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追,一直跑,謝西嘉就跟着兩隻白兔一直跑,可是謝西嘉完全跟不上兩隻白兔。
 
終於,謝西嘉因為氣力用盡而停下了腳步,沒有再追那兩隻白兔,而那隻兩隻白兔已經消失在謝西嘉的線視裡了。
 
跑了一段時間,現在的謝西嘉猛喘着氣,雙肩上下起伏着,猶如參加了十分鐘耐力跑的一樣。
 
喘好了氣後,謝西嘉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決定返回公園那裡。
 
但是,在這個時候,謝西嘉發現了一件事。
 


「呀呢,這裡是那裡呀?」
 
沒錯,謝西嘉發現自己迷路了。
 
她一直追着白兔跑,根本沒有留意自己跑到那裡,甚至連自己追着白兔跑的途中遇到甚麼景物,她都不知道。
 
不要說沿路折返,謝西嘉根本認不出自己到底是由那個方向跑來。
 
為了確認自已現在身處的位置,謝西嘉抬起了頭,環視了四周一下。
 


塵土飛揚,四周雖然種有樹木,但是那些樹木卻像是枯了似的,而且四周寸草不生,仿佛身處荒廢之地。
 
另外,在不遠處有一座山,但那座山跟平時見到的完全不一樣,讓謝西嘉嚇了一跳。
 
平時見到的山,都是有着泥土、沙石、植物等等,但是在謝西嘉眼前的山,卻是由一堆雜物堆積而成,真可謂是堆積如山。
 
雜物會堆積成一座山,是非常的不自然,謝西嘉肯定這是人為的,因為只有人才可以把雜物堆積成山。
 
既然有人類的產物,那麼前邊就一定會有人存在,只要找到人,就能夠知道自己身處的位置,以及回到公園的方法。
 


因此,謝西嘉便向着那坐山前進,希望找到個人來問一問路。
 
越是向着雜物山前行,謝西嘉就越是覺得那座山是多麼的高大,看到那座山,在謝西嘉的腦海中浮現出在書本中讀過的金字塔。
 
對於謝西嘉來說,那座雜物山就跟金字塔一樣,到底是怎樣做才可以堆成這樣的呢?
 
是用龍捲風吹上去?是用找外星人的飛碟幫忙?是用人力拉上去?在謝西嘉的腦海中出現了一個個奇怪的想法。
 
不知不覺間,謝西嘉來到了那座山的不遠處,那座雜物山就穩穩陣陣的站立在謝西嘉的眼前,高高的指向天空。
 
而在雜物山的附近,也有着一座座也是由雜物堆積而成的小山坡。
 
各個小山坡之間有着一段的距離,自然形成了一條不闊不窄的路,很明顯是為了方便行人而開出來的。
 
看到那座雜物山以及那些為了方便行走而開出來的路,謝西嘉更是肯定身處的這裡是有人存在。


 
「哈囉~有沒有人在啊?」
 
謝西嘉大叫一聲,希望聽到有人聲回應她,好讓她找到個人來問路。
 
但是等了幾秒,回應謝西嘉的,就只有微風吹過的聲音,連半點人聲也沒有。
 
明明那座山和那些路都是由人所做,但竟然沒有人聲來回應謝西嘉,她一臉不解的歪了歪頭,並雙手插腰。
 
沒辦法了,現在只好繼續向前行,再向前行的話應該就可以見到了人吧。
 
有着這樣的想法,謝西嘉提起了腳,繼續向前走,打算走到雜物山的山腳,相信那裡應該會見到人。
 
走在雜物小山坡之間,謝西嘉沿着那些被開闢的路繼續向前走,終於走到了雜物山的山腳了。
 


但是,謝西嘉連人影都沒見到,即使她再怎樣大叫,都沒有人聲回應她。
 
雖然雜物山和雜物山坡是人為的產物,但是這裡竟然沒見到有人,難道那些人已經下班回家了?
 
