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了醫生的治療之後,新陳也終於恢復過來,從死陰的深谷爬回來了。
 
看到新陳已經沒事,我也鬆了一口氣,因為我的不信任和妒忌,差點就斷送了新陳的性命。
 
一想到自己的過錯,心裡就感到很鬱悶,很不開心,我竟然對一直喜歡我的新陳做這些事……
 
不過,現在新陳沒事,這真的是太好了。
 
被新陳表白了的我,知道了他和深雪不可能是情侶,應該是因為某些原因才會這樣待在一起的,所以就算我現在留在新陳的身邊也沒所謂。
 


但是,因為我今天實在做了太多丟臉的事,例如今早穿的女僕裝啊,然後假扮職員,之後又把深雪推去水裡去,然後又搞出了魔鬼料理事件,我實在沒臉目去見新陳啊!
 
所以,做戲做全套,既然我是以奈奈子的身份去接近新陳他們,那麼奈奈今天其實是不存在,所以只要我繼續以奈奈子的身份渡過今天,那新陳今天見到的我其實是奈奈子而不是奈奈啦。
 
聽起來好像很複雜呢,總而言之,就是我依然不能讓新陳知道我是奈奈就對了。
 
雖然說可以以奈奈子的身份待在新陳的身邊,但是新陳和深雪會像情侶一樣出現,應該是有個原因的。
 
如果我強行介入的話,說不好會把他們的事搞垮,所以還是偷偷跟蹤他們比較好吧。
 


因此,我為了不打擾新陳和深雪他們,但同時又要跟蹤住他們,所以我又回到了中央控制室那裡了。
 
之前的那對負責守住中央控制室的父子,已經不知道跑到那裡去,他們打得太火熱了吧?
 
所以,我現在可以安安全全的待在中央控制室之中,透過分佈在動物園各處的監視器看着新陳他們的一舉一動。
 
這種像個偷窺的感覺,還真的像個學妹偷望學長的感覺呢,害我都臉紅了。
 
「呼……我還以為我這次真的要死了。」
 


透過監視器,我看到新陳在動物園中的急救站猛然坐起,如同發了個惡夢的一樣。
 
「小伙伴,你真命大呢。」
 
為新陳進行治療的醫生,擦了擦自己的汗水,然後對新陳露出了「歡迎回來」的笑容,接着醫生就再沒出場的份了。
 
「新陳代謝真是的,竟然因為人家煮的湯太好味而上天堂去,你以為自己那個吃了日本麵包而死掉的裁判嗎?」
 
「好妒忌,竟然可以喝到深雪大人那好味到令人死掉的湯。」
 
深雪和應該是同行者的男生看到新陳沒有死去,都鬆了一口氣,然後他們就離開了急救站,繼續遊覽動物園。
 
時間來到了下午三時左右,新陳和深雪正在動物園裡走着,而我則繼續在中央控制室看着他們兩個。
 
新陳和深雪一邊閒聊並一邊手拖手的,雖然我知道他們是因為某些原因而在扮情侶,但我還是感到很不爽。


 
明明剛才才對我表白了,但現在又跟其他女生做這麼親密的行為,我的拳頭都忍不住握緊了。
 
這個情況就像是外遇男跟老婆道歉了,但轉個親又背着老婆去搞外遇的一樣!
 
呼嗄…呼嗄…冷靜…冷靜…要是把螢光幕打拳了就麻煩了囉。
 
然後新陳和深雪走到一個動物牢前邊停下了腳步,觀看裡邊的動物,並閒聊起來。
 
我不是出於想要監測新陳跟深雪在聊甚麼,就好像老婆驗證老公手機裡的短訊,而是出於好奇所以想知道他們在聊甚麼。
 
我沒有按下鍵盤上「偷聽」的按鍵,只是那個按鍵因為氣壓的關係而壓了下去,所以才開啟了「偷聽」模式啊。
 
「吶,新陳代謝。」
 


「咦?」
 
「你之前在舞台上說的話真是的嗎?」
 
「咦?妳是指那一句?」
 
「當然是指你要保衛地球的夢想都是騙人的那一句啦,不然還有那一句啊?」
 
深雪在講當時新陳向我表白的時候講到的說話,不深雪好像沒聽到當時新陳的表白中最重要的一句。
 
------- 「其實我一直都很喜歡妳啊!」 -------
 
呼呀,現在回想起來都讓我的心猛跳啦,新陳竟然在這麼多人的面前向我表白。
 
要是我現在能回到過去,我一定會選去新陳向我表白的時刻,然後拿一支錄音筆錄下來,再不斷重播。


 
討厭啊!新陳,都是你害我都臉紅啦!
 
接着,新陳想都沒想就立即回答深雪的提問。
 
「不,這當然是騙人的。」
 
呀呢?
 
「咿!真的嗎?」
 
「是呀,我剛剛在舞台上講的全都是大話。」
 
「真是的,新陳代謝,你竟然騙奈奈呢。」
 


「沒辦法,當時情況危急嘛。」
 
「雖然不知道你說甚麼情況危急,但你騙誰都可以,就是不可以騙她啦,因為她的少女心很容易碎掉的。」
 
「所以這件事只能天知、地知、妳知、我知,其他人都不能夠知道的啊。」
 
……………………………………………
 
……………………………………………
 
整個中央控制室頓時安靜下來,四周都沒有半點聲音,因為所有螢光幕已經被我用拳頭打爆了。
 
沒有說話,沒有一句說話,沒有任何的說話,因為我已經沒有甚麼說話可以說。
 
死刑!!!!!!!!!!!!!!!!
 
