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保護了深雪學姊的變態,全身脫力的向後一跌,以臉朝天的方式跌到地上。
 
經過剛才的一戰,變態雖然成功把敵人打敗,但是也搞得自己身受重傷。
 
身體多處地方流血,最嚴重的就是腰間,那裡的血不斷的流出,把變態身處的位置搞得像是個血泊的一樣。
 
看到這一個情況,才剛剛站起來的深雪學姊倒抽了一口氣,然後立即跑到變態的身邊。
 
「變態!振作點!振作點呀!」
 


看到變態為了自己而奮不顧身的一戰,最終落得身受重傷的下場,深雪學姊現在盡是一臉擔心和後悔。
 
深雪學姊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撕下了一部份,嘗試為變態度包紮傷口。
 
綁住了變態身上的布料,一瞬間已經變成了紅色,他的血液立即把布料染紅,可見出血情況的嚴重。
 
「止住血啊!給人家止住血啊……嗚……給人家止住血啊……」
 
即使深雪學姊再把幾多布料撕下來,來為變態包紮,變態流出的血還是沒有停止。
 


面對這個情況,深雪學姊顯得十分焦急,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受到這股情緒影響,深雪學姊想要救回變態的心,不想變態因此而離開自己的心,不斷的叫她流下顆粒大的淚水。
 
由眼睛流下來的淚水,輕輕的滴在變態的身上,與血液混在一起。
 
「深雪……大人……」
 
「變態?」
 


「妳沒事…實在太好了…」
 
明明已經身受重傷,但變態還是關心着深雪學姊,擔心她有沒有因為剛才的爆風而受傷。
 
真是的,明明變態都在死亡的邊緣了,但都不留一點氣,他滿腦子真有深雪學姊。
 
知道變態就算是身受重傷,但還都關心着自己的安全,深雪學姊的眼淚像是缺隄一樣湧出。
 
「對不起…嗚嗯…要不是人家……」
 
哭泣的聲音,抽泣的聲音,以及快要哭不成聲的聲音,傳到了變態的耳邊。
 
這一刻的變態,一時間不知道應該要給甚麼反應,但是在下一秒,他露出了笑容。
 
為什麼會露出笑容?可能是因為,這是他有生之年,第一次看到深雪學姊因為擔心自己而哭泣起來。


 
「深雪……」
 
「嗚…嗯?」
 
露出了笑容的變態,用盡氣力把手伸向深雪學姊的臉,把她臉上的淚珠擦乾,雖然眼睛沒有因此而停止流下眼淚,反而流得更多。
 
「有一件事…我想要告訴妳……」
 
「不行!變態,你現在先不要說話。」
 
「深雪…」
 
變態的嘴唇動了三下,三個中文字以粵語被讀了出來,雖然是由喉嚨發聲,但這三個字由是由心而發。
 


在這三個字的聲音落下,變態那輕撫着深雪學姊的臉的手,就「咚」的一聲,掉到地上。
 
他的雙眼,也隨着這一秒的過去,而漸漸的合上。
 
「………喂…變態…別玩啦…不要跟人家開玩笑啦……」
 
神情有點恍惚的深雪學姊,搖動着變態的身子,但是變態連半點的反應也沒有。
 
為了把變態叫醒,深雪學姊搖動得更厲害,而且也不斷的叫喊着他的名字,但是變態依然是無動於終。
 
現在的變態,正含着微笑,去到一個我們活着的人無法到達的世界。
 
變態…你這傢伙…竟然不單單把旁人視若無物…甚至把自己的生命也棄之不理……
 
如果變態就是喜愛某事物達到旁若無人的境界,那這傢伙一定是超級大變態啦!!