這也是個挺高的可能性,畢竟謝西嘉身處的時空,正是星期六。
 
那些負責堆起雜物的人可能已經下班回家,甚至可能根本今天不用上班。
 
找不到人,就問不到路,問不到路,謝西嘉就回不去公園,回不去公園也就找不到爸爸。
 
一想到就連回到過去都找不到爸爸陪自己玩,而且又迷路在這裡,謝西嘉都快要哭出來。
 
雖然迷路了,又不懂回去公園,但是謝西嘉依然可以憑着回程票,直接回到本來的時空,不用擔心回不了家。
 
既然現在不懂得回去公園,離不開這裡,那唯一能夠做的事,就只好放棄找過去的爸爸玩,用回程票離開這裡,回家去算了。


 
即使她是多麼的不甘心,但也沒辦法,現在只好這麼做。
 
謝西嘉從裙袋子裡拿出回程票,準備用手把回程票撕掉時,突然一陣強風吹過。
 
強風吹動着謝西嘉她那綁起來的小小雙馬尾和連身裙子,雖然這裡沒有人,但謝西嘉還是出於女孩子的本能,連忙地按住裙子,以免走光。
 
但正因為她頓時把心機都放在按住裙子的身上,一不小心就鬆開了手中的回程票。
 
回程票隨風吹而飄走,離開了謝西嘉,並吹落在遠處的沙石路面上。
 
幸好沒有吹到不知那裡,不然到時候就回不了家了,這還真是走運呢。
 
謝西嘉馬上走上前,來到落在地上的回程票的前邊,並馬上蹲下來撿起。
 


這次,謝西嘉絕對不會再放手,即使等等吹來的風是龍捲風,謝西嘉也不會放開唯一能回家去的回程票。
 
為免再發生甚麼意外而害自己回不了家,謝西嘉便即時準備把回程票撕掉。
 
但這時候謝西嘉看到了一件奇怪的事,又再次讓她停下手來沒把回程票撕掉,也再一次讓她小女孩的好奇心爆發起來。
 
就在眼前的一個雜物山坡的後邊,有兩條白色的甚麼在搖搖擺擺。
 
是甚麼呢?是甚麼來的呢?謝西嘉滿腦都是這個問題。
 
充滿了好奇心的她,爬上了雜物山坡,雙腳踏住各種大大小小的雜物往上爬。
 
在爬到上一個有利位置後,謝西嘉偷偷的探頭一望,然後就驚訝得快要發出「啊」的一聲。
 
她怕自己會發出聲來,所以連忙用雙手掩住自己的薄桃色的小嘴。
 
因為在謝西嘉眼前的,原來是她之前見到那隻白兔。
 
那隻比娃娃還要可愛,而且又跟人類差不多相像的白兔,正把各種的小型雜物撿起,並放到超市購物車內。
 
那隻白兔一邊哼着自創的小曲,並一邊擺動身子,所以謝西嘉才會從另一邊看到有兩條白色的甚麼在搖擺,那是白兔的耳朵。
 
稍微檢了一些小型雜物之後,白兔便推着購物車離去,心情非常的高興。
 
謝西嘉馬上爬過了雜物山坡,然後小心翼翼的跟在那隻白兔的身後。
 
記得應該還有另一隻白兔的,為什麼現在只剩下牠一個呢?而且眼前的白兔又到底是不是跟在公園見到的是同一隻呢?
 
滿腦子好奇的想法,讓謝西嘉打消了回家的想法,比起回家一個人渡過時間,謝西嘉更想要跟蹤白兔。
 
在不被白兔發現之下,謝西嘉跟着牠一直走,繞過不同的雜物山坡,現在簡直是走到了雜物山的後邊一樣。
 
走了好一會,白兔便從一個購物車一樣大小的洞子穿了過去,仿佛回到了白兔窩。
 
謝西嘉知道裡邊應該是白兔的家,她也想要進去裡邊看看,雖然她知道未經批准就進入別「人」的家是不好的事。
 
接着,謝西嘉走到洞的前邊,並蹲了下來並爬進洞裡,身為小女孩的她,剛剛好可以穿過洞穴。
 
要是再長高多些少,恐怕就非常勉強了,謝西嘉這一刻對自己的窈窕和嬌小感到相當自豪。
 
向前爬,向前爬,向前爬,謝西嘉又再一次完全不理會自己會爬到那裡的向前爬。
 
就連自己其實是爬在一個由各種雜物組成的洞也不知道,甚至自己原來是在一張床上面爬也不知。
 
然後謝西嘉看到出口了,她相信出口的後邊就是白兔的家。
 
那裡有着白兔爸爸、白兔爸爸,還有白兔囡囡,還有出世不久白兔寶寶,一家「人」生活在這裡,每天都過着快樂的生活。
 
有這種想法,可見謝西嘉的天真,但同時又反影出謝西嘉想要過的生活。
 
出現在她腦海中的白兔囡囡,就代表着謝西嘉她自己,她希望自己能與家人多些待在一起,爸爸媽媽都陪伴在她身邊。
 
如果多了一個妹妹感覺還不錯,到時候謝西嘉就可以每天跟妹妹玩,教妹妹寫字畫畫。
 
這樣的家庭,任每個小孩都要,謝西嘉也不例外。
 
謝西嘉之所以回到過去,還不是因為在本來時空的爸爸媽媽經常忙工作,害她只能夠一個人面對大大而空空的大宅。
 
對於小孩子來說,想要的不是能買下各個玩具的錢,也不是大要能玩捉迷藏的家,更不是能看到不同頻道的電視,而是希望爸媽都能待在自己身邊多一點。
 
不好容易才爬到出口的謝西嘉,因為不想打擾到白兔一家「人」,所以沒有即時爬出去,只是待在出口的後邊,好讓她窺探白兔一家。
 
但是當謝西嘉放眼看過去,看到的並不是白兔一家,而是一個更叫她吃驚的景象。
 
「嗚哇~~~」
 
既吃驚但又開心,謝西嘉看到的並不是白兔一家,而是一整個白兔群族,牠們就在洞後邊的一個廣闊的空地上生活。
 
一式一樣的白兔,出現在謝西嘉的眼前,而且數量應該是以十位來計算,說不好這裡有一百多隻白兔。
 
白兔如同人類的一樣生活,有的在追逐玩耍,有的則在吵架甚至打架,有的在聊天,更有的在做運動。
 
謝西嘉忍不住就爬出了洞的出口,進入了這個白兔的世界。
 
來到了這個新奇的白兔世界,謝西嘉的嘴從沒停過的發出「嗚哇~~」的聲音,因為這裡所看到的事,實在太神奇了。
 
而且,這裡的設施,全部都是一些被棄置的雜物,但這些雜物全部都被拿來再用。
 
平時看到的沙發,現在爛得連彈簧都跳出了來;平時見到的床都,爛得爆出綿來;平時見到的電視機,都爛得螢幕全碎掉。
 
但是白兔們依然拿來使用,沙發照坐、床照用來打滾,電視也照看,雖然不知道看到甚麼就是了。
 
總之,謝西嘉來到一個與別不同的天地,如真似幻,猶如在夢遊仙境的一樣。