太棒了!太棒了!我可以把新陳親手殺死了!這個機會真是千載難逢耶!
 
哈哈哈哈哈哈哈!!!!深藏在我心靈最裡邊的魔鬼,又可以再次出來了啊!!!!!
 
殺!現在是殺戮的時候!殺!
 
不對,讓這個欺騙我的賤男就這樣死去,這絕對是對他的寬恕,是便宜了他。
 
竟然在當時為了逃生而欺騙少女,這樣的事已經是無法原諒,而且這賤男還欺騙我的感情,讓我的少女心靈受到嚴重的創傷。
 
這樣實在是罪不至死,因為死對他來說實在是太最想要的事了,我怎可以讓他死呢?
 
地獄對他來說是太舒服了,這種地方不完全適合他,我得要幫這賤男找個更適的地方,好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對了!對了!就用這個方法,就用這個方法!
 
女生受到了這樣的「傷受」都會打算尋死以換來解脫,更何況是男人這種愛面子的生物?
 
為了針對這賤男的行動,我會讓「傷害力」加倍,這裡是動物園,就用這天時地利來實行我的計劃。
 
哼嗯嗯!新陳,你得要為你自己的所作所為付上代價啊。
 
依照我的計劃,我準備好了「那個東西」以及其他會用上的道具,以及最主要用來對付新陳的「東西」。
 
順帶一提,為了配合行動,我之前穿的魔術師服裝已經換了下來,我現在穿的是動物園導遊服裝,很像個職業女性。
 
然後,我來到了新陳和深雪所在的位置。
 
眼前的新陳,好像感覺到有些事正在向不對勁的方向發生,因此而拼命地向前跑,像是要逃命似的。
 
但是他絕對走不出我的五指山,做完壞事欺騙完少女就想要逃走嗎?我絕不會放你逃的啊。
 
我快速跟上新陳的奔跑步伐,而且距離也漸漸的拉近。
 
「喂!等等啦!你這樣拉住人家走,人家都看不到動物啦!」
 
與賤男同行的深雪,用力甩開了賤男的手,然後停在原地,像四周可見的獅子和老虎一樣張大嘴巴向賤男吼叫。
 
「由剛才開始,你這笨蛋就一直跑呀跑呀的,你是在逃避甚麼了嗎?」
 
「別再講了,深雪學姊,我們快走吧。」
 
「不,人家腳累了,走不動囉。」
 
「累甚麼累啊!?妳的樣子看起來非常有精神,怎會是覺得累。」
 
「人家要好好觀看這裡的動物啦。」
 
「看甚麼動物呀!?這裡的動物還只不過是那些非洲的動物罷了,又不是會飛天,沒甚麼好看。」
 
「新陳代謝別任性行不行?」
 
深雪一定也是被這個賤男欺騙,所以才會跟他在一樣,不可能會因為其他理由而成為了這賤男的女朋友。
 
這次不單單為了我自己,也是為了深雪,為了其他有可能會賤男欺騙感情的可愛少女所展開的行動。
 
多得了深雪,新陳現在是完全停下了步伐來,這樣的話我就可以輕易的走近他的身邊。
 
踏!踏!踏!踏!踏!踏!
 
踏!踏!踏!踏!踏!踏!
 
搭!
 
「鳴咿!」
 
我的手搭住了賤男的肩頭,心知有些事正不妙的他,心中的鬼讓他嚇得驚叫起來。
 
接着,賤男不管自己有沒有背對了乘數表的立即跪地求饒,超大聲的叫喊着「嗚咿!求你放過我呀!」的說話。
 
呵呵,只是這樣做就已經把賤男嚇個半死,他還真的有夠可憐,接下來的事絕對會把他嚇死吧?
 
不行啊,要是你死了的話,我就會很困擾,因為那樣的話我就不可以折磨你了。
 
咳嗯,為了讓賤男減少對我的提防,現在得換一下心情。
 
我用力的深呼吸了一下,然後以很普通不過的心情,跟新陳說話:
 
「新陳,你在做甚麼了啊?」
 
「原來是妳啊,奈奈。」
 
「你又記錯我的名字了,我是奈奈子,不是又可愛又溫柔的奈奈啊。」
 
「啊,對耶,我又把妳跟奈奈弄搞了,妳們的名字太相像了。」
 
真是笨蛋,到現在還不知道我的真正身份,不過即使你知不知道,都已經沒差了。
 
「奈奈子找人家們有事嗎?」
 
可憐的少女,被賤男騙感情了都不知道,還高高興興的他在一樣,深雪,妳放心吧,身為妳的朋友,我不可能看着妳受到傷害的。
 
「兩位是動物園的特別嘉,所以主管要我來好好的照顧你。」
 
我望着新陳,以平靜的語氣來跟他講話,因為大風暴來襲之前,都是很平靜的呢。
 
讓我來好好照顧你吧,賤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