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
 
在沒有人看到的地方,一道次元空間出現,並發出了滋滋的聲音,接着,光芒出現。
 
在光芒綻放過後,謝西嘉便出現在這裡,然後次元空間便消失,謝西嘉非常成功的穿過了時空通道,回到了過去的時空。
 
對於穿越時空的理論,謝西嘉是完全不明白,但她知道只要拿出票就可以穿越時空回到過去,所以時空理論對一個知道拿票就可以穿越時空的小女孩來說,只是一堆廢話。
 
謝西嘉確認一下附近的景物,在這裡能遠處有着低層的屋子,而在近處可以看到有噴水池和花草樹木,現在身處的地方應該是公園裡吧。
 


憑着小時候曾經到過爸爸的舊居的記憶,再加上一些少女的直覺,謝西嘉便開始尋找着她爸爸的居所。
 
首先是穿過公園,然後是直走一段路,走到尾然後轉彎,第一間屋的最高層就是爸爸住的地方。
 
雖然是過去,但是地形卻沒有任何改變,路線的走法都是一樣,這真的非常走運。
 
只是謝西嘉第一次去爸爸的舊居時,四周的屋子更漂亮更高,與現在看到的全然不同。
 
跟着記憶前行,謝西嘉走了一段路之後,就來到了爸爸的住所門前。
 


一想到只要按下門鐘就可以跟爸爸見面,謝西嘉的心都小鹿亂撞,興奮不已了。
 
事不宜遲,謝西嘉馬上舉起手按下了門鐘,然後從住所門的後邊傳來了門鐘響起的聲音。
 
這一刻,謝西嘉臉帶甜甜的笑容,她在想等等爸爸看到自己出現在眼前的時候,到底會有怎樣的反應呢。
 
謝西嘉早就已好過去的爸爸見過了臉,所以已經不能以未來女兒的身份來給爸爸驚喜。
 
而且謝西嘉就讀的學校,也是她爸爸就讀的學校,所以經常見面,大家都見慣見熟了。
 


但是,在學校休假的時候,謝西嘉跟爸爸說會回到未來去,但現在又在這裡出現,不知道會不會為爸爸帶來驚喜呢?
 
咔嚓!
 
門柄被轉動的聲音響起,而大門也漸漸打開,謝西嘉終於能夠跟爸爸見面了啊!
 
「爸爸!!」
 
謝西嘉十分相信打開門的就是她爸爸,她連高興得合上了並向上彎的眼睛都還未睜開,就帶着開心不已的聲音叫喊出「爸爸」二字。
 
「呃…小妹妹…妳在找誰呢?」
 
但是,事情跟謝西嘉所預計的大有出入,打開了門並出現在自己眼前的,竟然是一個姨姨。
 
這一刻,謝西嘉發出了吃驚的一聲「嚯呃」,並一臉不解的丕了丕頭。


 
為什麼出現在眼前的並不是爸爸?是不是自己找錯了屋子呢?但是自己是跟着記憶中的路線來走,應該錯不了吧?
 
於是,謝西嘉便打算確認一下自己到底有沒有走錯路找錯屋子。
 
「那個…謝西嘉問,謝新陳是不是住這裡啊?」
 
新陳是謝西嘉的爸爸,嚴格來說是養父,以目前的時空來計算,他應該是位二十歲左右的少年。
 
聽到謝西嘉這麼一問,這位姨姨便一臉「哎喲,真是的」,好像有點不好意思。
 
「竟然有兩個女孩子來找我家的兒子,難道我家的兒子是這麼受小女孩歡迎?雖然受小女孩歡迎是好,但我很擔心我家兒子會變蘿莉控耶。」
 
那位姨姨一臉苦惱地托住下巴,並站在謝西嘉的眼前自說自話,好像忘記謝西嘉的存在。
 


這位姨姨竟然稱新陳為「我家兒子」,謝西嘉馬上就知道自己沒有找錯地方,而且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正是她的嫲嫲。
 
「啊!嫲嫲妳好,謝西嘉是謝西嘉啊!」
 
謝西嘉還是第一次見到自己的嫲嫲是這麼年輕,因為現在是過去的時空,所以年長的人會變得年輕是正常的事。
 
看到自己的嫲嫲,謝西嘉感到非常的開心,但是她的嫲嫲卻是一臉奇怪和不解。
 
謝西嘉的嫲嫲是過去時空的人,而在這個過去時空,謝西嘉可能都還未生於世上,而且謝西嘉的嫲嫲也不知道謝西嘉是自己兒子未來的女兒。
 
試想想,突然某一天有個小孩子按自己門鐘,然後叫自己作爺爺或者嫲嫲,自己都會在想「這個小孩子是傻了嗎?」。
 
就跟正常人一樣的謝西嘉嫲嫲,當然馬上就出現了不解和困擾的表情。
 
「小妹妹,我想妳認錯人啦,我不是妳嫲嫲呢。」


 
謝西嘉知道要解釋的話,就會花上超長的時間,所以她也懶得去解釋,先把關於嫲嫲的事情放到一邊。
 
「謝西嘉是想找爸爸去玩…哎…是新陳爸爸才對耶。」
 
「這個啊,雖然我不知道我的兒子怎麼會被稱作爸爸,但我想我幫不到妳了。」
 
「嚯呃?」
 
「因為新陳他啊,剛剛跟個小女孩上街去了。」
 
打擊,一下會心的打擊,謝西嘉聽到爸爸跟別過小女孩上街去了玩,震驚得張大了嘴巴。
 
到底是誰?到底是誰?到底是那個女人拐帶了爸爸!?
 


