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體內潛藏的魔鬼,在今天的這一刻,妳,可以覺醒了。
 
啪喇!
 
大地裂開的聲音響起,潛藏在我身體裡的魔鬼在這一刻漸漸蘇醒,一道道的暗紫色氣流從我的身體向外流去。
 
在身體內的魔鬼在這一刻醒來,本來陽光充裕的天空,在這一刻被黑沉沉的雲密密地侵佔着。
 
「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騙人的……」
 


新陳與深雪…原來…原來…原來一直在暪着我,原來他們暪着我成為了情侶,而我卻全不知情。
 
現在想起來才明白到,為什麼新陳和深雪一直都這麼的親密。
 
深雪總是對新陳很好,為了新陳發明了不同的東西,也總是黏住新陳,甚至在那次的飛行表演上要求要新陳抱抱。
 
原來這都是因為他們兩個是情侶的關係!
 
到底是幾時開始的?難道在新陳進來學會不久之後發生的?不,在新陳要面對由依姊的考驗時,深雪已經很認真的為新陳進行特訓,難題就是這個時候萌生愛意?
 


枉我…枉我還一直對新陳……原來這一切都是我一廂情願……我真是…
 
「新陳……」
 
體內的魔鬼讓我的嘴巴動了動,並讓我從喉嚨的深處發出了聲,叫出了新陳的名字。
 
「奈…奈…?」
 
「新陳…你這個…」
 


身體猛烈地震抖着,不論是雙肩還是已經握成了拳頭的雙手,那是魔鬼的力量正充滿我身體的最佳證明。
 
好吧,魔鬼,就請妳,盡情地把力量全部釋放出來吧!!!!
 
「你這個…你這個,你這個,你這個,你這個!----------------笨蛋!!!!!!!!!!」
 
魔鬼的咆哮響徹雲霄,在天際中迴響着,同時無數件物件由我手中向着新陳飛擲過去。
 
這些物件就像是從異空間裡拿出來,源源不絕的雜物就向着新陳不斷的擲過去。
 
面對這個情況,新陳像是早有準備的不斷閃避,簡直就像是受過了訓練似的。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我閃!我閃!我閃!我閃!我閃!我閃!我閃!我閃!我閃!我閃!我閃!」


 
每一件雜物就隨着我每一下的咆哮而擲飛出去,但是新陳卻一次又一次的閃過了雜物攻擊,完全沒有受到傷害。
 
嘖!竟然連一次都沒擊中新陳這傢伙!這傢伙的實力果然不是蓋的嘛!
 
呀…對不起,平時的我是不會這樣的呢,請大家不要誤會。
 
然後,經過了一輪激戰過後,我身體裡的魔鬼已經用盡了力量,但卻沒有對新陳造成傷害,終於再次沈睡去了。
 
魔鬼的離去,讓我稍微冷靜下來,現在正大口大口的呼吸着,雙肩都起伏過不停。
 
新陳…為什麼你竟然要這樣對我,為什麼你要跟深雪當情侶。
 
在這一刻,我感覺到被自己的好朋友背叛,同時也被自己喜歡人背叛,我的心靈完全地在這一刻被粉碎掉。
 


心裡很痛,痛得無法用任何言論來表達,我的世界在這一刻好像變得只剩下灰色的一樣,世界也好像要末日的一樣。
 
我不能接受,我不想接受,我不想要這樣的結局啊!我不想要新陳跟深雪成為情侶的結局啊!
 
