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今天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最適合就是一定大小一同外出旅行。
 
右邊的鄰居,左邊的鄰居,對面的鄰居,全家人都去了郊區旅行,上鎖了的門和熄掉的燈,就是外出的最佳證明。
 
今天真是一個好日子,真的真的是一個離家外出去玩的日子,絕對是。
 
但是,這裡就有一個小女孩沒辦法在這個好日子跟家人離家去玩。
 
「我們出門去上班了啊。」
 


「一路好走,爸爸,媽媽。」
 
一位小女孩正在玄關送別自己的養父養母。
 
小女孩有着金黃色的頭髮,並以一個像是盒子的髮圈綁了兩邊雙馬尾,把小女孩的天真和可愛表現出來。
 
天藍色的眼睛,正好顯示出她並非本地的女孩,而是在國外出生的女孩。
 
雖然現在是初秋左右,有些許涼意,不過小女孩依然是穿着她最喜歡的以背心式連身裙子。
 


她雙手帶着的手環,在平常人眼中只不過是件裝飾品,但是,這對手環其實是可以放出類似AT力場的保護罩的東西。
 
正可能是因為這位小女孩有這對手環的原因,加上她本身就是一個乖乖的女孩,所以她的養父養母都放心留她在家。
 
「謝西嘉會乖乖的看家啊!」
 
謝西嘉,這位小女孩的名就是謝西嘉,不過這並不是她原本的名字,但過去的名字,誰又會在意呢?
 
聽到自己的養女帶着甜甜的笑容講出這一句話,養父和養母都安心地去上班了。
 


「新陳。」
 
「嗯?」
 
「你記得好幾年前的明天是甚麼日子嗎?」
 
「會是甚麼日子?」
 
「呵呵,不記得就好囉,甚麼動物園跟蹤的忘記掉就對了。」
 
「啊,我記得了,當時妳還搞出了好多麻煩呢。」
 
養父養母的閒聊聲在門外邊傳來,而隨着門的關上以及步行遠去,他們的對話聲消失在謝西嘉的耳中。
 
謝西嘉望着關上了的門,以及那只剩下自己的玄關,不禁微微低下了頭,發出了「唉」的一聲。


 
明明剛才全家待在同一個地方,現在卻自剩下自己一個,只有十三歲的小女孩,當然會覺得無奈或者不開心吧?
 
嘆了口氣後,謝西嘉就走到客廳,做現在唯一可以做的事,那就是看電視。
 
家中只有自己一個人,即使是躺在沙發上,佔據了全部坐位,甚至直接躺在地上,也不會被任何人責罵。
 
面對這樣的事情,謝西嘉她真的寧願上學,但她的學校在放長假,所以她根本上不了學。
 
而且謝西嘉讀的學校也是相當的特別,她所讀的學校是過去的學校,是的,是一間過去的學校,不是一間已經拆卸了的學校,而是在過去的時空的學校。
 
科技發達,要穿越時空並不是甚麼夢想之事,不過要穿越時空,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去做的事呢。
 
總之,謝西嘉現在就是因為學校放假而留在家做着無聊得很的事。
 


一直看電視,一直看電視,一直看電視,終於好不容易來到了下午三時。
 
嘟嘟!嘟嘟!嘟嘟!
 
