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池面上不單單是倒映着謝西嘉那吃震的臉孔,另外還倒映出兩隻白兔,就出現在謝西嘉的左右兩邊。
 
水中倒映出白兔,本來不是甚麼出奇到會令謝西嘉吃驚的事,但如果這兩隻白兔是跟人有點相像的話,那就值得吃驚了。
 
雖然說是有點像人,但又不盡相似,硬是要形容的話,兩隻白免看起來比較像是娃娃的一樣。
 
突出來的圓亮眼睛裡有着藍色的眼珠,跟一般人認識的白兔好不同,一般人認識的白兔都是紅眼睛的。
 
白色的大耳,高高的指向天空,看起來軟綿綿的,令人很想要摸一摸。
 


在頭部的下方,有着一個亞洲人皮膚色的圓印,而那個位置應該是嘴巴的位置。
 
這兩隻白兔就跟一般人認識的白兔完全不一樣,但說牠們不是白兔,但又不對呢。
 
而最跟白兔不一樣的是,這兩隻白兔是用雙腳來站立,就跟人類站立時一模一樣。
 
那不是小狗般短時間的站立,而是仿佛天生就會站立的一樣,是一種本能,如同我們人類會懂得站立
的一樣。
 
站立的情況,就跟喜愛夢遊的那位愛麗斯所見到的白兔一樣。


 
兩隻白兔正好奇地望着謝西嘉剛才猛撥的水面,非常好奇地望着裡,就好像想要窺探謝西嘉為什麼要撥水似的。
 
看到這樣的兩隻白兔,不要說是謝西嘉,就連一般人都會感到吃驚。
 
謝西嘉以為自己在發夢,如果是發夢的話,會夢到有兩隻這樣的白兔實在是不出奇。
 
為了讓自己清醒過來,謝西嘉猛地搖頭,但是這根本沒用,因為謝西嘉根本沒有發夢,所以又怎可能從夢中醒過來呢?
 
當謝西嘉的雙眼再次望到水池的倒影中去時,也看到兩隻白兔跟自己做着一模一樣的動作,猛地搖頭。


 
這一刻,謝西嘉知道自己並不是發夢,她知道自己真的看到了兩隻奇怪的白免。
 
接着謝西嘉抬起了頭來,把視線落在其中一隻白兔身上,並打量一番。
 
她的嘴巴嘟成了圓型,對於出現在自己眼前的兩隻白兔感到非常好奇,因為這兩隻白兔太有趣了。
 
跟人類一樣站立,有着四肢和五官…不,鼻子沒在臉上出現,到底是沒有鼻子還是細到看不到呢?
 
圓潤的身體,身高大約只有半個小孩左右,好像一個二頭身的娃娃。
 
短短的手和短短的腳,以及那像是中年男性的小肚子,看起來非常的可愛。
 
明明還不知道眼前的白兔有沒有攻擊性,但是謝西嘉卻想要伸手去摸摸,那是小女孩發自童真的想要摸摸小動物呢。
 


在謝西嘉眼前的白兔,看到謝西嘉伸出手來想要摸自己的頭,即時出於本能反應後退了一下。
 
但是謝西嘉的小手,已經放在白兔的頭上,並很溫柔的在摸,如同在幫白兔理毛的一樣。
 
「嗚哈,軟軟的,好可愛。」
 
白兔的柔軟感覺,隨着觸摸而感覺得到,能夠摸到這麼可愛的白兔,謝西嘉高興得笑了出來,一臉天真無邪的臉就在臉上浮現。
 
被摸好覺得很開心,這是白兔的其中一個特徵,雖然謝西嘉沒經同意就摸了白兔的頭頭,但是動物是有靈性的,牠馬上就知道謝西嘉是沒有惡意,所以任她摸摸。
 
被摸的那隻白兔感到很開心,露出出了高興的表情,嘴巴也向上彎起,就如同人類感到高興時的一樣。
 
牠甚至捉住謝西嘉的小手,把謝西嘉的手放到自己那胖乎乎的肚子上,又搓又摸的。
 
「嘻嘻,好可愛耶!」


 
喜歡可愛的東西,是每個小女孩的本能反應,同樣是身為小女孩的謝西嘉,看到這麼可愛的白兔,高興得把白兔抱了起來。
 
謝西嘉高興得忘記了這可能是野生的白兔,她沒去理會衛生不衛生問題,直接把手抱住的白兔用臉頰來磨蹭。
 
白兔立即就感受到謝西嘉那小女孩軟綿綿又白滑的臉頰觸感,而時謝西嘉也感受得到白兔那如同枕頭一樣柔軟而且又暖暖的感覺。
 
只是這幾個動作,就讓謝西嘉和白兔頓時熟絡了起來,謝西嘉甚至還想要帶白兔帶走,回去本來的時空收養下來。
 
另一隻沒被摸奏的白兔,看到自己的同伴被又摸又抱,感到非常羨慕,牠也走近謝西嘉的身邊,想要被抱抱。
 
而就在這個時候,公園四周都迴響着「叮咚」的聲音,那是電子廣播裡的鐘聲。
 
「各位遊客好,歡迎來到大型的小公園,現在是下午二時正,希望各位玩得開心。」
 


這一下廣播的聲音以及報時,大概是提醒那些在公園裡吃飯的上班族他們的午飯時間已經結束了。
 
雖說謝西嘉現在身處的時空是處於星期六,但星期六並不是那棒極了的公眾假期,也有很多人需要上班,有些更需要全日上班。
 
公園有這樣的貼心服務,都不知道說是奇怪,還是近人情才好。
 
因為這一個報時廣播的響起,把原本想要被抱的白兔清醒了來,牠記得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了。
 
