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話講完了後,露了一個笑容,然後就從自己的身後取出了兩支樽裝水。
 
這是為了對付賤男而準備的東西,其實只需要一支樽裝水就可以了,但如果只是把樽裝水交給賤男而又沒給深雪,那麼賤男便會對我起疑心。
 
為了確保我的計劃能完美地實行,所以我才準備了多一支樽裝水,用來掩人耳目。
 
現在手上有兩支樽裝水,為了讓我能分辦出到底那一支是用來對付賤男的,我稍微在樽上邊做了一點手腳。
 
用來對付賤男的那一支,我寫上了一組化學式,這是用來提示自己這支就是用來對付賤男的。
 


「身為動物園導遊的我,想要服務兩位,來,這是小小的心意。」
 
確認過自己手頭上的樽裝水後,我就遞到賤男和深雪面前,把樽裝水交給她們兩個。
 
雖然現在不是夏天,而是初秋,但也有一定的熱度,而且他們都一直跑來跑去,流了不小汗。
 
所以,看我遞了支水出來,深雪便毫不客氣地收下,並嗗嚕嗗嚕的飲下去。
 
深雪收下了那支普通到極的樽裝水,這樣就能讓賤男對我的疑心減少,現在只要把我特別準備好的那支水交給賤男就可以了。
 


「來,新陳,這是為.你.特.別.準.備的啊。」
 
我強行擠出笑容,並把「特別準備」這四個字分開來講,好讓賤男能夠明白到我的心意。
 
這一支水裡,包含着我不滿的憤怒,包含着受傷了的少女之心的悲傷,包含住被欺騙了感情的憎恨,也包含住對不忠賤男的死刑懲罰!
 
「新陳,請好好享用吧!」
 
在這句說話的響起的一刻,我立即先下手為強,把樽裝水的蓋子扭開,蓋子被打開的一刻「咔」馬上響起。
 


下一刻,我快速揮動水樽,把裡邊的水潑向新陳,就朝他的身體潑過去。
 
但是身經百戰的他,馬上就留意到我的動作,並即時作出反應,向旁邊一跳,迴避過我的攻擊。
 
可是,他以為我的攻擊就這樣完結嗎?不會,我的攻擊才沒有這麼簡單就完啊!
 
我立即重整好姿態,然後再一次鎖定賤男,準備這一次把水潑在他的身上。
 
這一次!這一次!不會再失手!
 
一個揮動,樽裝水裡的液體如同倒水般撥向賤男,他這次來不及迴避了!
 
呵呵!新陳,你就乖乖的接受死刑吧!
 
「嗚哇!」


 
正當我以為樽裝水裡的液體終於能夠潑在賤男的身上時,深雪的慘叫聲突然傳到我的耳邊去。
 
這一刻我才發現,這個賤男竟然抱起了深雪,讓深雪成為他的擋箭牌,這真是超級賤男的行為呀!
 
竟然讓女朋友為自己擋下攻擊,你這傢伙還是個男人來的嗎?
 
「新!陳!代!謝!」
 
被賤男抱住的深雪變得非常火大,她的怒火燒得正旺,甚至外洩出來,都快要把賤男的手燒傷了。
 
「你!這!個!白!痴!」
 
「嗚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當會心一攻擊加上致命一擊混成一體去攻擊的話,相信就是現在我看到的情況,深雪竟然瞄準了賤男男性重要部位來狠狠踢了一大腳。
 
受到了這一下爆擊,賤男發出了海豚音的慘叫,更像一條蠕蟲的一樣蠕動,倒在地上發出呻吟的聲音,他現在的樣子有夠難看耶!
 
其實我應該早就想到這個方法,朝新陳的男性重要部份當作龍門開球的大踢一腳,讓他嘗試一下欺騙少女感情的後果。
 
不過,現在不是我也來參一腳的時候……那是因為,那支特別為新陳準備的水,潑在了深雪的身上。
 
這一刻,四周的動物都發出了雄叫的聲音,動物的雄叫聲,把所有遊客都一一嚇走。
 
這些雄性的動物會發出雄叫聲的原因,就是因為那支樽裝水裡邊的液體。
 
樽裝水裡邊看似是水的液體,其實並不完全是水,而是加入了用來幫助面臨絕種動物繁殖後代的藥物,也即是催情劑。
 
這藥性會讓雄情的動物馬上進入發情狀態,只要是雄性無論是何種動物都會進入發情狀態。


 
化學式的全寫就是H2O9,那是不得了的催情劑啊!
 