新陳他背叛了我,他背叛了我,就像個搞外偶的男人一樣的背叛了我,即使他根本不是我的誰。
 
一個背妻偷娘的男人,一定要得接受懲罰,沒錯,一定要接受懲罰,即使他根本不是我的誰。
 
忽然間,我的大腦閃過了自己之前在心裡說過的一句說話 ----------如果新陳和深雪是男女朋友的話,我就會把新陳掉進去餵大白鯊。
 
我當時只不過是開過玩笑,但是現在……
 
「沒辦法,只好實行計劃。」
 
我以很低的聲量跟自己說了句話,盡量不讓新陳,也就是我的獵物聽到。


 
為了讓我的計劃實行的順利,現在不可以讓新陳知道,我流露在臉上的感情一定要好好控制。
 
好,現在先深呼吸一下,讓自己變回平常的模樣,然後再給新陳一個工作人員的標準笑容,好讓他放下戒心。
 
決定好要怎麼做後,我用地力深呼吸了一下後,並抬起了頭,更以一個工作人員的標準笑容來望向新陳。
 
接着,我非常有禮貌地向一個寫着「特別用通道」的門口比了比手,並對新陳他們說話。
 
這刻的我,就像是跟平常的我完全一樣,絕對無異樣。
 
「新陳,深雪,我們別再浪漫時間了,趕快來享受這次奇妙大冒險吧。」
 
我一邊對着「特別用通道」比手,一邊以催促的口吻來跟新陳他們說話,希望盡快可以對新陳施加懲罰。
 


「奈奈…呃…奈奈子,請等等,我們還有個同行的朋友。」
 
新陳好像有話在對我說,但我卻完全聽不進耳,除非他是在告訴我剛才他剛剛其實是騙我。
 
沒有留意新陳說了甚麼無聊說話的我,已經一支箭的向着「特別通路」那門口走去。
 
別問我為什麼會知道「特別通路」是通往勇者決戰大白鯊的會場,因為我就是知道,應該說這是女生的第六感。
 
「呵呵,我們要在這跟變態分別了啊。」
 
「深…深雪大人…!!」
 
「拜拜囉。」
 
「可…可惡…剛才流鼻血太多,雙腳站不穩……請不要離開我啊!深雪大人!」
 
我的後邊好像有點吵,到底發生了甚麼事,不過這根本與我無關係,我現在在意的只有一件事。
 
「哼嗯。」
 
背對着新陳的我,發出了一下輕輕的笑聲,也露出了一個笑容。
 
確認過新陳和深雪都有跟在我身後之後,我就打開了「特別通路」的門口,帶領他們進去。
 
可能是因為我身穿工作人員的服裝,所以即使我帶着工作人員以外的人進入特別通路,也沒有人懷疑過,我可以非常順利地把新陳他們帶到去通路裡邊。
 
才剛打開了通路的門口,一陣強烈的海水氣味就撲進鼻子。
 
嗅到海水的氣味,這就代表我是走對了方向,這條通路一定是通去勇者決戰大白鯊的表演會場,絕對錯不了。
 
「來吧,新陳,你的冒險在等着你了啊。」
 
我稍微轉身望向新陳,並對着他露出了一個微笑,也以平靜的語氣來跟他說了句話。
 
新陳聽到我講出了這句話,不自禁地嚥下了一口口水,在嚥下時更發出了「咕嚕」的一聲。
 
不單單只是這樣,他的額頭更流下了顆粒大的汗水呢。
 
嘻嘻,我說啊新陳,這都是你自討苦吃的啊,這都是你跟深雪在一起而惹的啊。
 
接着,我走在新陳和深雪的前邊,帶領着他們前進,我們三個人都在通路內行走了好一會。
 
越是向前走,海水的氣味就越是強烈,那是水族館裡的海水氣味。
 
嗅到那海水的氣味,我就知道大白鯊就離我越來越近,心裡邊都不禁的興奮着。
 
只是想像一下都感到興奮,新陳被大白鯊追殺的模樣,然後在被大白鯊咬住的情況之下對着我大叫「奈奈對不起!我錯了!」。
 
啊!是嗎?可是搞外遇的男人一定要受到懲罰才行的啊。
 
嘻嘻,這種感覺真的好棒耶。
 
呀啦,人家才不是腹黑,也不是崩壞了,我平時不是這樣的啊,不要誤會呀。
 
「這到底是在那裡傳出來的怪味啊!」
 
「那應該海水的腥味吧。」
 
新陳他們現在還不知道我的計劃,這實在太好,對於我之後的行動一定會更加有利。
 
「我們馬上就要到。」
 
我沒有望向新陳說話,同時沿着通路向前走着,我的說話聲正在通路裡迴響着。
 
「奈奈…到底我們要去那裡了。」
 
聽到我的說話,新陳有點戰戰兢兢的回答,並問了我個問題。
 
他的聲音有傳到我的耳中去,但是我沒有以說話回答他,只是給了他一抹微笑,然後就把臉轉回去了。
 
「今天的奈奈好奇怪啊,深雪學姊。」
 
「是嗎?」
 
「難道妳不覺得嗎?」
 
「人家只在意等等要先去玩些甚麼。」
 
砰!
 
就在新陳和深雪在那邊令我感到討厭地談情說愛時,我停下了腳步,而新陳因為只顧着跟深雪恩愛而沒留意到我站下來,一時間撞上了我的背部。
 
「我們到了。」
 
是的,我們已經到了通往會場的升降機了,不要問我是怎知道,這是女生的第六感。
 
這一刻,升降機感覺到我們踏了在上邊,便開始運作起來。
 
地面頓時震動起來,像是發生了地震,新陳和深雪竟然擁抱在一起,這真的叫人生氣。
 
「發生甚麼事了?」
 
「人家怎知道啊。」
 
下一秒,四周的牆壁正在下降,不對,是我們正在上升中。
 
在我們上升的同時,頭頂的天花板正在緩緩的打了開來,外邊的陽光照到我們身處的地方。
 
「奈奈,這到是發生甚麼事了?」
 
完全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的新陳,大驚小叫的提問我。
 
而我則是非常冷靜地,這樣回答他:
 
「新陳……你知道嗎?男人是不應搞外遇的唷。」
 
就在我以皮笑肉不笑的臉孔望向新陳的時候,升降機已經上升到表演舞台了去。
 
來吧,新陳,這就是你的懲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