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以為一切都得要完結之時,一道急速的奔跑聲傳到我的耳邊去,同時,一道吼叫的聲音也傳到耳邊。
 
「住手!你這傢伙!!!!」
 
這不是外來人的聲音,我絕對肯定,因為這是變態所發出的吼叫聲。
 
我再次睜開眼睛,確認發生了甚麼事,當我睜開眼之後,就發現了變態正向着紅色蘿莉控大叔直衝過去。
 
看到變態突然衝過來,本以為已經把他收拾掉的紅色蘿莉控大叔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事出突然,紅色蘿莉控大叔完全沒想到變態吃了自己最強的一擊還可以站起來,他來不及反應,就以臉頰吃下了變態突擊的一拳。
 
奔跑的速度,再之加本身的氣力,變態的這一拳把紅色蘿莉控大叔打得退後了好幾米。
 
站在離變態和深雪學姊幾米遠的紅色蘿莉控大叔,摸着自己被揍了一拳的臉頰,感到不可思義。
 
「不可能…為什麼你還能站得起來?」
 
不單單是紅色蘿莉控大叔想要問這個問題,就連跟變態是站在同一陣線的我也想要問。
 


「我絕對……不會讓你動深雪大人的一條頭髮……」
 
變態沒有回應提問,只是急喘着氣的講了句話,看來剛才的攻擊,已經是揭盡了最大的氣力。
 
「變…變態。」
 
「放心吧…深雪大人…我絕對會…保會妳…」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變態還能夠站起來,但我猜應該是跟他想要保護深雪學姊的心意有所關係。
 


變態想要保護深雪學姊的心意,比起我還要強出數十倍,甚至數百倍。
 
他的心意,促使他的意志力變得更強,憑着要保護愛人的意志力,所以變態再次站起來,為保護深雪學姊而戰。
 
「嘖!你這傢伙!真是阻事!」
 
吃了變態一擊的紅色蘿莉控大叔,揮動雙刀,拉出火紅色的線條,擊發出衝擊波,向着變態猛襲過去。
 
衝擊波頓時把變態擊飛開去,被震飛幾米之外,以背朝地的狠狠摔在地上去。
 
「變態!!」
 
深雪學姊非常擔心的叫喊,她知道雖然變態有運動的底子,體力也不差,但是一直受到了攻擊的他,不可以能再吃多一擊。
 
看着變態被自己一擊打飛的紅色蘿莉控大叔滿臉笑意,他現在是一臉「終於可以享用大餐了」的樣了。


 
紅色蘿莉控大叔把雙刀收起,雙刀變成火焰,然後消散,接着他走到深雪學姊的臉前。
 
「嘿嘿…這小女孩的臉孔,真的好吸引耶!」
 
紅色蘿莉控大叔以他那粗糙不堪的手,輕摸着深雪學姊那小女孩的白滑臉頰,感覺就好像灰塵一瞬間把白雪沾污的一樣。
 
被綁起了雙手雙腳的深雪學姊,想動也動不了,現在的她只能夠擠出眼淚,除此之外就再沒其他事可做。
 
「好了,我開動------」
 
啪!!
 
一粒豆一樣大的小石,擊中了紅色蘿莉控大叔的頭,不單單把他的話打斷,也同時把他的動作打斷。
 


「放開深雪大人……」
 
變態按住自己猛流出血的腰間,又再次站在紅色蘿莉控大叔的面前遠處。
 
沒可能,這傢伙跟我一樣吃了一記必殺技,而且比我還多吃了一記衝擊波,但還能站起來?
 
他甚至完全不理自己的傷,為的只是打敗紅色蘿莉控大叔,保護深雪學姊?
 