本來打算用來對付賤男,讓他與與各重動物留下一個美好又激烈的回憶。
 
但是現在出現了突發狀況,H2O9被潑在深雪的身上,這樣下去的話,深雪她就會…………
 
咚隆!
 
我眼前這一個情況嚇得心都亂,不知道如何是好,現在真是搞出了個大頭佛。
 
如果因為我的行為,如果因為我的愚蠢,如果因為我,深雪她……………
 
一想到這裡,我害怕得連手上拿着的水樽也無力去握住,整支水就掉在地上去。
 


自己的手因為害怕了而掩住了自己的嘴,就連身體也顫抖着,我是完全不禁相信眼前的一切。
 
掉在地上面的那支樽裝水,本來把「H2O●」的「●」貼住的黑色貼紙也同時掉落,把「●」的字顯示出來,映入了新陳的眼中。
 
倒在地上因為痛楚而蠕動的新陳,在看到了那支H2O9後,大為震驚,好像連自己的重要部位受到了爆擊都忘記了。
 
從新陳現在的表情看來,他也知道H2O9到底是用來做甚麼的。
 
碰咚!
 
就在我和新陳都臉色發青的時候,某個動物牢子的鐵支散在地面上,一隻發情中的老虎把牢子撞破,從那裡走出了來。
 
看到老虎從牢子走出了來,所有遊客都雞飛狗走,成為了老虎目標的深雪被嚇得跌倒在地上。
 
這下糟糕了,再這樣下去,深雪她就會………
 
我竟然因為自己的事,而讓自己的朋友受到這樣的事情…我真是…我真是…我真是……
 
深雪她雖然脫離了小女孩的年紀,但是她的心智還是一個小女孩,讓一個小女孩遇上這樣的事情…我…我…我…
 
不可以…不可以…我不可以讓這種事情發生。
 
我用力地搖了搖頭,好讓我自己從慌亂中回復了神智,而我那右側綁的頭髮,也因為我的搖頭而擺動。
 
「吼!!!!!」
 
發情的老虎發出了咆哮的聲音,然後向深雪學姊的絕對領域衝過去,牠像是在說「我不容氣了!」的一樣。
 
而這一刻,我也立即轉身離去,離開此地。
 
我這樣做不是要棄我的朋友不顧,而是我要去中央控制室那邊尋找援兵,既然叫得作中央控制室,那麼應該有類似緊急時候用的通報器,應該可以找到人來幫忙。
 
「吼!!!!!!」  (甜心!我來了!)
 