然而,一直被謝西嘉抱在懷中的那隻白免,只是一直沉浸在謝西嘉那溫柔的撫摸,真可以說是沉浸在女色之中,完全沒記起自己為什麼在這裡。
 
看到自己同伴那如痴如醉的樣子,完全不記得自己在這裡的目的,那隻沒被抱抱的白兔整隻生氣得叫起來。
 
「D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生氣極了的白兔張大了嘴巴,把牠那兩顆大門牙露了出來,而本來是藍色的眼珠,這一刻變成了紅色,簡直是在告訴別人知道「我在生氣」的一樣。


 
謝西嘉聽到白兔那生氣的吼叫聲,頓時從撫摸白兔的事情中回神過來,並嚇了一跳。
 
然而,那隻被摸得爽的白兔,卻一臉陶醉的,即使同伴發出吼叫聲,牠都沒有回神。
 
看到自己的同伴依然是不可一世的樣子,本來已經是生氣中的白兔變得更是生氣。
 
下一刻,牠發「哇噠」的一聲,然後跳了起來,更伸出了短短的手,對着陶醉中的白兔用力打下去。
 
啪!
 
那一下巴掌,狠狠地打落在那隻陶醉了的白兔的臉上,發出了響亮的聲音。
 
在那隻陶醉於摸奏及抱抱的白兔,臉上忽然多出了一個巴掌印。
 
而這一下巴掌,把陶醉中的白兔打醒了。
 
「D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雖然那隻白兔被巴掌打聲,立即從摸得爽的狀態中回神了過來,記起了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
 
但是,牠知道自己現在不是要首先去執行那忘記了的那件事,而是去報仇!
 
被打的白兔以同樣的方式吼叫出來,雙眼通紅,並怒瞪回去。
 
啪!!
 
又是一下響亮的巴掌聲,那隻被賞了一個巴掌的白兔以牙還牙的,回敬了一個巴掌。
 
最先出手的那隻白兔的臉上,即時出現了一個巴掌的手印,現在兩隻白兔都是同一個樣了。
 
「D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D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被打的那隻白兔很不爽,馬上就打回去,而剛才被打的那隻白兔又很不爽,馬上又打回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兩隻白兔互不爽對方,互相回敬對方一個巴掌,你一掌我一掌,互不相讓。
 
「嚯呃?」
 
看到兩隻白兔如同小孩子般在打架,面對這突如奇來的事,謝西嘉發出了吃驚的一聲。
 
「哇…你們不要打架啦。」
 
知道打架是不好的事,謝西嘉馬上介入兩隻白兔的中間,阻止了牠們繼續打下去。
 
「你們兩個要乖乖呀。」
 
為了安撫牠們那憤怒了的心,謝西嘉帶着甜甜又溫柔的笑容,如同媽媽安撫孩子的一樣摸了摸牠們兩個的頭。
 
受到了如同媽媽般的溫柔對待,兩隻白兔都沒在鬧脾氣了,更因為白兔被摸就會覺得很高興特性,牠們的心情都變得高興了。
 
本來想要向謝西嘉撒一下嬌,想要再被她摸摸或抱抱,但是兩隻白兔都有要事在身。
 
終於記得自己要做的是甚麼事,兩隻白兔從水池邊跳下來,馬上轉身離去,更向着遠方走去。
 
「啊,不要走啦!」
 
看到兩隻白兔如有急事般離去,謝西嘉的小嘴不開心的嘟了起來。
 
因為謝西嘉已經無聊地在水池那邊呆等了三十分鐘,在她感到無聊的時候,兩隻白兔出現在她身邊,並玩耍起來。
 
謝西嘉以為可以這樣一直跟白兔玩玩,甚至帶回家養,誰知兩隻白兔就這樣走了。
 
不過,到底是甚麼事,會讓這兩隻白兔這麼衝忙離去呢?
 
充滿了好奇心的小女孩,總會想知道這兩隻白兔在搞甚麼鬼,謝西嘉也不例外。
 
受到好奇心的驅使,謝西嘉也離開了水池邊,向着兩隻白兔的背影追去。
 
反正現在只是等時間過去,等到爸爸回家了後再跟爸爸一起玩,所以在這段等待的時間裡,即使是呆坐或者追白兔也沒有分別。
 
「白兔兔,不要跑那麼快啦!」
 
雖然兩隻白兔的很矮小,但是走路卻是快如脫兔,這樣的比喻好像怪怪的,因為牠們本身就是兔子。
 
跟隨着這兩隻白兔來跑,謝西嘉橫跨了公園,不用一會就出到去公園的範圍。
 
不知道大家對喜愛夢遊的那位愛麗斯認識有多深,在這裡稍微為大家講一講。
 
那位愛麗斯在夢遊的時候,也是因為追趕着某種生物,從而跌進樹洞裡,來到了仙境,然後展開了一場如夢如實的奇幻之旅。
 
而當時她追趕的那種生物,就正正是白兔,也是用雙腳來走路的白兔,就跟謝西嘉所見到的相差無幾。
 
這時候的謝西嘉,她還未知道,一場冒險之旅,就因為她好奇地追趕着白兔的原故而默默地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