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刻,倉庫都被震動起來,四周的空氣都被撼動着,甚至整個空間都在震盪。
 
決勝的時刻終於都到來,是輸是贏,就是看這一擊。
 
「喝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綻放出冰藍色光芒的變態,伸出了右手,並把五隻手指盡量展開,像是想要握住某個球體似的。
 
下一刻,變態也把左手伸出,去到右手上邊。
 


本以為他要使出傳說中的龜波氣功,但似乎並不是我所想像的那樣。
 
伸到右手上邊的左手,正不斷地打轉,像是在搓出某個球體的一樣。
 
一開始搓的速度有點慢,但後來就越來越快,本來無一物的右手掌中,好像隱約看到一個冰藍色的球體。
 
忽然之間,我覺得呼吸有一點點的困難,四周的空氣都好像被奪去,明明是身處正常的地區,但現在空氣卻稀薄到如同在高原。
 
不…空氣沒有被奪去,而是被集中在同一個地方。
 


沒錯,四周的空氣,現在全向着變態的右手結集而去,全部都集中在同一點上。
 
變態的左手猛在右手上轉動,而加上空氣的結集,一個球體真的出現在變態的右手之上。
 
好厲害……這是螺旋丸?
 
紅色蘿莉控大叔看到這個情景,也不禁露出吃驚的臉孔,但是他知道現在不是要感到吃驚的時候。
 
「無論你怎樣做,結果都只有一個!!!!!」
 


他擺出了要使出之前的那一招必殺技的動作,瞄準好繼續把空氣集中在右手上的變態。
 
下一瞬間,紅色蘿莉控大叔把合起來的雙刀向前突刺,燒旺起來的火焰變得非常強大的向前衝出。
 
「烈焰.蘿.旋斬.最大出力!!!!!!」
 
這最大出力的一擊,讓射出來如同鑽頭一樣的火焰變得比之前見到的還要大,而且旋轉得比之前見到的還要快速。
 
火焰向着變直衝過去,我仿佛是看到一隻魔鬼要把變態吞噬。
 
但是,面對迎面而來的最大出力攻擊,變態連一點要迴避的想法也沒有。
 
現在的他,只是繼續把右手中的球猛搓,把更多的空氣集中在自己的手上。
 
「變態!!!」


 
深雪學姊叫喊起來,她想要提醒變態要迴避這一擊,但是在她的聲音響起的同時,火焰已經把變態的身體包裹住,把變態吞到肚內。
 
喂!不會吧!他不會又是在這個時候變得靠不住吧?
 
之前的大白鯊之戰雖然很酷的登場,但不會游泳的他馬上就得退上,之前的老虎之戰,他又一擊被秒掉,該不會現在又是這樣吧?
 
碰磅!!!!!!!!!!!!!!!!!!
 
爆炸頓時出現,這是火焰擊中目標後出現的現象,那震耳欲聾的聲音,深深的撼動着耳膜。
 
因為是最大出力,爆發的威力比想像中要強,爆出了大量的粹石,這表明了連地面都被炸得龜裂。
 
濃煙出現在每個人的眼前,把爆炸現場完全薰住。
 


沒有人知道裡邊的情況,我們只聽到熊熊的烈火之聲。
 
「我看你還只不過是個變態蘿莉控,明明都跟我一樣,但竟然卻要與我為敵,你真的很搞笑耶!」
 
這一刻,紅色蘿莉控大叔不禁向天大笑,簡直就像是終於把討厭極了的昆蟲殺死了的一樣。
 
此刻的深雪學姊,她那傷心的眼睛之中,猛地湧現出眼淚,眼淚滴答滴答的掉到地面去。
 
變態為了深雪學姊,不惜挺身一戰,為了保護自己,搞得身受重傷,現在甚至生死未明。
 
但是深雪學姊,竟然以惡劣的態度來對待他,對變態一直以來的表白也不回不答,甚至想要找人裝她的男朋友來甩掉變態。
 
這刻的深雪學姊,很痛恨自己所做過的事。
 
為什麼要這樣對待自己的青梅竹馬?就算他是個變態;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一個愛自己的人?就算他是一個變態。


 
如果今天沒有約會,就不會落得這樣的結局,一個自小就喜愛自己的變態男生就不會落得這個結局。
 
一想到這裡,深雪學姊的眼淚流得更厲害。
 
「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
 
無能為力的深雪學姊,現在只能夠靠着自己的聲音,對着濃煙大喊,希望她叫喊的聲音,能夠傳到變態的耳中去。
 
可是,即使深雪學姊再怎麼叫喊,在濃煙之中只是傳來陣陣的烈火之聲。
 
「一個真正的蘿莉控------」
 
就在我們都以為變態就因為這一擊而倒下或者死亡之時,在那充斥着濃煙的爆炸之地之中,一道聲音夾雜着熊熊的烈火傳到我們的耳中去。
 


下一刻,四周的濃煙,以及烈火都向着同一點結集過去,成為了冰藍色球體的其中一份力量。
 
濃煙烈火被吸收,視野即時清楚起來,我們都能夠清楚看得見在濃煙中站着一個男生。
 
「不…不可能…的呀…」
 
看到這個男生,受到自己的攻擊而倒下,但一次又一次的重新站起,即使吃下自己最強大的一記必殺技,但都沒有倒下,紅色蘿莉控大叔震驚得只能睜他自己的眼睛。
 
「變態…你……」
 
沒有死亡,沒有倒下,現在的變態,穩打穩陣的站在我們的眼前。
 
看到這個愛自己愛到連性命都甩到九霄雲外的變態出現在眼前,深雪學姊現在的表情是開心得無法形容,雖然變態因為受到了爆炸的傷害,而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條底褲。
 