「噠咩~~~~!!!!」
 
「吼!!!!!!!」
 
新陳強忍住下體的劇痛,擋住深雪的面前,為了保護她而跟老虎一戰。
 
很好,這樣的話,新陳便可以當一下肉盾,為我爭取一點點的時間去尋找援兵。
 
戰鬥的聲音響起,新陳與老虎開始展開了戰鬥,而我也快步向着中央控制室奔跑過去。
 
連跑帶跳的我,以超快速的跑到中央控制室,在我推開了中央控制室的門後,竟然遇到了原本看守這裡的警衛,就是那個除褲子的爸爸。
 
「妳…妳是誰!這裡不是閒雜人可以進來的。」
 
他想要阻止我進來,並來把我趕走,但為了我的朋友,我是不能走的。
 
「拜託你,我的朋友有危險,動物園的老虎發狂衝出來了啊!新陳正在與老虎戰鬥啊!」
 
這位爸爸以為我我是開玩笑,並對我投了一下「妳真無聊」的眼神,要是中央控制室裡的螢光幕沒有被我全打爆了的話,我就可以證明我不是在開玩笑。
 
「走吧,我很忙,沒時間跟妳玩……真是的,到底是那個人把螢光幕打破呀?」
 
這位爸爸一手把我推開,然後很煩躁地摸着自己的後腦杓,並在抱怨,他現在是完全不理我啊。
 
沒辦法,雖然我一個好女生,但面對這個情況我也只能用這一招。
 
「我知道你和你兒子的秘密!」
 
就這一句,這位爸爸被嚇得停下了所有的動作,他無視掉我的眼睛,再一次望回我。
 
「你在工作時間,和你的兒子,在後邊的樹林那邊…那個…呀撕甚麼的…」
 
這樣講話還真的叫我感到不好意思,自己的臉頰都泛紅了起來。
 
「如果…如果…你不去幫我的朋友,我就把你的秘密公開,然後你就得被開除,你和你的兒子也可能會被無數的人以奇怪的眼光看待啊!」
 
雖然我自己沒有對同性戀有甚麼偏見,因為這都是愛的一種,但為了威脅這位爸爸,我只好這麼做。
 
啞口無言,這位爸爸的秘密完全被我揭開,他現在是被我威脅住了。
 
「我幫妳救妳的朋友,但妳也得保守秘密,這是交換條件。」
 
他處於下風還想要交換條件?不過,我只是想要救深雪,而且本來也沒打算用這件事來威脅他,所以交換就交換吧!
 
我點頭了頭,然後我們的交易就成立,接着我就馬上告訴他知道深雪的位置。
 
這位爸爸拿了支槍,然後帶上了些子彈,接着就出門去救人了。
 
我跟着這位爸爸一同回到現場,但我沒有光明正大地出現,只是躲在一旁看着事情的發展。
 
經過了一連串的戰鬥,深雪成功脫險了,幸好這位爸爸有來支援,老虎才沒有成功得手,這真的是太好了呢。
 
「呼……」
 
我輕輕的呼出了一口氣,一瞬間整個人放鬆了下來,身子放鬆了不少。
 
咇!
 
正當我以為這一切會因此而落幕時,突然四周發出了「咇」的一聲,同時,所有動物的牢子都被打開。
 
受到了H2O9的影響,所有動物都向深雪那邊衝過去,想要做不好的事情。
 
新陳為了保護深雪,立即抱緊了她,並從那位爸爸的手上接過了槍械,為了保護深雪而須一班動物展開了激戰。
 
在激戰的途中,新陳非常勇敢的面對各種動物,但一手抱住深雪一邊戰鬥,對他來說是非常不順手。
 
因此,在經過一段時間之後,他讓深雪留在一個他認為是安全的地方,然後再次去戰鬥。
 
而就在新陳與動物戰鬥的時候,我看到有四個奇怪的大叔突然走近深雪的身邊,並一手把她抱住,想要帶走她。
 
我不是以貌取人,但是這四位大叔看起來都不像是好人,看起來就像是危險的動物,是應該要被放到危險動物管理區之中的。
 
為了深雪,我要上前阻止這四位怪叔叔,但就在這時候-------
 
「吼………」
 
-------那隻之前襲擊深雪的老虎突然出現在我的身旁不遠處。
 
牠剛才不是中了槍而動不了的嗎?怎麼又突然出現在這裡,而且牠怎樣是用色迷迷的眼神望着我。
 
「吼………」 (這一集我也有份出場…我好想要女生啊…好想要…)
 
老虎慢慢的走近我,而我因為害怕而後退着,就在這刻,深雪已經被四個怪叔叔帶到不知何處了。
 
「吼………」 (小妹…妳身上有H2O9的氣味…啊…啊…我好想要妳…)
 
我竟然會明白到老虎想要表達甚麼,現在到底是怎樣了?
 
這時我才留意到,自己的衣服竟然有些地方濕掉,應該是潑出H2O9的時候反濺到自己的衣服上吧。
 
「呃!!!!怎麼會這樣啊!!!」
 
「吼!!!!」 (小妹…我來了…麻醉了後我也可以很威威的啊!)
 
「別過來呀!!!!!!」
 
「吼!!!!!」 (哇哈哈……盡量喊啦…喊破喉嚨都沒人理妳啦!)
 
「新陳,救我呀!!!!!!」
 
「吼…!!」 (不要跑啊…奈奈子!!)
 
「我不是奈奈子啦,我是奈奈啦!不要追着我跑啦!」
 
現在到底是怎樣了!?這真是瘋狂到連人…不,連青蛙都「GAP」一聲的世界呀!!!!!
 
「吼!!!!!」
 
「嗚哇…新陳救我呀!!!!!」
 
 
 
 
 
<<青蛙“GAP”一聲 --- 第八聲:這是OVF!!>>.未完待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