑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