 
雖然我只是認識這傢伙連三天都不到,但是這刻的我,覺得心裡邊非常的酸痛,可想而知深雪學姊的內心,現在到底是怎樣的感覺。
 
「不要…不要…人家不要這樣…不要呀…嗚…嗚嗚…嗚嗯……」
 
任誰都不想接受這一個事實,但是事實就是這樣殘酷地出現在我們的眼前。
 
無能為力的深雪學姊,只在這一刻,除了伏在變態那傷痕累累的胸口上痛哭之外,就沒有其他事可以做到。
 
「不要…變態…人家不要這樣…人家不要這樣啊…!」
 
我想要安慰深雪學姊,但是我覺得現在更應該讓她哭一場比較好,而且我自己也受傷不輕,沒辦法做到甚麼事。
 
就在這一切都塵埃落定的時候,我的電話震動了起來,發出了震動的聲音。
 


雖然我受傷不輕,但是稍微休息了一會,氣力也恢復了不少,所以要拿出電話也不是非常困難的事。
 
我以為有誰在致電給我,但我發現原來不是有人打電話給我,而是一個程式的提示。
 
當我拿出電話之後,就看到之前啟動了約會程式原來一直沒有關閉,現在還在運行。
 
震動的原因也是因為這個程式搞怪,目的就是告訴我一件事。
 
好感度 ------ 100%
 
在螢光幕之中,出現了「好感度------100%」的字樣,面對剛才的戰鬥,這部電話都沒壞掉,我覺得真神奇。
 
重點不是電話沒壞掉,而是好感度100%啊!!
 
這個約會程式,把目標設定成深雪學姊,所以這個好感度100%應該是在指深雪學姊吧?
 
!!!!!滋滋滋滋滋!!!!!
 
正當我在思考這好感度100%到底是用來幹嗎的時候,手機再一次發出震動,甚至發出強大的光芒。
 
我真的是嚇了一跳,這到底是甚麼手機!?打不破而且會發強光!?這到底是甚麼電話來的呀!?
 
光芒從螢光幕中一湧而出,如同噴泉噴發的一樣,這些光芒在噴發出來之後,竟然神奇地向着同一個地方飛去。
 
沒錯,這些光芒向着變態的身體飛過去,在一瞬間,變態的身體被光芒所包圍住。
 
被突如其來的事所嚇到,深雪學姊不禁抬起了滿是淚水的臉,看着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這上光芒,透過變態的傷口進入了他的身體之內,而神奇的是,這些被光芒輕撫過的傷口,竟然漸漸癒合起來,血也被止住。
 
看到眼前這一個情況,深雪學姊以為自己產生了幻覺,不斷地揉搓着滿淚的眼睛,但這並不是她所產生的幻覺,現在真的有一道光芒把變態治癒。
 
這一刻,我想起了一件事。
 
在第一次安裝這個約會程式時,深雪學姊告訴過我一件事。
 
-------   這是好感度,如果滿了的話,就會有好事發生   -------
 
深雪學姊告訴過我,這個約會程式中的好感度滿了的話,就會有好事發生,難道現在發生事,就是所謂的「好事」?
 
光芒把變態身上的傷口全部癒合好,然後漸漸的消散。
 
在這一刻,變態身上的傷口不單單消失了,而且他的胸口也開始上下起伏,這是呼吸的證明。
 
「變…變態?」
 
深雪學姊蹲到變態的身邊,用手摸着變態的心臟位置,從她的吃驚表情看來,我可以肯定變態的心臟是在重新跳動。
 
當下的一刻,變態的雙眉緊緊一皺,像是要在痛苦之中掙扎而出,然後他的雙眼慢慢的睜開了來。
 
「深雪…大人?」
 
這!這!這是神蹟!是神蹟!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但是變態就在深雪學姊的眼前活過了來,深雪學姊的心願在這一刻達成了。
 
「變態…嗚嗚……」
 
開心極了的深雪學姊二話不說就撲上去抱變態,她又再忍住不猛流淚水,不過,這些淚水正是因為高興而流下的淚水。
 
「你這變態…嗚…竟然想要掉下人家一個…你這白痴!笨蛋!變態!」
 
這一個情景,應該是一句說話來形容的,好像叫情人終成…終成…終成兄妹甚麼的來着?
 
才剛活過來的變態,就突然被深雪學姊這麼緊緊的擁抱住,感到一臉愕然。
 
「你這變態…以後以後以後都要跟隨着人家,聽懂了沒?」
 
「嗯,是的深雪大人。」
 
那邊的閃光彈,差點就要把我的眼睛閃盲了。
 
這時候,我留意到我的手機螢火蟲上顯示了幾個字 ------- GOOD ENDING  攻略終了 -------
 
這個約會程式,還真的強迫人走到GOOD ENDING呢,現在的結局真是叫人高興,無論是對深雪學姊、變態,甚至是我來說。
 
------- 本程式即將會讓手機自爆 ------- 自爆倒數三秒 ------- 三 -------- 二 ------- 一
 
呀尼?自爆?
 