看到變態在火焰之中,活火重生成一個只穿內褲的變態,我實在無言了,不過總好比那些內褲都不穿的同性戀之神。
 
如果你問我剛才發生了甚麼,我猜大概是變態搓出來的球,把紅色蘿莉控大叔打出來的火焰,吸收成一部份的力量,所以變態才沒有因為最大出力的攻擊而被打倒。
 
現在,吸收了紅色蘿莉控大叔最大出力的一擊的球體,變得更加堅實,已經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固體了。
 
冰藍色的球,吸收了火焰,成為了金黃色,金光閃閃,仿佛要成為照亮紅色蘿莉控大叔那污穢不堪的內心的陽光。
 
「------是會在蘿莉的背後,默默地守護着她們的呀!!!!!!」
 
此刻的球體已經充滿了力量,現在正是反擊之刻。
 
紅色蘿莉控大叔的震驚反應還未落下,變態就急衝向紅色蘿莉控大叔,決要把這道綻放出光芒的球照亮他那污穢的心。
 
面對迎面而來的反擊,紅色蘿莉控大叔有些微反應不過來,在他震驚完的一刻,變態就已經衝到他的眼前。
 
「嘖!」
 
為了保護自己,紅色蘿莉控大叔立即亂揮動雙刀,打出衝擊波來,嘗試把變態擊退。
 
來到這一個地步,不要說衝擊波這些低級的招式,就算紅色蘿莉控大叔再使出一次必殺技,也沒可能把變態擊退。
 
變態捉緊紅色蘿莉控大叔胡亂舞刀的一刻,立即繞到他的身後。
 
這下子,變態不單單迴避過所有亂斬出來的衝擊波,也打開了反擊的道路。
 
「你…你這傢伙!」
 
心知不妙的紅色蘿莉控大叔想要逃走,他想要拉開與變態的距離,但已經太遲了。
 
就在紅色蘿莉控大叔稍微側身要跳開跳走的一刻,變態的右手手上的球,已經對準好紅色蘿莉控大叔的身體,就要打下去。
 
「蘿莉控是人,戀童癖是人渣呀!!!!!!!!」
 
球體打落在紅色蘿莉控大叔的背部的正中間,同時間變態那強勁的一聲吼叫也衝口而出。
 
「Basquash!!!」
 
接着,球體溶入了紅色蘿莉控大叔的背部之中,變態的手掌隨着溶入而撞上了紅色蘿莉控大叔的背部肉體。
 
變態保持着把球體打出去的動作,而紅色蘿莉控大叔則是保持着向後轉身準備跳走的動作。
 
就這樣他們以這個動作,僵持了兩三秒。
 
這一刻,四周都變得非常安靜,靜得連半點聲音也聽不到,不論是外來的聲音,甚至是心跳的聲音。
 
會變成這樣的原因,是因為暴風即將要來臨。
 
!!!!!!!!!!!!!!!!!!!!隆!!!!!!!!!!!!!!!!!!!!!!
 
一陣比起龍捲風還要強大的暴風一瞬間爆現。
 
在場的所有一切,都受到了這股暴風吹襲而一瞬間飛起來,不論是人還是物件。
 
這簡直是一道充滿了極大量空氣的氣球,在被針刺破的一刻。
 
本來濃縮在一點的空氣,瞬間得要解放,朝四周展開暴風級的大爆炸。
 
空氣的大解放,一下子把整個倉庫的氣壓向上飄升,甚至已經達到極限。
 
解放出來的空氣,已經沒辦法被倉庫容納,它們想要衝出去,往外邊的世界衝出去,要把每一道封住的大門也衝破。
 
!!!!!!!!!!!!!!!!!!!!碰礡!!!!!!!!!!!!!!!!!!!!!
 
整個倉庫所有的門,在這一刻全部被衝破,不論是把第一部份和第二部份的閘門,還是之前拼了命都打不開的前門和後門,在這一刻全部被爆發出來的空氣衝破。
 
強大的空氣爆發,把我和深雪學姊也被吹起,我們兩個都被吹得撞上了牆壁。
 
與深雪學姊綁在一起的椅子,因為撞上了牆壁而整個散開,綁住深雪學姊的繩子也因此而斷掉。
 
「喝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變態的把自己最大的力量全部拼發出來,受到了這一擊的紅色蘿莉控大叔,如同化身成衝擊波的一樣,被狠狠的轟飛出去,就好像那道被強風吹出去的門一樣。
 
被螺旋式轟飛出去的紅色蘿莉控大叔,在地面拉出一條深坑,直向外轟飛,直到飛到千幾米,把數十顆大樹撞毀才停下來。
 
想都不用想,這一擊的殺傷力絕對是紅色蘿莉控大叔的必殺技的十倍,受到了這一擊的紅色蘿莉控大叔,相信已經被強制解體,變回了四個人倒在地,動也動不了。
 
強烈猛吹的暴風,漸漸停下來,過了一兩秒左右,所有的暴風都停下來了。
 
差點就被風壓吹到頭暈的我,靠着牆邊坐着。
 
等到風吹畢了後,我慢慢地睜開眼睛。
 
這刻我所看見的,是一個戰勝了情慾的變態,是一個為了成功守護了所愛之人的變態。
 
「這傢伙……果然是個變態。」
 
看到眼前這一位拼命地守護愛人的變態,即使我身受重傷,就連說話也得花上好多力氣,但我還是要說句話讚賞他。
 
但是…當我這一句話的話聲落下之後,變態就「撲通」的一聲跌倒在地上去。
 
看起來…就像是要死去的一樣倒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