就在謝西嘉因為電視節目無聊到不小心睡着時,響亮的電話聲把謝西嘉由午睡中叫醒。
 
接着,謝西嘉走到電話的旁邊,然後接聽了電話。
 
「喂,謝西嘉是謝西嘉。」
 
謝西嘉通常都會把「我」這一個字,以自己的名字代替掉,這是她的習慣。
 
「喂,謝西嘉,我是爸爸呀。」
 
「啊!是爸爸耶!爸爸有想謝西嘉嗎?謝西嘉超想爸爸耶!」


 
謝西嘉可以說是一個「父控」,對爸爸有着深厚的感情,面對這樣的女兒,她的爸爸也拿她沒辦法。
 
「對不起呢,謝西嘉,今天爸爸和媽媽都回不了家,對不起呢。」
 
「嚯呃?怎會的……爸爸幾時才可以回來啊?」
 
「應該後天的早上才可以回家。」
 
「這樣啊………那…爸爸工作要加油。」
 
「爸爸的桌面抽屜有留錢,拿去叫外賣吧。」
 
「嗯。」
 


「好啦,爸爸和媽媽要工作了,謝西嘉要乖呀,拜拜。」
 
「拜拜爸爸。」
 
在一個本應該與家人一同外出去遊玩的日子,家人因為工作而無法一起去,甚至因為工作而要後天早上才可以見面,謝西嘉又一次發出了一聲「唉」。
 
謝西嘉雖然並不想要這樣的事情發生,她想要家人陪伴在她身邊,但她也知道工作的重要,所以也沒有耍任性。
 
電視節目已經看到悶,所以謝西嘉現在決定去做另一件可以做的事,那就是去找她爸爸口中的飯錢。
 
雖然這是很快就做完的事,但也是除了看電視之外可以做的事。
 
於是,謝西嘉就走到爸爸的房間,開始尋找着飯錢。
 
記得爸爸說是在桌子抽屜裡有放錢,而那個桌子抽屜是顯而易見,謝西嘉馬上就找到了。
 
打開了抽屜之後,好幾張紙幣就映入謝西嘉的眼前,這些錢當然就是爸爸所說的飯錢。
 
謝西嘉拿起來數了數,這裡的錢數目不少,就算這幾天都吃自助餐都沒問題,不過自助餐沒有做外賣,所以就算可以吃也吃不了。
 
「嗯……今天吃甚麼好呢?」
 
謝西嘉拿着錢搖來搖去,並一邊丕着頭一邊思考着到底今天應該叫甚麼外賣。
 
應該叫漢堡包快餐外賣,還是叫壽司外賣,還是叫個比較健康的外賣食品呢?
 
「哇!」
 
就在謝西嘉思考着應該叫個怎樣的外賣時,她一時失手沒捉緊搖來搖去的錢。
 
因為她的失手,所有拿在手的錢都飛散到地上,要是場景換在行人大街上,這些錢肯定會被撿走。
 
被突然的失手嚇得叫出聲音之後,謝西嘉便慌忙地把散落在地上的錢一一撿起。
 
「哎唷?」
 
這時候,謝西嘉發現了有兩張奇怪的紙幣混進了散落在地上的紙幣裡。
 
謝西嘉第一時間就把這兩張與別不同的紙幣撿起,並觀察了一下。
 
這兩張與別不同的紙幣,與其說是與別不同,倒不如說根本就不是紙幣。
 
「時代通行票??」
 
謝西嘉讀出了撿到的「紙幣」上印着的字,並照着文字讀出了來。
 
是的,謝西嘉撿到的並不是紙幣而是通行票,是各時代的通行票,而且是來回票。
 
在這個時代,時光機已經是古老的東西,在這個時代要穿越時光,是靠着這些時代通行票。
 
只要買了這些票,去到指定的列車站,憑票乘車,就能在去到不同的過去年代。
 
即使一架列車裡有不同的人乘坐,但也可以準確把乘客送去指定的過去年代。
 
一架列車可以同時服務不同的乘客,這可以說是現代科技中最神奇的事。
 
另外,在過去的時代要回要本身的時代,就只需要把回程票撕掉,就可以回到本身的時代。
 
當然,能夠得到這些服務,這些票不可能是一般人買得到。
 
這兩張票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就證明了謝西嘉的爸爸並不是等閒之人。
 
雖然這是在她爸爸的櫃子裡找到,但她爸爸應該是不記得有兩張票在櫃子裡,甚至不知道那兩張票夾在那些飯錢之中。
 
這是爸爸的東西,而不是謝西嘉的東西,身為乖乖女的謝西嘉當然會乖乖給回爸爸。
 
但是,在謝西嘉想要把票放回去抽屜的時候,她的手突然停了下來。
 
那是因為,她心中有一個想法,是一個壞壞的想法。
 
她爸爸不記得有這兩張票的存在,即使放回去抽屜裡,她爸爸依然不會記得有這兩票的存在。
 
換句話說,即使謝西嘉怎樣做都好,她爸爸都不會記得有這兩張票的存在。
 
既然是這樣的話,為什麼自己不用掉這兩張票呢?反正爸爸都不會知道。
 
爸爸不能夠陪伴自己外出去玩,甚至要幾天後才可以見面,這對謝西嘉來說可以說很不開心的事。
 
但是如果用了這兩張票的話,就可以回到過去找過的的年輕爸爸陪伴自己,與自己一起玩。
 
能夠跟爸爸待在一起,這是謝西嘉最開心的事,不論是過去還是現在。
 
所以,能夠在爸爸不知道的情況之下,回到過去跟過去的年輕爸爸一起玩,這可以說是一個大好機會啊!
 
「嗯嗯!!」
 
謝西嘉點了點頭,然後把這兩張票收起,下定決心要回到過去找過去的年輕爸爸一起玩。
 
她的學校是過去的學校,回到過去的時代已經不是特別的事,即使沒有父母陪同也沒同問題,再說她的父母現在都行不開啦。
 
下定好決心之後,謝西嘉就快速把地面上散落的紙幣收拾好,並放回完處。
 
然後,就稍微整理一下因為午睡而睡亂了的頭髮,接着就準備出發。
 
「嘻嘻,爸爸,謝西嘉要來囉!」
 
從家中走出的謝西嘉,確認了鎖好了門窗,以及確定拿那兩張票。
 
接着,她說了句話後,就帶着開心和充滿期待的笑容走過列車站。
 
這猶如之前發生的任何不開心的事都沒發生過的一樣,小女孩要忘記一些不開心的事真的比成年人要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