謝西嘉心裡感到很不舒服,她很想把這個女人揪出來,把她當作引誘爸爸的狐狸精一樣揪出來。
 
「那個小女孩還真有夠可愛呢,昨天晚上就來找新陳他,還一起睡覺,他們真像是父女呢,呵呵。」
 
打擊!又是一下會心打擊,這次的打擊實在太大,害謝西嘉都震驚得退後了好幾步,還差點跌倒。
 
那個狐狸精竟然色誘爸爸,強迫爸爸與她一起睡,這件事讓謝西嘉受到了大打擊。
 
而更大的打擊是,自己的嫲嫲竟然覺得比起自己,那個狐狸精竟然與爸爸更像父女,對於本身就是名正言順的女兒謝西嘉來說,沒甚麼比這個更受打擊。
 
「小妹妹,妳沒事吧,姨姨給你糖不要哭啊。」
 
「謝西嘉沒事…嗚嗚嗚…」
 
謝西嘉因為太受打擊,所以都一臉快哭出來的臉了。
 
「總而言之,我家兒子新陳現在是跟那小可愛外出去玩了,如果小妹妹你有事找他的話,請晚點再來吧。」
 
「嚯呃?嫲嫲不打算讓謝西嘉進去裡邊等嗎?」
 
「我很年輕啊,別叫我嫲嫲好嗎?另外,我怎能夠給一個陌生的小女孩進家呢?」
 
說到這裡,謝西嘉的嫲嫲便慢慢地關上門,完全是不打算讓謝西嘉進去室內等她的爸爸。
 
其實真的不能怪這位嫲嫲,因為她根本不知道謝西嘉是她的孫女,而且謝西嘉自己也沒有講關於自己是她的孫女的事。
 
不過,就算謝西嘉表明了身份,但相信這位女士也不會相信,只會覺得謝西嘉只是認錯人,甚至是另有目的。
 
「嗚哇…不要啦,等一下啊,嫲嫲。」
 
謝西嘉想要叫停嫲嫲,並開始想要表明身份,但已經太遲了,她的嫲嫲把門完全關上,拒絕謝西嘉進入屋內。
 
咚!
 
門被關上的聲音響起,大門毫不留情地關上了,就只剩謝西嘉一個人在屋外邊。
 
謝西嘉想要按門鐘再次叫嫲嫲出來,但是她知道,如果這樣做的話,只會惹嫲嫲生氣,說不好立即就被掃把趕走。
 
「唉~」
 
第三次,今天是第三次嘆氣,嚴格來說應該不算是今天,因為現在是身處過去的年代了。
 
面對眼前的事實,謝西嘉想要馬上把回程票撕掉,好讓自己現在就馬上回到原本時代的家中,繼續看無聊的電視。
 
但是她覺得,自己都來到了這裡,如果就這樣離開,要是爸爸等等就回來的話,現在走了的話不就是無法見到爸爸了嗎?
 
所以,謝西嘉決定還是先不要離開這個時代,免得等等見不到爸爸。
 
但是,要待在門口一直等嗎?如果待在門口一直等的話,說不好會令嫲嫲生氣,畢竟誰都不喜歡一個陌生在自己家門口等人吧。
 
如果是去附近的餐廳等時間過呢?不行,沒有一間餐廳會歡迎不飲不食只是純坐的人,更何況現在的時間應該是午飯時間呢。
 
「既然是這樣的話,就去公園等吧。」
 
公園,那是一個公共地方,都是休閒和殺時間的好去處,因此,謝西嘉決定去公園等爸爸回家。
 
只要能與爸爸見面一起玩,就算要等一兩個小時都是值得的呢。
 
決定好了後,謝西嘉就向着公園前往,這個公園當然就是剛剛到達這個時代時的那個公園。
 
來到了公園之後,謝西嘉就坐在水池旁邊,然後一邊哼着自創的小曲,一邊踢着腳來等時間過去。
 
然後是過了三十分鐘之後。
 
「救命啊~好悶啊!」
 
謝西嘉已經整個人悶得發瘋,本來隨着自創的小曲的節奏來踢的腳,已經是瘋狂似的亂踢了。
 
「啊~好悶好悶好悶好悶好悶好悶好悶!」
 
只不過是過了三十分鐘,謝西嘉已經變成了這個樣子了,這是忍耐力超低的證明?
 
畢竟謝西嘉還是一個小女孩,能夠忍耐到三十分鐘的無聊時間,已經算是很好了。
 
現在真是無事可做,比起在家中看那無聊的電視節目還要無聊。
 
「好悶好悶好悶好悶好悶好悶好悶好悶啊!」
 
為了發洩心中的悶意,謝西嘉把手伸到池水裡去,猛撥弄着水。
 
越是無聊就越是撥水,越是撥水就越是是覺得無聊,謝西嘉開始覺得撥水已經無聊了。
 
「爸爸你在那啊????」
 
悶到發慌了的謝西嘉,用了好大的氣力來拍打水面,一瞬間水花都飛濺到自己的臉上去了。
 
水濺到臉上,在謝西嘉的臉上慢慢落下,感覺像是代替了謝西嘉不開心時會流出的眼淚。
 
謝西嘉輕輕的把飛濺到臉上的水,像是把眼淚抹掉,雖然她其實並沒有哭就是了。
 
當臉上的水被手輕輕的擦走後,謝西嘉便睜開眼睛,而在這個時候她看見了一個奇怪的景象倒映在水池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