「嘖!!」
 
紅色蘿莉控大叔再次把雙刀呼召出來,然後立即擊發出衝勁波打落在變態的身上。
 
已經退無可退的變態,被衝擊波擊中後直撞上牆上,靠着牆邊倒在在地上。
 
他的嘴吐出了血,腰間的傷口也深深的撕裂,而額頭也流下了血,在他的臉上畫下了血線。


 
「嗯……」
 
然而,變態並沒有因此而倒下,他深呼吸了一口氣,靠着要保護愛人的意志力再度站起。
 
此情此景,紅色蘿莉控大叔吃驚得呆了眼。
 
他再一次擊發出衝擊波,一口氣連發四五道,急速襲向變態。
 
受到了這次猛烈的攻擊,變態整個人被原地打飛起來,在他身後的牆也有點受不了而出現裂痕。
 
摔向地面的變態,全身脫力,像是一具屍體似的,但是身受重傷的他,竟然還想要站起來,即使站都站不穩。
 
「為…為什麼會這樣…」
 


不可能,不可能會這樣的,這個男人有不死身的嗎?------現在的紅色蘿莉控大叔就是這個表情。
 
站了起來的變態,用手擦了一下嘴角上的血跡,並把夾雜了血液的口水吐出來。
 
「這的攻擊對比起深雪大人會可能會受到的傷……簡直是小兒科……」
 
變態說得沒錯,對於一個女孩子來說,心靈上受到的傷比起肉體上受到的傷還要來得慘。
 
「你好煩呀!」
 
開始有點不耐煩的紅色蘿莉控大叔,又再一次舞動雙刀,斬出了一道「X」形狀的衝擊波打向變態。
 
再一次,變態又再一次以身體吃下這攻擊,並再一次撞上牆壁去。
 
牆壁在這一刻成為了變態的支撐,好讓變態繼續站立,不為剛才的攻擊而跌倒在地上。
 
變態咬緊牙關,提起了腳,向前踏出去,一步一步的向着紅色蘿莉控大叔行過去。
 
紅色蘿莉控大叔再一次發動攻擊,一連串的衝擊波向着變態強襲過去,但是用身體吃下了這些攻擊的變態,雖然是被擊飛後去,但他還繼續站起來,繼續走向紅色蘿莉控大叔。
 
「夠了,變態豬!再這麼下去,你會死的!」
 
看到變態的行為,此刻的深雪學姊竟然是一臉心痛的表情,她現在流出來的淚水,完全是因為變態而流的。
 
「深雪大人…………」
 
變態吸了一口氣,用了好大的氣力站穩腳步。
 
「為了守護自己所愛的妳……就算是死亡…我也不會在乎。」
 
在講出這句話的時候,變態望着深雪學姊的眼神,有一種意義深長的感覺。
 
好酷,說真的,我真的覺得這傢伙好酷。
 
雖然他只是一個變態,但他卻為了自己所愛的女生做到這一個地步,實在是叫人讚不絕口。
 
在變態這句酷到不能形容的話聲落下的同時,深雪學姊的臉一瞬間染上了深深的紅暈,甚至連耳朵都紅了。
 
大殺氣氛的一擊突然出現,衝擊波向着變態的身上撞過後,把變態向着身後的牆狠狠的撞上。
 
變態靠着牆邊,再次站起來,在深雪學姊還未得到安全,即使變態被攻擊多少次,都會再站起來。
 
「嘖!這傢伙到底是甚麼東西,竟然被攻擊了這麼多次都還不倒下。」
 
紅色蘿莉控大叔是結集了各個大叔的合成體,實力絕對是之前的藍、黑、黃、粉紅色之上,但都沒辦法把變態收拾掉。
 
這一刻的紅色蘿莉控大叔,變得非常煩躁,他的太陽穴都爆出青筋來了。
 
「你明明只是一個變態,為什麼會擁有這麼強大的力量?」
 
「就算是變態………」
 
就算是變態------
 
「我也是一個為了守護所愛的人而戰的變態!!!!」
 
忽然間,一道強大的氣流突然湧出,四周吹起了強大的風,這是來自變態自身的。
 
我有一種感覺,現在的情況就好像變態把自己封印住的力量解開,為了所愛之人。
 
「由小時候,我就已經很喜歡深雪大人,雖然深雪大人好像不太喜歡我,甚至已經交了男朋友,但對我來說都是沒關係的。」
 
關於男朋友這一點,我其實想要澄清一下,其實我不是深雪學姊的男朋友,我只是被命令要跟她裝情侶的。
 
雖然我是很想告訴變態這次約會事件的真相,但現在情勢,似乎不是很適合。
 
「對我來說,就算深雪大人變得怎樣都好,我都會好好守護着她,因為我就是喜歡她呀!!!」
 
以變態為中心吹起的風,變得越來越強勁,這一股氣勢就如同底力爆發。
 
下一刻,變態站穩自己的腳步,雙腳分開,像個「人」字一樣站着。
 
「即使自己會變得粉身碎骨,我也要守護着深雪大人!!!!!」
 
強大的氣流爆發出光芒,光芒變得了冰藍色,仿佛就是為了對抗紅色蘿莉控大叔的火焰雙刀而出現的顏色。
 
好強大的力量,就連身旁的我也感受到這股強大的力量。
 
幾千年以來,就有一股「力量」能夠創造奇蹟,大部份的記錄電影也有記載過,記錄電影中的主角,都憑着這一股「力量」,把敵人打倒。
 
看到變態現在的模樣,紅色蘿莉控大叔再也不敢輕敵,現在在他眼前的變態,已經不再是幾分鐘之前的那個變態。
 
紅色蘿莉控大叔握緊他的雙刀,雙刀一瞬間展現出強烈的火焰,火焰的光芒把每個地方都照亮起來。
 
冰藍色的光芒,以及火焰的光芒,正是水火不容,各自各的在一邊綻放。
 
「這一擊!我絕對要了你的命!」
 
紅色蘿莉控大叔把自身最大的力量爆發出來,他的雙刀回應的的力量,火焰也燒得熊熊的。
 
「深雪大人!由我來守護!」
 
明明他們兩個都是一些變態到令人無言的人,但是他們卻站在不同的陣線,成為了敵對的關係。
 
這一下我有一種想法,即使一個是多麼的好色,是多麼的變態也好,但只要他心裡善良,他也是一個大好人。
 
相反,那些雖然只有小小的好色,但卻做出傷害別人的行為,例如非禮,偷拍裙底,那些人只會成為人渣。
 
兩個一正一邪的變態之人,雖然嘴上沒說,但這一次的攻擊,絕對會是一決勝負的一擊。
 
變態!加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