!!!!!!!!!!!!!!!!!碰磅!!!!!!!!!!!!!!!!!!
 
一場驚天動地的爆炸在我眼前一米都沒有的地方發生。
 
啊,我看到了那些去世了的親人在河的對面向我招手呢,好久不見了啊。
 
就這樣,這次約會,就以這樣的結局結束了。
 
之後,我們三個人都被送去了醫院作身體檢查。
 
變態因為的傷口雖然癒合了,但是還有一些內傷,需要留院治療。
 
而同樣也受到了重創以及,那手機爆炸的傷的我,竟然以醫生因為床位不足的理由,被注射了一支「完全回復針」,然後就把我踢出醫院。
 
我的體力一瞬間被恢復,但是副作用全身的血液,都充滿了雜草汁的味道,就吃到的東西,都像是雜草的味道。
 
我就是因為討厭那種味道,所以才不敢唱完全回復藥之類的東西,現在還要直接打在我的體內!!現在的醫生真是可惡呀!!
 
深雪學姊也沒有受到了甚麼傷,可以跟我一起出院。
 
關於那個約會程式的事,聽說因為每次攻略完後就會發生手機爆炸,被迫強制從世上消失。
 
所以,即使我想要調查那次的奇蹟事件,也無從入手。
 
但是我聽網民所說,這個程序根本沒有這麼強大的力量,所謂的好事,最多也是自助餐免費。
 
所以,到底那一天我們看到的「好事」,是這個程式本身的力量,還是那種由千萬年前流傳而今的力量所造成的呢?
 
然後,等到變態出院之後,深雪學姊立即為他搞一個轉校手續,讓變態入讀我們的學校。
 
我不知道她是如何搞到,但這點小事就別計較了,總之,變態現在就是我們學校的學生,而且是跟深雪學姊一同修讀發明學。
 
另外,變態也成為了我們學會的其中一員,而他第一個出席的學會活動就是-------
 
------新陳的行刑大會。
 
「被告宇宙塵!你已被判死刑!」
 
「到底現在發生甚麼事了?而且由依老師你是不是應該先問我認不認罪?」
 
「在我被那渣滓學生襲擊而搞得一身麻煩並想要找你求救時,你竟然不接我的電話!?」
 
「由依老師,妳被學生襲擊又關我事?」
 
「哼,爸爸好過份啊,竟然偷偷跟豆姊姊去玩!」
 
「謝西嘉,聽爸爸說,爸爸不是去玩的啦,爸爸是去把壞人打倒,不信的話可以問深雪學姊啊。」
 
「吓?新陳代謝全場都是倒在地上睡覺,還好意思這樣講啊。」
 
「哼,謝西嘉這麼努力送白免牠們回家,爸爸竟然……哼哼,謝西嘉討厭爸爸!」
 
「不要啊!!!」
 
「新陳,你明明說過要跟我成為世界第一次,但你竟然走去結識其他男生,還要把他帶回來,太過份了。」
 
「閉嘴!你這GAY佬!」
 
「新陳,你竟然瞞着我跟深雪有一腿!!!」
 
「聽我說!奈奈!事情不是妳想的那樣!」
 
「我可是親眼看到你跟深雪去約會,也親耳聽到你說你跟深雪是情侶!」
 
「不對,那是騙人的,不是啦!-------奈奈,我喜歡妳啊!」
 
「這招沒用啦!你這騙子!!!!」
 
「飛麗斯救我呀!」
 
「安息吧。」
 
「變態,你得救我。」
 
「對不起,我只聽深雪大人的話。」
 
「人來!把宇宙塵拉去斬首!」
 
到底在這段期間發生了甚麼,為什麼我要落下如此的下場?有誰來救救我?
 
有沒有甚麼自救程式可以教我現在應該怎麼做啊?
 
---------  有沒有甚麼自救程式可以教我現在應該怎麼做啊? -------
 
------- 選擇  1.安息  2.等死   3.咬舌自盡 -------
 
不要啊!!!!!
 
這是真瘋狂到令人…不,連青蛙都「GAP」一聲的瘋狂世界呀!!!!!!!
 
 
 
 
 
 
 
 
 
 
<<青蛙“GAP”一聲 --- 第七聲:就算是變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